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夺舍之后〕〔都市无敌战神〕〔庶女苗茶〕〔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妖妃侵城不倾心〕〔万灵苍穹〕〔从文抄公到全大陆〕〔超维入侵〕〔王妃她每天都想被〕〔未来兽世甜蜜指南〕〔她被反派攻略了〕〔重生大富翁〕〔最强重生之学霸女〕〔神级训练家〕〔逆转重生1990〕〔第一至尊〕〔甜蜜的冤家〕〔透视神婿〕〔女总裁的全能高手〕〔重启修仙纪元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冠为妃 第五十八章 寿宴戏开场
    两人找到席位落座,花妩恭敬地坐到墨容身后,高宁坐在她旁边。

    花妩抬头瞧去,流云观对面便是宫观,丹鹤的位置在朱雀散人旁边,看来掌门之位已是定了。

    再往门外排,是上音观和圣女观,花妩在极末的位置上,瞧见了明因。

    明因的修为比花妩想象中要高一些,她的资质只算中等,却能在如此年纪独自外出施法,可见是有一番自己的修行法门。

    隔着这么远,花妩略略吸一口气,微微调动灵力,殿上人多眼杂,没人注意她。

    很好,明因果然将那个扳指带来了,若是一会儿她在丹鹤的地盘上搞砸了今日这场盛宴,不知丹鹤会不会拿她祭剑呢,花妩满脸天真地微笑。

    她起身,对高宁说:“师姐若是问起,就说我去更衣了。”

    “好。”

    开宴之前,花妩回到座位上,先是看了一眼丹鹤,又去看淮阳候。

    的确是行将就木之人,大概是靠灵丹妙药强撑着才留下一口气,看上去倒是个慈祥的老头。

    来宾纷纷献礼,师姐送了一颗百年仙参,上音观主献了一本手抄道经,朱雀观主送了东海龙骨炼制的手杖,丹鹤则献了一颗新炼制的菩提清心丹。

    那丹药盒子一打开,简直满室清香,到处飘着若有似无的青雾,让在场众人大开眼界。

    花妩四处看了看,又看到高宁口中的禹王和禹王妃、丹鹤的父亲、徐青卫,以及一大堆她不认识的皇族贵族,不过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槐王,对,槐王居然没来!

    花妩小声问高宁:“槐王怎么没来?”

    “槐王兄跟李家关系不大好,等闲是不会来的。”

    花妩恍然大悟,原来这四大顶级世家中竟然有人不拥戴他啊,难怪他每每行事总有顾及。

    花妩将目光落到禹王身上,淮阳候府联合宫观不服于槐王,难不成是想捧自家女婿上位?这心思简直昭然若揭了。

    于是花妩接下来又着意观察了各个家族献礼的态度,大概辩得清谁家近谁家远,一个个记住,整个人忙得越来越清醒。

    墨容悄悄看她,心里奇怪,这丫头今日怎么如此精神。

    ——

    宴席用罢,宾主各自聊天,殿上气氛热闹融洽,丹鹤却神色不善,突然起身走了出去。

    花妩拉住高宁,小声道:“我们出去。”

    “出去做什么?”

    “别说话,跟我来。”

    两人跟在丹鹤后头,竟走到了通往金铃树的地方,前方有几个女冠站在水边,指着树说说笑笑。

    高宁公主突然颦眉,“那是明因!那个贱人!”

    “嘘!”花妩拉着她在假山后头躲好,“看着,好戏要开场了。”

    丹鹤急匆匆走过去,圣女观的几个女道士瞧见后,立刻行礼,“丹鹤道长。”

    丹鹤看也未看她们,冷冷道:“你们下去,她留下。”

    明因被丹鹤点到,吓了一跳,等同伴走后,她讨好笑道:“丹鹤道长不知有何事用得上我?”

    丹鹤冷冷瞧她,眼底的嘲讽和愤怒越积越深,她忽然一扬手,灵力挥荡,震起明因的衣袖。

    明因被锋利的灵风扫中,往后踉跄,手上的扳指突然掉了下来。

    丹鹤卷起扳指撤回灵力,冷声问:“说,这东西你从哪弄来的!”

    “别,别人送的,丹鹤道长这是何意?”明因有些心虚。

    “谁送的?”

    “一位朋友,丹鹤道长请把它还给我,您大名鼎鼎,难道还想强抢我的东西不成?”

    “你的东西?”丹鹤眼中落下寒芒,“这是皇室之物,无价之宝,镶嵌之玉来自冰冥海底,更重要的是,它是槐王的东西,你也配说此物是你的!”

    明因一惊,哆嗦了一下,流云观那个据说勾引了摄政王的女冠到现在还在观上躺着呢,她可不想重蹈覆辙啊!

    花妩也是一惊,心说这东西这么值钱?她以为就是一个好点的翡翠扳指呢。

    “到底哪来的!”丹鹤冷冰冰地又问,“你接近过槐王?”

    “没有!我没有,这东西是我去清江阁做法,一个歌女给我的,她拜托我给她卜卦!”

    “胡说八道!”丹鹤喝住她,气道:“槐王洁身自好,从不狎妓,他怎么可能把如此贵重的东西随手给一个歌女?你竟敢污他名声!”

    “我所言千真万确!那歌女叫槐兮,最近很出风头,您可以去查啊!”

    “哼,恶心的东西,还敢嘴硬,你不就是想维护你的情人,掩盖他帮你偷窃宝物的事实吗!”

    明因忽然愣住。

    “荣安侯府崔黎,他偷了槐王的东西,你还想包庇他,我告诉你,今日你们两个,谁也别想脱罪!”

    明因分外茫然,丹鹤怎知这件事的?可这个扳指跟崔郎有何关系?

    碰巧,崔黎跟几个世家公子胡闹着往过走,一头撞上两人。

    “崔黎!”高宁公主见到他,情绪立刻激动起来。

    “不着急,”花妩拉住她,“先看看。”

    崔黎原本在席间饮酒,忽然小厮悄悄对他说,明因邀他去水边,他色欲熏心,立刻就应了,兴致勃勃前来,却傻了眼。

    丹鹤转向他,冷声质问:“崔公子,你敢偷槐王的东西,胆子不小啊!”

    “我?”崔黎吃惊,摇起折扇,好脾气笑道:“冤枉冤枉,我可没有,如歌姐姐,您可别逗我了。”

    原来丹鹤的俗名叫李如歌。

    丹鹤立刻冷了脸色,秀眉倒竖,崔黎直呼丹鹤闺名,举止可谓轻佻至极,他品行果然放荡,都什么时候,还不忘占她便宜。

    狂风拔地而起,丹鹤忽然于虚空拔出灵剑,指着他问:“我再问你一遍,你是如何偷了槐王的东西!”

    崔黎吓得立刻腿软,坐到地上,“没有啊!道长饶命!我怎会去偷摄政王的东西,请您高抬贵手!”

    “你别以为你玩那些个把戏我不知道,你结交的那些人,是不是他们帮你的!”

    花妩猛然抬眼,心中戒备,丹鹤是什么意思,崔黎结交了什么人?

    “没有啊,我是冤枉的!”

    “还敢撒谎,赃物可是从你的相好身上搜出来的!”丹鹤咬牙切齿,“你竟敢把他的东西给其他人,果然该死!”

    崔黎这才注意到一边的明因,继续摇头否认,“这就更冤了,我,我不认识她,为何她要栽赃于我?”

    明因忽然睁大眼睛,“崔郎,你说什么呢!”

    “你闭嘴!”崔黎被丹鹤拿剑指着,吓得魂都快没了,只想尽快跟这事撇清,“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陷害我!你这个女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勾引了摄政王,或者勾引了别人去偷,然后嫁祸给我!”

    明因被他气得两眼一抹黑,冷笑道:“好好好,崔公子,没想到你居然过河就拆桥,毫不念旧情,”她勾起嘴角,突然道:“是呀,就是他去偷的,他还说要把摄政王的玉玺偷来给我瞧瞧呢!”

    “明因你个贱人,给我闭嘴!”

    “我偏要说!”明因露出得意的笑,事到如今,若不把这事全推到崔黎身上,自己就是偷盗宝物的犯人,她可担不起这个罪责。

    “丹鹤道长猜得不错,他就是有了那些人的帮忙,才能轻而易举盗走摄政王的东西,他——”

    明因话未说完,崔黎忽然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把将明因推进了水里。

    在场众人都愣住了,高宁公主捂住了嘴巴。

    “你疯了!做什么!”丹鹤一扬衣袖,把在水里扑通的明因卷上岸。

    谁知崔黎不知哪根筋搭错,抓起地上的鹅卵石,正正朝明因脑门上拍下去,血花一下子炸了开。

    “啊!杀人了!”有人尖声叫喊。

    花妩伸手挡住高宁的眼睛,心里也是震撼不已,她没想到崔黎竟下了杀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摧毁玛丽苏〕〔霸总他又被离婚了〕〔种地南山下〕〔穿书后,我嫁给了〕〔云深雁归来〕〔爱恨江山〕〔异侦实录〕〔校园第一修罗女神〕〔谁动了我的志愿〕〔许君不知情深浅〕〔那年绒花树下〕〔学渣重生后〕〔穿越之争战三国〕〔夫君总套路我〕〔快穿夺心:男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