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地府做文员〕〔虐妻上瘾:陆总裁〕〔绝命毒尸〕〔来自娱乐圈的泥石〕〔冷王的腹黑医妃〕〔逆袭再现〕〔长恨缘歌〕〔青梅竹马之丫头别〕〔都市狂兵〕〔代号桃园〕〔渣年记事〕〔报告总裁爹地,妈〕〔快穿白莲花系统升〕〔七零甜妻太撩人〕〔愿无来生〕〔妖女宋姬传〕〔穿越六十年代农家〕〔诸天尽头〕〔都市绝品玄医〕〔虚空葬仙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就是超级警察 199、你的这张是假票【求月票】
    肖晓芳对于顾晨取回的长裙颇为满意。

    穿在身上臭美了老半天后,这才转身问顾晨:“儿子,老妈穿这件衣服怎么样?会不会不合适?”

    “挺好!”顾晨喝着牛奶,坐在沙发上看午间新闻。

    “挺好是多好?儿子,请不要用这种敷衍的词汇好吗?”

    肖晓芳女士还是希望听到中肯的建议……

    顾晨抬头,然后仔细看了下肖晓芳,说道:“挺好就是非常好,我是谦虚的表扬。”

    “信你。”肖晓芳满意的点点头,微笑着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然而此刻的顾百川,却在破天荒的拖地板,认真劲让人产生怀疑。

    “我说顾百川,你今天是手痒还是咋地?平时让你洗个碗都嗷嗷叫,今天怎么会主动来拖地?”

    想了想,肖晓芳忽然眼神一愣:“不对,你今天肯定有问题,说,赶紧说。”

    “哪有什么问题啊?我平时不都是很勤快的吗?”顾百川瞄了肖晓芳一眼,继续认真的拖地板。

    “来,顾晨,jio抬一下。”

    顾晨很配合,顺便问:“老爸,您今天真没犯什么大错误?”

    是的,连顾晨也不信。

    老爸这点小毛病,从小顾晨就清楚。

    犯错必先干苦力,然后以此博取同情,在道德制高点上抢占山头。

    然后等大家思想懈怠时,才慢悠悠的将错误道出。

    这些年来一向如此,并且屡试不爽。

    顾晨刚想着,顾百川就对着肖晓芳摆出一副嬉皮笑脸的姿态道:“老婆,是不是今晚一定要去大剧院?”

    “那是当然了。”肖晓芳点点头,说:“我都跟那些姐妹商量好的,不去怎么行呢?衣服我都买好了,那就更要去的了。”

    顾百川挠了挠后脑勺,继续问:“那万一买不到票怎么办?”

    “买不到票当然是……诶?”肖晓芳女士这才反应过来,扭头看着顾百川同志问:“顾百川,你该不会说你没订到票吧?”

    顾百川默默点头,弱弱的说道:“本来以为一千多张票,今天来买也来得及吧,可刚才开车路过剧场票务处,人家说票已经卖完了。”

    “顾百川,你逗我呢?赶紧把票拿出来。”肖晓芳勾了勾手指,盯着顾百川,感觉老公肯定是在开玩笑。

    片刻之后……

    肖晓芳的脸色由轻笑变成了严肃。

    “真没有?”

    “真……真没有。”

    “顾百川,你怎么老是这样啊?让你办件事情就拖拖拉拉的,总觉得自己胸有成竹,可你怎么总是办不好事情啊?一张门票都买不到,你还能干点啥?”

    肖晓芳也是气坏了,原本还商量着,跟自己这帮姐妹,一起穿着新衣服,去听一场顶级小提琴大师的音乐会。

    先前是衣服烧了,票还能等。

    现在可好,票没了,衣服来了。

    所以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顾百川也是懊恼道:“原本想着不就一个拉小提琴的嘛,一千多张门票,再怎么说也不可能这么快卖光吧?可谁知道,咱江南市市民的音乐欣赏水平,都提高到了这个层面上。”

    “那怎么办?黄牛票能弄到吗?”肖晓芳压下火气,继续问顾百川。

    “这个……估计难。”顾百川也是心疼道:“这票多贵啊,最贵的5888,最便宜的最后排也要888,感觉这帮人是打着艺术的头衔抢钱啊。”

    “这叫为艺术买单。”肖晓芳解释不清,也是没好气道:“你知道什么叫知音吗?就是你能听懂对方的水平,和对方用音乐所表达的意思,这种感受……不是一个外行人所能理解的。”

    扶着额头,肖晓芳也是摆摆手:“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就好比年轻人喜欢电子竞技,而老年人喜欢下围棋,如果让老年人去看电子竞技比赛,而让年轻人去看围棋比赛,感觉能一样嘛?”

    “老妈说的很对啊。”顾晨想举双手赞成,可忽然想起上午的时候,在地铁站,有个叫比尔的流浪艺术家,曾经送给过自己几张门票。

    想到这,顾晨赶紧伸手在口袋里掏了掏,将三张褶皱的门票拿在手里。

    然后,抬头问肖晓芳:“老妈,你说的那个世界顶级小提琴家叫什么?”

    “约翰??劳尔,怎么了?”肖晓芳问。

    “那演奏地点在哪里?”顾晨又问。

    “江南市大剧院,今晚七点。”肖晓芳说。

    “那不用吵了,我请你们看。”顾晨将三张票甩在茶几上。

    肖晓芳愣住了。

    顾百川也愣住了。

    两人赶紧拿起票,仔细的查阅起来。

    “顶级小提琴音乐家约翰??劳尔专场演奏音乐会门票?”

    “VIP专属座位……第一排?”

    两人同时抬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顾晨。

    “儿子,这票5888一张,你怎么一口气买了三张?”肖晓芳女士顿时感觉一股掉肉的心疼。

    顾百川也责怪道:“5888一张你都敢买?你是不是中彩票了?再说了,咱买888一张的不是也挺好吗?”

    感觉儿子都开始大手大脚花钱了,两位家长操碎了心……

    心说这还刚参加工作半年多,就敢如此挥霍了?

    “是VIP门票?”顾晨也是愣了一下,捡起茶几上的门票打开一瞧:“还真是!”

    “你自己买的门票,你都不知道是VIP?”肖晓芳眸子一瞪,也是没好气道:“儿子,你给我说实话,你买这三张门票总共花了多少钱?”

    “一百块……吧?”顾晨用不确定的眼神看着肖晓芳:“或者……免费弄来的?”

    顾百川扶额,道:“儿子越说越离谱了,一百块能买三张VIP门票?”

    随后顾百川掏出了一张毛爷爷,扬在手里说:“我再给你一百块,你给我买买看?”

    “可人家也不算是买票吧?”顾晨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只能把自己在地铁出口处,遇到的情况大概的说了一遍。

    两位家长瞬间听懵了……

    “所以,你给那个流浪汉一百块?”

    “妈,不是流浪汉,是流浪艺术家,我觉得他拉的小提琴挺好的,不比大师差。”

    “然后,他就给了你三张价值5888元的VIP门票?”

    “爸,你说的也不准确,应该是我给他一百块,作为对他音乐的支持,然后他再送了我三张门票。”

    肖晓芳和顾百川面面相觑,随后二人都得出了同一个结论:儿子被骗了。

    “我估计这门票是假的。”顾百川同志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道:“这个流浪汉,哦不,流浪艺术家,会把这么贵重的门票送给你?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啊?”

    “我也同意你爸的意见。”肖晓芳也坐在顾晨的身边,说道:“如果这三张门票是真的,那可是就是17664块钱,你区区一百块换人家17664块的东西,人家傻呀?会便宜你?”

    “可能,这就是你所说的那种知音吧?我好像能听懂他的音乐。”顾晨也是反驳,沉默了几秒,说道:“他虽然用的是一把比较老旧的小提琴,不过演奏的曲子,还真是能让人听得心潮澎湃,不然我也不会一个人傻站在那,听了几十分钟。”

    肖晓芳看了眼身后的顾百川,随后又扭过头对顾晨说道:“儿子,谢谢你的这份好意,不过用假票参加音乐会,被你那帮阿姨们看见,她们会笑话咱的。”

    “是呀,你也知道跟你妈一个舞队的万阿姨,那可是有名的毒舌嘴,平时就爱在你妈面前抢风头,这要让她看见咱用假票,那她肯定会满世界宣传,你妈也是要面子的。”

    随后,顾百川又对肖晓芳说道:“要不这样吧,咱晚上再去大剧院门口碰碰运气,没准黄牛手里就有票,咱买过来就是了。”

    “什么叫买过来就是了?黄牛的票就不会有假啊?而且人家黄牛手上的票,能原价卖给你吗?人家是吃准你一定会去看,那价格还不是黄牛自己说了算?”

    想明白之后,肖晓芳又无奈的摆摆手:“算了算了,不去了。”

    顾百川没法,只能看了眼顾晨。

    顾晨道:“要不这样,咱晚上三个人去大剧院,如果票是真的,那咱就进去看,如果是假的,那我请你们去吃大餐,咱一家人好吃好喝。”

    顾百川一拍巴掌:“诶?儿子这个主意好,老婆你觉得呢?”

    肖晓芳原本生着闷气,可听顾晨这样一说,倒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于是点点头:“好吧,难得儿子有孝心,那咱就全家总动员?”

    “嗯。”顾晨点头。

    “嗯嗯。”顾百川也点头。

    ……

    ……

    晚上六点。

    踩着点开车来到江南市大剧院,三人都是空着肚子。

    按照顾晨给出的建议,如果票是假的,那一家人就去附近的餐厅吃大餐,如果票是真的,那就去附近的餐厅吃完大餐再去大剧院。

    大剧院的门口果然人很多……

    不少戴着鸭舌帽,鬼鬼祟祟的黑衣人在人群穿梭着,见有意向往大剧院靠拢的人群,他们就会凑上前,然后问道:“要票吗?今晚的音乐会门票。”

    有些在售票窗口得知票已售罄的人,都会无奈的走向黄牛,然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询问价格。

    不少人听闻价格之后,会摆摆手遗憾的离开,也有一部分会咬着牙,花大价钱从黄牛手里购买门票。

    肖晓芳走在最前头,心里慌慌的,心说现在人还不算多,如果门票是假的,也不至于会被围观人群嘲笑。

    所以选择时机很重要……

    在一堆人群进入会场后,肖晓芳果断发出命令:“走,趁现在人不多,咱赶紧去验票。”

    “你好,请出示你的门票。”验票区,一名中年脸瘫男说道。

    肖晓芳很快从背包内,掏出三张皱皱巴巴的门票,准备递过去。

    “晓芳?”

    忽然间,背后有人在叫。

    肖晓芳一回头,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怎……怎么是她们?”

    几名穿着时尚的中年女子,正往验票口走来。

    “晓芳,不是说好六点半过来集合后再进去的吗?你怎么先过来了?”为首的是一名画着浓妆的中年女子,穿着有些清凉。

    可即便妆再浓,也比不上几乎素雅的肖晓芳漂亮。

    “我……我这不是带着老公和儿子一起过来嘛,他们急着要先进去,是不是啊?”

    肖晓芳看了眼身边的顾百川,顾百川秒懂的“啊”了一声,道:“可不是吗?听说江南市大剧院翻新过,早就想过来看看了。”

    万敏黛眉微蹙表示怀疑,随后扭头却看见了顾晨,顿时抿嘴一笑:“这不是晨晨吗?都长这么帅了?万阿姨可是很久都没看见你了。”

    “万阿姨好。”顾晨打了声招呼,随后对着其他几名中年女子,依次打招呼:“李阿姨好、刘阿姨好,张阿姨好,王阿姨好……”

    “好,好,顾晨长得可真是一表人才啊,我家雯雯还经常提起你呢。”

    “我家璐璐也是啊,总跟我说好久没见到顾晨哥哥了。“

    “你们那都不算什么,我家那丫头,连幼儿园跟顾晨的合照,至今还都用相框框着,放在书桌上,没事就喜欢用布去擦一擦,那可真是青梅竹马呀。”

    ……

    “呵呵!”

    见各种阿姨各种哔哔,顾晨也是挠着后脑,想着赶紧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一阵唠叨后,万敏举手说道:“那既然大家都已经到了,那咱就一起进去吧,反正待在外头也没意思。”

    “好啊,那就进去吧。”另一名阿姨也道。

    这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掏出了门票,仿佛跟掏钱一样潇洒……

    所有人手里夹着票,顿时一个个面面相觑。

    “诶?小王,你买的门票什么价?”万敏问。

    王阿姨摆摆手:“就最便宜的,888一张的那种,反正在哪都一样听。”

    “是啊,所以我也买了一张1888的,也就是位置好点,其实也没什么的,我也想坐在最后排。”另一名李阿姨也道。

    刘阿姨问嘴巴最勤的万敏道:“诶,小万,你买的是多少钱的门票啊?”

    “是啊,你买的是多少的?”张阿姨也伸长脖子问。

    万敏“嚯嚯”的笑了两声,将门票随手一夹,晾在张阿姨面前。

    “3888?”张阿姨震惊了:“小万,为了听一场小提琴,你可真是下血本了。”

    万敏的攀比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摆摆手道:“没什么,我愿意为艺术埋单,贵点无所谓了,关键是值这个价。”

    几位阿姨在相互吹捧了好一阵后,却发现肖晓芳一直站在角落里默不作声,顿时反而吸引了万敏的注意。

    “诶?晓芳,你们三个人买的是联票吧?多少钱买的?”万敏问。

    肖晓芳一下子紧张起来,手里紧紧攥着褶皱的门票,笑呵呵道:“我……我们没有买票,票是别人送的。”

    “哦?这么贵的门票也有人送?”万敏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笑道:“那肯定是最便宜的那种吧?”

    刚才买到最便宜门票的王阿姨,顿时兴奋道:“真的呀晓芳?那咱们可以坐在一起了。”

    “呵呵。”肖晓芳笑了笑,感觉现在有点想哭,这帮人怎么这么烦人呢?

    “拿来看看。”趁肖晓芳没有反应,万敏顺手一抽,便将肖晓芳手里的门票捏在手中。

    眼眸一瞪,二瞪,再瞪:“5888?这么贵?”

    现场一下子热闹起来,不少阿姨都围了过来,左看又看上看下看。

    “怎么可能呢?谁这么大方?送门票送5888一张的VIP?还是连号的?”万敏有些不高兴。

    刚才自己还是焦点来着,现在不是了,能不气人吗?

    “呵呵,是……是我儿子顾晨的朋友送的。”肖晓芳说。

    “这还差不多。”万敏这才点点头,仰头看着顾晨:“如果是你家顾晨,或许还能有这面子,不过我想问一下,晨晨,是谁这么大方给你的门票?”

    “一个街头艺人,也是拉小提琴的。”顾晨脱口而出,非常的真诚。

    万敏噗嗤一下就笑了:“街头艺人?给你三张价值5888的门票?你还真信啊傻小子?肯定是假票。”

    “可我感觉他不像是骗人的样子啊。”顾晨说。

    万敏摆摆手,道:“现在的年轻人呐,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三张票也得价值一万七千多块吧?人家有这钱,还用去卖艺?所以不是阿姨要批评你,有时候你们年轻人看问题,实在是太简单、太单纯了。”

    摆摆手,万敏又看着肖晓芳说道:“我说肖芳啊,你家家做生意也挺有钱的,平时节俭也就算了,怎么能用这种假票来糊弄艺术呢?艺术是无价的呀?这是对伟大的艺术家约翰??劳尔先生成果的一种亵渎。”

    “我……”

    肖晓芳红着脸,想说话,结果又被万敏给抢先了。

    “晓芳你看那,那边的黄牛手里或许还有些票,你现在去买还来得及,贵就贵点嘛,艺术终究是无价的。”

    “是啊晓芳,流浪汉给的票能当真吗?也就你们这一家人太天真,换我肯定不相信。”

    “是呀,再节俭花888买张最便宜的也好啊,反正能在现场听,也是一种荣幸。”

    跟万敏玩的要好的几位阿姨,顿时也跟着万敏帮腔道。

    见肖晓芳现在很尴尬,万敏心里很爽,逮着机会数落肖晓芳,心里能不爽吗?

    女人的攀比心有时候堪称洪荒猛兽,就是这么现实。

    “好了,那我们先进去了。”万敏满意的掏出门票,交到验票员手里的扫描器上。

    “哔!”

    一个红色的叉叉格外显眼。

    脸瘫的验票员扭过头,说道:“女士,你的这张是假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小乌鸦嘴他〕〔全娱乐圈都以为我〕〔狙中百星女神〕〔我家大神竟然是个〕〔新时代娱乐巨星〕〔我有钞能力〕〔我只是想败家啊〕〔脑核风暴〕〔快穿攻略:男配滚〕〔战国万人敌〕〔都市之神级觉醒〕〔科技垄断巨头〕〔囚神之待魂之玉〕〔我的体内有座龙墓〕〔重生之东方巨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