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女婿何金银最〕〔主人公叫叶辰和苏〕〔至尊女婿何金银最〕〔神魔书〕〔万年小妖爱上我〕〔何金银江雪最新章〕〔万界武侠大冒险〕〔何金银江雪免费阅〕〔左道江湖〕〔此人杀心太重〕〔差一步苟到最后〕〔我有一个庇护所〕〔超强狂婿〕〔无限血核〕〔团宠囡囡四岁啦〕〔超凡大卫〕〔农家有女甜如蜜〕〔倦爷,你家夫人是〕〔众神世界〕〔重生九零小辣椒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18章 互表身份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为了能让和泉莲打消这么恐怖的念头,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可谓是煞费了一番苦心。

    有一个最讨厌的对象他们就够受不了的了,他们可不想要再亲手培养出另一个来。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可以发誓,他们两个人从来没有这么团结过。

    然而今天,就因为和泉莲那张灿烂到没有阴霾的笑容,他们破天荒地的站到了统一的战线上。

    就是不想让好好一孩子误入歧途。

    但无论他们怎么样认真的给和泉莲讲道理,譬如说——

    “我最讨厌就是那只青花鱼了!天天炸我的爱车,给我的食物里下泻药,还趁我工作的时候暗戳戳使绊子,你千万不要变成那种人!和泉。”

    “不不不,中也也就只有战斗力能看,你可千万不要往他那又矮又蠢又不动脑的方向发展。”

    面对两人这一顿凶猛如虎的操作,和泉莲却只是微笑着,并且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

    “原来如此,你们的关系果然很好啊,我没有看错。”

    中原中也&a;太宰治:“……”

    心力憔悴。

    他们最终也只能败在和泉莲的天真下,无奈的放弃了矫正和泉莲的思维,只是在心中暗中决定一定要努力看紧他,绝对不能让他踏入那道不可迈入的深渊!

    而太宰治则摸着下颔思索的打量着和泉莲,他现在很怀疑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伪装的腹黑,不然怎么能一边露出那么清爽的笑容,一边说着这么恐怖的台词。

    不管怎么说,他们三个人还是度过了颇为充实的一个假期。

    最后,和泉莲的双手都被购物袋占满,怀中还捧着热乎乎的纸袋,里面全都是中原中也大手一挥送给他的特产小吃。

    而一手拿着丸子,正在鼓着脸颊幸福吃着的和泉莲看起来是那么的幸福。

    只是在旁边看着,中原中也就忍不住想要勾起温柔的笑意。

    这种感觉更像是看着自家幼崽茁壮的成长的一种父母的欣慰心态。不过偷偷观察着他的和泉莲并不介意,无论中原中也对他是什么感觉,总之他要做的第一步便是拉拢与中原中也之间的距离。

    就算是朋友也好,就算是晚辈也罢,只要和泉莲在中原中也的心中是有特殊意义的存在,那他就打好了基础工作,接下来只要慢慢渗透就可以了。

    而中原中也此刻看向他的目光,更是比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多了不少情愫,随着每次的见面,他们之间的羁绊就会不断地加深。

    在心中掐着点时间,和泉莲猛地一抬头,正好对上了中原中也那含笑的目光。

    猝不及防撞进那双清澈的如月光般的眼眸,中原中也的动作突然顿了下,不知为何生出一种偷窥人家却被抓包的羞耻感,心底也涌上了一股怪异。

    他本想趁着调整帽子的角度来缓解尴尬,谁知和泉莲却将手中还剩下一颗的丸子用竹签插起来,递到了他的嘴边。

    “给。”黑发的少年灿烂的笑着,一如太阳那般温暖。

    虽然他的神色平常,但是这种喂食的举动还是令中原中也慌乱了一瞬。

    别说是喂食了,他长这么大就没有跟别人这么亲密的分享过一个食物,面对那小小的丸子,他此刻心中却仿佛压着千斤重似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再说,喂食什么的也太羞耻了吧!

    “不吃吗?”察觉到他的抗拒,和泉莲疑惑的歪了下头,“刚刚你一直在看我,难道不是想吃我的食物吗?”

    中原中也刚想否认,下一秒却听到和泉莲补充道:“如果不是的话,那你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看?”

    “……”

    中原中也被噎住了。

    他明明只是最普通的将目光落在和泉莲身上,但被这样询问,他反而什么都回答不出来了!

    他根本没有什么理由啊!!

    看着橘发的少年脸色变化莫测,一阵青一阵白,快要无措到整个人都僵住的地步,和泉莲实在忍不住了,差一点就要笑出了声。

    他只是注意到目光想要逗逗对方而已,没想到竟得到了这么有趣的反应。

    不过有时候逗过头了就会产生尴尬,和泉莲很快适可而止,借着想要买东西的理由暂时远离了中原中也。

    等到再次回来的时候,中原中也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初,聊天也自然了起来。

    忽然间,目光不经意扫到一个方向的中原中也不由得一顿,眼中凝结起严肃的光。

    原来在他的视野内,一个穿着西服的部下正一脸欣喜的朝他走过来,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

    如果是以往的中原中也说不定会抬脚迎着他走去,但是此刻,中原中也的眉宇却倏地一压低,泄出几分不满。

    他满脸严肃的盯着那个部下,目光寒冷的如腊月的风霜,而在部下因为这股威压而下意识停住脚步的时候,他又小幅度的摇了下头,用眼神示意对方不要过来。

    做完这一切,中原中也的余光不自然的扫到身侧的和泉莲,见和泉莲仍旧幸福满满的吃着东西,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事情,他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下意识的,他不想让和泉莲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比起身份干干净净没有污点的和泉莲,他却是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

    平和与危险,几乎是两个极端的存在。

    这样两个人,原本应该毫无来往才对。

    然而,在不知不觉中,他接触到了和泉莲,体会到了另一种别样的友情。

    跟其他港黑的成员不一样,是一种即使抛弃身份和地位,也可以随心所欲自由交往的对象。

    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中原中也不想这么快就舍去这段情义,所以,他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希望和泉莲能够永远像现在这样无拘无束的对待他。

    但当他对上太宰治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的时候,中原中也便意识到,太宰治这个家伙绝对又提前读过了剧本!

    他立刻恶狠狠的瞪了太宰治一眼,警告对方不要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事情。

    太宰治这次竟然难得听从了他的命令,只是含笑的看着他,并没有真的搞事。

    反倒是从食物中抬起头的和泉莲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忽然道:“那边那位先生等你好久了,你不用过去吗?”

    “……”中原中也的脸色瞬间僵硬了。

    他顺着和泉莲的视线看去,果然发现对方说的就是他一身西服的部下!

    有时候人太细心的也不好对付,中原中也本想就这么应付过去这暴露身份的可能性,结果却被和泉莲一眼就看穿了!

    “那是……”中原中也无意间压了压帽檐,遮挡住一双胡乱瞄着的眼眸,打算咬死不承认:“你、看错了吧。”

    虽然声线僵硬到差点让太宰治喷笑的地步,但是和泉莲却只迷茫的点了点头,像是接受了这个说法。

    然而还没等中原中也松下一口气,就又听到清澈的少年音在耳边响起:“那那个人是太宰的部下吗,总是在往这边看,应该是你们两个人的部下之一吧?”

    “……”中原中也险些一口气没上来,倏地瞪圆了眼睛,“你怎么知道他是我的部下?!”

    其实他更想要的问的是……难道、和泉莲早就知道他是港黑的成员了?

    如果是这样,对方是怎么知道的,又是不是刻意接近的他们,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一股疑问盘旋在他的胸口,久久的挥之不去。

    凡事涉及到组织安危的事情,便瞬间变味了起来,中原中也提高了警惕,几乎是详细的将目光一寸寸打量着和泉莲的脸。

    而在他那充满了威严的视线中,和泉莲状态非常自如,一边咬着软软的糯米丸子,一边口齿不清的解释着,且说出的原因让中原中也顿时哭笑不得。

    “因为你很有名啊。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随便拉着老板问了问你的事情,结果就被硬生生灌输了一堆关于港黑的事情。”

    似乎是想起那个时候话痨的老板,和泉莲双肩一耸,颇为心累的叹了口气。

    “而且港黑的装扮都是一个模样,当太宰带着那些部下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就猜到了你们两个肯定是同事。”

    一口气说完,他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问道:“……这不是横滨人尽皆知的事情吗,随便拉一个路人都能够知道你们的消息,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面对他义正言辞的反问,中原中也艰难的沉默了:“……”

    他们港黑管理着横滨的夜晚,作为干部的中原中也也时常抛头露面维护横滨的治安,所以横滨人基本上都能够认出他的身份,这确实是不争的事实。

    ……或许是和泉莲表现的太过自然,就像是面对普通的朋友一样,所以中原中也才会无意间认为对方不知道他的身份吧。

    毕竟知道他身份的人,要么对他表现的过于恭敬,要么对他表现的过于畏惧。

    就算是他的属下,他们的相处方式也是严格的上下级。

    像和泉莲这样即使知道他身份也仍旧态度随意的人,从古至今也就只有这么一个……说不定,从今往后,也只会有这一个。

    中原中也的脸上情不自禁勾起一抹轻松的弧度,刚才升起的怀疑失望担忧等等情绪瞬间不翼而飞。

    既然和泉莲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他便不需要遮遮掩掩,浑身也痛快了许多。

    这大概就是朋友的感觉吧,能够放下立场尽情的交谈。

    “那我先去找他谈一谈,你在这里等一下。”

    他稍稍对着和泉莲颔首示意,随后又瞪了眼太宰治以示警戒,这才安心的转过身朝部下走去。

    随着他的动作,那披在肩上的黑色外套随着风而浮动,卷起了一道柔和的弧度。少年身体看起来有些单薄,柔软的橘发就乖顺的垂在侧颈,头顶的礼帽被黑色的手套轻扶。

    他一步一步朝着远方走去,每一步都像是播放慢电影一样,在和泉莲的心中留下点点涟漪。

    将手掌下意识的抓紧手中的纸袋,直到纸袋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他才宛如惊醒了似的连忙松开手掌。

    就在刚才,他真诚的坦白似乎换取了中原中也的一片信任。

    那扑面而来的温和和暖意,几乎要缠绕进他的内心。

    ……果然,趁着刚才这件事赶快表明自己的态度,是一个很正确的决定。拖得越久,越会引得他人的怀疑,还不如大大方方告诉中原中也,还能博得一波好感。

    所以,他有没有更加深入中原中也的内心呢?

    和泉莲忍不住勾起个狡黠的笑容。

    没过多久,中原中也便与部下交谈完毕,迅速的折了回来,只不过满眼都是愧疚,“抱歉,组织里有工作,不能陪你了。”

    虽然相处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根本还不够,但和泉莲还能怎么样,只能大方的原谅他喽。

    但与此同时,他还提了个算得上是唐突的请求,他想要在送送中原中也的同时,去近处围观下港口黑手党的大楼。

    这明显是有些侵犯到的要求,但是中原中也却很爽快的答应了,在他眼里,仅仅是从外侧观察黑手党大楼,并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

    而太宰治一路上也半真半假的用恐怖的语气为和泉莲介绍起这座大楼,还详细的介绍了里面设置的各种机关又或者是拷问敌人的可怕工具。

    当没有通过指纹识别或者被摄像头扫到入侵者时,整栋大楼都会第一时间响起警报,且敌人被抓住后就会承受很残酷的折磨。

    至于说到机关的严密性,太宰治神神秘秘的一眨眼睛,只轻飘飘的说出一句话:“我们住的宿舍里,没有蚊子。”

    “……”于是和泉莲秒懂。

    他想了想自己,就算是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变得比蚊子还要渺小,况且被抓到了真的就毫无抵抗之力了。

    总结下,从外侧侵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他总有种预感,有更多更棒的生存点数还在港黑中向他招手,如果他放弃这一块肥肉的话,会浪费好多资源。

    “那就没有外来人士能够进去港口黑手党了吗?”

    他装作好奇的向中原中也问道。

    中原中也严肃的思考了下:“要么是敌人送进来审讯,要么就是特意邀请过来的客人。除此之外,没有可能性。”

    和泉莲失望了,他发现他不符合这其中任何一个条件。

    倒是太宰治似乎察觉到了他想要进去参观的意图,故意凑近他的耳朵,用充满诱惑性的语气呢喃道:“如果你也来加入港黑的话,就能进去参观了呢。”

    他微微一笑,眼底闪烁着可疑的精光:“要来加入我们吗?”

    “喂!太宰!!”此话一出,中原中也立马一脚踢了上去,满脸都写着冰冷的怒火,“不要把无关的人牵扯进来,他不适合!”

    太宰治微笑着躲避着,缓缓摊了下手,无辜的辩解道:“我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他说的轻松,然而一旁听着的和泉莲却不禁眼前一亮,没想到还有这种可能性。

    要是他成为港黑的一员的话,岂不是可以正大光明的实施怪盗活动了?

    妙啊,简直太妙了。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