刚刚更新: 〔重生之军工霸主〕〔我全家都是穿来的〕〔真武星魂〕〔再见时承诺不是敷〕〔乱世成凰〕〔重生农家小娘子〕〔凤行一世〕〔晚恋之七〕〔承微妙笔〕〔五谷丰登小福妻〕〔超强瓷婚:超拽新〕〔极品天医〕〔被夺舍之后〕〔史上最强小农民〕〔平头哥的直播生活〕〔鉴宝大玩家〕〔文骚〕〔我能超级加倍〕〔我老婆是冰山女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宇宙最强矿工 第七百二十四章忠厚老实毒秀士
    神识外放,雪狼盗立即看到了,周围无数的金属房子,这些都是法宝?

    接着,他盯上了高九鼎,这是他们这次出来的目标,可怎么一阵迷糊,就被抓住了呢?

    再看看周围十分熟悉的金属盒子,还有盒子外面露出来的手掌,雪狼盗的脸皮哆嗦了起来。

    “想明白了没有?投降,就留你一命,要不然,他们就是你的下场!”高九鼎看着脸色变换不定的雪狼盗,再次开口道。

    “呸!”雪狼盗十分有骨气的,吐了高九鼎一口。

    高九鼎有护身罡气保护,自然不会被吐一脸,不过,没有被吐到身上,他也感觉恶心。

    “桀骜不驯,那是接受的教训不够!”高九鼎心念一动,一股真元笼罩前方,前方金属盒子一阵蠕动,再次把这家伙的脑袋,包裹了起来。

    “去小黑屋里,继续面壁思过吧!”高九鼎冷笑出声,都被俘虏了,居然还不识时务。

    来到另一名雪狼盗跟前,让他露出脑袋,这名雪狼盗的表现,比先前那个还不如,他一脸恐惧的暴露在高九鼎面前。

    “看清楚,你还没死,想要投降吗?”高九鼎笑呵呵的看着雪狼盗道。

    雪狼盗的眼神再次开始变化,从无焦距的绝望,到迷茫,再到凶狠,跟先前那个雪狼盗,一模一样的表现。

    “看来是还没有想清楚!”高九鼎没等这家伙吐吐沫,就直接把他重新封印了起来。

    都是溶血期修士,就算被包裹住了脑袋,也应该死不了,毕竟从双手双脚的部位,还能涌进空气。

    就是面对无尽黑暗,精神受点折磨。

    这座镇魔塔,功能很全面,但是晋升潜力却几乎没有,因为这座宝塔内部布置的阵法禁制,太过凌乱。

    比如最主要的五行转化阵、禁锢法阵、大小如意法阵、吸灵法阵等等,这些法阵都是不能互相融合的,而想要所有禁制融合在一起,形成灵禁,几乎是不可能。

    虽然没有祭练成灵器的可能,但是,现在这件宝器的功能,却十分好用。

    高九鼎再次控制镇魔塔,让它内部衍生出更多小房间,把所有关押犯人的金属盒子,全部转移到了一座座小房间之内。

    如果那群雪狼盗能够看到,他们会发现,他们再次来到了先前被困的小房间之内了。

    现在,他们被两层禁制围困,神识放不出来,眼睛看不见,这不能听、不能看,睁开眼就是无尽的黑暗,想一想就可怕。

    这样的日子,应该很难熬,说是度日如年也不为过,毕竟人类面对未知的恐惧,比看着屠刀砍下来还要厉害。

    可就算这样,每当高九鼎放出一名雪狼盗,面对的都是一句:呸!

    这让高九鼎有点懊恼,这些溶血期修士就这么视死如归?

    这个世界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居然有几个雪狼盗,在了解了情况之后,想要使用自身的气血自爆。

    运转自身全部气血,封闭全身毛孔,操控气血冲进其他血管,想要冲碎**。

    可惜,他们周身包裹了一层,刻录了吸灵法阵的金属墙壁,在他们运转气血包裹全身的瞬间,吸灵法阵就被激活,开始吸收他们包裹身体的那层气血当中的灵气。

    只要气血外放,吸灵法阵就能够吸收到灵气,最终,他们还没有把全身气血鼓胀起来,就被吸灵法阵釜底抽薪了。

    “难道是被人下了禁制?投降就是个死?”高九鼎找了一名雪狼盗,直接使用魔花香气,让他的陷入昏迷状态。

    没有了反抗之力,高九鼎神识侵入他们的识海,没有任何灵魂禁制。

    接着检查他们的**,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情况,可这些家伙,为什么就不想着苟且偷生呢?

    难道也像那些部落的贵族一样?害怕他的清洗?

    也不对,那些人是高九鼎必须要清除的,可现在他需要这群狼盗投降,他们怎么还不投降?

    想不明白,高九鼎也不再多想,他一闪身出了这座镇魔塔。

    可站了一会,高九鼎还是不甘心,他再次进入天地玄黄玲珑宝塔。

    等高九鼎再一次出来的时候,他手中又有了一座镇魔塔。

    这是他最早使用的那件镇魔塔,当时里面还装了一些犯人,后来也没有想清楚,到底怎么处理这些人,就放置起来了。

    这一次来妖星,自然不能带着它,就交给了安神秀看着,现在也许就用得到了。

    里面有三名筑基期修士,其他都是炼气期修士,原来高九鼎没有打算接触他们,主要是因为他的修为、战力都不够,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人翻了盘,现在他还会怕吗?

    真元一催,镇魔塔灵光绽放,接着放大体型,高九鼎消失。

    进入镇妖塔最底层,高九鼎出现在一间空荡荡的房间,这里都是一样的布局,里面全是一个个小房间,此时里面关押着几十名倒霉蛋。

    “咦?你们的修为突破了?”刚刚查看了几件牢房,高九鼎就发现,里面一个看着还算眼熟的家伙,修为居然突破到了筑基期。

    “您是高前辈?高前辈啊,我最近表现很好,怎么又把我关在这种小屋子里面了?”看到高九鼎,一名男子立即干嚎了起来,那声音,简直是听者落泪啊!

    “好好说话,你的修为是怎么回事?我这里可是镇魔塔,只要有点灵气就吸收走了,你怎么可能有足够的灵气突破修为?”高九鼎惊讶的道。

    “高前辈,我是陈天临啊,我帮着您夫人绘制符箓,最近立了点小功劳,获得了点好东西,这不就突破了吗?”哭丧着脸,陈天临道。

    “毒秀士陈天临?我记得你,你会这么老实?”高九鼎终于记起来了,听这些家伙聊天,互相揭老底的时候,他知道了这家伙的很多事情,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本来是练气后期。

    一名连练气巅峰都没有到的家伙,现在居然筑基了,安神秀她们还真是舍得下本钱。

    “我冤枉啊,毒秀士这个名号,是别人对我泼污水,要是不信我的人品,您去问问几位夫人,我多老实的一个人啊?如果不是我老老实实干活,怎么可能获得那么多资源?我现在筑基了呢!”毒秀士陈天临,一脸老实的用事实说话。

    高九鼎心念一动,关押陈天临的房子,开始迅速扩张,很快,一道墙壁就消失在空间宝塔的墙壁之中。

    失去了这道墙,陈天临出现了高九鼎对面。

    两个人相对而立,陈天临已经是惊讶的张大了嘴,他不知道,怎么自己就突然自由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高九鼎,虽然一口一个高前辈的叫着,可他们早就推算过高九鼎的实力,一名炼气期的小修士!

    可当近距离仔细观察高九鼎的时候,陈天临没有看出高九鼎是什么修为。

    可他太镇定了,最重要的是,这里还是镇魔塔,陈天临还是决定,继续老老实实当孙子吧!

    “要不要试试?抓住我,你就真正的自由了,不对,应该是就发财了,我可是有名的土财主!”高九鼎笑嘻嘻的转过身,根本就不看陈天临,而是向其他牢房走去。

    高九鼎记得,这里好像关押着六十多人,刚开始是五十七人,后来又增加了一家子玩蛊虫的家伙,总共是六十三人。

    看着一间间牢房,都是单间,里面是他比较熟悉的家伙。

    “一个,两个......总共十三个突破到了筑基期,看来安神秀对你们还算不错啊!”

    转悠了一圈,高九鼎心中就有底了,原来十三名炼气后期的家伙,现在全都筑基成功了。

    既然安神秀付出那么大的本钱,那么只能说明,这些家伙的回报更大。

    “我们帮着您夫人,制作了大量高级符箓,先前我们可是每天不吃不喝,全在不停的画符,要不然哪里能够得到灵物这种好东西?”陈天临苦笑道。

    “那三个老魔头,还算老实吧?”高九鼎停下脚步,道。

    这个时候,他心念一动,本来平整的地面,出现一个凸起,如果不加控制,它会不停的上涨,直到触及上面的天花板。

    “刚开始不老实,后来我们十三个进阶成筑基修士,他们就老实了,谁都没有法宝,他们也就是活得长了点,跟我们也没有多大差距,自然就老实了!”陈天临老老实实的道。

    对于高九鼎的提议,他是连想都不敢想,如果不是有着绝对的把握,高九鼎会放心让他靠近?

    对于高九鼎的试探,陈天临心中嗤之以鼻,他多么老奸巨猾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落入这样的陷阱?

    到了现在,陈天临的脸上,已经显得更加老实忠厚。

    “画符?都画的什么符箓?”高九鼎看了一眼这个忠厚的如同劳模一样的家伙,道。

    “固化宝阵,我的学习能力,还算快速,每天能够绘制几张宝符!”说到这个,陈天临的声音有点高,看来他比较得意。

    高九鼎一脸惊讶的看着这个家伙,他才筑基几天?就会画宝禁了?他高九鼎到现在,还画不出太过复杂的法禁啊!

    如果他也会画宝禁,特别是固化宝禁,那么他每天不是都会多出几件宝器级护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直播手术室〕〔我的2110〕〔萌宝认亲:爹地你〕〔先婚后爱:陆少漫〕〔侯门嫡女之阮妻在〕〔快穿之炮灰的开挂〕〔我是宠物喵〕〔话农家〕〔缱绻情深:宁少的〕〔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恶女临门:妖夫扑〕〔男神要黑化:女配〕〔我有一个帝王群〕〔向往之欢乐大师〕〔在江湖打工的日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