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品兵王混花都〕〔乡间轻曲〕〔逆流人生〕〔经年情深:苏律师〕〔兵王弃少〕〔99次翻译:吻安,〕〔蜜婚娇妻:老公,〕〔Justin盛夏的时光〕〔青枝的佛系种田系〕〔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女帝家的小白脸〕〔无敌小刁民〕〔超级小神医〕〔强宠娇妻〕〔穹顶之上〕〔从特种兵开始崛起〕〔穿越到游戏商店〕〔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影帝重回十八岁〕〔七等分的未来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女殊色 第六百四十八章 无题
    无题

    夫妻俩留下药方,陪着说了一阵话,担心他在病中,身子有些支撑不住,说了一阵之后,便回了流云居。

    对于国公府中的情形,夫妻俩个,确实不如燕恒这个在府中住了二十来年的人更熟悉的了,别说府中的规矩不熟,就是人事也不太清楚,在府中住了几日,识得的也不过是几个管事,以及身边的几个下人而已,想要查探什么事情,连个可用之人都没有。

    更别提他们才归家来,便肆意查探府中之事,若是被人发现,那也不好分说,让别有用心的揪住了,指定会说他们不安好心。

    这事也正如燕恒所说的,只有他自个来查更何适了,且他手下也确实有几个帮手,好比他们见过的郑先生,还有那些未曾见过的,想来,他读了这些年的书,也不是白读的。

    回到流云居,周承泽的神色,仍是不太好看。

    “石头哥哥,你是在为大哥担心吗?”燕恒虽然身体受损严重,可倒底还是在府中活了这么多年,将小命保住了,又读了满腹诗书,手下还有几个得用的人,可见不是无能之辈。

    只不过,倒底身子是毁了,于国公之位无望,也着实有些可惜。

    周承泽点了点头,好半响后,重重叹息一声:“他这些年来,过得可真不容易。”

    香枝儿明白他的意思,虽然身在富贵荣华之中,可身边亲人却没几个真心待他好的,心里的

    孤寂冷漠,可想而知,也难怪,年纪轻轻的,便已看淡生死,换位思考一下,若她从小就生活在这样没有爱的环境中,估计也能将什么都看淡了。

    对此,她也不知说什么好了,国公府是很富贵,出入满眼繁华,可人情太过冷漠了些,没什么亲情可言,不,也不能说没亲情,老夫人对小秦氏就极有亲情,小秦氏对她所出的子女也极好,庶出的公子小姐们,也有他们的姨娘疼着,惟一感受不到亲情的,也就只有燕恒这个大公子,这样说起来,他这们国公府的长子嫡孙,还真是有些可怜。

    “咱们往后,你有什么打算。”香枝儿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

    大户人家的日子有些不好过,原先他们也是有预料到的,所以,如今这情形,倒也没有太过意外,只是燕恒这里,有些出乎意料了,他那身子这般病弱,甚至以后可能还会绝嗣,这事儿吧,还真是让人不知说什么好。

    要是燕恒对周承泽也同样冷淡一些,他们倒也不在意了,挥挥手说再见,拍拍屁股就能走人,天下之大,哪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何苦待在这国公府是不自在,银钱他们也不缺,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不成不是。

    可偏偏燕恒对周承泽极好,让他感受到从没有过的兄弟之情,入府这些时日,对他处处关怀照顾,就连他们没入府前,那么多年的时间里,都从没放弃过寻找他,这情意自是不用说,周承泽又是个重情的,怕是就为了燕恒,也不能那般潇洒的说离开了。

    听着香枝儿的问话,周承泽果然一脸的犹豫不决,他没想过待在京城,在这国公府里长待下

    去的,剑派那边也还没给个说法,毕竟那也是他辛苦打下来的事业,上河村那边,还有他的家,他从小在那里长大,在那里成亲,那里永远都是他的家…

    “香枝儿,我们可能还要在京城多待一段时间,毕竟大哥他的身子不太好,我总不能这时候离开,更何况,他以后可能没有子嗣,在这国公府中,日子怕会不好过。”周承泽一脸为难之色。

    何止是不好过啊,以前的日子过得就不那么容易,以后若是一直没有子嗣,各种猜测纷塌而至,估计日子更不好过了,若国公府再传到小秦氏的儿子手中,他这个做大哥的,还得靠着弟弟讨生活,那日子,就更别提了。

    香枝儿只想一想,都替燕恒觉得心酸,这还是长子嫡孙呢,活得还没有庶出的孩子自在,被立在府中做靶子那么多年,到最后却是什么也捞不着,换作是谁估计都会吐血。

    “日子在哪儿不是过,咱们留下来便留下来吧,大哥如今这样子,别说是你,就是我也觉得,现在离开不太好,只是咱们出来也有些日子了,剑派那边群龙无首,也不好交代,总得有个说法,立个副掌门之类的…”香枝儿缓缓说道。

    “你说得对,太久不回去,没个说法,难免会出事,贺长老一系被打压下去,如今实力大不如前,倒也不足为惧,却也不能滋生他的野心,我瞧着元长老为人颇为可靠,且还有师傅在一旁看着,倒也出不了什么大事,我再给楚少帮主以及陈九公子,各书信一封…”周承泽说着自己的安排。

    剑派掌门之位,原本还觉得可有可无的,可现在却不能再如此想了,剑派怎么说也算是一份不弱的势力,如今他身在国公府中,又没什么依仗,外在的势力,却能给他不小的帮助。

    香枝儿见他安排得妥当,微微笑着颔首,剑派里的事情,他这个掌门,一向做得极不错的,并不需要她给意见,对此,香枝儿是很满意的,年纪不大,行事却自成一套。

    周承泽理出章程,随后拉着香枝儿的手,叹息道:“我原本是想给你宁静的生活,可是这国公府里,这般情形,竟是事与愿违。”

    “不必说这些,我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总归你在哪儿,我便在哪儿。”香枝儿反握着他的手,微微含笑道,对周承泽她是极满意的,不只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义,还有他处处都会为她考虑。

    需知,这是一个男尊女卑的世界,男人就是女人的天,男人说什么就得是什么,男人指东女人就不能往西,这样的社会风气之下,周承泽还会处处为她考虑,不得不说,他从小生活在陶家,受陶六平的影响甚深。

    “跟着我已是受委屈了,若是旁人还给你委屈受,你也不必忍着,在这府中,咱们无欲无求,什么也不用怕,别人若欺负你,你只管欺负回来,总归还有我在呢,别叫自己吃了亏便好。”周承泽看向她说道。

    香枝儿听着这话,不由眨了眨眼睛,这话说得,还真是让人喜欢听,可是他们初来乍道,在这样国公府中,那是谁也惹不起啊,要说跟人打架,这国公府中满府女眷,就连据说练过几手功夫的老夫人,那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可要论跟人玩心眼,她自认收眼其实也不少,可这大户人家的女人,那是从小跟人玩到大的,都不需怎么谋划,信手拈来,她还真有点发怵。

    随即轻轻叹了一声:“你那说话不对,人家那不叫给委屈受,而是在教规矩,再则,这府里

    的女眷,能给我委屈受的,那都是长辈,我若是不恭敬了,人家定会说我少教养,到时候少不得连我爹娘都要拉出来说事了,唉,这委屈啊,还是得受着。”

    周承泽听着,好像也确实是那么回事,对于这大户人家之事,他还真不太懂,若是村里人家吵架或是打架什么的,直来直往的,也很是好料理,但这国公府内,情形肯定是不同的。

    香枝儿想了想,便道:“我听说这富贵人家,讲究的是一个夫荣妻贵,若是你能干出众了,别人定也能敬我三分,你说呢?”香枝儿说着,便抬头望向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怪异大世界〕〔斗龙战士之友谊的〕〔快穿之被大佬盯上〕〔尚书令夫人脾气有〕〔邪王嗜宠:无赖小〕〔女主她以武服人〕〔追星少女易星辰〕〔绝世修真在都市〕〔固安称狐狐〕〔野龙〕〔以言铭心〕〔都市之绝代战神〕〔前妻来袭,总裁请〕〔保安队长〕〔赠你璀璨银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