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最强毒医圣手〕〔能不能不偷懒〕〔末日轮盘〕〔玄天后〕〔影帝不肯承认心动〕〔愿以迢迢渡星河〕〔都市灵剑仙〕〔我家太子妃又种田〕〔霜情难〕〔我不想继承亿万家〕〔我在万界送外卖〕〔卡牌侦探〕〔若有情爱〕〔清穿:重生一世〕〔重生神医娇妻:首〕〔闪婚厚爱:误惹天〕〔世子在线求生〕〔影帝你的小迷妹上〕〔穿越末世之炮灰转〕〔大殷女帝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就是超级警察 24、穿墙术?
    刚刚还在身边的顾晨,眨眼功夫已经不在现场了,王警官有些尴尬,道:“还是我亲自送你出去吧。”

    刘法医倒是不介意,他将装备收好后,便带着助理一起走出房间。

    王警官此刻才发现,顾晨此刻正在询问一名保洁员。

    “您应该是报案人吧?”顾晨手里的记录本开始书写。

    “没错。”穿着保洁服的五十多岁大妈,正在接受问询。

    “你对死者了解多少?”

    保洁大妈皱了皱眉:“也不算很了解,我只知道他一个人住,而且他不怎么爱干净,每天就属他的垃圾最多了,所以我对这个人有点特别的印象。”

    “你每天经过他房间的时候,会注意到他吗?”顾晨又问。

    “偶尔吧。”保洁大妈实话实说:“有时候我也很奇怪,心说这里到底住的什么人?你也知道我们年纪大了就喜欢八卦,好奇心我也是有的。”

    “所以你都是怎么去关注这个人的?”顾晨抬起头,眼神看着对方。

    保洁大妈挠了挠头:“因为好奇,每天经过他房间的时候,都会朝他房间里的玻璃窗,就是那边那个很矮的窗户。”

    她怕顾晨误会,还特地用手指了一下,表示自己经过时就可以看见的。

    “请继续。”顾晨并没有停止问询。

    “我每天经过他房间时,都会朝他房间里的玻璃窗那望几下,发现他的房间,似乎都不怎么打扫的。”

    “所以你今天经过他房间的时候,就发现他死在房间里,所以你才报案?”顾晨替她完成了下面的回答。

    保洁大妈点点头:“没错,起先我以为这家伙在睡懒觉,可后来发现,他胸口上插着一把刀,而且还流了很多血,那床单上全是,可把我给吓坏了。”

    “这点我可以作证。”一位站在人群中的中年女子,顿时插嘴说道:“我接女儿放学经过时,刚好看见保洁大妈撞见这种事,随后她还问我该怎么办,她当时吓坏了,所以我才让她赶紧报警。”

    “明白了。”中年女子刚说完,顾晨的笔录也刚好记录完整。

    王警官本来想说他几句,可看到顾晨在跟报警人问询时,便也就此打住了。

    毕竟顾晨做事还是挺积极,比其他来到现场傻站着的老同志,起码精神是值得鼓励的。

    这也是为何王警官愿意给顾晨机会,因为顾晨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他可以把细节做的很好。

    积极的工作态度,这是一名优秀警察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虽然询问当事人这些细节,基本对案件进展也没多大帮助,但起码也分担了自己的一些工作压力,至少没有犯错。

    “顾晨,你去送送刘法医吧。”见顾晨做完笔录,王警官才开口道。

    “王师兄,我想先去现场看看,我觉得有些地方还有疑点。”

    顾晨看了看天,又道:“天也快黑了,搜集线索要抓紧。”

    也不等王警官再发话了,顾晨套上脚套,重新又走进了案发现场。

    “嘿!这小子,真把自己当主角了?”刘法医的助理有些不高兴,毕竟江南市的刑侦组办案,那都得仰仗自己师傅来协助。

    可这小子倒好,撇下领导,自己跑去逞能了。

    法医助理再看看顾晨肩章上的雪铁龙,顿时又笑了:“还是个见习警呢。”

    “见习警怎么了?”一旁的刘法医瞪了他一眼:“年轻人有干劲,做事积极,这是好事,你就应该多跟人家学学,想想什么才是轻重缓急。”

    被刘法医一通责备,法医助理也是苦笑不已,缩着脖子应道:“是的师傅,我知道了。”

    刘法医随后对着王警官笑笑:“老王,我这徒弟不懂事,你别介意啊。”

    “怎么会呢?您的帮忙对我们案件有很大帮助,该谢谢的应该是我们。”

    “好。”刘法医微微点头:“就凭你这句话,明天早上上班之前,我会把这份死亡分析报告,发传真到你们芙蓉派出所刑侦三组。”

    王警官一听更开心了:“那真得谢谢你了。”

    他脑袋一歪看着卢薇薇,道:“薇薇,快过来送送人家。”

    忙完了刘法医这边的事情后,王警官也再次来到案发现场。

    而这次,其他几位老同志也都跟着走进来。

    “顾晨,你有什么新发现吗?”王警官顺手把电灯打开,房间里顿时亮成一片。

    “我觉得有几处疑点。”顾晨回道。

    “那你说说看,你发现的疑点有哪些?”又一个老同志催促道。

    顾晨托着下巴,安静的思索几秒后,道:“此房间是在一楼,并且是被反锁的,带有插销的门已经插上了,并且发现钥匙在死者屁.股后面的口袋里,通风口的风扇在转着,而玻璃窗户却很干净。”

    “还有呢?”王警官又问。

    顾晨不紧不慢,又道:“根据我刚才对报案人,也就是宝洁大妈的询问得知,死者是一个如此懒散邋遢的人,而玻璃却能擦得很干净,你们不觉得可疑吗?”

    “确实有些可疑。”一名老同志点点头,他赞同了顾晨的说法。

    但另一名老同志却又反驳道:“可从进入案发现场来看,窗户是从里边反锁的,这么说来还是一起密室死亡事件啊。”

    王警官头皮都快挠破了,但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顾晨提的意见很好,而且我也注意到,死者生前吃下过安眠药,这说明什么?”

    众人一时语塞,结果顾晨却抢答道:“说明这药不是死者下的,而是真正的凶手,他利用跟死者认识的身份,寻找机会给死者的饮料中加了安眠药,因为床下的这瓶饮料,刚才刘法医已经鉴定过,确实含有安眠药残片。”

    此刻,众人的目光齐聚地上的饮料瓶。

    顾晨借机又道:“试问一个要自杀的人,又何必多此一举,在饮料中下安眠药呢?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凶手敲门进来后,和死者聊天说地,寻找机会给死者的饮料中加安眠药,趁死者睡着后,给他一刀毙命,再把房间布置成我们所要看到的样子。”

    众人听得出神,似乎顾晨的推测有道理。

    王警官迫不及待道:“顾晨,那你认为凶手是如何在密室中消失的?难道有地道?可我检查过并没有,难道他还能有穿墙术?”

    “他确实有‘穿墙术’。”顾晨神秘的笑笑,惹得众人一脸懵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小乌鸦嘴他〕〔全娱乐圈都以为我〕〔狙中百星女神〕〔我家大神竟然是个〕〔我有钞能力〕〔新时代娱乐巨星〕〔我只是想败家啊〕〔脑核风暴〕〔战国万人敌〕〔快穿攻略:男配滚〕〔都市之神级觉醒〕〔科技垄断巨头〕〔王爷别跑,元帅嫁〕〔洛丹伦之辉〕〔囚神之待魂之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