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小画郎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作者:四块方糖的小说      更新:2017-10-11
    悲剧。

    是人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如今的社会,人与人之间,充斥着冷漠和躲避,每一人更是每天出门都会带一个面具,提防着别人,隐藏着自己。

    但是每一个人心里还都是善良的。

    他们还是希望所有认能够幸福,不希望,也不愿意看到悲剧惨案的发生,因为,人真的是很脆弱的动物。连动物的离去,这都会让人忍俊不禁的落泪,

    分离,分别,从此天人相隔…我们害怕的事情,不仅一件,也不会只在此刻发生,每一天,每一处,都会有悲剧和惨案的发生。

    如果你愿意避免悲剧和流泪,那么请伸出的援助之手,如果你不愿意,那么请你不要随意的去评判他人。

    ……

    ……

    “保国公…老夫对不起你,等到此事了结之后,你要杀要剐,老夫觉无怨言!”

    墨文悲痛说道,随后他厉色,脸上没有一点犹豫的用手中的长刀刺向了王仁腹部。

    王仁失神,即便他往日做了再多惨无人道的恶事,但是当一个人面对死亡之后,每有一个人会保持冷静。

    王仁闭上了眼睛,甚至眼角都流出了泪水,他认命了,是低估了唐宁,他赌输了。可是,想象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心里察觉到这一点之后,王仁惊喜的睁开眼睛,随后就看到,朝着自己刺来的长刀,在自己腹部开有一寸的时候,被唐宁制止了。

    “墨文!”唐鹏一把手抓着墨文的持刀的右手,声泪俱下,但是无比坚定的嘶吼道:“老夫绝对不会让你伤害老夫的儿子!”

    墨文一顿,王仁一喜,二人此刻看着同一人,却有了不同的状态。

    “墨文,老夫告诉你,不管你有什么样的觉悟,这都和我没有区别,但是老子要告诉你,有人敢打老子儿子的主意,老子第一个砍死它!艹,他娘的!”

    老夫,我,到最后的老子,唐宁此刻终于是变成了往日的模样,丢弃了以往的生明大义,变成了一个简单的父亲。

    墨文看着这副模样的唐宁,愣了有片刻,随后脸色也是凶狠了起来:“保国公,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这件事我必须要做!”

    “你要是敢动王仁一分,信不信老子砍死你!”

    突然之间,墨文变成了当初劝阻自己不要冲动的唐宁,而唐宁则是变成了一心要做出点事情来的墨文,但不同的是,这时的“墨文”要比原来的自己变得更加的凶狠。

    “唐宁,此事如今不是你能决定的。”墨文盯着唐宁坚决说道,脸上出现的坚决,仿佛在告诉所有人,今日王仁必死无疑。

    “不由老夫决定?你看能不能?”

    此刻两个人,如同幼稚的孩子一样,为了同一件事,在不断重复着自己的决心和心意。

    王仁突然这时想笑,两个都想让自己死的人,这时居然为了自己,居然有了剧烈的争吵。

    人保国公…老夫对不起你,等到此事了结之后,你要杀要剐,老夫觉无怨言!”保国公…老夫对不起你,等到此事了结之后,你要杀要剐,老夫觉无怨言!”生保国公…老夫对不起你,等到此事了结之后,你要杀要剐,老夫觉无怨言!”的选择,其实有很多条,但是最后的结果都是大同小异,一个同往成功,另外一个同往失败。

    每一条路,都不好走,充满着荆棘和坎坷,满怀着期望,慢慢向前走去,但是看到最后那灰色的死寂之后,只有默默叹气和自嘲。

    世人都说,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享受这个过程,可是,如果不是为了成功,那么你又在为什么坚持和拼搏呢?

    ……

    ……

    如今墨文面前有一个选择,一是南庆国主,当今陛下杨言帆,二,则是监察院的监察使,同为保护你唐宁儿子的唐鹏。

    一个是南庆天下共主,另外一个则是监察院的监察使,两个人地位身份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

    但是有时候,一件事,一个人的价值并不能只从一方面来看。

    比如说墨文为了张画报仇,可以屠尽王家满门,那么和张画一样,同为监察院监察使的唐鹏,墨文也可以为他做很多事。

    同是收门弟子,二人在墨文心里有着同样的位置。

    可是,当对立面是当今陛下杨言帆之后,一个从古至今就一直无法分辨的问题,如今又出现在了墨文面前。

    国与“家”到底是谁重要。

    此刻,杀掉墨文,墨文可以肯定杨言帆在推翻权阀之路之上绝对是跨越性的进步,甚至这个进步,自己等人来做,很有可能要花二十多年的时间才能到达。

    京都,南庆,一直都不是一个完整体,好像有什么东西将它们隔开了一样。国不能统一,那么民自然不强。而民不强,这会导致整个国家处于一个脆弱的状态。而那样,南庆的百姓,将会受到战火的无情和可怕。

    牺牲小我,完成大我,这是每一个人读书人,从小就有的觉悟和精神,一直以来,墨文都是这样认为,可是当这一天真正到来,且其中的“小我”是自己关门弟子,国公之子之后,墨文这时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一个凡人,普通人,自己也会被七情六欲所困扰。

    “墨文,你选吧,此刻杀了我,王家就此泯灭,江南,西北重回陛下手中,南庆最大的毒瘤就此消灭,一个真正的盛世。从此拉开帷幕!

    但是,你想要做到这些,就必须放弃唐鹏!放弃他的生命,放弃一个原本你自认为和张画在你心里面平等的人”王仁盯着无法做出决定,且身体开始发抖的墨文开口说道,

    人保国公…老夫对不起你,等到此事了结之后,你要杀要剐,老夫觉无怨言!”保国公…老夫对不起你,等到此事了结之后,你要杀要剐,老夫觉无怨言!”生保国公…老夫对不起你,等到此事了结之后,你要杀要剐,老夫觉无怨言!”的选择,其实有很多条,但是最后的结果都是大同小异,一个同往成功,另外一个同往失败。

    每一条路,都不好走,充满着荆棘和坎坷,满怀着期望,慢慢向前走去,但是看到最后那灰色的死寂之后,只有默默叹气和自嘲。

    世人都说,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享受这个过程,可是,如果不是为了成功,那么你又在为什么坚持和拼搏呢?

    ……

    ……

    如今墨文面前有一个选择,一是南庆国主,当今陛下杨言帆,二,则是监察院的监察使,同为保护你唐宁儿子的唐鹏。

    一个是南庆天下共主,另外一个则是监察院的监察使,两个人地位身份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

    但是有时候,一件事,一个人的价值并不能只从一方面来看。

    比如说墨文为了张画报仇,可以屠尽王家满门,那么和张画一样,同为监察院监察使的唐鹏,墨文也可以为他做很多事。

    同是收门弟子,二人在墨文心里有着同样的位置。

    可是,当对立面是当今陛下杨言帆之后,一个从古至今就一直无法分辨的问题,如今又出现在了墨文面前。

    国与“家”到底是谁重要。

    此刻,杀掉墨文,墨文可以肯定杨言帆在推翻权阀之路之上绝对是跨越性的进步,甚至这个进步,自己等人来做,很有可能要花二十多年的时间才能到达。

    京都,南庆,一直都不是一个完整体,好像有什么东西将它们隔开了一样。国不能统一,那么民自然不强。而民不强,这会导致整个国家处于一个脆弱的状态。而那样,南庆的百姓,将会受到战火的无情和可怕。

    牺牲小我,完成大我,这是每一个人读书人,从小就有的觉悟和精神,一直以来,墨文都是这样认为,可是当这一天真正到来,且其中的“小我”是自己关门弟子,国公之子之后,墨文这时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一个凡人,普通人,自己也会被七情六欲所困扰。

    “墨文,你选吧,此刻杀了我,王家就此泯灭,江南,西北重回陛下手中,南庆最大的毒瘤就此消灭,一个真正的盛世。从此拉开帷幕!

    但是,你想要做到这些,就必须放弃唐鹏!放弃他的生命,放弃一个原本你自认为和张画在你心里面平等的人”王仁盯着无法做出决定,且身体开始发抖的墨文开口说道,

    而一旁,早已经无法忍受的唐宁,他在王仁说完之后,双眼通红,如同地狱出来的魔鬼向他看去。

    “保国公,老夫很抱歉将你的儿子牵扯进来,但是你也明白,有时候一些事情你是根本无法阻止的,只能任由它发生,然后独自一个人享受着苦果……”

    “你给老夫闭嘴!”突然之间,唐宁抓着王仁的衣领,并且手里的力度越来越大了起来

    而感受到唐宁力量的王仁,这时眼角抽动了一分,明明唐宁抓到是自己的衣领,但是此刻,王仁居然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

    而唐宁之所以会如此,一来,是因为自己儿子在他手中,二来,是因为王仁最后一段话,仿佛在说墨文会选择陛下杨言帆一样。

    能够在这里有机会,除掉南庆如今最大的毒瘤,从此迎来一个盛世天下,作为臣子的唐宁来说,他觉的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可是,当涉及到自己的儿子之后,唐宁却无法在保持任何一点点的理智,因为,唐宁不止是一个臣子,同时,他还是一位父亲。

    不得不说,王仁的手段的确是高超,此刻虽然是在给墨文出一道难题,但是同时为难的还有唐宁,而且这件事不管最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结束。

    墨文和唐宁之间,恐怕都会产生出不小的缝隙,而且这个缝隙,只会越来越大,无法消除。

    “好高超的手段。”之前进入王仁府邸,目睹了王仁计谋的刘奉明,这时心里暗暗说道。

    同时,刘奉明还试着带入进去墨文的角色,试图做出抉择,可是无论用什么办法,这件事永远不会轻易的结束。

    这时雨势开始变小了,可是此刻王仁府邸里面的每一人,他们内心,还是冰凉无比。

    身冷心寒,静静的看着最前方站立的三个人,每一个人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每一个人,这时心里都出现了共同的感觉,那就去无论墨文选择谁,他们的内心必定会收到创伤。

    这时,一直没有动作的墨文,他终于开口了,但是他接下来的言语,不仅寒了别人的心,同时更是寒了唐宁的心。

    “保国公…老夫对不起你。”短短的九个字,墨文好像用光了自己身体全部的力气,墨文如此,而一旁的唐宁更是连连退后了三步。

    唐宁此刻眼里之中的那种失望,让每个看到的人,都有一种眼泪不受控制的感觉。

    墨文选择了陛下,选择了让唐鹏死去,选择了让一个父亲失去自己最疼爱的儿子。

    这份狠心,直让所有的人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有人觉得墨文无情,但是有人却可以理解墨文的选择,因为,他们从小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舍小家为大家

    “保国公…老夫对不起你,等到此事了结之后,你要杀要剐,老夫觉无怨言!”

    墨文流泪了,不是为了他的接下来的死法,而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无情都感到了一丝惧怕。

    而王仁这时终于动容了,原本他的计划之中,即便是墨文最后选择了陛下,让唐鹏死去,但是有唐宁的在场,他定不会让“中年丧子”惨案的发生。

    可是,王仁还是低估了唐宁的“觉悟。”此刻看着无动于衷的唐宁,王仁简直不敢相信,他是平日里护犊子护到极致的唐宁!

    “难道,老夫今日真的要命丧于此?”

    王仁失声在心里面,自己问着自己,而就在此刻,他失神之际,一把散发着冷光的长刀,朝着他的腹部缓慢坚定的刺来。

    ………

    ………

    而一旁,早已经无法忍受的唐宁,他在王仁说完之后,双眼通红,如同地狱出来的魔鬼向他看去。

    “保国公,老夫很抱歉将你的儿子牵扯进来,但是你也明白,有时候一些事情你是根本无法阻止的,只能任由它发生,然后独自一个人享受着苦果……”

    “你给老夫闭嘴!”突然之间,唐宁抓着王仁的衣领,并且手里的力度越来越大了起来

    而感受到唐宁力量的王仁,这时眼角抽动了一分,明明唐宁抓到是自己的衣领,但是此刻,王仁居然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

    而唐宁之所以会如此,一来,是因为自己儿子在他手中,二来,是因为王仁最后一段话,仿佛在说墨文会选择陛下杨言帆一样。

    能够在这里有机会,除掉南庆如今最大的毒瘤,从此迎来一个盛世天下,作为臣子的唐宁来说,他觉的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可是,当涉及到自己的儿子之后,唐宁却无法在保持任何一点点的理智,因为,唐宁不止是一个臣子,同时,他还是一位父亲。

    不得不说,王仁的手段的确是高超,此刻虽然是在给墨文出一道难题,但是同时为难的还有唐宁,而且这件事不管最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结束。

    墨文和唐宁之间,恐怕都会产生出不小的缝隙,而且这个缝隙,只会越来越大,无法消除。

    “好高超的手段。”之前进入王仁府邸,目睹了王仁计谋的刘奉明,这时心里暗暗说道。

    同时,刘奉明还试着带入进去墨文的角色,试图做出抉择,可是无论用什么办法,这件事永远不会轻易的结束。

    这时雨势开始变小了,可是此刻王仁府邸里面的每一人,他们内心,还是冰凉无比。

    身冷心寒,静静的看着最前方站立的三个人,每一个人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每一个人,这时心里都出现了共同的感觉,那就去无论墨文选择谁,他们的内心必定会收到创伤。

    这时,一直没有动作的墨文,他终于开口了,但是他接下来的言语,不仅寒了别人的心,同时更是寒了唐宁的心。

    “保国公…老夫对不起你。”短短的九个字,墨文好像用光了自己身体全部的力气,墨文如此,而一旁的唐宁更是连连退后了三步。

    唐宁此刻眼里之中的那种失望,让每个看到的人,都有一种眼泪不受控制的感觉。

    墨文选择了陛下,选择了让唐鹏死去,选择了让一个父亲失去自己最疼爱的儿子。

    这份狠心,直让所有的人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有人觉得墨文无情,但是有人却可以理解墨文的选择,因为,他们从小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舍小家为大家

    “保国公…老夫对不起你,等到此事了结之后,你要杀要剐,老夫觉无怨言!”

    墨文流泪了,不是为了他的接下来的死法,而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无情都感到了一丝惧怕。

    而王仁这时终于动容了,原本他的计划之中,即便是墨文最后选择了陛下,让唐鹏死去,但是有唐宁的在场,他定不会让“中年丧子”惨案的发生。

    可是,王仁还是低估了唐宁的“觉悟。”此刻看着无动于衷的唐宁,王仁简直不敢相信,他是平日里护犊子护到极致的唐宁!

    “难道,老夫今日真的要命丧于此?”

    王仁失声在心里面,自己问着自己,而就在此刻,他失神之际,一把散发着冷光的长刀,朝着他的腹部缓慢坚定的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