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最强毒医圣手〕〔能不能不偷懒〕〔末日轮盘〕〔玄天后〕〔影帝不肯承认心动〕〔愿以迢迢渡星河〕〔都市灵剑仙〕〔我家太子妃又种田〕〔霜情难〕〔我不想继承亿万家〕〔我在万界送外卖〕〔卡牌侦探〕〔若有情爱〕〔清穿:重生一世〕〔重生神医娇妻:首〕〔闪婚厚爱:误惹天〕〔世子在线求生〕〔影帝你的小迷妹上〕〔穿越末世之炮灰转〕〔大殷女帝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就是超级警察 297、两瓶白酒就搞定了【求月票】
    顾晨将卢薇薇拦在身后,道:“我先进去,你帮我把手电拿好了。”

    “可那边好像有个黑影。”

    “嗯,我看见了。”顾晨想了想,道:“可能是有人,待会我先冲进去,卢师姐记得跟上啊,我需要灯光掩护。”

    顾晨现在并不知道小木屋内到底有谁?

    或者说,这座离湖畔距离有一两公里远的小木屋,里面或许关着一些野兽呢。

    顾晨和卢薇薇默契配合,在倒数三个数后,顾晨首先凌空一脚,直接将带锁小木屋踹开。

    随后在卢薇薇的灯光掩护下,顾晨首当其冲的找到了窗边位置。

    卢薇薇则紧跟其后,来到顾晨的身边,问道:“怎么样?顾师弟。”

    “是……是块木头?”顾晨有些失望,道:“看来咱们是草木皆兵了。”

    起先也认为窗边有人,可现在一瞧,却是一块外形奇特的木头,颇似人形。

    “谁这么无聊啊?大晚上放块木头在窗边,吓人还是吓鬼啊?”卢薇薇上去就是一jio,直接将竖起的木头踹翻在地上。

    “啪嚓。”木头倒地,忽然将地面砸出一道大裂痕,紧接着却传来一阵女子的尖叫声。

    “有人?”顾晨赶紧接过卢薇薇手里的电筒,灯光直接打在地板上。

    刚才倒下的木头,直接将木屋一角的地面,砸出一道深深的裂痕。

    “声……声音好像是从里面传来的?”卢薇薇也表示自己听见了。

    顾晨立刻竖了竖双耳,问道:“我们是警察,你是不是赵小敏?”

    片刻之后,从木板底部传来一阵弱弱的回应:“救……救命,警察救命啊,我是赵小敏。”

    “找到了?”卢薇薇也是喜出望外,不可思议的道:“原来赵小敏她真的在这,她真的在这里啊。”

    她看了看顾晨,激动道:“顾师弟,功夫不负有心人,你的推测是正确的,赵小敏就在湖畔附近,她就在这。”

    “卢师姐,快把聂小雨叫过来帮忙。”顾晨也顾不得太多,他现在准备下去救人。

    卢薇薇“嗯”了一声,也是激动的不行,赶紧对着门外的聂小雨挥手道:“小雨,快过来,人找到了,快过来帮忙。”

    “好……好嘞!”

    一听这话,聂小雨瞬间没了刚才的胆怯。

    当听说赵小敏找到的同时,恐惧也就烟消云散了,当即牵着二哈往小木屋跑去。

    随后,聂小雨手持电筒在地面打光,顾晨则用口含住另一把强光手电,直接用警用匕首将地板撬开。

    顿时,一股难闻的气味从地下飘来。

    顾晨拿过手电筒,对着地窖下方扫射了几下,在角落里发现了一名女子的身影。

    “你就是赵小敏?”顾晨问捂住双眼的女子。

    “没……没错,我……我是赵小敏,警察同志,快……快救我出去,我不想死在这。”女子声音微弱,整个人也是有气无力。

    “别担心,这就来救你出去。”顾晨重新将手电筒含在口中,沿着地下下方用土挖成的台阶,一步一步走下去。

    当来到赵小敏身边时,这才发现,赵小敏的右腿脚腕上,竟被一条铁链锁住。

    看到这一幕,跟当初解救流浪画家阿骨打如出一辙。

    顾晨也是头疼道:“看来这次又得麻烦人家消防员了,得让他们拿工具过来。”

    话音刚落,聂小雨就接话道:“顾晨哥哥,我爸车里就有工具,装修用的各种器材都有的,正准备还给那家装修公司呢。”

    “那太好不过了。”卢薇薇也是颇为兴奋。

    半个钟头后,小木屋外围被众多警察牢牢围住。

    锁住赵小敏的铁链不算粗,但是对于赵小敏这种弱女子来说,却也是很难打开的。

    聂师傅拿着工具钳,三两下搞定。

    顾晨从急救包里取出止血绷带,拿着警用水壶先帮赵小敏清理伤口后,再涂抹上一些药膏,再用止血绷带包扎好。

    “没事了,我们带你回去。”顾晨说。

    赵小敏此刻虚弱的不行,点点头说道:“谢……谢你。”

    “姐。”白小兰眼泪汪汪的抱住她:“你怎么这么傻啊,怎么会被人骗到这里来?难道那个卢本雄就对你这么重要么?为什么他说什么你都信?”

    “是啊,你说你是收到卢本雄的短信后,才来到这里的,但是打晕你的人却另有其人?”卢薇薇也是颇为惊讶。

    因为这种推理,正是顾晨之前跟所推理的那样。

    赵小敏收到来自卢本雄的信息后,便来到这边做个了断。

    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另有其人,有人冒充了卢本雄,将赵小敏约到了这里。

    “那人是谁你知道吗?”顾晨问。

    “我知道。”赵小敏点点头,弱弱的说道:“虽然我醒来之后,被被关在了这里,但是对方好像并没有要取我性命的意思,她每天只给我送一餐食物,并且是蒙着脸,但我知道他就是我上司,也就是卢本雄的妻子丁萍。”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呢?”一旁的王警官也道。

    赵小敏笑了笑说道:“我跟上次丁萍在一起工作这么久,我不会连她都认不出来吧?”

    “她虽然从不说话,但是从她的身形,以及走路的姿势,我都能一眼认出,但是我不敢承认,我怕我说出真相后,她会杀了我,她当时杀掉我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我……我害怕。”

    赵小敏紧紧抱住白小兰,整个人还是惊魂未定。

    “看来是丁萍无疑了。”卢薇薇也站起身。

    从顾晨在丁萍鞋底,意外取到一些特殊花粉后,直到在湖畔周围的小木屋找到赵小敏。

    种种一切,都可以断定,丁萍与赵小敏的失踪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顾晨的合情推理中,也恰恰准确还原出赵小敏是如何被骗出,再如何被袭击失联的画面。

    这时候,丁亮从远处走过来,说道:“救护车已经到了,可以把伤者带过去。”

    “我来。”顾晨将装备收好后,直接用手勾住赵小敏,将她一把抱起身,轻松的往门外走去了。

    顿时,围在门口的警员们,瞬间让出一条道来,并跟着顾晨一起走。

    而另一部分警员,则负责留在原地,对现场做一个取证工作。

    路边,在几名医护人员的帮助下,赵小敏被抬上救护车,准备送往就近医院接受治疗。

    白小兰跳上车,对着门外的众人挥手道别。

    医护人员正要关门,赵小敏却忽然叫道:“等会儿。”

    “怎么了姐?”白小兰问。

    赵小敏黛眉微蹙,对着门外的顾晨问:“请问一下,你就是白小兰合影中的顾警官对吗?”

    “没错是我,请问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顾晨也是走近了些,问她。

    “哦,那没事了,谢谢你。”赵小敏说完之后,脑袋便重新躺回在枕头上。

    医护人员关门,救护车闪烁着着灯光,朝着远处开去。

    王警官走到顾晨的身边,看着顾晨道:“人总算是找到了,但是还有的人我们没找到。”

    “王师兄,你说的是丁萍吧?”顾晨问。

    “没错,就是她。”王警官低头看了下表,说道:“现在已经是晚上11点了,12点之前,我要让这个丁萍,坐在芙蓉分局的审讯室。”

    “明白。”顾晨说。

    晚上11点38分。

    丁萍被卢薇薇和顾晨,带进了芙蓉分局,二号审讯室。

    “警察同志,我想你们是误会了,真的是误会了,我怎么可能涉嫌绑架丁萍呢?你们肯定是搞错了。”

    丁萍一路上哔哔个没玩……

    卢薇薇将她按下座位后,回到办公桌前,安静的坐下。

    顾晨则倒上三杯水,分别端给丁萍,卢薇薇和自己。

    “如果没什么问题,那就开始吧。”顾晨将摄影机打开,坐回到座位上。

    “丁萍,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自己认罪,将你如何绑架赵小敏的细节交代出来,二是我们将调查结果公布出来,但同样要定罪,你自己选吧。”

    卢薇薇也不废话。

    之前已经掌握重要线索,现在就看丁萍的认罪态度。

    丁萍无可奈何,只是苦笑一声道:“赵小敏她没事就好,没想到你们警方能这么快找到她,真好。”

    “你知道我们是怎么找到她的吗?”顾晨问。

    丁萍愣了一下,弱弱的问道:“怎么找到的?”

    “是你,是你让我们找到赵小敏的下落,可你却说自己对绑架赵小敏的事情毫不知情,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顾晨也是被丁萍这种演技派所折服。

    假冒丈夫卢本雄的身份,将赵小敏约出来,实施绑架,现在却假装自己很无辜。

    但是对于顾晨这种办理过不少案件的警察来说,演技派在这里行不通,顾晨越来越像个评委,演技如何其实一目了然。

    “是我告诉你们的?”丁萍抹了一把汗,感觉有点不明觉厉了。

    “你说你没去过郊区,可你的鞋底,却占有郊区的花粉。”顾晨将自己掌握的线索说出来。

    丁萍先是一愣,随后直接笑出声:“哈哈,这就是你所谓的线索?叫上沾有花粉就是线索?江南市的花类植物不少吧?这你们怎么就能断定,我叫上的花粉,就是郊区的花粉?”

    “丁萍,我劝你善良,还是不要演戏了。”卢薇薇也早就知道丁萍会矢口否认,于是笑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就你脚上沾有的花粉,在整个江南市,只有一处地方会生长。”

    见丁萍表情开始僵硬,卢薇薇继续淡淡道:“我们连夜拜访过江南市著名生物学家,在那里,我们充分得知,能生长出这种花类的植物,在整个江南市,只有城北郊区,环城公路外围的荒地,也就是这片湖畔周围有分布,不然你以为我们是怎么找到赵小敏的?”

    “这……”丁萍无话可说,整个开始变得胆怯。

    她嘴角抽了抽,心说自己怎么就没注意这些细节呢?

    脚上当时却有泥土,但是想着回家之后再清理,却不想家中竟然有警察到访。

    而顾晨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机缘巧合的取到泥土,以及泥土中藏有的花粉。

    如果是这样,那当然没有什么探索价值的。

    可偏偏顾晨又是个研究狂……。

    竟然能从这种细小的花粉中,断定了生长范围。

    这些,都是丁萍根本无法想象的。

    她不言声的低下头,像个穷途末路的逃亡者。

    可是现在她无路可退……

    “赵小敏其实也已经猜出是你。”顾晨放下笔,抬头看着丁萍道:“从你给她送食物开始,她就已经认出是你,但是怕你杀人灭口,所以才选择假装不知情,一个曾经的工作搭档,你用得着这样灭绝人性吗?”

    说完之后,顾晨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将桌上的笔都震了起来。

    丁萍像是震掉魂一样,整个人身体忽然一颤,面如死灰的看着顾晨,看着卢薇薇。

    “我……我也不想事情弄成这番田地,我……我当时冲动过头,我就是恨她,我恨这个女人,自从她的出现,我丈夫便对我开始渐渐冷淡,这一切都是因为赵小敏。”

    说着,丁萍竟然开始掉眼泪,语气开始变得哽咽起来。

    “她跟你丈夫只是工作,而且并没有你想象的那样,你丈夫卢本雄,也一直非常本分,所以怕家庭受影响,两个月前就不在与赵小敏见面,难道这样你还不满足吗?”

    顾晨叹了口气,再回过头来,问道:“你这样做,是在严重犯罪你知道吗?冒充他人,设计绑架,多大的罪状啊,你简直是自毁前程。”

    “对不起,我真的错了。”丁萍哇的一下又哭了:“我也很后悔,我当时就是生闷气。”

    “赵小敏她一声不响的就辞职,而辞职之后,有没有跟我丈夫在交往,我根本不知道,所以我才想出用假冒我丈夫的身份,来越赵小敏相会。”

    “如果她去了,我是不会放过她的,如果她没去,或许我们之间就再没什么误会了,可是……可是那天,赵小敏她却真的出现了。”

    “我的心都已经凉透了,他两之间,肯定有背着我,做出过对不起我的事情来,所以我就偷袭了赵小敏,将她打晕之后,便关在了那座小木屋里。”

    “你想杀了她?”顾晨问。

    “不,我根本没想过杀她。”丁萍极力否认道:“我只是将她关在小屋后,忽然很后悔,天呐,我究竟在干什么?我竟然在绑架?”

    “我知道后果的,可我当时已经被憎恨冲昏了头,我不知道该如何去解决这件事,人我已经绑了,可我又不能让她死。”

    “所以,我每天都在纠结,纠结接下去该怎么办?我真的每天都在做噩梦,每次给她送吃的,我的心就快紧张的跳出来,我完全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她就是个烫手的山芋。”

    看着顾晨快速书写的记录,丁萍忽然身体前倾,说道:“警察同志,请相信我,我真没想该死赵小敏,如果她不是我丈夫的前女友,跟他的关系纠缠不清,我是绝不会为难她的。”

    “事实上,在工作中,赵小敏就是我的左膀右臂,不然我也不会将我丈夫公司的一家子公司项目,让赵小敏去对接,那是我对她的信任。”

    “如果我知道本雄跟她的关系,我一定会另派他人,绝不会让本雄跟赵小敏扯上关系的。”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忏悔,我认罪,全是我的错。”

    一晚上,丁萍几乎是在哭泣中完成的调查。

    不仅认罪,还将自己与赵小敏以及丈夫之间的复杂关系,说了许多。

    当然,事实上卢本雄只是出于之前对赵小敏的愧疚,才对赵小敏格外关照。

    而赵小敏那天之所以收到丁萍冒充卢本雄发出的邀约信息,也是想痛痛快快跟卢本雄做个了解,之后两人再无交集。

    但是这次赴约,却造成一起绑架事件。

    别说赵小敏摸不着头脑,就是绑架之后的丁萍,也对于这种事情完全没有所谓的心里准备。

    一切鲁莽行事,时候却不知该如何收场。

    她知道警察迟早会找到赵小敏,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所以认罪对她来说,更像是一种解脱。

    ……

    ……

    一周后。

    赵小敏出院。

    在表妹白小兰的陪同下,手持一束鲜花,坐着出租车来到芙蓉分局的大院内。

    “顾晨,你下来没?”白小兰在电话中催促。

    “来了来了。”顾晨一边接电话,一边走出办公楼。

    见赵小敏和白小兰,手挽手的站在门口,不由愣道:“你们叫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啊?”

    “我表姐要走了,她准备去国外散散心,然后离开这座城市。”白小兰深呼一口气,心情怪怪的。

    “要走了?那……那是挺好的,出去散散心也好。”顾晨见赵小敏依旧一言不发,也是不由一愣,又道:

    “其实科学家说过的,不管多么深的伤痛,只需七年。”

    顾晨将手指比划出“七”的数字,继续说道:“就可以痊愈,因为七年时间,可以把我们全身的细胞都更换掉。”

    “一个旧细胞都没有,每过一天,那些回忆的细胞都会慢慢死掉,总有一天会死的干净,所以,想要忘掉一段感情,只有两种方法,要么时间,要么新欢。”

    “噗!”被顾式哲学的安慰语气震惊到,赵小敏和白小兰都不由憋笑出声。

    “七年啊?你认为我还要用七年忘掉他?两瓶白酒就搞定了好么。”赵小敏也是没好气道,随后将鲜花塞进顾晨的手里,道:“这花送你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下午的飞机,这是在几天前就定好的机票,如果没有这出事情,我也依然会走的,所以,请叫我开朗女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小乌鸦嘴他〕〔全娱乐圈都以为我〕〔狙中百星女神〕〔我家大神竟然是个〕〔我有钞能力〕〔新时代娱乐巨星〕〔我只是想败家啊〕〔脑核风暴〕〔战国万人敌〕〔快穿攻略:男配滚〕〔都市之神级觉醒〕〔科技垄断巨头〕〔王爷别跑,元帅嫁〕〔洛丹伦之辉〕〔囚神之待魂之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