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之神〕〔仙帝归来当奶爸〕〔头号偶像〕〔开局一个明星老婆〕〔半岛酒馆〕〔地球第一圣地〕〔快穿之专业打脸指〕〔我的光影年代〕〔鉴宝直播间〕〔娱乐圈小编剧〕〔无敌神婿〕〔我就是演员〕〔赘婿也疯狂〕〔超级交易师〕〔女剑仙〕〔异界水果大亨〕〔女总裁的近战保镖〕〔妙手回春〕〔绝世兵王之贴身保〕〔都市最强废物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116、这算表白?(再试试发糖?)
    秦王府的所有人都发觉自家主子不对劲了。

    几个胆子大些的,跑来找何尹沣问道:“沣哥儿,王爷和霍家三小姐到底怎么回事?”

    “对啊对啊,怎么今天还让她推轮椅,唐侍卫呢?”

    何尹沣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们,慢慢涨红了脸,最终只是叹气道:“你们别问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他刻意咬重了最后三个字,可是周围的侍卫们没有听出这话里有话,甚至还有些不乐意了。

    “沣哥儿,明明是你去接的人,你接的人回来后王爷就变了,你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别烦我!”何尹沣有些暴躁地推开他们,捂着耳朵飞奔不见了。

    他憋在心里容易吗?

    可是……

    太狠了,县主真是太狠了!

    竟然拿他和棠儿的事来威胁他不许说出去!

    好容易跑到一个角落,何尹沣喘了口气,总算感觉周围安静了下来。

    他揉了揉脑袋,眼前又浮现了刚刚回到王府后打开车门看到的那一幕——

    竟然还是县主主动捧着王爷的脸!

    王爷竟然还是一副被动但很享受的样子!

    如果不是他打开车门打断了他们,这俩到底还要准备亲多久啊?

    而且为什么分开之后害羞的是王爷,明明年纪不算大的县主却一副过来人的驾轻就熟之感?

    何尹沣蹲下来抱头,可惜了,他这一肚子的吐槽,竟然找不到人去说!

    ……

    霍云浅一路顺利地推着许珵和轮椅到了福熙阁,一进门就直接撂挑子不干了,“累得要死,我以后绝对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了。”

    “好,反正都有唐棋在。”许珵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仰起脸笑着看她,“只是现在,不想假手于人,只得委屈你了。”

    霍云浅从鼻孔里发出一个不屑的气音。

    她看起来就有那么好忽悠吗?

    “你啊……”许珵笑着摇摇头,想说她任性,脑海中倏地闪过刚刚在马车上的情景,又觉得一阵脸热。

    这丫头仍旧有些行事不按常理……

    看来他说错了话,不该在这时候与她剖白一切。

    “好了,到底有什么事同我说?”霍云浅找了个地方坐下,双臂抱在面前,还跷起了二郎腿。

    许珵现在更加确定,他当真是欠了这丫头的债,还亲手把这个债主给领进了门。

    他抬手放在唇边,轻轻咳嗽一声,“你今天这次进宫,应该已经解开了那个字谜锁的秘密吧?”

    霍云浅点头,心里的热切冷了一些,淡淡道:“没错。”

    许珵道:“皇帝是否反应特别奇怪,甚至于有些反常?”

    霍云浅原本有些轻佻的态度瞬间收起,目光凝重的看着他,缓缓地点了点头。

    许珵叹了口气,还是习惯性的驱动轮椅到了她的身边,握住她的手腕,“那个锁里有什么东西,我如今并不问你;但因为这个东西,你如今定会处于危险之中——

    “所以我带你回王府,姑且让他认定这个秘密也被我所知,也能将他的部分注意力转到我这边。”

    他声音很轻,却清晰而有力,温柔如水般流淌过霍云浅的耳际。

    但她早已不是前一世那个愚蠢而无用的少女。

    原先的热情已经从心底里缓缓褪去,霍云浅将他的手捧起来,轻轻贴在颊边,“所以,你只是简单的想帮我?”

    他的脉搏跳动频率通过这样的接触为她感应,一瞬间,跳动的声音似乎有些激动。

    嫩滑的脸越发衬出他手掌的粗糙,许珵很想收回手,却又贪恋这份温暖,索性任由她抓着。

    他凝视着她,也将她的戏谑和狡黠收入眼中,淡淡一笑:“为什么,不能是互相帮助呢?”

    “咦——?”霍云浅拉长声音,微微侧过脸,唇落在他有些冰凉的手腕上,“我竟然也能帮助秦王殿下吗?”

    许珵的呼吸一下变得粗重,久违的热气仿佛冲破了多年前落下的枷锁,想要恣意宣泄一番!

    他深吸一口气,好歹将那股劲儿先压制住,低声道:“是。”

    察觉到他的异样,霍云浅笑得越发温柔,眼波流转,也压低了声音:“那……我要怎么帮呢?”

    许珵喉头微动,忽然从轮椅上一掠而起,抓着她的手带到了一边的罗汉床上,一下箍住了她的腰。

    霍云浅一惊,正要骂,许珵贴近她耳旁,低声道:“你若是再骂老鳏夫,可就是在咒你自己死了。”

    “……”霍云浅对着屋顶翻了个白眼,气恼地转过头,目光正落在他高挺的鼻梁上。

    视线略一下移,又看到了刚刚在马车上被她【】过的地方,薄薄的,却仍旧那么想让人咬上一口……

    意识到这个念头再次冒出,霍云浅赶紧先掐断,慌忙又转开视线,嘟哝道:“那你这算什么,表白?”

    “难道不是?”许珵一愣,险些被气笑了。

    他特意挑这一天带她回王府,正是要告诉已逝的霓儿,他找到了曾经在心底里期盼的那个人。

    明明刚刚自己已经踢出了N记直球的霍云浅,在对方的一记直球踢回来时,竟一下呆住了。

    这人……怎么突然变得怪怪的了?

    刚刚在马车上,平心而论,她的挑衅和报复的成分更多。

    她想看到他的失态……

    可是现在,为什么她的心还是突然乱了?

    霍云浅环顾左右,忽然灵机一动,“所……所以,你根本早就已经知道了锁里面装的是什么了?”

    许珵微笑,看来他现在扳回了一城。

    来日方长,他先不计较这个丫头转移话题吧。

    不过她的这个问题并不让他意外,毋宁说,他相信如今的她肯定会问出这样的话来。

    许珵平复了一下心绪,坦然道:“不太确定,或许是一份皇帝渴求多年的情报。”

    霍云浅忽的一个激灵,“你的意思是,这个兀良哈是皇帝多年前布下的暗桩?”

    “不。”许珵的否定又让她意外了一下,“这个传言是很早之前的了……一直散布在北疆边境,但无人可以证实其真假。或许,这份情报才是皇帝和峒黎部达成的真正协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神级豪婿〕〔猎奇风水师〕〔名门掠爱:冷少的〕〔我老婆是冰山女总〕〔重生之网络争霸〕〔典魂师〕〔这个反派boss不好〕〔仙途遗祸〕〔从艺术家开始〕〔帝少溺宠小甜妻〕〔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丹仙全传〕〔你是我以墨书写的〕〔农女王妃:殿下,〕〔邪帝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