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的独家挚爱免〕〔半生离落半生醉〕〔我在娱乐圈历劫〕〔1625冰封帝国〕〔顾少的独家挚爱〕〔偏执王爷的圣手医〕〔重生第一宠:大佬〕〔拼搏年代〕〔逍遥龙帅〕〔夏晨曦〕〔满城大佬都是我徒〕〔大魔王娇养指南〕〔神圣罗马帝国〕〔炮台法师〕〔徒弟都是大魔头〕〔重生之再战魔兽世〕〔农夫凶猛〕〔娇娇女被九叔宠野〕〔人魔之路〕〔神秀之主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12章 贫民窟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与第一次见面时那忧郁的缠满绷带的模样相比,现在的太宰治明显鲜活了很多。

    阳光肆意的洒下,将他的勾着唇的笑容打的异常温暖,而落在他肩膀扑扇着翅膀的蝴蝶,也为他增添了几分平静和祥和。

    因此,在这种危险的地方遇见‘老熟人’,再加上这种祥和的假象,和泉莲无法控制的冒出了几分心安,连警惕感也稍微放松了一些。

    太宰治的观察力非常可怕,他只需瞥一眼就能够了解和泉莲此刻的状态,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起了几分疑惑。

    “你认识我?”

    看见眼前的少年不解的看着他后,他继续微笑着,只是眯起的双眼中泄出几分危险。

    “为什么看见我后,你的攻击意愿就丧失了?”

    按理来说,在感觉到安全受到危险时,再面对陌生人,普通人都会下意识露出更加强力的警惕和戒备。

    除非……他认识来人。

    但是太宰治很清楚,他不曾见过眼前这个看起来手无寸铁之力的少年,这就更加令人匪夷所思了。

    这种不协调令他不由自主的联想的更加深远,原本只是偶尔路过旁观一眼却到最后在此驻足,要将事情弄个明白。

    他正在脑海中捋顺着少年可能说出来的各种理由,而黑发的少年却有些迷茫的一眨眼睛,竟是倏地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摸了摸脑后柔软的发丝。

    “啊……抱歉,但是我有一瞬间觉得……”

    他的笑容跟阳光相似,都有种璀璨到极致的感觉。

    “真是美如画的风景啊……无论是那只白色的蝴蝶,又或者是你。”

    “……”

    根本没有预料到的台词让太宰治猛地怔住了。

    黑发的少年专注的望着他,银色的瞳孔中干净的不掺杂一丝杂质。

    “你的笑容,非常漂亮。眼睛也很温柔,不知不觉中就被吸引了呢。”

    ……

    他的眼睛……很温柔?

    太宰治眨了眨眼睛,微怔的几秒后倏地想要捧腹大笑。

    对于一名无恶不作的黑手党来说,这可真是至高无上的讽刺啊。

    他打量着下方的少年。

    少年长着一张帅气的脸,银色的瞳孔似乎未经过黑暗的腐蚀,纯净且又闪闪发光。

    他只穿着棕色格子的衬衫和牛仔裤,清爽的站在那里,脸上勾起无畏的笑容,无论怎么看都是普普通通的一名学生,是与黑手党的黑暗世界完全绝缘的存在。

    应该说正是因为这样,才会如此的天真吧,错认为只要唇角勾着笑的人都是好人。

    “嗯,你说了个很有趣的台词啊。”

    太宰治从石头顶端站起,随手拍打了下腰后的灰尘,尔后轻飘飘的一抬脚跃到了地面上:“能从眼睛中分辨是否温柔,你判断的方法很独特。”

    因为这样有趣的台词,他暂时放弃了继续前进的想法,反而笑盈盈的朝和泉莲一歪头,故意道:“可是我明明看见你被人攻击,却没有想要救你的想法,就算这样你还觉得我是个好人吗?”

    他饶有兴趣的观察着和泉莲的表情,很恶劣的试探着对方的想法。

    而黑发的少年却真的因为他的话而顿了下,在他那无声扩散的笑容下,又忍不住灿烂的笑了起来。

    “真正的坏人不会问出刚才的问题。”和泉莲眉眼弯弯,伸出一根手指在眼前晃了晃:“所以,再次证明了我的眼光没有出错。”

    “……”

    三番五次的被对方的节奏给带跑,太宰治胸口浮现的愉悦却几乎要溢了出来。

    一方面,他因为这愚蠢的形容而感到发笑,另一方面,他又对这个蠢得有些可爱的少年很是感兴趣。

    他果断的放弃了跟对方辩论温不温柔的这个话题,绕着对方慢悠悠的徘徊了两圈:“你不是横滨的人吧,会来这种地方……嗯,钱包被偷追上来后才发现是陷阱?”

    “就是这样。”和泉莲眼底迸发出璀璨的亮意,好奇的问道,“你是看到了吗,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

    这种表情一瞬间与幼犬那湿漉漉的眼眸极为相似,望着主人的神情充满了信任和喜悦,太宰治微妙的体会到了小说中傻白甜角色的定义。

    而遇见这种人,他心中那恶劣的因子也在不断翻涌,非常期待的乐于看见对方露出的各种表情。

    “很简单,横滨人是不会随意踏入这里的,而且那些孩子的手段很常见,只有外来人士才会上当。”

    听着太宰治那略显平静的语调,和泉莲的内心却狂松卸下一口气。

    呼——大意了,差点就因为细节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好在他急中生智的使用了璀璨的笑容 真挚的赞美,将话题成功给圆了回去。

    毕竟跟太宰治生性多疑且冷漠,如果不把无害的性格展露给对方,以这个人的敏锐程度,恐怕他的马甲会以一种突如其来的方式被扒下来。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和泉莲面上不动神色的瞥了眼破败的四周,顺口接上对话:“感觉跟横滨的其他地方都不太相似。”

    “贫民区。”太宰治淡淡的解释着,虚着眸子冷漠的看着这一切:“是个战火纷争的地方,你还是学生吧?还是快点离开这里比较好,这里可是很危险的。”

    既然对方称赞他温柔,太宰治也就难得温柔了一次,为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白甜提了个醒。

    离开这里当然是最优的选择,以和泉莲的武力值留在这里也只有被虐的份,但是好不容易碰见了一次太宰治,还没有得到任何情报就离去也未免太浪费了。

    和泉莲眼眸暗了暗,当即决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要怂。

    于是,他就做出了这一生中最后悔的一个决定。

    他宛如根本不清楚太宰治的身份一样,疑惑的打量着对方:“你不是也呆在了这里?明明跟我差不多年纪。”

    太宰治瞥了他一眼,目光含笑:“因为我已经工作了,是大人了。”

    他故意指了指身上的西服,有些得意洋洋的扬起了下颔:“大人可以留在这里,而小孩子现在则是该乖乖回家的时候,明白了吗?”

    “……”

    又来了。

    和泉莲不着痕迹的眯起了眼睛。

    大多数时间里,太宰治总是一副睿智恶劣且冷静的性格。

    但偶尔,只是不经意间,他才会露出有些幼稚的一面。也只有这种时候,他才真正符合高中生的年纪,体现出少年的鲜活感。

    而且这种状态的太宰治会更加有亲和力,和泉莲也会由衷的松懈一口气,不再紧绷起神经。

    和泉莲本想趁着这种稀有的时刻多与太宰治聊聊天套出些情报,然而一排排不速之客却整齐的从他们的身后走了过来,穿着西服戴着墨镜手里还持着枪的黑手党们齐齐站直,朝太宰治行了个礼。

    “太宰先生,第一部队已经全部集合完毕,请指示!”

    于是太宰治的表情也肉眼可见的沉了下去,面无表情的一挥手:“按计划行事,散。”

    黑手党部下们默默遵循了指示,训练有素的朝四周散去,即使在路过和泉莲身边的时候,也没有因为好奇而多看一眼,全程保持着紧绷进攻的状态。

    和泉莲并不清楚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既然连太宰治都出场了的话,那一定是相当重大的事情,说不定会在这贫民区中掀起血雨腥风。

    他若有所思的转过了头,抬眼却看见太宰治正好奇的凝视着他,眼眸的光亮似乎细微的跃动了一下,像是在观察他的表情。

    “那些都是我的部下哦,有什么感觉?”他还兴趣盎然的问了出来。

    ……感觉?

    这个时候要拍马屁,而且要不留痕迹的拍马屁。

    和泉莲眨了下眼睛,直接伸出右手比了个大拇指,满足了对方的愿望:“嗯,超级帅!”

    “……噗。”

    谁知太宰治却倏地笑出了声,还夸张的捂紧了肚子,双肩不断的抖动着。

    看的和泉莲莫名其妙,不知道哪里戳到了他的笑点。

    “嗯,你说的没错,确实很帅。”好半天,太宰治才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附和的说道。

    但他看向和泉莲的目光中却充满笑意。

    常人面对这种装扮的感想都是害怕或者恐惧,只有眼前这个少年,有趣到了一定程度。

    “不过他们可都是很危险的人,你还是再多有一些自觉比较好。”

    他好心的提醒着和泉莲,而不等和泉莲搭话,他又自顾自的直起身,朝和泉莲慢悠悠的晃了下手:“那么我要等的人已经到了,你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小朋友~”

    最后一个词,他的尾音微微上扬,硬生生勾勒出一丝缱绻的感觉。

    和泉莲被这声线一勾,只觉得一股麻意从脊柱不断蔓延,顿时眼底暗了暗,有种说不出的烦躁感。

    啧,这只太宰先生还真是天生就擅长撩人啊。

    如果是怪盗打扮的和泉莲站在这里,估计早就忍不住与人在线互撩了。

    可惜,在这里的只有普普通通高中生,和泉莲压下血液上涌的烦躁,连忙伸手拽了下太宰治披在肩上的大衣一角。

    察觉到这股力度,太宰治回过头,无声的看了他一眼。

    “我想暂时跟着你。”和泉莲露出明媚的笑容,拽着外套的手指不容拒绝的增加了几分力气。

    “这前方很危险。”太宰治仍旧勾唇望着他,只是目光带着淡淡的疏离,再也没有刚才的温和感。

    “我知道,但是现在我并不清楚回去的路,一个人走来走去会更危险。”和泉莲眼底浮现出期待的光芒,银色的瞳孔越发像钻石一样顾盼生辉:“而且,就算前方很危险,你也要继续走不是吗?”

    “那就让我来陪你吧。”

    “只要与你在一起。”他笑了起来,一如既往不惨杂任何杂质。

    “——我就会感到无比的安心。”

    太宰治定定的凝视着和泉莲的脸。

    三秒后,忽然若有所思的问道:“你就这么相信我吗?”

    在和泉莲毫不犹豫的点了下头后,他却倏地勾唇笑了起来,尔后竟出其不意的伸出了修长的右手,一把钳住了和泉莲的下颔。

    手指反复摩挲着和泉莲的虎口,颇为暧昧的与他拉近了距离。

    只是太宰治的眼底却越来越幽深,一眼望去像是望见了无法窥视的深渊。

    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和泉莲,那是种审视的目光,如同毒蛇吐着信子,正一点一点的朝和泉莲的心中爬去,随时都有可能一口咬下。

    和泉莲没有半分挣扎,感受着脸颊传来的刺痛感,他乖巧的仰着下颔,用一如既往干净的目光注视着太宰治。

    像是一只主动送入狼口的温顺的绵羊,倒是让太宰治颇为稀奇的扬了下眉毛。

    “明明只是刚遇见我,就要跟我走?”太宰治似笑非笑,“难道你就不怕……”

    他故意压低了声线,用低沉的嗓音在和泉莲耳边呢。

    “我会对你做些什么,嗯?”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