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妃,你又被翻牌〕〔红尘篱落〕〔大国高科〕〔这个总裁有点二〕〔万能芯片经销商〕〔我修的可能是假仙〕〔金牌弃医〕〔咸鱼系文豪〕〔庶门风华〕〔地球最后一个炼气〕〔我能举报万物〕〔再见时承诺不是敷〕〔黑科技直播间〕〔顾太太又走桃花运〕〔才女成长策略〕〔庸人安好〕〔逆天双宝:拐来顾〕〔我在人界掉马甲〕〔农家小福女〕〔都市之最强仙帝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四十章 过家家的父母
    王婆子小儿媳回到洞里,对王婆子说:“娘,宋老三不是童生嘛,是读书人,他怎么还能?”

    王婆子没理会小儿媳话到嘴边说一半留一半,她在忙着哄小孙子睡觉,闻言哧了一声:“都沦落到这步田地了,还甚读书人。童生?童生有个屁用,你看他干活,最没用。”

    “放屁!”洞里忽然有人大声道。

    马老太不干了,她才不管会不会吵醒别人:“你别以为这洞里黑乎乎的,我就猜不到你是谁。是不是你?王婆砸!没俺三儿,你们全家还在炕头等官兵抓呢,咋不把你们都抓走,就多余告诉你们。俺三儿要是没用,你们全家都是捆吧捆把喂猪的货。”

    王婆子说:“怎么就我们全家了呢。老马婆子,你嘴上积德吧,我也没说别的,你怎么带全家骂呢。”

    “你还想讲究啥,啊?你还说点我儿啥。我积德,我积的够多了,你给我走,这洞是我女婿找的,逃命的消息是我儿告诉的。”

    大伙都拦着。说别吵吵了,不累嘛,折腾一宿了,一个个的消消火。你看看给小娃们都吵醒了。

    王婆子率先不吭声了,心想:

    就你家那情况,在村里以往也就是个普通庄户人家,我家可不一样,咱俩平日里也说不上话。

    这要不是逃命,谁和你一道,见谁咬谁,认识你大贵姓。你家要是没出个读书人,大伙都不愿意搭理。

    可她刚才也不是有意那么说的。哪句话说错了?上山,宋家那老三在后面,她几个儿子打前头。做房子,宋老三也不会干,除了嘴能说,读书人屁用没有。

    马老太心里也极其不舒服,她就是感觉不平衡。

    觉得三儿多余告诉大伙,就她一家走得了呗,那些人爱死不死。

    现在没一个人正儿八经对她说声谢谢,不谢谢就算,还背后讲究,多余。

    再看看她家那几头骡子,被别人家老牛挤的,多余。

    看看这几个孩子贴山洞边睡觉,这要是人没来这么多,这洞里绰绰有余,还挨累盖什么帐篷,现在能都躺下睡觉了,多余。

    就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要是村里又能回去了,现在逃出来的这些人就得埋怨她三儿,看着吧,他们那德性,她太了解了,多余。

    田喜发的娘劝马老太:“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大伙不能那么不讲理。再说救命的事都是积德,你别那样想。”

    “以前村里有点啥事儿,谁站出来替我家出头了?这不是瞎好心嘛。”

    “现在都什么样了,你就别琢磨以前了。抬头不见低头见,一个村里处几十年了。你就嘴硬,你家福生要是没张罗,你也得敲锣打鼓告诉。你这辈子啊,就吃亏在这嘴上了。”

    而在奶奶吵架的过程中,宋茯苓已经睡得口水直流。

    她也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呢,结果左边怀里钱米寿,右手边是堂弟宋金宝,两个小火炉似的男孩挨着她,这个热乎。金宝那小子自从姐姐承诺给他大米饭吃,他就黏上宋茯苓了。

    他们仨人裹着外面套着被罩的防潮垫,睡得呼哈呼哈的。

    沉浸在梦乡里的宋茯苓,根本不清楚爸妈为了给她在树上盖房子,一眼没合,已经连续盖了三个多小时。她妈妈的手指甲全劈了。

    宋福生背树干,钱佩英背树枝树叶。

    俩人又凑到田喜发身边,认真学习怎么用藤曼捆绑木头。没办法,麻绳是有限的。

    “她爹,嗳呦,你慢着点儿。”

    宋福生踩秃噜了,从树上滑了下来。呸呸两口,对着手心吐口吐沫,又噌噌噌往上爬。

    钱佩英仰头和他说话:“你爬树都费劲,你确定咱家茯苓能爬上去吗?是不是太高了。”

    宋福生顺脸往下淌黑汗,骑坐在树上:“我觉得她能行。”往远处望了望,大山上一片绿意盎然,深吸口气全是青草的味道,忽然一笑:

    “嗳?媳妇,其实换个心境,你想想也挺好。咱俩不是给闺女买房,是给她在树上盖木屋子,一草一木全是咱自己搭的,是不是也挺有意思?”

    钱佩英也笑了下:“要是能回去吧,偶尔这样是挺好。可要是回不去了,唉,算了,不敢想,干活吧。”

    宋福生振奋精神:“对,干活!先不管别的,让闺女一睡醒,先送她个惊喜。”

    夫妻俩又是一顿争分夺秒的忙碌。

    这中间,田喜发过来帮忙,老高家的二儿子高铁头也过来帮忙。高铁头听说桃花也可能借茯苓光住进去,他干活更卖力了。

    小溪边,钱佩英踩在石头上,也不管有没有人能瞧到了,卷起裤脚洗脚,洗腿,洗脸,洗胳膊。

    宋福生站她旁边,光膀子捧水洗,他都恨不得拿个盆,从头上哗啦啦一桶浇下去。

    俩人听着山里的流水声洗唰唰,宋福生可怜巴巴说:“媳妇啊,我现在是真想喝冰镇啤酒,心口热。累的,热的。”

    “你进去取吧,我给你打掩护。咱家冰箱里有,北阳台也有两箱,那不是要过年嘛,我买挺多,寻思招待串门的。你喝,够用。”

    “你要啥不?”

    “我不要。”

    宋福生四处看了眼,突然一把拽住钱佩英,对着钱佩英脸蛋就亲了一口。他感动,媳妇哪是不想要吃喝,是舍不得,却让他喝啤酒。

    一罐冰冰凉的啤酒,宋福生做贼一样拿了出来,当稀罕物似的放在自己和钱佩英耳边:“我给它起开,你听,带汽的声,是不是老想念了。”

    嘭的一声,起开了,钱佩英一脸舍不得急道:“快点儿,冒沫子了,要白瞎了,快紧着吸两口。”

    宋福生把沫子吸没了,把罐啤递到钱佩英嘴边:“喝。”

    在现代,钱佩英恨不得滴酒不沾,一年也不喝一口酒。但是到了这里,此时她捧住宋福生的手,借着宋福生喂给她的啤酒,咕咚咕咚一气喝了几大口。打个嗝,十分满足道:“碳酸的真好,这要是冰镇可乐就更好了。”

    宋福生笑得痴痴的:“家有,我寻思给闺女留着就没拿,咱俩对付喝啤酒吧。”

    最后那点酒味儿,宋福生往里面兑了点水,仰头干了。别说酒一滴舍不得剩下,就是空拉罐也舍不得扔。

    钱佩英往空罐里放了几个石头,捆了个绳。她献宝一样晃荡易拉罐道:“她爹,你看,到时候栓上,闺女在树上想要什么叫咱们,到时候一晃荡它,哐当哐当响,不用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摧毁玛丽苏〕〔种地南山下〕〔爱恨江山〕〔穿书后,我嫁给了〕〔云深雁归来〕〔异侦实录〕〔谁动了我的志愿〕〔那年绒花树下〕〔许君不知情深浅〕〔校园第一修罗女神〕〔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学渣重生后〕〔福妻高照〕〔梦回1996〕〔隐婚影帝有点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