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追缉令,天才〕〔第一狂妃:废材三〕〔王牌贴身高手〕〔太古龙神诀〕〔农家傻女〕〔逆天狂妃:邪帝,〕〔天降萌宝:总裁爹〕〔枕上名门:腹黑总〕〔天才萌宝,妈咪要〕〔元卿凌宇文皓〕〔火影神树之果在异〕〔都市仙尊洛尘〕〔平凡小医仙林奇〕〔顾老三许意暖〕〔萌宝来袭:总裁爹〕〔风熠宸顾好〕〔都市透视医仙〕〔你是我的万千星辰〕〔顾念念温庭域〕〔名门秘闻多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舆论重压
    保时捷如约驶入医院的地下停车库,车身停稳。

    陆庭琛面色凝重的翻着手机页面,不一会儿,用红线标好了一段路程图,恰巧绕行开所有装置外置银幕的商厦!

    还很凑巧的绕开了与林毅撞车尾的那条路,这才满意的提着早餐下车。

    病房内许寻然已经收拾好行李,坐等陆庭琛。

    初阳微暖,斜洒入病房里,来时是嗤鼻的消毒水味,走时是一室康乃馨的花香味。

    他推门进来,还有豆浆油条的香味。

    “吃点,我去办出院手续。”他薄唇轻启,没多说就转身出去。

    许寻然总觉得,今天的陆庭琛眼底有怒意,也不知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别的。

    豆浆油条都还热乎,她吃不下就喝了大半杯的豆浆。住院以来,手续的事情竟全是陆庭琛亲力亲为,原本这样的小事不需要他来的。

    想着,许寻然心里不是滋味。

    这样的付出,如何回报?干脆将事情都处理好,尽快离婚,对她对陆庭琛无疑不是一种解脱。

    陆庭琛办完手续回来时,脸色似乎更加阴沉,一言不发,也不理人。

    提起许寻然的背包,嘱咐了句,“一会儿我让李秘书开车送你回家。”

    如她所料,一定有事!

    “有什么急事吗?”

    陆庭琛摇头,“你不用过问。”

    “是我的事?”她一把扯住他的袖口,“什么叫我不用过问,这事因我而起,让我视而不见,做不到。”

    他眉眼阴鸷起来,周身强大气场给她无形之中的压迫感。

    “我说了算。”陆庭琛强调道。

    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他作势要挣脱被她紧拽的袖口,她闷声说:“就是我的事,你为什么不说?”

    陆庭琛无奈,将她一把摁倒在病床上,探身吻上那叽叽喳喳的小嘴,舔舐着她的唇角。

    强势而霸道,她使尽气力想推开他,终究是不能够,只好被压着。

    李秘书进门,错不及防撞见这一幕,连忙抱歉退了出去。

    他这才起身,许寻然捂着嘴唇,不再追问了。

    “咳……老实点。”陆庭琛食指轻触薄唇,说完转身离开。

    当即,许寻然心道,资本家果然都是吸人精魄的!可唇上,似乎还残留着他霸道炙吻的余温。

    许寻然跟着李秘书到车库时,她踌躇半晌还是没忍住,想要套李秘书的话。

    “那个……他是有紧急会议吗?”她知道没有,借口还是要找贴近的,最重要的是紧急二字。

    “夫人,总裁要是没告诉您什么,我都是不好插嘴的,请您谅解。”

    话音落了,李秘书恭敬的打开一侧车门,“请,夫人。”

    许寻然心道,果然陆庭琛难缠,连同他身边的人都是难缠的!

    既然问不出来,只好先坐车,等会找机会在街上下车。

    一路上,车速有点急,尤其是按照陆庭琛规划好的路径刻意避开正街。选择的路线大多是哪怕绕道,都尽可能从背街离开。

    李秘书还时不时从后视镜里瞧一眼许寻然,似是在观察她的表情。

    她不由得蹙眉,看了出来。

    “你可以开慢点,我有点晕车。”她一手扶额,佯装难受。

    “夫人,很快到了。”

    分明车程还有大半,搪塞的紧!

    “我想吐,你靠边停车,去给我买杯酸柠檬吧。”许寻然捂着心口,强装难受。

    为难之下,李秘书只得将车子停在路边,到处去找饮品店。

    趁这个时机,许寻然下车穿过人行天桥,溜进了一个商厦,人头攒动,李秘书绝对找不到她!

    埋头朝前走,经过的护肤品专柜,柜员有人直勾勾盯着她,时而窃窃私语。

    明显而异样的眼光,她还是瞧得出来的。

    商厦中央有一大片空地,大银幕的循环播放着各种广告,其间穿插一些劲爆的头条新闻!

    仅仅是余光瞥了一眼,许寻然脚步骤停,因为她看到熟悉的一幕,是刘美兰哭喊着冤枉她,甚至大打出手的视频!

    全长5分钟,吸引的许多观众聚集在银幕前,指手画脚,评头论足!

    “这样的女人真是毒啊,害别人一家子,还能进豪门,现在这社会啊,乱了。”年长的男人,老领导似的背着手,对刘美兰异常同情。

    “谁说不是呢!这种女人犯我手里,能让她好过?不可能。”

    “孤儿寡母的多不容易。要我说,都入了豪门有的是钱,照顾好人家母子,也少了这出丑闻。”

    “呵,你倒是想的美。她乐意,人总裁乐意?谁的钱都不是枪炮打来的。”

    “重点是她倒卖器官,警察没给抓起来?”

    议论的多是中年妇女,扎堆一起哪怕是陌生人,诸如此类的谈资只要有,大家都亲如闺蜜,津津乐道。

    视频播放结束,主持人字眼犀利,说:“豪门‘趣事’多,但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M市正规的媒体无一家报道,该视频还是从各小黄色网站流出,被网友扒开的。”

    “现如今,商界名流的权势滔天,竟发展到一手遮盖媒体视野及话语权了吗?是否该引起有关部门注意了呢?”

    字字犀利,咄咄逼人。

    许寻然就站在人群最后,委屈的攥紧了袖口。突然间,一个香蕉皮朝许寻然扔过来!

    “坏女人!”奶声奶气的小孩喊道。

    偏头看去,一个肥嘟嘟的小女孩扎着两个小辫子冲许寻然喊,率先在人群之中发现了她。

    “你就是电视上那个坏女人!”

    女孩提高了分贝,引得周遭人注意。

    异样的目光如同浑水猛兽,朝她汹涌而来,指指点点。

    她蹙眉,攥紧了袖口扫一眼周遭,深吸一口气,不想过多言语。

    即便是她开口,也很多余,非常的无力!一对痛哭流涕的孤儿寡母,一个嫁入豪门的女人,社会舆论会站在哪一边,不言而喻。

    人流将她团团围住,像看猴子似的看着许寻然。

    这种感觉,像被扒光了衣服接受鞭挞似的。

    她要走,却被人流几次挤回来,围在中央。

    “借过一下。”她抿唇说,却没一个人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陆先生偏要以婚相〕〔斗罗大陆之弑神斗〕〔豪门天价前妻〕〔被我渣的反派大佬〕〔从影视学院老师到〕〔我老婆是天后〕〔林绾绾萧夜凌〕〔神尊被我弄死了〕〔穿书后我跟男主恋〕〔我有一个反差值系〕〔快穿之女配觉醒了〕〔逆天狂妃:邪帝,〕〔重生豪门夫人请低〕〔我与反派共此生〕〔诸天最强中间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