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生梦千年〕〔大雄的异界奇妙物〕〔偷心妈咪:爹地闪〕〔你离我近一点好吗〕〔灿唐〕〔女配拒绝当炮灰〕〔都市雄杰〕〔都市捡漏王〕〔第一娇〕〔虐妻上瘾:陆总裁〕〔诡秘世界之旅〕〔农女种田十里香〕〔重回末世之美人如〕〔庶门风华〕〔刺骨〕〔回到大唐当皇帝〕〔我在地府做文员〕〔绝命毒尸〕〔来自娱乐圈的泥石〕〔冷王的腹黑医妃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就是超级警察 245、反正都不怎么聪明【求月票】
    顾晨的房间整理到中午,一直由袁虹和齐晓诺在帮忙,当然小姑娘谈不上帮忙,最多是来凑人头的。

    而齐天则回到海棠派出所值班。

    倒掉几桶乌黑的脏水后,袁虹掏出手机看了一下,这才啊道:“已经快12点了啊,那我得回去做饭了,顾晨,中午来我家吃饭呀,下午我再帮你来打扫。”

    “不用了谢谢,午饭我出去解决,还有打扫卫生的事情,就不用劳烦虹姐了,我自己一个人忙的过来的。”

    顾晨也是不好意思。

    虽然齐天和袁虹两夫妻很热情,但自己并不能把人家的热情当做理所当然。

    齐小诺有些不高兴,道:“那你不吃我家的饭就是看不起我家咯?”

    看着小姑娘摆出一副呆萌呆萌的责怪表情,顾晨的内心不仅想笑,甚至笑出了声:“怎么会呢?感谢你家还来不及呢。”

    “那你就来感谢我家的米饭吧。”小姑娘的神逻辑,再次让顾晨见识到了什么叫人小鬼大。

    “这个……”顾晨犹豫了一下。

    “顾晨,出门在外没这么多讲究,你远道而来,是客,我们应该尽地主之谊,你就别跟我们客气。”

    袁虹洗了洗手,走到门口牵着诺诺,回头又道:“待会做好饭菜,我让诺诺来叫你。”

    “那好吧,谢谢虹姐。”顾晨笑了笑。

    二十分钟后。

    一股香气扑鼻的味道飘散在空气中,顾晨在阳台上,都能闻到楼下飘出的菜香,确实是会想念家里饭菜的味道。

    再回头,小姑娘诺诺已经站在门口,露出了半个身影,歪着脑袋说:“顾晨,吃饭了。”

    “就来。”顾晨去厨房洗手,然后将背包里的水果提出来,跟着诺诺一起下楼。

    小姑娘知道这些水果是给自己的,所以下楼梯的时候,眼神就一直直勾勾的盯着水果看。

    来到客厅,一桌好菜香气四溢,齐天正在摆碗筷,旁边有两瓶饮料。

    “顾晨,快来坐。”齐天将八仙桌搬到中间。

    对于一个56平米的套房来说,客厅会显得非常狭小和拥挤,不过长期住在里面的人并不会觉得。

    “齐师兄,三个单元24套房子,好像住的人也挺多的,可咱们派出所也没这么多人啊。”顾晨起先就发现这个问题。

    从阳台上挂的衣服就能看出,真正空下来的房子,只有自己那套和对门。

    齐天倒好饮料,笑呵呵的解释道:“咱派出所不是人少吗?所以跟其他几个单位的职工一起共用宿舍,你这套还有对门那套,是咱们所长极力保留下来,留给新同志住的。”

    “原来是这样。”顾晨微笑入座,赫然发现桌上的菜肴,都是自己爱吃的。

    东坡肉香溢四方,还没入口就已经让人难以忘怀。

    再回头,小姑娘诺诺已经笑容满面的端着小碗,跪坐在顾晨的身边,然后拿个调羹在舀肉。

    顾晨笑了笑,直接拿起筷子,帮她夹了几块放进碗里。

    “谢谢,顾晨。”小姑娘笑嘻嘻道。

    袁虹端着一碗西红柿蛋汤走过来,责备道:“平时没教你吗?要叫顾晨哥哥,顾晨这名字是你叫的吗?”

    小姑娘犹豫的一下,又道:“那顾晨叫爸爸为师兄,那他们就是兄弟相称,那我叫也得叫叔叔,可顾晨又很年轻,感觉叫叔叔又不好,你们这样真是为难本宝宝啊。”

    顾晨也是被这小姑娘的神逻辑给震惊道。

    这小姑娘岁数不大,脑瓜子倒是挺激灵。

    “你叫我叔叔或者哥哥都行,或者直接叫我顾晨也可以。”顾晨说。

    小姑娘犹豫了几下:“那我还是叫你顾晨好了。”

    “嘿!”袁虹也是被诺诺的态度给震惊道。

    齐天笑呵呵的将诺诺抱到自己的身边,解释道:“无所谓了,小孩子嘛,爱怎么叫怎么叫,她都平时叫我大圣或老齐,我都不介意。”

    “你不介意那不代表人家顾晨不介意,对吧顾晨?”袁虹也是道歉道。

    顾晨笑了笑,说道:“无所谓的,我真不介意。”

    随后,几个人聊天说地,顾晨跟齐天和袁虹讲解了一下,关于芙蓉分局的情况。

    齐天也跟顾晨介绍了一下海棠派出所情况。

    “顾晨,咱们海棠派出所人员少,也没食堂,平时大家都会回宿舍各吃各的,有时候也会在外面的饭店吃。”

    “大家曾经也想过搭伙吃,可犹豫工作原因,一直搞不起来,所以不像你们芙蓉分局那样,人多,又在市区。”

    “那所长今天不会回来吗?”顾晨的关注点始终是工作。

    至于吃不吃……对顾晨来说都一样。

    齐天夹起一块猪蹄放在碗里,笑道:“如果你今天运气好,晚上或许能碰见他,在咱们海棠派出所工作,是要比其他地方辛苦些。”

    “犹豫这里的居民住所都比较分散,而派出所只有一个,一共也才十一个人。”

    看了看顾晨,齐天又道:“当然,加上你一个,那就正好十二个。”

    顾晨缓缓点头,问:“那这边的工作划分没那么多讲究,也就是说我什么工作都能做对吗?”

    “可以这么理解吧。”齐天道:“不过这样一来,咱们的工作反而更加辛苦,这就是基层民警的悲哀啊。”

    齐天说着停顿了一下,又道:“不过你不用担心,你能从刑侦组分到我们这种地方,说明你的业务水平还有待提高啊,你也别介意,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问题,直接问我好了,反正大家的水平都是半斤对八两,差不到哪去,你说对吗?”

    顾晨微微点头,对于调派到海棠派出所的人来说,可不就是发配吗?

    在大家看来,就是因为业务水平不过关,才会被丢到基层的基层。

    简单来说,就是被边缘化了,不被领导看好了,来这里耗日子,积累警龄。

    齐天遇到很多警员都是这样,在各个单位存在感比较低的人,没有什么上升空间,才会被丢到海棠派出所。

    当然也包括自己……

    海棠派出所来来去去的人也多了,齐天也是个明白人,自然懂这个道理。

    所以怕年轻人不明白,摆不正心态,才会跟顾晨说这些大实话,也就是想让顾晨心理有所准备。

    不过,在顾晨看来只要是警务工作,向来没有什么高低之分。

    毕竟,警察的任务就是帮助老百姓,解决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情。

    工作环境可以变,可自己的初心没变。

    芙蓉分局可以做到的,那海棠派出所也一样可以,无非就是条件差点,人员少点。

    当初的刑侦三组不也是咸鱼三组吗?后来如何?还不是完成了逆袭。

    这次人员大调整,一组的兮爷和二组的肖阳,全都被调走,可唯独三组除了自己,其他人员都被完整的保存下来。

    这说明什么?

    说明赵国志对三组的绝对信任。

    最起码这样的三组是他所希望看见的。

    “齐师兄说的对,心态很重要。”顾晨也是笑呵呵的回应道,感觉这是前辈的忠言,逆耳肯定会有些。

    “你能听得进去就好。”齐天也是猛扒几口饭,道:“许多想你这样的年轻人,在这里熬不下去,所以选择转业,或者调派到其他派出所。”

    “关键是这每个来到海棠派出所的人,一开始都是新鲜感十足,可越到后来,越感觉没意思,感觉在这个山高皇帝远的派出所,毫无存在感的工作着。”

    “毕竟在这里,只要不犯大错误,领导也懒得管你,自由度很高的。”

    虽然知道这样跟顾晨说这些事情,有点在教唆顾晨懒散的意思。

    不过这也是事实。

    当上级领导和机构都离这里远远的,视察工作甚至半年都来不了一次。

    这种不受重视的心态,其实在海棠派出所从上到下都能感受到。

    也就是所谓的消极心态。

    而这种情况也是会传染,一人消极传染两,两传三,三传四五六……

    之前的一个个新警员来报道,都谈不上优秀,但这次来的是顾晨,起码也说自己在刑侦组干过。

    不过在齐天看来,顾晨也只不过是在刑侦组混了小一年,毕竟一个见习警察能干啥?

    在江南市区,最多去芙蓉市场蹲点抓贼,抑制偷电瓶车的苗头。

    再就是给刑侦组老同志们打打杂,跑跑腿。

    要说学东西,老同志才不会把看家本领全部教给你,很多时候都得靠自己去悟。

    当然顾晨既然被发配到海棠派出所,很显然他就不具备这种领悟的能力。

    所以能拉一把,齐天也不会吝啬。

    吃饱饭后,齐天让顾晨在自家沙发上午休,等到下午上班时间,邀约顾晨一起去办公楼。

    顾晨对这里的一切环境都很陌生,所以紧紧跟在齐天身后,听他给自己解释海棠派出所的基本构成和办公区。

    而顾晨则是掏出小本本,精神高度集中,跟着齐天边学边记……

    一楼基本就是办公区,主要是一些户籍办理之类的。

    而执勤办公室,也就是上午齐天和当地人斗地主的地方,就是他的小天地。

    “这是我的办公室。”齐天打开门,邀请顾晨进来,道:“准确来说,只要没有人报警,你待在这里打瞌睡一整天都没人管你。”

    “这点倒是整个江南市派出所最特殊的存在,不过有点你得记住,不要随便得罪当地人。”

    说了前面的一大推,齐天现在才开始提醒顾晨。

    “这有什么说法吗?”顾晨不由好奇,问了一句。

    “怎么说呢?看看实力对比就知道了。”齐天也是摆出事实依据,道:“你看啊,咱们派出所加你个新来的,也才一共十二个人,而人家当地人,随便酒桌上一哼,立马就能叫来几倍于咱的人数。”

    “有时候你跟人家讲道理,人家跟你讲人多,有时候你跟人家比人多,结果发现人家是真??人更多,而我们是假??人多。”

    “除去休假的,其实满打满算真正能在一天凑齐的警力,还不足两位数,加你也达不到两位数。”

    “所以,这一带民风彪悍那是有原因的,因为这里是海棠矿务局的地盘,这些人大多都是工友同事,很容易达成统一战线。”

    “有时候,矿务局底下的几个分支单位的员工之间,也会相互闹事,敢出头的领导,晚上基本会被套麻袋,所以在这一带做人做事,不能太高调,否则……”

    齐天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怎么跟你说呢?”

    “大圣,给我拿点水过来,还有消毒酒精和绷带。”

    还不等齐天把话说完,一名身材强壮的二级警督,就挂彩的走进办公室,身后还跟着几名喋喋不休的警员。

    齐天瞬间找到活例子,赶紧跟顾晨解释道:“否则……否则就会跟他一样。”

    二级警督见到顾晨,也是不由一愣,目光看向了齐天。

    齐天则将二级警督所需要的交给他,并介绍道:“高所,这是芙蓉分局新调到咱海棠派出所的警员顾晨。”

    随后,齐天又跟顾晨介绍道:“顾晨,这是咱们海棠派出所所长高进。”

    “高所你好。”顾晨赶紧站起身,走到他面前打招呼。

    “小顾,你好啊,欢迎来到海棠派出所。”

    高进捂着挂彩的额头,也是颇感尴尬,笑了笑自己解释道:“刚才海棠矿务局下面的两个单位员工闹事,要不是我带人过去处理,很有可能就已经打起来了。”

    “可您这伤?”顾晨咦道。

    “不碍事,我都习惯了。”高进也是一脸尴尬,苦笑道:“刚才两方人推搡,险些要动手,我们这几个警察夹在中间,不知道被谁手里的砖头碰了一下。”

    “这帮人也太狠了吧?”顾晨不由皱起眉头,道:“就应该追求这帮人的责任。”

    高进笑了笑说:“顾晨,你刚来海棠派出所,对这里的环境还不是太了解。”

    这时候,高进身后的一名二级警司道:“这海棠矿务局下面的几个单位,经常会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起冲突,人太多了,咱们警力有限,还是以劝导为主。”

    “也不能偏袒任何一方。”另一名老同志也道:“如果他们发现你做警察的,有偏袒倾向,也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错,就会把矛头指向你,要不是刚才高所被误伤,大家火气消了一些,没准这事情还得拖很久。”

    “高所打的是苦情牌,这帮人有时候还是吃这套的。”此时此刻,又有一名老同志插嘴道:“总的来说,主要是咱们海棠派出所的警察没威信,群众不太认可,而且存在感也很低,所以才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

    “小陆,新同事在这呢,你怎么能说这种话?”见一名二级警司在抱怨,高进赶紧制止道。

    齐天笑了笑,说:“高所,你也不用这么紧张,新同事迟早也要知道这些的,还不如当面跟新同事说清楚情况。”

    看了看高进头上的伤口,齐天又道:“您瞧,您自己不是现身说法吗?用亲身经历来教育新同志,这不也是挺好的吗?”

    对于老同志而言,他们早已习惯这种复杂的环境,最注意的是新同事的切身感受。

    但是作为海棠派出所所长的高进,不能因为这点小挫折而让新同志过早的消耗新鲜感。

    “顾晨,我这只是一点小意外,别听大圣跟你胡说八道,他这家伙就喜欢夸大其词,一点小事情,都能被他编出大故事。”

    高进也是开启现场教学……

    “放心吧,高所,我能自己判断。”顾晨也是实话实说。

    感觉高所太难了,堂堂一个所长,竟然在出警的时候这么窝囊。

    也难怪整个海棠派出所士气低落。

    所有人都感觉不到那种在芙蓉分局只争朝夕的工作状态。

    “对了顾晨,你以前是在芙蓉分局哪个部门?”处理好伤口后,高进端起一杯水,坐在一张木椅上。

    “我在刑侦组。”顾晨说。

    “那里不好混吧?”高进也是笑了笑,说:“是不是让你们整天去抓那些偷车贼?”

    顾晨犹豫了一下,默默点头。

    毕竟,刚到当初的芙蓉派出所刑侦组,确实,所有的见习警都要去芙蓉市场蹲点抓贼,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也是事实。

    但自己并没有去做过。

    “业务能力差点,笨点,没关系,反正咱们派出所的人也都不怎么聪明。”高进喝上一口茶,又道:“你只要肯吃苦,多跟老同志跑跑腿什么的,他们有什么工作经验都会分享给你的。”

    第一次听到一所之长介绍派出所里的老同志,用“都不怎么聪明”来形容,顾晨也是醉了。

    不过咸鱼堆里不还是咸鱼吗?

    正常人都这思维。

    在当初的刑侦三组,自己也被人看不起,毕竟顾晨长了一张与工作能力截然相反的一张脸,很容易让人觉得顾晨是靠脸吃饭的。

    这是流传在警队里的通用观点,也没人会反驳。

    可顾晨与当初刚来刑侦三组不一样。

    现在的顾晨,是带着拥有大师级合情推理,专精级记忆力,专精级观察力,入门级想象力,以及特殊技能:视觉剪切(初级),还有库存满满的功能饮料来到这里的。

    与当初相比,现在的顾晨,根本不惧任何挑战。

    留在哪里,就在哪里开花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小乌鸦嘴他〕〔全娱乐圈都以为我〕〔狙中百星女神〕〔我家大神竟然是个〕〔新时代娱乐巨星〕〔我有钞能力〕〔我只是想败家啊〕〔脑核风暴〕〔快穿攻略:男配滚〕〔战国万人敌〕〔都市之神级觉醒〕〔科技垄断巨头〕〔囚神之待魂之玉〕〔我的体内有座龙墓〕〔重生之东方巨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