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相公很傲娇〕〔清穿小萌后:霸道〕〔我又成功苟活了一〕〔冲出穹顶〕〔浮尘之外〕〔穿越财富人生〕〔我的1982〕〔第一侯〕〔重生空间九零辣妻〕〔盛世娇宠之名门闺〕〔医武兵王〕〔我的佛系田园〕〔重生之苍莽人生〕〔黎隐传奇〕〔星网帝国〕〔嫡女休夫记〕〔悲催村女重生记〕〔唐宝日记〕〔末日重启〕〔太古剑尊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就是超级警察 119、病历本
    技术科门外的哭泣声很大,整个楼层都能听得到,根据时间来判断,应该是死者的家属赶到了。

    虽然经常处理这种事情,刘法医对于死者家属的情绪,并不会太在意,甚至可以说习惯。

    可这一次家属的哭泣分贝,还是让他不由皱了皱眉,感觉有种无力感。

    “刘法医,死者的家属到了。”一名三级警司将一名中年女士领到技术科后,跟刘法医打了声招呼。

    “谢谢。”刘法医摘掉手套,主动上前道:“请问您是肖丽的什么人?”

    “我……我是肖丽的妈妈。”中年女子虽然用纸巾擦拭着泪水,可眼泪还是一滴滴的落在走道上:“上午出门还好好的,怎么忽然人就没了,这让我可怎么过啊。”

    “阿姨你先别难过。”顾晨和法医助理走到她身边,一人扶住她的一只胳膊。

    而带路的三级警司,则是长呼一口气,道:“刘法医,人我给你带到了,我得先去忙了。”

    “谢谢你小张。”

    “不客气。”

    三级警司离开后,中年女子将纸巾移开,眼影已经跟着泪水,在她脸上划出两道黑色泪痕。

    “警察同志,我能看看女儿吗?”

    “当然可以。”顾晨爽快的答应道:“我带您过去。”

    一帮人扶着中年女子,来到了停尸房。

    此时此刻,一个推拉床上,安静的躺着一名女子的尸体。

    中年女子走过去,用手轻轻的揭开白布,当看到女儿那毫无气血的脸色后,整个人差点晕过去。

    顾晨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托住:“阿姨您没事吧?需不需要叫医生?”

    中年女子摆摆手,过了十几秒,她才从刚才的失神状态中,慢慢的缓过神。

    “警察同志,我……我女儿到底是怎么了?她到底是怎么死的?请你告诉我好吗?”中年女子抓住刘法医的肩膀,猛力的摇晃。

    刘法医扶了扶差点甩飞的眼镜,咳嗽两声道:“那个,根据我的初步诊断,你女儿肖丽应该是被毒蜂蛰死的。”

    “被……被毒蜂蛰死的?”中年女子瞪着眼睛,不可置信道。

    “阿姨,您女儿是不是有过敏症状?”顾晨趁着刚才的思路,将刚才的设想问出来。

    中年女子点点头,道:“没错,我女儿是有挺严重的过敏症状。”

    “那就对的。”顾晨一拳砸在掌心上,道:“肖丽有着严重的过敏反应,而她意外被毒蜂蛰伤,可能会因为支气管痉挛、窒息或者过敏性休克而死亡。”

    顾晨将自己先前所知道的症状,一一摆列出来。

    而从刘法医的检测,和自己对现场情况的调查,所有证据似乎都是指向这点。

    所以,肖丽死于意外的毒蜂蛰人事件,似乎并没有疑点。

    而肖丽本身就有严重的过敏反应,因此才会出现这种意外死亡。

    顾晨掏出笔录本,将刚才的询问结果记录在案。

    “警察同志,你是说我女儿是因为过敏反应而死亡?”中年女子不甘心道。

    “如果您有疑问,可以让法医进行解刨检测,当然这需要您的签字。”顾晨也是将流程告诉她。

    但从现场情况来看,经验丰富的刘法医,和自己在现场调查的结果完全吻合,死者肖丽确实属于严重过敏而导致的死亡。

    除了那个被毒蜂蛰伤的部位,刘法医再没有发现其他新伤口。

    “这位女士,您还有什么疑问吗?”刘法医见中年女子依旧犹豫不决,好奇的问道。

    而中年女子……似乎是在回想着什么。

    法医助理又道:“如果您肯签字,可以让刘法医对尸体进行解刨作业,这样的检测会更靠谱些,不过一般在能确定死因的情况下,我不建议您做这项解刨作业。”

    听到要给女儿的尸体做解刨,中年女子哇的一下又哭了:“怎么会这样呢?我女儿前不久才刚刚打过防过敏针,怎么还会被毒蜂蛰死呢?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听到这句话,刘法医,法医助理和顾晨,三个人同时一怔。

    “阿姨,您是说……肖丽在前不久打过防过敏针?”

    顾晨一时间,在大脑中用入门级想象力构建的虚拟情节,忽然就因为这条重要信息,之前的情景模拟全崩了。

    刘法医也是皱起眉头道:“难道免疫无效?”

    “我也不清楚。”中年女子哭丧着脸道:“丽丽过敏的问题有点严重,所以在前不久,她在第三医院打了一针防过敏针,据说可以有效防御过敏的症状。”

    中年女子也是将这条信息,告诉在场的三人。

    顾晨将第三医院用笔圈出来,问道:“病例表还在吗?”

    “在吧?”中年女子也不是很确定,喃喃道:“应该是在我女儿的房间里。”

    “请带我过去,就现在。”顾晨忽然将先前的推测全部打破,感觉有必要重新审视这个案子了。

    看着眼前这个英俊的年轻警察,中年女子一愣,不知所以道:“警察同志,这?”

    “听他的,他是负责你女儿这个案子的办案民警,带他过去或许能有新发现。”刘法医也是站在一旁帮腔道。

    他知道,从顾晨的眼神中,这个年轻的见习警,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而刘法医根据自己所掌握的情况来看,似乎肖丽的死因有蹊跷,可具体哪里有问题,刘法医也需要顾晨去验证一下。

    “那好吧,我带你去。”中年女子最终还是答应了警方的要求,擦着泪水准备带路。

    “小吴。”

    “唉,师傅。”

    “你开我的车,带顾晨过去。”

    “好,好的。”

    法医助理点点头,他知道顾晨是见习警,单独取证不合规矩,所以让自己跟着去。

    几人开车来到了一处普通住宅区。

    在车上的短暂交流中,顾晨得知,肖丽原来是个单亲家庭。

    父母离婚后,就一直跟着母亲生活,目前交往的男友是胡成,原本两人打算年底结婚。

    可现在出了这档子事,肖妈妈的心都碎了。

    打开门,肖妈妈来到女儿的房间,在顾晨和法医助理的帮助下,在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里,找到了那份病历本。

    “就是这本了。”肖妈妈随手翻了几页,将病历本交到顾晨的手里。

    顾晨根据病例表上的记录,发现肖丽在一周前,确实在第三医院打过针,可当顾晨看到处方表下方的医师签名时,整个人瞬间目瞪口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小乌鸦嘴他〕〔全娱乐圈都以为我〕〔狙中百星女神〕〔我家大神竟然是个〕〔新时代娱乐巨星〕〔我有钞能力〕〔我只是想败家啊〕〔脑核风暴〕〔战国万人敌〕〔快穿攻略:男配滚〕〔都市之神级觉醒〕〔科技垄断巨头〕〔囚神之待魂之玉〕〔我的体内有座龙墓〕〔重生之东方巨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