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妃,你又被翻牌〕〔红尘篱落〕〔大国高科〕〔这个总裁有点二〕〔万能芯片经销商〕〔我修的可能是假仙〕〔金牌弃医〕〔咸鱼系文豪〕〔庶门风华〕〔地球最后一个炼气〕〔我能举报万物〕〔再见时承诺不是敷〕〔黑科技直播间〕〔顾太太又走桃花运〕〔才女成长策略〕〔庸人安好〕〔逆天双宝:拐来顾〕〔我在人界掉马甲〕〔农家小福女〕〔都市之最强仙帝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三十七章 上山
    “胖丫姐,我错了!”

    宋茯苓吓一跳,宋金宝是什么时候跳她身边的。

    宋金宝扯住宋茯苓的衣服袖子说:“我以后再也不和三婶顶嘴了,三叔三婶指哪我去哪,让干啥我就干啥。”又一咬牙:“我也不乱翻三婶的吃食了,她给我,我再吃,绝对不抢啦。”

    宋茯苓望着身边围着粉色帷帐的小男娃:“然后呢。”

    “还?还有然后?”

    “那当然了。”

    宋金宝纠结了,挠挠脑袋:没然后了呀,他也没干别的,就骂了三婶几句,也不是故意的,主要是三婶太抠了,他还挨顿爹的打呢。

    宋茯苓看他那样,提醒道:“一路不能和钱米寿打架,他比你小。”

    其实还想说一堆,比如眼里别只有吃喝,惦记惦记你两个亲姐姐大丫和二丫,别总抢她们的吃食。一琢磨算了,和几岁孩子说啥啊,二伯和二伯娘眼里都没有大丫和二丫。

    “你重复一遍。”

    宋金宝不仅重复了,并且还自由发挥的很好:“不打架,不欺负钱米寿,他是弟弟,我要谦让,不抢他吃的。那胖丫姐,干饭有我份了吧?”

    宋茯苓好笑地点点头。

    “是两碗吧?”

    “嗯,这个嘛,我得……”

    宋金宝赶紧捂住耳朵跑走,跑到他爹身边还嚷嚷:“我不听我不听,就是两碗!”

    大人们即便问了,什么两碗呐?知道原因后也都没当回事。

    孩子们嘛,有梦想总是好的。

    只有宋福生和钱佩英齐齐心里叹口气,一般他家闺女许愿,想买个这个,想要个那个,他们总会想招帮圆梦,可这回许下的吧,太大了!

    这二十多口人,造饱了得多少米,走一步看一步吧,牙疼。

    就这样,又走了一个多时辰,天都已经有点要放亮了,大家伙才走翻到山的那一面。

    见识到了田喜发说的一望无际的荒地,而荒地的百十多公里外还有一座更大的山,山上很可能有山贼。

    “她爹,”钱佩英莫名地有点紧张:“你说远处那山上假如真有贼,他们现在能不能看见咱们这百十来口人?咱这队伍也挺大呢。”

    “不能,你别瞎紧张,”宋福生拍了拍身上的防雨绸背包,小小声提醒道:“你当他们有望远镜呐,就你老公我有,现在满天下就我有,知道不。”

    “那你有,你光看见有啥用?你就是有十个望远镜,他们敢杀人,你敢杀人啊?”

    宋福生:“……”

    不能那么说,嗑都唠散了,他不是不敢杀,他主要是被现代的法律束缚住了。

    高屠户喊:“小三啊?”

    得,才熟悉大半宿,就从宋童生变成小三了。

    “嗳,高叔你说!”

    “就这山,有洞吗?我从前也没来过,洞里也不知道能不能装下咱这些人。不过再怎地咱也得上山吧,大家伙也不能住在荒地上啊,目标大,不成了靶子。”

    他哪知道有没有洞,高叔还不如问他姐夫呢,宋福生一摆手:“能不能也得上,先上吧,歇半天看看天气!”

    “中!”高屠户高声应道,回身又招呼他家里人:“都下车,牛车拉不了啦,上山,把孩子们背上!”

    钱佩英也赶紧回头摆手叫宋茯苓:“闺女啊?快点儿,听见没?跟住我。”

    宋福生瞪她,趁乱扯住她胳膊小声地骂:“你快点啥,虎啊。这天黑呼的看不清,山里潮,再从哪钻出蛇咬你一口。去去去,领着闺女到大后面跟……”

    跟着的着字还没等说出来,只听霹雳噗窿的声响起,宋福生忽然被小炮弹似的宋茯苓给撞倒了,父女俩叠螺似的趴在地上,顿时尘土飞起,宋福生脸上的纱网都没过滤掉,吃一嘴灰。

    “我的天老爷,三儿啊!”

    马氏才下骡子车,就看到她老儿子直挺挺地被撞倒,摔得那个结实,哐当一声,她都跟着肉痛。

    马氏扯嗓子就骂:“胖丫你瞎啊,往你爹身上撞!”

    宋福生也想说,闺女啊,你能不能从爹身上下去,你这加速度差点没给我撞岔气喽。

    宋茯苓认为,凡是干大事的人受点委屈是不要紧的,挨骂就当唱歌了,磨蹭着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极小声说:“爹你快喊疼,就不用带头上山了,这可是原始森林,有老虎。”

    “哎呦!”宋福生贼配合,立刻捂住腰哼哼:“哎呀,这孩子要把我撞死了。”

    大伙一听,这可不得了啊,说死在他们这是大忌讳,看来真伤的挺严重,要不然谁能那么咒自己,搞不好是伤了骨头,纷纷大声地问几句怎么样。

    宋里正也上前胡乱摸了摸宋福生的腰和小腿,然后站起身就对大伙说:“先一家出两个壮劳力,在前面开路,把家伙什都带上,别碰到狼啊虎啊啥的,碰到就得玩命,记得贴边领道。”

    田喜发自告奋勇道:“我跟我爹来过这大山,大伙跟我走,我要是没记差的话,边上就有个山洞,看看能住进去多少人算多少。”

    “中,让喜发带头,你们都跟住喽,”宋里正点点头,又补充了句:“实在没招,要是天还不好,咱就用油布扎帐篷,就这么定了,你们先走。”

    安排完这些,宋里正才转身对宋福生说:“来,我扶着你,咱俩在后面压阵。”

    “不用,阿爷,真不用,你快去前头张罗吧。”

    宋里正不干,心话儿:他这腿脚上前面添什么乱,那些都该年轻人干的,万一出点什么事儿,他还没活够呢,还是后面安全。

    宋里正硬给宋福生拽了起来。

    大家又开始爬起了山。

    前面十几个火把齐齐照亮,十几把镰刀开道,将长到腰高的杂草刷刷割掉。

    爬山的这一路,由于宋福生“受伤”,宋里正年岁大在后面,宋茯苓的姑父田喜发,成了暂时的带头人。

    前面挡路的如果是杂草,那不用说,全部割掉,还必须得割出一条稍微宽的道,让骡子牛车都能过来,让老人孩子们走路方便些。

    但如果前方挡路的是小树枝子类,田喜发会让大家砍掉交给他背着,因为他心里有个章程:那山洞指定住不下,一旦下雨,扎帐篷盖庇护所是迫在眉睫的,用这些小树枝子正好能弯出拱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摧毁玛丽苏〕〔种地南山下〕〔爱恨江山〕〔穿书后,我嫁给了〕〔云深雁归来〕〔异侦实录〕〔谁动了我的志愿〕〔那年绒花树下〕〔许君不知情深浅〕〔校园第一修罗女神〕〔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学渣重生后〕〔福妻高照〕〔梦回1996〕〔隐婚影帝有点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