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长姐持家〕〔逆天双宝:拐来顾〕〔唐宝日记〕〔瑾瑟遥遥〕〔修罗神帝〕〔相亲美女博士〕〔夜先生和亦小姐〕〔穿到异世去打架〕〔锦鲤文求生的我太〕〔一朝穿越王爷手到〕〔青眉煮酒〕〔路过总裁家〕〔豪门龙婿〕〔都市古仙医〕〔静静的你的爱〕〔夫子剑〕〔踏星〕〔田园医香〕〔星际麒麟〕〔三爷你画风又歪了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九章 临别(求推荐票)
    老牛头在外面唤道:“姑爷,大夫来了。”

    宋茯苓推宋福生:“爸,爸快醒醒。”

    人家在空间里忙着,也不醒啊。

    宋茯苓没办法,将门打开缝,一个闪身出去了。

    不知道该叫牛大爷、牛伯伯还是牛爷爷,干脆什么也没叫:“四壮在后院,你领大夫过去吧,”说完,表情里带出了犹豫。

    老牛头示意背药箱的大夫先行一步,才问道:“小小姐,您是不是还有什么吩咐。”

    宋茯苓赶紧摆手,不习惯别人对她这样的态度:“我这没有给大夫的看病银子,你身上有吧?”

    “嗯?”

    “昨晚有人进屋把银子都盗走了,我和我娘中了迷香,我爹是后回来的,在门口遇见了也没抢回来。”

    这回老牛听明白了。

    他就说嘛,姑爷额头怎么肿了那么大一块。

    快速扫了宋茯苓几眼,又回忆了一下钱佩英的模样,看起来这娘俩好像没受什么伤,只有姑爷挨了打,那他就放心了。

    “小小姐,我这有,铺子里也有银子。”

    “牛掌柜。”宋福生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使眼色示意宋茯苓继续进屋归拢东西去,又反身将门关好,才招呼老牛头跟他去后院,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

    其实老牛头也有情况要汇报,为了不耽误时间,抢先道:

    “姑爷,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儿呢,就刚才我去医馆的路上,看到咱县里好几个富户家的马车出行,而且这里面还有县老爷家的亲眷,看他们带的东西不少,还是往城外方向去的。”

    宋福生点了下头,直接站下脚简单的把情况说了,刚嘱咐几句牛掌柜,外灶房里突然传出孩童啼哭的声音。

    远远传来,似能真切感受到孩子的惊恐,以及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姑母快跑!”

    钱佩英没跑,老牛头倒是先跑了,并且在跑之前,将怀里的散银都给了宋福生,是给四壮的抓药钱。

    老牛跑出宋宅时,眼泪已经糊了满脸,心里不停地重复宋福生刚才的话:

    南面旱灾,逃荒者连着吴王的十万兵马来攻打了。

    老爷没了,少爷没了,少爷自小的随从大壮二壮三壮,为护着小少爷钱米寿顺利出城,寻找在山上守果园的四壮,先后被视为违逆者被斩杀。

    是老爷在咽气前,散尽家财,拜托为齐王运粮的人,才给钱米寿平安送出去。

    而城池早在两天前就封了,少奶奶又听说齐王要征年轻姑娘和少妇,犒赏取敌军首级的兵士,在少爷守城池被射死的当晚悬梁自尽。

    老牛头抹了把脸上的泪,咬牙咽下去不停往上翻涌的哽咽,利索地爬上骡子车往店铺里赶。

    下定决心:他现在哭没用,如果老爷地下有知会骂他的,他要好好活着,为钱家唯二的血脉、钱佩英和钱米寿活着,护住他们,这才叫对得起老爷的恩情。

    “牛掌柜,牛掌柜?”

    老牛的骡子车刚停下,开杂货铺子的白老板就急火火跑了过来,拽住他胳膊急道:

    “牛兄,你府城有人,不知有没有什么消息传来。现在街上传,吴王来攻打咱们了,还有人说,是南面闹灾,不是打仗。实不相瞒,家里早就乱了套,尤其是刚才于家又有几辆马车出城了,那可是咱县里数一数二的大户。”

    老牛头甩掉白老板的手,栓骡子车,又给骡子抱来了草,让它们吃饱,边忙这些边告知:

    “老白,实不相瞒,快收拾收拾东西走,打起仗来,你家四个儿子仨女婿,哪个也没跑。另外,看在我给你透实底儿的交情上,别四处传,别引来官府提前关城门,到时候咱一个都跑不了,我可不饶你。”

    “啊?”白老板瞪眼,没想到真的是最坏的结果,一拍大腿:“嗳!我这就回去安排。”跑了几步又停下,眼里是百感交集,拱了拱手:“牛兄,保重。”

    老牛连眼皮都没抬,扭头就进铺子里收拾去了。

    望着柜台上整整齐齐的两排酒,他只搬了两坛酒放到骡子车上,又猫腰一路小跑去了后院,找到他平日存银钱的匣子,将银子倒出来全部装进怀里。

    简单拾掇几件衣服,最后扛着他平日里的口粮和一瓦罐油一包盐,锁上铺子就要走。

    就在这时,白老板家的大孙子来了:“牛爷爷,这是我爷爷让我给您的。”累的呼哧呼哧,主动将物件往车上放,放完就跑了,多一句话也没有。

    老牛头一边甩鞭子赶车,一边翻看了下,有八个水囊、四个竹筒,两件蓑衣,五把油伞。

    心里叹息了一声,不枉费他违背姑爷的命令告诉了老白。

    不是礼物有多重,毕竟人要逃命,铺子也不要了,全送了又能怎样。

    是在这节骨眼,恨不得每个人都在争分夺秒拿救命东西往外逃时,老白能特意打发他孙子,送一趟这些路上铁定会用到的。

    骡子车停在一个小院前,开门的妇人看到老牛时略显吃惊,反应过来赶紧回身把门关上,怕儿媳发现。

    老牛头细细端详几眼妇人的脸。

    他这一辈子没娶妻,年轻的时候,为母报仇让仇家打半死,伤了命根子,是老爷遇上救了他,才活了下来。

    也没想过成家耽误谁,但是眼前这女人,总是偷偷摸摸给他浆洗衣裳,做热乎饭食,对他没挑的。

    他寻思,这好日子快来了,他俩人就当个伴儿,过日子也挺好,谁想到他花完大半生积蓄买完院子后,这妇人的儿子又不同意了,把媒婆打出去,只因为在县衙里当上差役,怕老母再嫁被人说头。

    “这是五两银子,你拿着,这是我置办那院子的房契,也一并给你,我走了。”

    说完,老牛头真就重新爬上骡子车走了。

    妇人眼里含泪,其实她感觉得出,这世道要乱了,尤其是儿子一个时辰前回来还说呢,要挣军功当大官,还口口声声嚷嚷:要为王爷尽忠。

    在她看来,儿子那是要疯魔,可她一个妇道人家,从父、从夫、从子,又有什么办法。

    妇人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散银,她知道老牛没什么存项了,都花在置办那院子上,到了临别这一刻还能给她五两,够她四五年的花销,心里像忽然露了一个洞,唯有盼他平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摧毁玛丽苏〕〔霸总他又被离婚了〕〔种地南山下〕〔穿书后,我嫁给了〕〔云深雁归来〕〔爱恨江山〕〔异侦实录〕〔校园第一修罗女神〕〔谁动了我的志愿〕〔许君不知情深浅〕〔那年绒花树下〕〔学渣重生后〕〔穿越之争战三国〕〔夫君总套路我〕〔快穿夺心:男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