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仙学院〕〔一夜回到改开前〕〔重回1979〕〔国术大明星〕〔我在月亮湾〕〔近战狂兵〕〔重生最强毒医圣手〕〔能不能不偷懒〕〔末日轮盘〕〔玄天后〕〔影帝不肯承认心动〕〔愿以迢迢渡星河〕〔都市灵剑仙〕〔我家太子妃又种田〕〔霜情难〕〔我不想继承亿万家〕〔我在万界送外卖〕〔卡牌侦探〕〔若有情爱〕〔清穿:重生一世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就是超级警察 283、没事没事,拍电影呢【求月票】
    “顾师弟,这东西很厉害吗?”卢薇薇从后面窜过来,接过顾晨的手机看了一番,愣道:“有……有放射性?”

    顾晨点头应道:“钴-60具有极强的辐射性,能导致脱发,会严重损害人体血液内的细胞组织,造成白血球减少,引起血液系统疾病。”

    “如再生性障碍贫血症,严重的会使人患上白血病,甚至死亡,而王超送给郝铭的吊坠,的确含有钴-60,而工作环境中有钴-60放射性元素时,一定要穿专用防护服,佩戴辐射剂量卡。”

    卢薇薇和王警官当时就呆住了,两个人面面相觑,不可思议的看着彼此。

    “顾……顾晨,这玩意真这么厉害啊?那岂不是杀伤力很大?”王警官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

    但是对于顾晨来说,他似乎对钴-60颇有研究,也难怪顾晨喜欢利用下班时间,钻研各种学术。

    “王师兄,这玩意可不是开玩笑。”顾晨看着身边的王警官和卢薇薇,语气认真道:

    “二十多年前,曾经在北方一座城市的农民,在环境检测站宿舍工地干活,捡到一个亮晶晶的小东西,便放进了上衣口袋里。”

    “几小时后,他便出现了恶心、呕吐等症状,十几天后,他便不明不白地死去。”

    听到这里,卢薇薇不由心里发毛道:“这……这不是跟郝铭的症状很相似吗?”

    “没错。”顾晨点点头,继续道:“当时没过几天,在他生病期间照顾他的父亲和弟弟,也都得了同样的病而相继去世,他的妻子也病得不轻。”

    “后来经过医务工作者的调查,才找到了真正的病因,那个亮晶晶的小东西,就是废弃的钴60,其放射性强度高达10*3.7x1010贝克!”

    卢薇薇愣了一下,弱弱的自言自语道:“虽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标准,但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王超给郝铭送过去的翡翠吊坠,可能辐射性不强,但是长年累月的戴在身边,那就是在慢性自杀。”顾晨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身边的王超。

    王超愣了一下……

    一脸无辜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受害者,弱弱的道:“你……你说的这个钴-60,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我只是个电商。”

    王超刚才那煽情的演说,确实也博得了卢薇薇的一些同情。

    但是证据不会撒谎,顾晨让刘法医做出的检测,明确检查出有放射性元素。

    目前刘法医正在对吊坠进行处理,并将技术科那边的情况,跟顾晨通报了一番。

    事实上,顾晨先前就对王超有过怀疑的,并且断定王超就是凶手,但他当时并没有刘法医对吊坠的检测结果,因此只能过来先调查。

    现在检测结果出炉,顾晨有充分的理由将王超带走调查,于是道:

    “王超,你不用装无辜了,就算你刚才所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郝铭确实不是个正人君子,可你杀人,谁也救不了你。”

    “没错,就算你有一万个理由也站不住脚。”卢薇薇说起来看看左右,低声道:“顾师弟,那咱们当时在停尸房,也有接触过郝铭,那我们……”

    “短时间接触应该不会有大问题。”顾晨说。

    “哦。”卢薇薇表情呆了一下,道:“但是我觉得我还是要去做个体检先。”

    “是啊,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小心为妙,小心为妙啊。”

    王警官停顿了一下,见顾晨表情淡然,于是再道:“这个检测可以请假,你如果想休息,申请在家修养几日也是可以的。”

    顾晨“哦”的一声,却没有回应什么。

    钴-60的伤害确实很大,这是有相关档案的记录。

    但是往往这类案件发生概率小,往往许多人也不会注意的。

    但是这条线索对顾晨来说就很及时了……

    “我们先把王超带回去调查吧。”顾晨习惯性的走上前,掏出了手铐。

    王超当时就慌了,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别装了。”顾晨将刘法医发到手机里的检测报告,拿给王超看:“你别跟我说,你祖传的宝贝会有钴-60,有什么想申诉的,跟我回局里再说吧。”

    大家都不傻。

    装归装,但是被人戳穿后,再装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顾……顾警官,我有个不情之请。”王超忽然改变了态度。

    房间内。

    顾晨,王警官和卢薇薇,所有人目光都盯着王超,想着这家伙又想找出什么新借口?

    刚才王超的精彩煽情,虽然骗到卢薇薇几滴眼泪,但一码归一码。

    不能因为你可怜就不抓你……

    警方办案向来讲原则。

    顾晨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又想耍什么新花样?”

    “不是,我……”王超话到嘴边,却又难以启齿,半天才道:“能不能不戴手铐啊,或者你们实在要求,能不能在手上套件衣服?”

    见顾晨、王警官和卢薇薇没有回应,王超又道:“我……我想体面的离开公司。”

    “可以。”顾晨很快就答应了王超的请求,道:“但是请你记住,做人凭良心,自己做过什么,自己最清楚。”

    王超点头:“谢谢顾警官,谢谢。”

    王超被带走了。

    他并没有戴手铐。

    但是王超知道,进入分局根本没有好果子吃。

    警方有足够的证据,而自己手里却没有保命的底牌。

    下午四点。

    顾晨和卢薇薇,带着笔录本来到三组办公室。

    自从顾晨转正之后,王警官在一些审讯中,也不在亲自坐镇,将机会让给顾晨和卢薇薇。

    一来顾晨可以完全进入到状态,二来也是想放权,让顾晨和卢薇薇多一些审讯方面的经验。

    其实还有一个深层的原因,王警官在有顾晨审讯的现场时,总有一种被边缘化的感触。

    待在现场也是尴尬。

    在掌握充分证据的面前,审讯工作相对不难,也并不需要王警官亲自出吗?

    “怎么样?有结果了吗?”见两人站在面前,王警官赶紧问。

    “有顾师弟在,你老王就放一百个心吧。”卢薇薇露出一些微笑,自信满满的样子,已经说明了一切。

    “王超招供了。”顾晨没有卢薇薇这样含蓄,直接道:“王超已经将自己利用放射性物质,毒害郝铭的事实交代清楚。”

    “郝铭给王超带来的打击是巨大的,所以王超一忍再忍,他不打算继续被郝铭压榨和背叛,所以通过特殊途径,弄到了这种带有放射性元素的翡翠吊坠,想不露声色的除掉郝铭,除掉这个对他极具威胁的对手。”

    王警官神色如常。

    这个结果,也是他之间根据顾晨的线索,能猜到的。

    王警官能充分的感受到来自王超的恶意……

    一边向警方诉苦,讲述自己被郝铭的各种压榨和憋屈,一边却干着毒害他人的勾当。

    王超毒害郝铭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刚才刘法医打过电话,让我们这边接触过郝铭尸体的人,都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是否对我们身体有伤害。”王警官说。

    “所有吗?”卢薇薇问。

    “是,包括丁亮和黄尊龙他们,也都要去,安全为上。”

    顾晨反问道:“那刘法医那边怎么说?他也参与过检测。”

    “可能都要去,都在安排的样子。”王警官撇撇嘴,想要吐槽一下问题的严重性,又觉得不太合适。

    钴-60的出现,尤其是闹出人命,或许这时候会造成一定的恐慌,但是对顾晨来说并没有太大压力。

    功能饮料可以增强抵抗力。

    但是其他人不好说。

    若是没有医院系统的体检,说不定也会出现恶心呕吐的症状,不过好在目前来说,大家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外。

    但是在顾晨看来,追找源头才是重中之重。

    “王师兄,体检的事情待会再说,咱们现在应该去抓提供给王超含有钴-60翡翠吊坠的人。”顾晨说。

    王警官刚松了一口气,顿时又紧张起来:“你是说……这个王超已经招供了?”

    “没错。”卢薇薇补充道:“王超也是托人弄到这种危险物品,这显然是有专门的在售卖,如果不抓到这个售卖钴的家伙,万一让更多钴-60流出在市场,那可就完蛋了。”

    王警官频频点头。

    钴-60这种东西,竟然都可以被人伪装成吊坠,如果说没有人专门在加工,王警官肯定不会相信的。

    “那你们有没有找到出售者?”王警官问。

    顾晨将笔录本打开,道:“出售给王超这种东西的家伙,就住在江南市郊区的一处楼盘里,具体地点王超也已经交代清楚。”

    “那行,咱们现在就出发,可别让这家伙给跑了。”

    有些违背良心的从业者,会利用自己工作的小便利,将这种东西出售给外人发家致富。

    当然,警方有义务将他们绳之以法。

    将车开到的嫌疑人所住小区外,顾晨将车停在一棵大树下。

    而此刻,王警官也收到了分局同事发来的信息。

    “这个被称为龙哥的人叫张天龙。”王警官将犯罪嫌疑人的资料,拿给顾晨和卢薇薇看:“目前无业,曾经在几家大公司都干过,后来因为盗窃被开除。”

    “惯偷啊。”卢薇薇也猜到八九。

    “没错,这家伙几乎什么都偷,我想这个钴-60,也是他在公司内部盗取的。”

    “他还是个技术员?”顾晨看到张天龙的信息时,也是颇为惊讶道:“难怪他对钴-60的保存手法相当老练。”

    “顾师弟,虽然王超交代了张天龙的具体住所,但是咱们也要小心啊,这家伙可是有犯罪前科的。”卢薇薇一边拿好警用装备,一边提示着顾晨小心。

    “别紧张。”王警官早已熟悉卢薇薇的作风,见怪不怪道:“待会你们都跟着我,咱们今天来个瓮中捉鳖。”

    在小区内,卢薇薇首先来到张天龙所住单元的外围,仔细观察张天龙是否出入。

    而顾晨和王警官,则去到小区监控室,调取到张天龙进入小区的情况。

    “果然在家。”

    顾晨仔细思量一番,想到张天龙的房子是租来的,问保安大叔道:“房东是不是也住在这个小区?”

    “没错的,这个房东有两套房子,一套租给了他,另一套自己住。”保安大叔说。

    “那就是有备用钥匙咯?”王警官喜出望外。

    顾晨主动道:“王师兄,你跟卢师姐先去盯着,我去拿备用钥匙,咱们在楼下集合。”

    “好。”两人在保安室分工明确。

    但是王警官还是谨慎的,没有打草惊蛇。

    首先还不清楚,张天龙所住套房内,是否只有他一人?

    如果有两人,或者更多,那自己跟卢薇薇肯定是招架不住的。

    按照警察对嫌犯三比一原则,其实现在并不具备抓捕条件。

    但是再加上顾晨,这种人数优势多少还能显示出来的。

    二十分钟后,顾晨拿着房东给出的钥匙,跟王警官和卢薇薇汇合在楼下,三人一起来到张天龙家里。

    三人将警棍和手铐拿在手里,

    王警官道:“敲门。”

    卢薇薇“嗯”了一声,上前砰砰砰的敲了三下门:“有人在家吗?”

    屋内无人应答,且鸦雀无声。

    卢薇薇继续敲门,然而房间内却始终没有任何应答。

    “该不会不在家?”卢薇薇转身看着身后的王警官和顾晨。

    “应该不会,监控显示,张天龙在中午回到家后,就在没有出去过,肯定还在里面的。”王警官十分肯定。

    监控的画面没有问题,那只能说明,张天龙似乎已经感受到威胁,故而闭门不开。

    “我来。”顾晨直接掏出钥匙,道:“只能用备用钥匙打开了,退后。”

    三人各就各备……

    就在顾晨打开执法记录仪,用钥匙打开大门的一瞬间,王警官一马当先,率先冲进家中,卢薇薇和顾晨紧跟其后。

    三人在客厅堵住个房间大门,然后让大家感觉意外的是,只见室内一片狼藉,却不见张天龙踪迹。

    “搜!”

    卢薇薇站在门口处,王警官和顾晨率先走进第一个房间。

    一名只有两岁多的男孩,此刻正在小床上安静的熟睡。

    “怎……怎么还有孩子?”王警官一愣,赶紧看看左右。

    “没人。”顾晨没有多想,直接退出房间,来到第二间主卧。

    和第一间房一样,依然没有张天龙踪迹。

    顾晨随后快速的检查了厨房和厕所,以及阳台的各处角落,却依然不见张天龙。

    “会不会藏在衣柜里?”站在客厅的卢薇薇说。

    “看看。”顾晨手里握着警棍,小心翼翼的走到衣柜旁,依次打开查看,却依然毫无收获。

    这时候,顾晨偶然发现,大床下,有些灰尘摩擦的痕迹,顿时蹲下身体,看着灰头土脸的张天龙,此时畏缩在一团,不由笑道:“出来吧张天龙?”

    张天龙扭头看了眼顾晨,顿时一愣,继续往床下退了半截。

    听到动静的王警官和卢薇薇,也相继赶来支援。

    “哈哈,这家伙怎么躲床下去了?”卢薇薇将手铐取出,道:“张天龙,是男人就乖乖出来,躲在床下几个意思啊?”

    “你……你们是谁啊?为什么要抓我?”张天龙此刻慌的一批,整个人赖在床下不出来。

    王警官笑道:“那你躲什么?快出来。”

    “你……你们这是私闯民宅,该出去的是你们。”张天龙开始语无伦次。

    无论王警官和卢薇薇如何警告,甚至伸手去拉张天龙,张天龙都没有要从床下爬出来的意思。

    甚至极力抵抗,王警官的手都被挠了好几下,此刻也是火大。

    “嘿!这家伙属猴的吧?挠我?”王警官眸子一瞪,将装备收起来,道:“我还就不信治不了你了。”

    随后他看着顾晨和卢薇薇,道:“没办法,拆床板吧。”

    “行。”

    “听你的。”

    卢薇薇和顾晨,站在床边,将杯子丢在一侧。

    随后,王警官用力一锤,将床板微微翘起,顾晨和卢薇薇再将床板移开。

    见没了遮挡,张天龙一下就慌了,忙道:“别……别拆,我……我出来,我出来。”

    “快点。”王警官怒道:“别逼我动手。”

    “你……你们先让开,让我出来。”张天龙也是胆战心惊,整个人紧张的不行。

    见几名警察退后一步,张天龙慢悠悠的爬出床下,在卢薇薇准备掏出手铐的瞬间,他忽然后腿一蹬,推开卢薇薇,企图再次逃跑。

    结果被顾晨一把拎着衣领,直接来了一记过肩摔,将张天龙狠狠扣在地上。

    “哇呀。”张天龙惨叫一声。

    卢薇薇也没闲着,直接反坐在张天龙双腿上,将腿向后一扳,张天龙再次发出一阵杀猪般尖叫。

    “敢推我江南卢薇薇?找死是吧?”卢薇薇将张天龙双手向后一扣,一套熟练的抓捕动作,将手铐稳稳锁住张天龙双手。

    而就在三人抓捕同时,由于动作过于激烈,动静过大。

    小房间熟睡的男孩,忽然打着赤脚,从房间内跑出了。

    见到张天龙被三名警察扣在地上,小男孩忽然一愣,忽然嘴一撇,哇哇大哭起来。

    “他怎么忽然就醒了?”王警官也是颇为惊讶。

    “糟糕,吓着孩子了!”卢薇薇也后悔刚才用力过猛。

    顾晨则站起身,赶紧走到小男孩身边,一把将他抱起来,哄道:“没事没事,拍电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小乌鸦嘴他〕〔全娱乐圈都以为我〕〔狙中百星女神〕〔我家大神竟然是个〕〔我有钞能力〕〔新时代娱乐巨星〕〔我只是想败家啊〕〔脑核风暴〕〔战国万人敌〕〔快穿攻略:男配滚〕〔都市之神级觉醒〕〔科技垄断巨头〕〔王爷别跑,元帅嫁〕〔洛丹伦之辉〕〔囚神之待魂之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