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锦后绵〕〔我真不想躺赢啊〕〔都市最强废物〕〔重生之阵法大宗师〕〔刺骨〕〔重生逆流崛起〕〔渔人传说〕〔都市之极品灯神〕〔奥能战纪〕〔我真的不想无敌了〕〔从大话西游开始打〕〔尖碑漂流记〕〔都市之终极奶爸〕〔剑公子〕〔天道渡灵人〕〔万古最强宗〕〔恋上千亿星辰〕〔我有一个聚宝盆〕〔人间杀神〕〔重生最强锦鲤少女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84章 王宫之战
    老者当然不明白金刚修炼霸王诀后的力量有多强,金刚更不会告诉他,金刚这是为了磨砺自己对力量的掌控,继续与老者一招一式的缠斗着,好借此机会慢慢磨合!

    另一边的孔玲已然与一起来的白袍中年交上手,相比起金刚,孔玲倒是像专走法修的路线,其实不管是体修、武修、法修还是丹修亦或者是其它的修炼路线,在突破帝君后都是一样的,因为帝君已经领悟法则了,只是领悟的法则有些侧重于自己的修炼体系罢了。

    孔玲用的是一把扇子,是折叠形的羽扇,羽扇扇面全是由五彩羽毛炼制,扇骨是由妖兽白骨组成,这是孔玲的祖传法宝,孔雀一族在上古时代也是一个大族,他们的祖先也曾经辉煌,到现在虽然没落,但也算是有着传承。

    孔玲和对方过了几招见没有什么优势,就用出自己的专长手段攻击,对方明显是对法修也有涉及,一时之间倒是斗得风生水起,日月演化。

    “哼,就知道躲,看我画地为牢。”

    孔玲看到对方上蹿下跳,每次都险险避过自己的攻击,不由一阵恼火,手中羽扇向着地面一点,顿时一道道褐色的光芒在地面闪烁,须臾间就形成了一个四方格!

    “轰隆隆~”

    褐色的光芒没入地下,地面顿时传来一阵轻微的震颤,下一刻,一股股浑厚的土灵力从地下涌出,须臾间就拔地而起形成了一个四方空间就将中年男子困在了里面!

    画地为牢是一个土系的法术,当孔玲的画地为牢一出,游离在虚空的土灵力纷纷的汇聚在了土墙上,而这画地为牢又是在地面上施展,拥有源源不断的土灵力为支撑,中年男子尝试劈出了几剑,剑芒落到土墙上只是让土墙微微的震荡了一下!

    “就这四面土墙想困住老夫,女娃子未免有些天真!”中年男子看了看高空,叫画地为牢只是封住了五个面而已,上空的那一面却是没有封住,中年男子一个腾空飞纵,脚下神光闪烁顿时飞上了高空!

    “哼,无知!”孔玲手指掐诀,手指变幻犹如穿花蝴蝶,在空中舞出一段令人陶醉的旋律,煞是美丽。

    四面土墙在孔玲的控制下节节拔高,每当中年男子就要越过土墙时,土墙的高度又会上涨一段距离始终将他困在里面!

    下一刻,中年男子顿时感觉到脚下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这股吸力就像是一块磁铁般牢牢的拉扯住他的身体,使得他一时停滞在空中,但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中年男子便感觉到一股更加强大的吸力突然间作用在自己身上,身子不由自主的急速坠落!

    “扑通”

    中年男子在强大的引力拉扯下摔倒在地上,在强烈的撞击下地面都砸出了一个凹坑,体内五脏六腑更是受到强大的震荡,伤势虽然不重,但也不轻!

    “噗”

    中年男子吐出一口逆血,艰难的从地面凹坑爬起来盘坐在地上,体内灵力在疯狂的运转,草草的调息片刻后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踉跄的站起身子,看着四面土墙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光芒!

    “区区土墙,看我一剑破之!”飞不起来就只好强攻突围,虽然受了点伤,但他必须要尽快的脱困而出,他明白自己困在里面的时间越久那对方的准备时间就越充足,这样对接下来的战斗极为不利,一旦对方有了充足的准备时间,还不知道下一刻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呢!

    中年男子将手中的长剑托与身前,双手掐起剑诀,一道道火红色的灵力打入皇器长剑中,长剑在空中发出一声声剑吟,中年男子剑诀掐完突然双掌向着长剑一推,轻喝一声:“去!”

    下一刻,长剑爆发出一道强烈的火红色光芒,剑尖猛烈的振颤了一下便向着土墙激射而去,一剑刺出,这一剑超越了音速,这一剑并不是没有声音,只是声音在这一剑的极速下都慢了半拍,这一剑刺破了虚空,但,依然刺不破面前的土墙。

    “轰~”

    剑芒攻击在土墙上荡起一圈圈灵力涟漪,下一刻,土墙上闪烁出一道褐色的玄光便将长剑的攻击尽数卸去!

    “怎么可能?这可是我近乎最强的一击了!”中年男子看到自己近乎最强的一击只是在土墙上荡起一圈圈涟漪,顿时就有些傻眼了,他不明白都是皇者境修为,为何差距这般大,难道自己这个皇者境是假的不成?

    孔玲闻言嘴角一撇,非常鄙夷的说道:“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画地为牢可是借用了大地的力量,你认为你自己的力量能强的过天地不成?”

    “嗯,这个画地为牢不错,就是还不太完美,变化也少了一些,用八卦推演一下,看能不能用阵法释放出来,最好是在四壁加上尖刺,还有四壁的挤压力向着中心一个点挤压,嗯加上禁空,地上光有吸力不够,再来个突刺,如此一来,只要将敌人困在里面,随时叫他唱征服!”夜珈罗看到孔玲的画地为牢顿时就有了想法,而且还是非常腹黑阴险的想法,本相和本体本是一体心灵相通,念头刚起八卦阵就已经开始推演起来了。

    梦幻空间八卦阵中,一道道阵纹浮现,一个个阵法演化,一个个阵法进行组合,溃散,再组合,不消片刻一个全新的画地为牢阵法在梦幻空间布置出来。

    这时中年男子左手掌心再剑身上一抹,一道如柱的血箭喷洒在长剑上,长剑顿时由火红变得血红,中年男子再次掐起剑诀向土墙攻击,这一剑虽然仍旧不能破开土墙,但在土墙上荡起的灵力涟漪却是扩散了许多,中年男子看着这扩大了许多倍的灵力涟漪,眼中一抹精芒闪烁,他似乎从这看到了脱困而出的希望!

    中年男子在灵力涟漪还没抚平时又是一剑刺出,这次似乎撼动了土墙,在土墙还没有来得及修复下又刺出一剑,几剑下来依旧没能破开土墙,但他并没有气馁,依旧只知不倦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中年男子采用了一点破面的办法,就在不知道他刺出了多少剑后,土墙终于不堪重负的破开了一个大口子,中年男子身子一个闪烁化作一道流光便从大口子中蹿躲出来,终于还是让他逃出了画地为牢!

    说时迟,那时快,一切变化也不过是发生在几十息时间而已,画地为牢也只是挡住了他片刻的时间,但这就足够了,孔玲要的就是这片刻的时间,当中年男子破牢而出时孔玲再度释放出一个“箭雨”的法术!

    中年男子刚刚脱困而出,抬头就看到一道道携带着锐利锋芒的箭雨迎面而至,仓促之间只能施展身法躲避,虽然他反应快及时避开要害,但肩膀和左腿还是被箭雨洞穿,虽说不会让他受到重创,但却是让他短时间内战斗力减半,这就已经足够了!

    另一边战场,金刚舞起门板斧越来越顺手,如有神助,灰袍老者的抵挡却是越来越困难,终于在金刚的一斧下长剑脱手而飞,手臂垂落虎口裂开,拇指怎么也合不拢。

    金刚一步上前将大斧架在老者脖子上,回头看向四铜金銮,问道:“小姐,杀还是不杀?”

    金刚得胜后手上晃了晃门板大斧跃跃欲试,他也想知道一个人被他全力劈下会是什么样,这柄大斧回炉之后似乎还没见过血吧!

    “慢着,老朽认栽。”

    金刚的动作吓得老者心惊胆战,不待夜珈罗回话就抢先吼道,声音之大震的耳膜生疼,生怕夜珈罗听不到下一瞬自己脑袋就搬家了!

    “怎么,你们不是上来就要打要杀的么?”夜珈罗的声音从四铜金銮内幽幽传出,平静的听不出喜怒。

    “不不,我想我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还请小姐息怒!”

    斜眼看着架在脖子上寒光闪烁的大斧,老者哪敢耽搁,之前的嚣张早不知道哪里去了,只怕夜珈罗在不经意间咳嗽一声自己的项上人头都有落地的可能,这也并不能说他贪生怕死,一个皇者境的修炼者,能不死谁想死呀,修炼不就是为了长生为了活着?

    半响,四铜金銮传出夜珈罗冷淡的声音:“站着给脸不要,非要趴着才能好好说话,本宫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人了,给脸不要脸,想来你们也是能做主的人,你们国王也不过就是个窝囊废,到现在了头都不敢露,本宫也不想跟你废话,三千万下品灵石,折算中品灵石也行。”

    老者闻言脸上抽了抽,王室接近连云山脉,每年收入在诸多王国中也算是比较富余的,但除掉各方各项的开支,每年也不过是一千万下品灵石左右,这一开口就要了三四年的收入,脸色难看的说道:“小姐,这是不是……”

    “嫌少那就六千万吧,去准备吧,我最多再等半柱香,若是不行我自己取!”夜珈罗在说出三千万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后悔了,连云王国每年的收入恐怕都不止一千万,不过话已经出口,却不好再改变,但这时见到老者这般作态正好给了她更改的机会,若是这个时候不抓住机会改口就是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桃源修真〕〔我只想安静地做神〕〔穿越长姐的田园生〕〔完美老公养成日记〕〔我煮青梅等你来〕〔舞女苏雪〕〔我把三个小舅子逼〕〔富豪从西班牙开始〕〔小哥哥,说好的不〕〔怀抱你想念你〕〔豪门强宠:湛少,〕〔江山一瞥〕〔锦世天凤神医〕〔都市全能医皇〕〔影后被偏执大佬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