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境修天〕〔你的小可爱黑化了〕〔名监督的日常〕〔模拟修仙传〕〔千秋不死人〕〔傲凌尘墨依云〕〔老祖渡劫失败之后〕〔斗罗之终焉龙神〕〔大道纪〕〔我真没想入赘〕〔先婚后爱:冷少的〕〔我的青梅实在太甜〕〔快穿之我家宿主是〕〔我老婆是大明星〕〔诸天大道宗〕〔失业后我回去继承〕〔随身带个修仙系统〕〔万古第一仙宗〕〔三国之随身魔法塔〕〔西游之一拳圣人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世无双最新章节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最为可怕的变化之术
    恩,想要逃走的话,那么问题应该不是很大的。

    夏渊觉得应该是如此的。

    难道整个北虚圣城之中全部的顶尖强者都会聚集在这里的吗

    要是真的如此,那也简单!

    大不了禁忌一开,他夏渊直接杀出去就得了!

    当然,这都是夏渊无奈之下做出的选择,但凡是有着一点其他的办法,夏渊都不想这样去做。

    三神话一开,夏渊估摸着自己就要上榜了,而且肯定必然一定就是那界域苍生榜之中的帝耀榜单!

    三神话存在都没有办法帝耀的话,那么估摸着也不会有存在可以帝耀了吧!

    所以,如果不是真的迫不得已,那么夏渊是真的不想爆发全部的力量啊…

    趁着还有一点时间,夏渊依然还是在疯狂不断的突破着。

    现在他在这大能初阶巅峰的境界之中,已经算是停留了许久许久的时间了。

    距离成为中阶大能,真的只有最后的一点点距离了。

    不过这一点点,就是很难突破!

    夏渊清楚,要是现在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对决,可以有什么顶尖强者和自己战斗一次的话,那么说不定分分钟就突破了,而要是没有完全依靠自己去突破的话…

    呵呵,等吧!

    也许下一刻,也许下一个月,当然最长不会超过半年的…

    …

    之前这里有着足足九万多的北虚圣城使者,三天过去之后,如今这里剩余的北虚圣城使者数量甚至已经不到三万了。

    就连那些前来押送这些北虚圣城使者的北虚圣城盖世强者,面色也是带着一种凝重,一种深沉的色彩。

    这些北虚圣城强者也不是白痴,他们很清楚如果要是这些北虚圣城使者都不够的话,那么已经完全疯狂之后北虚圣城高层,可能会直接将这些北虚圣城强者也弄死!

    可能夏渊这些人被关在这房间之中没有感觉到什么,可是那些北虚圣城强者却都是感受到了!

    这些时间之中,他们已经越发的感受到了这些北虚圣城顶尖存在的疯狂!

    他们现在为了可以弄出一尊皇极境的无敌妖孽来,已经是不惜一切代价了…

    终于,又是过去了一天,最后剩余的北虚圣城使者数量,已经不到一万了!

    而夏渊,就是这一万之中的一员。

    这一天,有人来到了夏渊的面前。

    看着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夏渊微微一愣,而后轻轻的笑了。

    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看到夏渊的时候,也是在笑,不过此刻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的笑容却是无尽苦涩的笑容。

    “兄弟,我又来了…”

    夏渊轻轻点了点头,而那尊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看到夏渊此刻还是笑容满面的样子,心中也是有些敬佩。

    他们是否会成为这些‘养料’还是尚未可知的事情,而眼前这祁连落尘成为‘养料’却已经是必然的事情了。

    可对方,明知道这些,甚至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最为危机的时刻了,却依然还是这样开朗,甚至还有笑容。

    这一点,是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所无法相比的,是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心中敬佩的!

    虽然,那尊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本身就是超脱境界的无上强者,可此刻他心中也不得不佩服夏渊。

    “可惜,还是不够…”

    “这次是我来送兄弟你上路,就是不知道,到时候谁会送我们上路了…”

    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绝望的色彩。

    这些日子之中,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是真的压抑,无比的压抑!

    看着无数自己昔日的同僚纷纷被那尊北虚圣城培养出来的盖世妖孽斩杀,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心中是绝望,无尽的绝望!

    虽然那尊北虚圣城无敌妖孽斩杀的是别人,可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在那尊北虚圣城无敌妖孽手中化作虚无的画面了。

    他知道,距离自己等人不远了,真的不远了!

    也许,不需多多少的时间,就要轮到他们了…

    此刻,是绝望,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心中是无尽的绝望啊!

    夏渊看着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轻轻一笑:“大人,事情也许没有这么糟糕呢”

    听到夏渊的话,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微微一愣,而后眼中出现了一丝明亮的色彩。

    不过瞬间这明亮的色彩就变成了灰暗。

    因为,吞灵之术的存在,让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已经失去了任何的希望。

    夏渊没有多说什么。

    现在说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

    “这些天,感谢大人你的照顾了。”

    夏渊知道,如果不是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的安排,那么夏渊肯定不会到了最后才被带走的。

    正如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所说的,他会努力将自己安排到最后,如果要是运气好,说不定就不用去送死了。

    只是可惜,就算是如此的安排,依然还是没有用任何的效果啊!

    因为,一切已经注定了…

    “走吧…”

    显然,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也是有些难受,他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夏渊没有犹豫,就这样跟在了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身后,朝着外面走去。

    而此刻,在一个小小的广场之上,将近上万尊北虚圣城使者都是站在原地,他们的眼中都是带着绝望的色彩。

    以为这些北虚圣城使者已经知道,自己此行要去做什么了…

    夏渊算是这其中最为坦然的一尊存在,他无所谓的样子和周围的诸多北虚圣城使者形成了最为鲜明的对比。

    当然,也和那些押送他们的北虚圣城强者形成了对比!

    此刻,这些负责押送他们的北虚圣城强者面色也不是很好看,甚至有些存在看起来比起那些北虚圣城使者更加难看!

    他们,正在经历之前那一阶段这些北虚圣城使者经历的事情——

    临死之前的绝望之感!

    是的,就是临死之前的绝望之感!

    此刻他们,已经对于自己的未来不再抱有太多的希望了,而有着吞灵之术的存在,他们是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只能老老实实的在这里期待奇迹的出现了…

    只是,看着这仅剩的万尊不到的北虚圣城使者,那些北虚圣城强者感觉希望已经不是很大了…

    …

    上了一艘飞舟。

    恩,是很大很大的飞舟,足足让这上万尊北虚圣城使者和那数千尊北虚圣城强者都是在其中,一点都不会显得拥挤。

    而后这飞舟,就这样迅速的朝着一个方向飞行而去。

    夏渊算是看出来了,这收割的场所,似乎不再这北虚圣城之中。

    估计这些北虚圣城的高层和顶尖存在也是害怕吧!

    他们也是担心这些陨落的北虚圣城使者和那上百万盖世妖孽的冤孽不散,最终会影响到整个北虚圣城的气运吧!

    怨念这种东西,很多时候真的是非常管用,真的是非常厉害的。

    而如那些北虚圣城使者一般,他们一点死后,那么怨念绝对是冲天,让人无法想象的。

    所以,那些北虚圣城高层的担心也是正常无比的。

    飞舟就这样飞行了足足半天时间之后,才终于停了下来。

    夏渊有点无语。

    这一次他们竟然来到了那一块芜之地中了!

    当初夏渊就是在这里斩杀祁连落尘他们的,没想到最终竟然又回来了…

    不过在无语的同时,夏渊心中也是有些激动的。

    不在北虚圣城城池之中,那么就代表了一点,那就是此刻这里汇聚的北虚圣城强者数量不会太多,起码还要留下一部分北虚圣城强者守卫北虚圣城呢。

    这样的话,就代表夏渊接下来将会遇到的对手敌人数量,将会少很多。

    这才是夏渊最为开心的地方。

    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么…

    夏渊抬起了头。

    此刻,这飞舟已经停了下来。

    而诸多的北虚圣城使者在那些北虚圣城强者的押解之下,就这样下了飞舟,朝着远方飞去。

    哪怕就是相隔久远,夏渊依然感受到了无数冲天冤孽的汇聚!

    夏渊知道,那里应该就是屠宰场了吧!

    恩,夏渊觉得屠宰场这个称呼很合适,因为这里曾经屠杀了百万级别的盖世妖孽和十万的北虚圣城使者…

    …

    虚空之中,三十多尊古老的存在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虽然看不透那三十多尊古老存在的境界,可夏渊却知道他们肯定都是圣贤霸主巅峰境界的存在!

    其实别说古老的强者了,就算是此行押解他们而来的这些北虚圣城强者,像是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的存在,都是已经达到了圣殿霸主极致巅峰圆满的境界。

    唯一不同的,就是战力的不同,就是真实的境界不一样罢了。

    所以,他们的实力也是不同的。

    像是同样十七星战力高阶的存在,一尊已经达到超脱境的存在在圣贤霸主巅峰的境界之中,完全可以镇压十尊同样战力级别的,本身就是圣贤霸主的盖世妖孽!

    这,就是本身真实境界带来的帮助。

    而虚空之中那三十多尊古老的北虚圣城顶尖存在,估计真实境界都是恐怖的可怕吧!

    不过多么可怕,夏渊就不知道了。

    反正不是他夏渊可以想象的就对了。

    “这,就是最后的人员了吗”

    一尊北虚圣城顶尖存在缓缓走出,轻声开口问了出来。

    而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和另外几尊同样也是统领级别的存在都是缓缓走出。

    “长老,这就是最后的了…”

    这,已经是最后的一些北虚圣城使者了。

    听到这话,那尊开口的北虚圣城长老微微沉默,而后挥了挥手。

    这一刻他看向了自己的身后不远处。

    夏渊顺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终于看到了…

    那是一尊魔族的存在。

    一尊,魔族的盖世妖孽,无上的妖孽!

    这一刻,夏渊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之前夏渊以为这北虚圣城找来的所谓的盖世妖孽,应该就是一尊战力在准极境级别的存在,毕竟极境战力…

    除非是一些复苏的盖世妖孽,不然想要在一个时代之中看到,真的很难很难!

    要知道,这北虚圣城背后的北虚混沌圣殿,只是一般的封号圣殿罢了。

    可是如今看到之后,夏渊终于明白。

    原来这北虚混沌圣殿之中真的有着封印下来的盖世妖孽啊!

    极境!

    那完全就是极境级别的战力!

    虽然只是堪堪达到了极境级别的战力,可他就是极境级别的存在。

    这是,一尊王者榜单之上的盖世妖孽。

    难怪了…

    夏渊总算是明白为何这北虚圣城会信誓旦旦想要弄出一尊皇极榜单之上的盖世妖孽了。

    原来,是他们有着底气,原来是因为他们有着一尊王者级别的盖世妖孽啊…

    王者级别,年轻一辈之中足以封王的存在。

    这个封王,可不是有着成就天王至尊潜力的封王,而是在同样境界的妖孽之中,称霸一时,盖世无双的存在!

    此刻,夏渊算是看到了,算是彻底的明白了。

    确实,十分强大!

    不,不是一般的强大,而是异常的强大恐怖!

    这尊魔族的王者级别妖孽,确实有着资格让北虚圣城这样疯狂的!

    当然,也只是有着资格。

    对方是必然神话的存在,虽然只是堪堪极境级别的存在,可只要不陨落的话,那么未来一定成就神话级别强者!

    而王者榜单之上,记载的就是这样一些存在!

    只要最终不陨落,那么未来必然是可以成为神话的存在…

    那尊魔族的盖世妖孽缓缓走出,静静的看着那最后的上万尊北虚圣城使者,他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

    “怎么样,天戮,你感觉还差多少可以进阶…”

    那尊北虚圣城长老开口问了出来。

    而听到这话,那诸多的北虚圣城强者都是浑身一僵。

    他们的眼中带着一种无尽动荡的紧张的色彩。

    这些北虚圣城强者知道,如果要是那天戮说还有很多的话,那么将这些北虚圣城使者斩杀完之后,接下来就是他们了…

    所以,此刻他们紧张,无比的紧张…

    天戮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扫视,不断的扫视。

    而后,他的目光就这样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那个人,就是夏渊…

    …

    天戮就这样缓缓的伸出手臂,就这样指向了那边的夏渊。

    “只是他一人,足够…”

    只是他一人,足够了…

    天戮身边那尊北虚圣城长老愣住了,虚空之中那三十多尊长老愣住了,那些北虚圣城强者愣住了。

    甚至,就算是在场之前已经绝望的那些北虚圣城使者,此刻也是彻底的愣住了。

    所有的存在都愣住了,就这样愣愣的看着夏渊,而后又看向了之前开口的魔族王者级妖孽天戮,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天戮只是看着夏渊,静静的看着夏渊,不过如果自己去看的话,那么就可以看到此刻在天戮眼底深处出现的那一抹疯狂无比的额战意!

    是的,就是疯狂无比的战意!

    天戮,是一尊王者级别的盖世妖孽,他本身就是王者级别的盖世妖孽!

    并非是通过这些手段堆积起来的所谓的王者级别盖世妖孽。

    曾经的天戮,在自己的时代之中也是年轻一辈之中纵横无敌的存在,不然的话天戮也不会得到机会,不会被封印到这个时代之中了。

    其实对于北虚圣城的这些手段,天戮也是可有可无的,斩杀这些盖世的妖孽确实可以增加自己的一些气运,不过你也要看看什么级别的盖世妖孽了。

    就好像是之前他斩杀的那些所谓的盖世妖孽,就算是在斩杀一百倍一千倍,天戮觉得自己也是没有希望进阶的。

    不过后面那些北虚圣城的使者还是有点用途的,就是数量少点。

    可现在,天戮看到了!

    他,看到了夏渊!

    是的,就是夏渊。

    就是这样一尊简单无比的年轻存在,这样一尊,让他的心灵无尽动荡的存在!

    这,就是盖世妖孽之间的感应吧!

    当看到夏渊的那一刻,天戮的心中就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夏渊的存在可以让自己突破!

    是的,夏渊的存在让自己突破,让自己真的成为皇极级别的妖孽!

    不知道为什么,什么此刻天戮根本不知道夏渊是谁,可他就是有着这种感觉!

    终于,无数的存在看向了夏渊。

    此刻只要不是白痴,那么也可以知道夏渊肯定有问题了。

    “你,是谁…”

    那尊北虚圣城的长老缓缓走出,眼中充满了一种异样深沉的色彩。

    此刻,除了北虚圣城之外,其他的那三十多尊北虚圣城盖世强者,一个个都是如临大敌一般!

    没错,就是如临大敌!

    虽然夏渊在他们眼中,只是一尊大能初阶的存在,可既然能够被天戮看重,甚至说出只要斩杀他之后,就可以进阶的话来,那么足以证明对方不是什么简单的存在!

    要知道,天戮虽然现在只是圣贤霸主中阶的存在,可以一旦天戮爆发出全部的威能来,那么计算是他们这些北虚圣城之中最为顶尖的存在也不是天戮的对手!

    甚至,好不夸张的说,如今只是中阶圣贤霸主的天戮,已经是他们北虚圣城之中排名前五甚至前三的强者了!

    而可以让天戮都如此谨慎,甚至如此姿态,那么足以说明对方的存在,绝对不是他们想象之中的那样简单!

    这,绝对就是一尊无上恐怖的存在,一尊足以和他们比肩的存在。

    虽然,对方现在混在这些北虚圣城使者之中,看样子似乎是他们北虚圣城之中的一员,但这些北虚圣城顶尖存在却可以肯定,他不是北虚圣城的使者!

    这,一定是冒充的…

    夏渊在身后那尊北虚圣城强者大汉无尽复杂和震荡的眼神之中,就这样缓缓走出了。

    就这样,缓缓的站在了这场地之中。

    夏渊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天戮,又看向了虚空之中那三十多尊北虚圣城之中的盖世强者,微微吐了一口气。

    此刻的夏渊,是真的认真起来了。

    之前来到这里的时候,夏渊还是十分庆幸,这一次屠宰的地方不是在北虚圣城之中,他可是少碰到一些强者。

    这样的话,自己可以安全逃走的机会就大上很多。

    可是等夏渊来到这里,看到这些北虚圣城强者之后,夏渊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估摸着就是做梦了。

    这些存在,可没有任何一尊是弱者啊!

    都是圣贤霸主极致巅峰的存在,而且一尊尊战力都是达到了十七星高阶之上!

    虽然和那个天戮比起来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但是如果加上他们本身曾经的境界,那么这些存在真的十分强横——

    不,是恐怖!

    如果只是三五尊的话,夏渊也不会放在眼中,可如今却是足足的三十多尊!

    这,让夏渊心中也是出现一丝苦涩笑容。

    “我是谁”

    “哦,我现在叫做祁连落尘,是你们北虚圣城的使者…”

    “恩,没错就是这样…”

    夏渊一脸笑容的看着那尊开口询问的北虚圣城长老。

    对于这些北虚圣城之中的高层和顶尖存在,夏渊是没有任何好感的,而且一会大家就是死敌了。

    是那种我不死,迟早弄死你的死敌!

    所以,现在客气什么的,完全不需要了…

    那尊北虚圣城长老冷哼一声,他知道夏渊这是故意的。

    下一瞬间,那尊北虚圣城长老看向了身后三十多尊北虚圣城顶尖强者之中的一人。

    而那尊存在轻轻点头,缓缓走出。

    虽然看似缓慢,可只是一瞬间就出现在了夏渊的面前。

    他从自己的装备空间之中拿出了一块镜子一样的东西,而后就这样直接朝着夏渊照了过去。

    刹那之后,一道形象透过那镜子,就这样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只是,当这诸多的存在看到镜子照射出来的那尊存在样子的时候,一尊尊却全部都是愣住了!

    是的,愣住了!

    “这怎么可能呢!”

    诸多的存在都在沉默,而那尊使用这至宝想要看穿夏渊本来面目的北虚圣城顶尖存在却惊呼出声!

    “不会的!”

    那尊北虚圣城顶尖存在眼中嗲着一丝无法形容的色彩,不信邪的他又一次使用了一遍。

    然而,得到的依然还是和之前一样的图像!

    “你,没有伪装”

    这就是那尊北虚圣城顶尖存在唯一可以想到的了!

    是的,没有伪装!

    如果要是伪装的话,那么他的至宝不可能照射不出来的。

    除了那尊那尊北虚圣城顶尖存在之外,其他的那些北虚圣城顶尖存在此刻眼神也是惊疑不定。

    他们显然是无比相信那尊北虚圣城顶尖存在的,可是眼前的一幕,实在是有些超出他们的想象了…

    “不,他使用手段隐藏了自己的真正一切…”

    一道声音,缓缓开口了。

    他,就这样缓缓走出,缓缓的朝着夏渊走出。

    这,就是天戮!

    是的,天戮…

    终究,还是天戮走出了。

    “那为何,我的至宝无法看透他本来的面目呢”

    那尊北虚圣城顶尖存在微微皱眉,就算是一尊无敌境的强者,他使用至宝之下都是可以看透的,然而现在竟然无法看透夏渊的本质,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啊!

    难道,对方是一尊无敌境巅峰极致的存在

    可这也不对!

    如果要是无敌境降临这里,那么依然也只是只有圣贤霸主巅峰的境界,而且必然是圣贤霸主巅峰的境界!

    这是必然的,绝对不会出现其他的例外。

    所以,眼前的这尊穿着他们北虚圣城使者衣衫的存在,绝对不是什么无敌境的存在!

    那么,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些存在都在看着天戮,他们都在天戮给他们解答一切。

    天戮已经走到了距离夏渊不远的地方了,此刻他停下了脚步,就这样看着夏渊,嘴角出现了一丝莫名的笑容。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

    天戮转身,看向了自己身后这些盖世的存在。

    “不知道诸位,是否听说过五大神术呢”

    五大神术!

    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呢!

    如果要是其他的东西,那么也许有人知道有人不知道,但是这五大神术,却是所有的存在都知道的!

    是的,所有的存在都知道的!

    因为五大神话太过出名了!

    要知道,即便是当初夏渊还是在神洲大世界之中的时候,知道五大神术的存在就有着很多很多。

    而在这混沌世界之中,五大神术作为超越一切的术法,知道的更多了!

    基本上只要是修炼者,那么就没有不知道的!

    这些北虚圣城长老不是白痴,只是刚才天戮这样一说,这些北虚圣城顶尖存在就已经想到了!

    “你要说的,是《变化之术》吗”

    是的,就是《变化之术》!

    此刻这些北虚圣城顶尖存在除了《变化之术》之外,已经想不到其他的可能了。

    唯有《变化之术》,只有《变化之术》才有着这样的神秘作用!

    确实!

    这一瞬间那尊北虚圣城的顶尖存在已经明白了。

    “如果是《变化之术》的话,那么一切就容易解释了…”

    是的,如果《变化之术》的话,那么这一切都是解释的通了!

    虽然他的至宝可以将一尊存在的本源都照射出来,分别出这尊存在的真正身份,可是面对亘古以来最为恐怖神秘强大的五大神术之一的《变化之术》,却是无能为力的!

    毕竟,这可是五大神术之一的《变化之术》啊!

    超越了一切的存在,别说是他的至宝了,就算是造化级别的至宝估计也是没有办法分辨出来的吧!

    事实就是如此,现实就是这样!

    《变化之术》,是五大神术之一,有着无法想象的威能,不是寻常的存在可以看透的。

    夏渊有些惊讶的看着天戮。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天戮竟然连这个都能知道!

    天戮可以在人群之中找到自己的存在,夏渊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毕竟顶尖盖世妖孽之间,都是有着一种莫名之间相互感觉的。

    所以知道彼此的存在也是正常无比的。

    可是这天戮竟然连这自己使用了《变化之术》都可以知道,或者说可以猜到,这就有点厉害了。

    之前虽然天戮十分的强大,可夏渊还没有当做太过一回事。

    但是现在不同了,已经完全的不同了!

    因为现在的天戮在夏渊眼中,已经有着不同的地位了。

    不说其他,只是这一份眼力,只是可以猜测出自己使用了《变化之术》,这就值得夏渊去重视了。

    “你是如何想到的呢”

    夏渊现在是真的有些好奇了。

    他也不知道这天戮是如此猜到自己身份的。

    那边天戮轻轻一笑,而后就这样无比认真的看着夏渊:“虽然每个时代之中,真正将五大神术完全掌控的存在只能是一尊。”

    “可是这却不代表,其他的存在就无法掌握啊…”

    “虽然无法做到完美的掌控,无法做到完全的掌控,可只是掌控一部分,应该还是有不少逆天级别的盖世妖孽可以做到的吧…”

    天戮笑容满面,而这话已经十分的明显了,夏渊已经算是完全清楚了。

    “你,也修炼过《变化之术》”

    不,不是修炼过,而是已经掌控了!

    这天戮,也掌控了《变化之术》!

    天戮一脸诡异的看着夏渊:“不然呢”

    “又或者,你真的以为这《变化之术》,只是用来伪装的吗”

    用来伪装的…

    不,肯定不是这样的!

    夏渊知道这《变化之术》肯定有着其他的作用!

    不然,这《变化之术》也不会被称之为五大神术之中杀伐第一的神术了!

    只是可惜,这所谓的杀伐第一,夏渊是真的没有看出来啊!

    曾经的时候,那些存在也都是有着自己的猜测,也都有着自己的解释,给夏渊了无数说明,说明这《变化之术》为何是杀伐第一或者这《变化之术》为何有资格称之为防御第一。

    但是这些解释,始终不能最为完美的解释一切。

    甚至就算是给夏渊解释的那些存在,其实也只是一些自己的见解,只是自己的一些猜测罢了。

    他们,始终也不太明白为何这《变化之术》为五大神术之中杀伐第一的神术存在!

    可是看天戮的样子,似乎知道!

    不,不是似乎!

    这天戮,一定是知道的!

    夏渊深吸一口气,他看着天戮,此刻眼中都是认真无比的色彩。

    “那么,这《变化之术》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

    “我听闻,这《变化之术》为五大神术之中,杀伐第一的盖世神术,可是我却始终没有真正感觉到,为何这《变化之术》为杀伐第一…”

    此刻的夏渊和天戮之间,根本不像是接下来就会你死我活的仇敌,反而像是两个朋友一般。

    天戮没有动手,那些北虚圣城顶尖存在也没有动,况且现在这些北虚圣城顶尖存在也是无比的好奇,他们也都是知道这《变化之术》号称五大神术之中杀伐第一的神术,可为何杀伐第一,他们却是真的不知道了。

    天戮看着夏渊,轻轻一笑:“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那么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

    夏渊深吸一口气。

    他觉得吧,也就是现在不是时候,如果要不是为了知道关于《变化之术》的事情,那么他现在就出手,将这个该死装逼的家伙直接打死!

    那边的天戮似乎没有意识到夏渊的态度。

    他只是带着那一丝嗜血诡异的笑容就这样看着夏渊。

    “《变化之术》,真正的本源奥义,只有完全掌控之后才可以感悟。”

    “这,也是为何《变化之术》被称之为无数的时代之中,杀伐第一的存在了!”

    顿了一下,天戮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其实不应该说,是杀伐第一的神术。这《变化之术》,应该称之为古往今来,最为恐怖的一种神术!”

    说到这里,天戮眼中出现了一丝狂热的色彩。

    而夏渊那边,心中微微震荡。

    因为他已经从天戮的口中知道了!

    只有完全的掌控了这《变化之术》,那么才知道这《变化之术》真正恐怖的地方。

    显然天戮这样说,证明他已经真正掌控了这《变化之术》,是完全掌控了这《变化之术》!

    这,就有点恐怖了!

    而且,夏渊也注意到了天戮的形容词!

    《变化之术》,不是五大神术之中第一杀伐之术,而是古往今来,最为恐怖的一种神术!

    这,就有些夸张了…

    只是…

    夏渊此刻心中也是有些疑惑了,因为按照他知道的情况,每个时代之中真正掌控五大神术的存在始终只能有着一尊!

    而这个时代之中,似乎已经有存在完全掌控了《变化之术》了。

    可现在天戮似乎也是完全掌控了这《变化之术》,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很快,夏渊的疑惑就被解答了…

    “《变化之术》,是可以变化成为另外一尊存在,只要掌控了对方的本源,那么什么都可以变化的!”

    “当然,有本源的存在,那么肯定就是生命了。”

    “所以,这《变化之术》是可以变化成为任何有着生命的存在。”

    这一点不用天戮解释夏渊也是知道的。

    不过夏渊没有打断,因为现在是天戮装逼的时刻,如果贸然打断人家,万一人家一生气不说了怎么办…

    所以现在夏渊要做的,就是听着,好好的听着,做好他一个安心听众的本色就可以了…

    “你掌控了一定程度的《变化之术》,那么应该知道这一点的。”

    “就是当你使用《变化之术》变成其他存在的时候,你的天赋还在,你的一切都还在,你不仅仅可以使用对方的手段,而且也同样可以使用自己的手段,一点都不受到影响。”

    夏渊点了点头。

    就好像是他变成了如今这祁连落尘一般。

    这祁连落尘是虚火族群的一尊强者,而虚火族群,天生可以使用一种虚妄之火,十分的强大。

    之前夏渊是无法施展出来的,可是变成这祁连落尘之后,他已经可以施展出来了。

    而且,就算是施展出来,夏渊之前的那些力量,他掌控的所有力量依然都是可以施展出来的。

    那么,这和《变化之术》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边的天戮,一脸诡异的看着夏渊。

    “既然已经知道这些了,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我可以告诉你,一旦你完全掌控了这《变化之术》本源的话,那么你就可以做到——”

    “永久固化!”

    一旦完全掌控了这《变化之术》本源之后,就可以做到永久固化

    这又是——

    这一刻,夏渊的双眼猛然间睁的大大的!

    他看着天戮,眼中是一种震撼无比的色彩。

    “你的意思是说…”

    那边的天戮带着那种习惯性诡异的笑容,就这样点了点头。

    看到天戮承认之后,夏渊沉默了。

    此刻的夏渊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古往今来第一恐怖的神术,古往今来最为恐怖的一种神通力量!

    没错!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如果天戮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么这《变化之术》,确实就是有资格得到这些称呼的!

    因为,太恐怖了,因为太夸张了!

    因为,这已经完全超出了夏渊想象的极致啊!

    夏渊,终于明白了…

    …

    夏渊懂了,天戮本身就是知道的。

    可其他的那些存在还是云里雾里,完全不懂夏渊和天戮说的是什么意思。

    一个你知道吗

    另外一个是这样吗

    然后在一个你懂了吗

    接下来就是去震惊了!

    你俩是知道了,是懂得了,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那些北虚圣城之中的盖世存在,此刻还是带着一脸迷茫的色彩,他们看着夏渊和天戮,想要从两人这里得到一些提示。

    只是可惜,此刻天戮没有在说,毕竟在天戮眼中,就算是那些北虚圣城之中的顶尖存在,也没有资格知道这些东西的。

    而夏渊,则是完全处于震惊之中…

    震惊,就是无比的震惊!

    超越了想象极致的震惊!

    夏渊,已经明白《变化之术》的真谛了,已经知道天戮的意思了!

    这《变化之术》,很简单,非常的简单!

    就是如同《变化之术》这个名字一般,变化成为其他的存在!

    很简单吧!

    是的,太简单了!

    可是,又不简单!

    因为,这牵扯到了之前天戮所说的,固化!

    这才是最让夏渊震惊在意的事情。

    固化,永久固化!

    这代表了什么,夏渊已经清楚了。

    之前夏渊施展这《变化之术》,可以维持三天时间左右。

    而当初的青阳也是如此。

    不过他们对于这《变化之术》也只是浅显的掌握。

    后来夏渊在传承之中看到了这《变化之术》,虽然不能做到完全掌控,但是却已经掌控一部分了。

    而这时候夏渊对于《变化之术》的理解程度加深,这让夏渊可以变化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五个月!

    也就是说,夏渊可以维持这祁连落尘的状态五个月的时间,一旦到了五个月时间之后,夏渊就需要在使用这祁连落尘的本源才可以继续变成他本人了。

    但是天戮却说,一旦感悟了这《变化之术》的极致本源,那么可以永久固化的!

    这,就有些恐怖了!

    这代表了,已经可以完全化作另外的一尊存在了!

    而且,永久固化和平时的变化不同,一旦永久固化,那么…

    只是变化,这不算什么,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变化之术》真的很一般,别说古往今来的第一神术了,就算是一些普通一些的秘法都可以超越这《变化之术》了。

    可是,这《变化之术》真正恐怖的地方,就是在于你可以拥有变化之后那尊存在一切的手段!

    不管血脉,还是力量,甚至是天赋等等都是可以继承的!

    这,已经很恐怖了。

    然而还有更加恐怖的地方!

    而这更加恐怖的地方,就是你本身的天赋不会随着你化作其他的存在而消失!

    这意味着什么,想来没有存在不知道吧…

    天赋叠加!

    甚至继承之后更加的恐怖强大!

    这样的额存在,简直不是任何生灵可以想象的,不是任何生灵可以描述的!

    可以想象一下,夏渊本身是人族。

    而人族的肉身无比孱弱,可如果他要是化作一尊肉身无比恐怖的生灵呢!

    夏渊在原始海中,将自己的肉身本源已经提升很多很多,不似人族拥有的。

    可即便是如此,夏渊依然还是无法和那些肉身恐怖的生灵和种族相比啊!

    甚至,是远远无法相比!

    而如果夏渊化作他们的存在,像是帝魔体,帝王体等等依然还是可以动用。

    那么在如此恐怖的肉身本源作为基础的情况之下,以这些帝道战体进行加持…

    那么恐怖的程度,将会是难以想象的!

    是的,无法想象的!

    这还是只是肉身!

    有些种族,如虚空灵兽,他们天生就是掌控了空间之力的种族。

    当然,虚空灵兽也只能掌控空间之力,除了空间之力,他们无法拥有其他的力量。

    可如果要是使用这《变化之术》,变化成为虚空灵兽呢!

    如果要是一尊掌控了时间的无双妖孽,又学会了这变化之术,变化成为了那虚空灵兽呢!

    到时候,掌控了时间空间,甚至本身还拥有自己的天赋,可以正常修炼强大起来。

    这样的存在,又会是何等的恐怖强大呢!!

    无法想象,根本就是无法想象啊!

    夏渊看着天戮,而那边的天戮只是轻轻一笑。

    “正如你所想的那样,我曾经掌控了《变化之术》本源,完全掌控了《变化之术》,选择了固化…”

    “而这怒焰神魔的无上妖孽,就是我选择的固化的对象了…”

    果然,那天戮果然是选择了固化,永久固化!

    怒焰神魔,是魔族之中堪称皇族一般的存在,是最为可怕的皇族之一。

    无上的恐怖,天生掌控无数的力量和神通。

    而能够称之为怒焰魔神一脉之中的无上妖孽,那么可以想象这尊存在曾经是何等的强大和恐怖!

    这天戮本身可以掌控《变化之术》,已经足以说明在化作这怒焰神魔之前,天戮也是一尊最为顶尖的存在了!

    而自身的天赋加上这怒炎魔神的天赋相加…

    难怪这天戮,如此的可怕!

    当然夏渊需要的注意,不仅仅只是这怒焰魔神一脉的力量,还有天戮本身种族的力量!

    这一点,让人防不胜防啊…

    可怕,可怕,可怕!

    这天戮可怕,当然更加可怕的,还是那《变化之术》!

    夏渊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之上竟然还会存在如此逆天的手段…

    之前天戮评价说这《变化之术》堪称古往今来的第一逆天神术,一点都不过分!

    是的,一点都不过分!

    这,是可以从本质之上改变一尊存在的神术,而且这种改变,肯定是不会失败的,必然是朝着更好的方面改变的…

    “唯一可惜的,就是一旦施展了《变化之术》之后,那么你就会永远的失去《变化之术》了。”

    “而且想要做到永久固化,那么就需要你变化的那尊存在,彻底的消失在这历史之中。”

    “另外,就是你从此之后,无法在感悟这《变化之术》了…”

    夏渊不想说什么。

    如果要是可以无限学习这《变化之术》的话,那么才是真正恐怖的没有边际了呢!

    投奔一个无上的道统传承,每个时代之中都复苏,每个时代之中都选择一尊最为逆天的盖世妖孽进行变化,那么不用几个时代,一尊帝耀级别的盖世妖孽就要出现了。

    而几十个时代,几百个时代之后,一尊无法想象的妖孽就会诞生了!

    所以,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不存在的。

    夏渊也不想多说什么了。

    他看着天戮,深吸一口气,而后本身属于夏渊的无上威严,已经开始缓缓的绽放了。

    既然已经到了而这样的时刻,那么在纠缠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天戮肯将这些事情说给自己听,那么估计他就是有着自信,有着绝对的自信!

    而这自信就是,自己永远无法将这个消息传递出去吧!

    所以,在天戮眼中,自己就是必死无疑的了…

    天戮身后,那些北虚圣城顶尖存在已经楚楚欲动了,他们已经打算准备出手了。

    不过这时候天戮的声音却又一次响起。

    “你们退后,这一战,我自己来…”

    听到天戮的话,那些北虚圣城之中的顶尖存在都是一愣,不过最终他们也没有违背天戮的意思,而后真的选择了后退。

    虽然天戮本身的境界只是中阶圣贤霸主,可是天戮毕竟是一尊王者榜单之上的盖世妖孽,甚至如果天戮要是极致绽放的话,那么这天戮绝对就是一尊近乎极致的王者级别妖孽。

    天戮的实力,在这界域战场一重天无尽法则的帮助之下,绝对就是他们北虚圣城之中排名前五——

    不,前三的存在!

    所以天戮要是出手的话,他们也不会担心什么。

    要是万一,天戮真的不是对手的话,那么他们在出手也不迟。

    只是这些北虚圣城顶尖存在不太明白,天戮不让他们出手,不是因为什么狗屁的想要和夏渊公平一战,而只是因为如果要是有其他存在插手的话,那么最终得到的气运就会被出手之人得到一部分!

    这是天戮绝对不想看到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夏渊的实力,可天戮已经可以确定,夏渊最少也是和自己一样,是一尊王者级别顶尖的无敌妖孽。

    甚至,可能是一尊皇极级别的无敌妖孽!

    这样的的一尊无敌妖孽的气运,天戮可是不想和任何的存在分享的。

    毕竟,现在的他境界上完全碾压夏渊,这样的好机会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碰到的…

    此刻天戮感受到夏渊出现的那些惊世的气息,嘴角出现了一丝异样的笑容。

    “你现在,还不想暴露吗”

    “难道你觉得,只是你现在的样子,就可以战胜我吗”

    虽然现在的夏渊爆发的气息无比的恐怖,可是在天戮看来,还是不够,还是远远不够的!

    他知道,夏渊的极限并非如此。

    只是因为对方不想暴露出足够强大的气息来,让这界域通灵榜捕捉到气息,进而不得不上榜罢了。

    “你可能还不明白,其实上榜之后也是有着好处的。”

    “虽然可能会处处被人针对,无比的危险。”

    “但是,如果你一旦上榜之上,那么也是有着无数好处存在的!”

    好处

    那边的夏渊一愣,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思了。

    夏渊其实很想问一句,如果要是真的有很多好处的话,为何你到现在都不肯上榜呢!

    是的,不肯上榜!

    不仅仅是这天戮不肯上榜,现在而言几乎全部的盖世妖孽,那所有在这界域战场之中的无数妖孽,都是没有一个愿意上榜的!

    这天戮如此,之前遇到的百花嫣然也是如此!

    他们,都在沉默,他们都很低调,他们都是选择了积蓄力量,没有一尊存在选择这个时候上榜。

    夏渊自然也是如此了。

    “好了,爆发你全部的威能吧。”

    “如果要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如果你只想凭借这样的力量就击败我的话,那么…”

    一瞬间天戮竟然消失,下一刻他竟然出现在了夏渊的身边。

    本来夏渊还想听听天戮继续说什么呢,然而对方却在这一刻直接杀到了自己的身边!

    这一番出手之下,确实有些阴险了。

    当然夏渊不会觉得天戮有什么阴险的地方,一切只能说,是自己太不小心了!

    不过,这天戮还是小看夏渊了。

    虽然此刻天戮拿捏的时间和机会都是十分巧妙的,可是夏渊也不是那种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的存在。

    只是在这天戮出现自己身边得一刻,夏渊已经消失了!

    是的,消失了!

    此刻,站在夏渊之前位置的天戮面色瞬间变得凝重甚至是难看起来。

    “这是,空间之力!”

    空间之力!

    之前天戮瞬间出现在夏渊的面前身边,并非是因为天戮同样也掌控了空间之力,而只是因为天戮的速度足够夸张罢了。

    可现在夏渊的消失,却不是因为速度了!

    天戮身为曾经神话时代之中就活下来的无敌盖世妖孽,甚至融合了两尊盖世妖孽的无上天赋,他的见识等等根本不是其他的存在可以相比的!

    想来,如果不是天戮的话,那么或者北虚圣城就真的如帝御轩所说的那样,根本不可能有存在知道吧!

    天戮的见识,那是不用多说的。

    所以,此刻天戮一瞬间就知道这是空间之力,太正常无比了…

    夏渊站在了虚空之中,他看着天戮,眼中带着一丝冰冷的色彩。

    之前的时候,夏渊已经将这天戮当成了自己的对手,虽然不是什么绝世大敌,可夏渊想要对付这样的天戮的话,那么估计最少也是三道极境!

    甚至,除了三道极境之外,双传说意志,乃至那无敌的气势异象都是需要出现的。

    说不定,想要真正斩杀这天戮的话,那么到时候可能连自己的极致底蕴之一,那破灭领域都要动用。

    这天戮,就是有资格让夏渊这样做!

    当然,这也是只是因为天戮的境界高出夏渊太多的缘故。

    不过这也不能否认天戮那恐怖的实力和底蕴!

    夏渊,是真的将天戮当成了自己的对手,可此刻这天戮的做法,却让夏渊有些不爽。

    虽然夏渊知道,天戮的做法才是最正确的。

    毕竟夏渊和天戮之间是敌人,是只能有着一尊存在可以活下去的生死大敌,而面对敌人就是什么办法都要使用的。

    所以天戮的做法没有任何的问题,可夏渊就是心中不爽。

    如果不是自己掌控了空间之力的话,那么或者之前的那一击之中,夏渊已经受到了重创了吧…

    是的,一定就是重创!

    夏渊可以感受到,之前那一击之中天戮施展的力量,融合了无数的诡异和强横杀伐之力,似乎是一种极致的底蕴和秘法,一旦施展出来便有着极为可怕的威能在其中!

    夏渊静静的站在虚空之中,就这样看着那边的天戮。

    而此刻的天戮,面色也是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你,竟然掌控了空间之力!”

    空间之力!

    那是空间之力,强横无比的空间之力!

    就算是在神话时代之中,这空间之力也是最为顶尖极致的力量,属于真正无敌的力量之一!

    而此刻,天戮没有想到夏渊竟然掌控了空间之力!

    这,简直颠覆了天戮的认知!

    “你,很恐怖!”

    天戮倒吸一口凉气,而诸多北虚圣城的盖世强者也是如此!

    他们总算是知道为何夏渊有着信心可以来到这里,甚至始终如此的淡然了。

    因为,空间之力!

    是的,空间之力!

    空间之力,一旦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刻,那么夏渊随随便便就可以逃走的。

    这,才是最为关键的!

    或者这一次如果不是天戮走出的话,如果不是之前天戮突然袭击的话,那么对方真的就要使用空间之力直接逃走了吧!

    对,一定就是这样的!

    想到这种可能,那些存在眼中出现了一抹异样诡异的色彩。

    只是一个瞬间,三十多尊北虚圣城顶尖强者已经出手,将周围的时空全部封锁了!

    虽然,这不足以完全限制夏渊的行动,但是在想要逃走的话,已经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

    这,已经足够了。

    剩下的,就是看天戮如何斩杀他了!

    对于天戮的实力,这些北虚圣城顶尖存在都是清楚的。

    他们北虚圣城之中如今足以排名前三的恐怖强者。

    甚至,这还是在天戮没有底牌尽出的情况之下。

    如果要是天戮疯狂一战,究竟有着何等可怕的实力,就算是北虚圣城之中的这些最顶尖强者也不是很清楚的。

    但有一点他们很清楚,那就是北虚圣城无比的恐怖!

    甚至,比起他们其中三五尊存在联手之下还要更加的恐怖和强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斗罗之噬神者〕〔斗罗之最强赘婿〕〔我是诸天最强老师〕〔盛总,夫人又去败〕〔一藏轮回〕〔霸道总裁的二婚宠〕〔从契约精灵开始〕〔剑神在星际〕〔农门追妻令:娘子〕〔大佬养的纸片人成〕〔袅袅欲何依〕〔我师兄实在太妖孽〕〔我能升级避难所〕〔民国大佬的小仙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