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终极魔少〕〔农门小辣妻〕〔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良缘喜配〕〔契约甜妻:偏执总〕〔穿成八零福气包〕〔小小小男佣〕〔大佬们都喜欢我怎〕〔深海恋歌〕〔风云之熊霸天下〕〔都市大进化时代〕〔农门娘子别样甜〕〔明日之劫〕〔剑主八荒〕〔超级神朝〕〔剑目归心〕〔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战士之天狼劫〕〔万年小妖爱上我〕〔谋爱成婚:总裁大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七章 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萧抚尘点上一根烟,看着夏夕颜,有些不爽的说道:“为什么?你们在开除我的人之前为什么不通知我一下?我职位再小也好歹是保安部的领导人吧?你们开除我保安部的人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为什么?你还有脸说为什么?你自己说说你这几天有没有来公司?再说了,人家一个经理,开除你们保安部的人有问题吗?你自己说说你们保安部的人懒散成什么样了?我不给卸掉你这个保安部部长就算好的…”夏夕颜冷冷的看了萧抚尘一眼,语气冰冷的说道。

    萧抚尘看着夏夕颜,气的直发抖,他质问道:“那再怎么说你们也好歹通知我一下吧?合着我这个保安部部长就不是部长了是吧?”

    “谁叫你自己这几天都不来公司的?若熙原本是想就这件事和你商量一下,但是你自己又不在,所以她就只能开除了你们保安部的五名保安了,这怪不得别人,这只能怪你自己…”夏夕颜面无表情的看着萧抚尘,说道。

    萧抚尘没好气的说道:“就算我这几天不在公司,那至少也可以给我打个电话通知我一下吧?那为什么连个电话都不给我打?”

    夏夕颜一听萧抚尘说打电话这个词就火大“你这个臭流氓还好意思说,我给你打电话你有哪次是接过了?你自己好好的看看,你看看前几天若熙她没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萧抚尘一听,看了夏夕颜一眼,随后一个人走到一旁,默默的打开手机查看着这几天的通话记录,他发现,前天的时候柳若熙确实是给自己打过电话的,但是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接听。

    那天晚上自己到底是在做些什么呢?萧抚尘也想不起来那天晚上柳若熙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自己到底是在做些什么。

    随后他收好手机,默默的走到了夏夕颜面前,坐下,赔着笑脸,小声的说道:“老婆,那…那个,柳经理前天晚上确实是给我打过电话的,但是我不知道我当时是在做些什么,所以就没有接听她给我打来的电话…”

    “你的记性就这么的差吗?你连自己前天晚上在哪都不知道了?”夏夕颜瞪着萧抚尘,语气有些愤怒的说道。

    萧抚尘仔细的想了想,摇摇头,很是茫然的看着夏夕颜,说道:“我还真想不起来了,老婆你知道吗?”

    “你…”萧抚尘想不起来,可是夏夕颜却是十分清楚的,那天晚上萧抚尘住在自己家里,而且那天晚上,她…她还做了一个令她难以启齿的梦…

    “哦!我知道了!我想起来了!”随后萧抚尘突然大叫一声,说道:“我想起来我那天晚上是在哪了,我那天晚上好像是在老婆你的家里,那时候赵伯伯是要请咱爸和我们去他那吃饭的,但是到最后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突然走了,然后是我把你送回了家,后来我见天色也不晚了,所以就在老婆你家里住了一晚…”

    “亏你还记得…”夏夕颜十分冷淡的说道。

    而后萧抚尘露出了一抹不解的神情,问道:“老婆,有一件事情我搞不清,你能为我解答一下吗?”

    “问什么?问完你就快点走,别打扰我…”夏夕颜低下了头拿着自己的钢笔继续工作着,语气十分不耐烦的说着。

    萧抚尘满脸坏笑的看着女人,说道:“那天晚上我在你家是睡的沙发,我记得我明明是什么都没有准备的就直接睡了,但是早上起来为什么我会盖着一床被子呢?那被子上面好像还有一丝的馨香,不知道是谁这么的好心为我盖上了一床被子啊?老婆你知道吗?”

    夏夕颜握着钢笔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那天晚上的确是自己给萧抚尘盖上被子的,那天晚上是自己失眠,躺在床上思来想去的觉得有些渴了所以就下楼倒杯水喝,但是却发现萧抚尘直接的就睡了,她考虑到夜晚也能会有一丝的凉意,所以就干脆给他拿一床被子来。

    不过她还是不想让萧抚尘明确的知道是自己给他拿来的被子,免得到时候这个男人又在那胡乱说些什么,于是她抬起头,脸上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的,说道:“我不知道是谁,反正不是我…”

    萧抚尘听了夏夕颜说的话后,立马笑出了声,不过他强装镇定的说道:“哦,原来不是老婆你给我拿来的被子啊,那是谁呢?真是奇怪了,你说会不会是三楼的那些布娃娃怕我晚上睡觉太冷了所以就给我拿了一床被子过来?”

    “你…你去过三楼了?”夏夕颜的表情微微一变。

    萧抚尘点点头,回答道:“对啊,前天晚上我刚进老婆你家的时候就随便转了转,刚好去了一下三楼,也刚好了推开了你那一扇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布娃娃,还有到处摆放了你和一个漂亮女人合照的相框,特别是墙上的那一副壁画,上面的女人可真是惊艳到我了,而且那个人还和老婆你长得有些相像,你能告诉我她是谁吗?”

    “她是我的母亲,三楼的那个房间放着的都是我和母亲曾经的合照还有一起玩过的布娃娃…”夏夕颜见萧抚尘既然都已经发现了的话,那还是干脆向他说明吧。

    萧抚尘斜眼笑道:“怪不得啊,我说照片里的女人为什么和你如此的相像,原来是伯母啊,看来老婆你真是继承了伯父和伯母的各项优点了啊,伯父的经商头脑,还有伯母那倾国倾城的美貌。”

    “唉,可惜母亲早已不在了,上面放着的那些东西也只是为了纪念和她曾经的时光而已…每当我工作遇到了瓶颈的时候,我都会上楼看看那些布娃娃们,想起一些和母亲的事情…”夏夕颜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哀伤的说道。

    萧抚尘决定好好的转移一下话题,于是他装作很是不解的问道:“不过老婆,我有一点想不明白的是,平日里如此高冷不近人情的你怎么会喜欢那些布娃娃呢?我听伯父说,老婆你小时候就是一个高冷的少女,啧啧…果然,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啊…”

    夏夕颜的脸变得绯红了起来,她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行吗?我就是喜欢玩布娃娃你有意见吗?”

    “额…这…这…我没意见…”萧抚尘见女人承认的竟然如此痛快,虽然不好意思,但是女人还是说出来了。

    夏夕颜目光突然变得凌厉了起来,她冷冷的说道:“那你呢?你既然都知道了我这些不为人知的一面,那你不为人知的一面…到底是什么呢?”

    “我哪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一面啊?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薪阶层,是一个看大门的保安,不过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确实是有不为人知的一面…那就是发了工资之后和王飞他们一起去大保健…”萧抚尘耸耸肩,回答道。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说的那些鬼话吗?”夏夕颜对于萧抚尘说的这些话一概不相信,她对于萧抚尘的真实身份还是有些怀疑的,她绝对不相信萧抚尘是一个普通的保安那么简单,萧抚尘肯定是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那一面肯定是神秘的。

    萧抚尘耸耸肩,无可奈何的讲道:“你要是不相信那就算了,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我的,那我还是干脆就不说了。”

    不是萧抚尘不想说,而是说出来女人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啊,自己前天就已经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向夏伟国和赵岳麓说明了身份,那时候夏夕颜也在场,可是自己无论说什么,女人就是不相信自己。

    所以自己就没有再说一次的必要了。

    “不说就不说,我还不稀罕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反正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你也就是这样的一个臭流氓…”夏夕颜也不稀罕萧抚尘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反正自己对他也没有任何的感情,才不在乎他到底是是谁,他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萧抚尘见自己和女人也没什么话要说了,于是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说道:“老婆,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啊,尘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呢。”

    说完,萧抚尘便快步的走出了夏夕颜的办公室。

    一出门,萧抚尘就迎面撞上了正匆匆忙忙跑进夏夕颜办公室的林秘书。

    “哎呀!”林秘书只感觉自己好像撞上了一块铁板一样。

    萧抚尘看着林秘书那吃痛的表情,笑道:“林秘书,没事吧?撞到哪了?要不我给你揉揉?”

    “……”林秘书看了一眼萧抚尘,话也不说的直接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萧抚尘看着完全就不搭理自己的林秘书,笑了笑,随后自语道:“看来尘哥我这是混的越来越差了,连一个秘书都不搭理尘哥了…唉…”

    随后萧抚尘摇了摇头,乘坐电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王飞见萧抚尘从夏夕颜那回来了,于是就急忙的凑了上来,很是好奇的问道:“尘哥你回来了,和夏总她谈的怎么样了?”

    萧抚尘靠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无奈的说道:“夏总的言外之意已经和明显了,有什么不满意的就憋着,不能让我去找他们的麻烦。”

    王飞一听,立马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幸好尘哥你没有为了我们而和设计部部长和夏总闹矛盾,要是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这些弟兄们可是很过意不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桃源修真〕〔我只想安静地做神〕〔穿越长姐的田园生〕〔富豪从西班牙开始〕〔我煮青梅等你来〕〔完美老公养成日记〕〔舞女苏雪〕〔我把三个小舅子逼〕〔小哥哥,说好的不〕〔怀抱你想念你〕〔豪门强宠:湛少,〕〔江山一瞥〕〔都市全能医皇〕〔电子厂里开始的爱〕〔逆武通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