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神级黄金指〕〔重生之网络争霸〕〔都市大仙王〕〔霸道兵王在都市〕〔抗战之猛将召唤〕〔都市绝代兵王〕〔运营高手〕〔叶先生别闹〕〔都市少年狂兵〕〔夜先生和亦小姐〕〔纯情直男俏东家〕〔末日奇异时代〕〔腹黑女人撩爱计〕〔悍妻当家有福田〕〔重生之都市仙帝〕〔罗马尼亚雄鹰〕〔全能护花学生〕〔穿书之男主总是爱〕〔霸道总裁:深爱请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053、粉(推荐票两千加更)
    如此说来,一定是王爷假扮他的时候闹出的这么一个奇怪称呼……

    唐棋皱眉打量霍云浅,这位县主究竟何德何能,让主子如此对她上心?

    旁边的尹沣却因为那个称呼瞬间捧腹大笑,“好好好,唐大叔——再合适不过了,唐小老头,哈哈哈……”

    唐棋只得愤愤地转身,飞快地朝尹沣打了几个手势。

    银屏好奇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二人,悄悄向霍云浅道:“小姐,这个哑巴在‘说’什么啊?”

    霍云浅早将唐棋的动作收入眼底,淡淡道:“他让尹沣少说点话积口德。别忘了他们这次出来的目的。”

    唐棋动作一僵,扭头看向霍云浅。

    原来这位县主竟然精通手语?

    尹沣顿时收了笑容,将珍珠郑重地递了回去,“王爷让我们俩过来,看看有什么事可以帮助县主。”

    嘴里语气严肃,眸中却还是隐隐带着调侃的笑意。

    霍云浅只作没看到,拨转马头,“不必了,二位若有这闲心,还是去做自己的本职工作吧。”

    说完也不等他们回话,直接一鞭抽在马股上疾驰而去。

    “哎,小姐等等奴婢啊!”银屏一晃神,小姐居然走远了,顿时泪奔,自己的小驽马哪里追得上小姐的宝马?

    尹沣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们离去,好半天才转头看向唐棋,“她是怎么知道的?”

    唐棋直接白了他一眼,转头继续回去刚刚走过的巷子。

    “哎老唐,你等等我啊。”尹沣追上去拉住唐棋的胳膊,“其实我想说,林霁的破事咱们不是应该也去找京兆尹么,说起来应该也和县主同路啊。”

    唐棋哼了一声,做了几个手势:若是想要仰仗那个大人,还不如我们直接查清真相。

    “真相?恐怕也没那么重要。谁让林霁那小子这回惹的是太子爷呢?王爷要处理,自然也会束手束脚。”尹沣暗自嘀咕。

    不费多大功夫,霍云浅便抢在银屏之前到了京兆尹衙门。

    近来京城不过那么一两件案子,衙门口的两个衙差正在百无聊赖地走神,冷不防面前突然一阵风似的出现了一人一马,吓得两人差点失声叫了出来。

    等看清面前的妙龄少女,二人认出这是半月前报案的卫国公府的三小姐,赶紧上前唱喏问安。

    “不用虚礼。”霍云浅摆摆手,“钱大人可在?”

    这二人听说,如今这位三小姐可不好惹,而且不知从哪儿学了一手据说类似“奇门遁甲”的本事,还因此被皇上封了县主,赶紧恭恭敬敬地把她让进去。

    京兆尹钱振年也在后堂苦夏,听到通报霍家的宁苏县主到了,赶紧抹了把汗大踏步冲出来,向霍云浅笑着拱手,“这热天里,县主怎么会过来的?”

    霍云浅看了他一眼,这位京兆尹并不肥胖,可大约太怕热,稍微一动便有些汗流浃背。

    而且,看他双眼下浓重的淤青,看来穆管事的“装神弄鬼”当真有奇效。

    她淡淡一笑,“大人查案辛苦了。先前的防盗法子,不知大人用得如何了?”

    钱振年马上眼睛亮了,笑得合不拢嘴,“好用,简直太好用了!”

    虽然官衙里人手足够毋须什么防盗,可他把这板子叫人给岳家装了一些,五六天的功夫就抓住了一个翻墙进来的小蟊贼,让媳妇又在娘家大大长了一回脸。

    “实用就好。”霍云浅微微笑,将带来的纸包递了过去,“这是我特意从北疆带回来的胡粉,特意留给尊夫人妆面。”

    钱振年正要接过,忽然想起先前的案子,原本已经伸出去的手局促地收回来搓了搓,嘿笑道:“这个……无功不受禄,怎么好意思……”

    “怎么会没有‘功’呢?”霍云浅飞快地打断了他,“钱大人了结了我家那桩婢女之兄杀妹的案子,给了我一个交代,也算是对得起先父的栽培,这点小礼物还是收下罢。”

    听到那件案子,钱振年脸上的笑容更加勉强,可到了现在,他更加不能不接这个纸包,直接颤抖着手将那包胡粉默默拿了过来。

    霍云浅往四面环视一圈,忽然道:“我瞧着这官衙似乎有些……”

    “有些什么?”钱振年声音有些发颤。

    这位县主难道真的精通奇门遁甲之术么……若是如此,她是否真的看出他如今夜夜被鬼缠身的痛苦?

    霍云浅收回目光,淡淡落在钱振年面上,为难地道:“钱大人,这事儿似乎不大好说,实在……”

    钱振年心中了然,赶忙道:“请县主到内间说话,贱内也想知道此事该如何化解!”

    他看了看似乎有些好奇地凑过来探听情况的衙差,脸色变了变,“都滚出去!没活干了吗,老爷我等会就打你们的板子!”

    衙差们赶紧都四散开去。

    瞧着周围人都散开了,霍云浅淡淡一笑,也示意刚刚跟上来的银屏退后,这才快步走到钱振年身边,压低声音道:

    “入内倒不必。只是我在北疆听说,这些妆面之物不仅是闺房有用,甚至还有驱邪之功,那些化外蛮夷至今还有用这种方式。”

    钱振年瞬间精神一振!

    官衙夜里闹鬼,却只针对他,他猜想是因为那被杀婢女的老娘作祟,可又实在不敢出去请大师驱邪。

    不然的话,岂不是让人知道了他故意错判、只为匆匆了结这桩案?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手中的纸包,略一掂量,不禁有些遗憾。

    就是分量太少了点……

    霍云浅目光流转,将钱振年的表情变化一一看在眼中,唇角一勾,若有所思地道:“胡粉并非所有人都用得起,所以听说,有些人会用面粉代替,效果虽差些,可若能用面粉掷中那鬼怪,效果却是比洒胡粉还要强。”

    钱振年眼前一亮,感激地看向霍云浅,拱手道:“多谢县主提醒,县主大恩没齿难忘!”

    “好说好说。”霍云浅微笑,目光在他眼下的青影上扫过,当即告辞了。

    是夜,京兆尹衙门的一声巨响和漫天的火光,让整个京城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神级豪婿〕〔猎奇风水师〕〔名门掠爱:冷少的〕〔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典魂师〕〔重生之网络争霸〕〔这个反派boss不好〕〔仙途遗祸〕〔从艺术家开始〕〔帝少溺宠小甜妻〕〔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丹仙全传〕〔你是我以墨书写的〕〔农女王妃:殿下,〕〔邪帝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