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蓝欣〕〔顾九辞霍明澈〕〔那些突然消失的同〕〔帅教官〕〔绝地求生之明星狙〕〔我真不是大魔王〕〔锦临〕〔帅就完事了〕〔全球格斗〕〔电影世界无限修道〕〔系统恋人〕〔顾少的独家挚爱〕〔叶辰苏雨涵叶萌萌〕〔破天录〕〔婚婚欲醉:顾少,〕〔我就是要无限升级〕〔顾少的独家挚爱〕〔我就是超级警察〕〔半生离落半生醉〕〔顾少的独家挚爱免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27章 单膝下跪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御子柴浑浑噩噩的拿着钥匙走了, 而大脑也终于冷却下来的和泉莲却是猛地一扶额头,对刚才下意识的举动有些后悔。

    虽说他那时判断出除了威胁以外没有第二种选择,但是现在想想, 以御子柴的单纯说不定可以完美的糊弄过去。

    但不管怎么说,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和泉莲由衷的期盼着御子柴実琴会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这种乌龙事件也就到此为止。

    而第二天上学前, 他在脖子上先是裹了一层厚厚的绷带, 随后又穿上了高领的衣服,将纽扣一丝不苟的系在最顶端, 确定不会泄出一丝可疑的痕迹后, 才终于提起书包迈出了家门。

    整整一上午, 他都没有看见御子柴実琴的身影, 而朝野崎梅太郎小心的套话后,也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只是中午他与野崎梅太郎去食堂打饭的时候, 却偶然遇到了顺路的御子柴実琴。

    以往这个时候, 御子柴実琴绝对会露出小狗那样期待的神情跟他们坐在一起。

    然而今天, 御子柴実琴却是脚步一顿, 硬生生的抬起脚朝相反的地方走去。

    看的和泉莲心中一沉,只觉得事情更加的麻烦起来。

    这样的次数多了, 就连神经大条的野崎梅太郎也嗅到了一丝丝问题。

    “你跟御子柴发生什么了吗?”

    一次课间休息,野崎梅太郎一手拿着笔在笔记上标注着什么, 忽然间语气平静的向和泉莲问道。

    和泉莲拿着牛奶的手臂一顿, 目光深沉的在他的眉眼上打量了一圈, 没发现什么破绽后,才有些勉强的笑了笑。

    “嗯,有一些误会……”他失落的声线低沉不已,却在强颜欢笑的安慰着野崎,“别担心,我会处理好这一切的。”

    闻言,野崎梅太郎抬头看了他一眼,三秒后,才默默的点了下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自然而然转换了个话题。

    “说起来马上就要到暑假了,堀前辈邀请我参加戏剧部的集训,啊……说是集训,其实就是去海边游玩什么的,你也一起去怎么样?”

    海边啊……

    和泉莲虚着眼眸,仿佛已经看见了那片闪闪发光的湛蓝的大海,细碎的软沙遍布地面,赤脚踩上去,顿时充满了欢声笑语。

    只可惜,那有些意动的光芒只在眼底闪烁了几下,就重新归为了平静。

    “抱歉,我暑假不在东京。”他遗憾的耸了耸肩,大口叹着气,“虽然感觉很有趣的样子……但是我没办法去啦。”

    野崎梅太郎:“你要去哪?”

    和泉莲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我要回老家看望父母,毕竟都已经一个学期没有见到,他们都希望我赶紧回去。”

    知道他的父母都在乡下,野崎梅太郎了然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进行劝说,只是对于一个暑假都有可能看不见他这件事而露出了颇为遗憾的眼神。

    和泉莲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而直到放假,和泉莲都一直没有与御子柴実琴重归于好。

    和泉莲本人倒是有尝试过跟御子柴亲切的打招呼希望能够恢复从前的模样,可是御子柴却总像是见到猫的老鼠一样,躲得飞快。

    就这样一个进攻一个躲避,关系迟迟得不到进展,反而越来越疏远。

    在学业结束后,暑假开始的第一天,和泉莲颇为怀念的环顾着这居住了三个月的房子,将屋内的摆设深深的刻在心中,随后深呼一口气,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他当然不是要去探望什么父母,毕竟他的父母都在另一个世界里,就算想要去探望也根本没有归路。

    从现在起,他要做一件危险而又重要的事情。

    也可以称得上是在刀尖上跳舞的事情。

    ——他,要加入港口黑手党。

    利用内部身份的便利,盗取港口黑手党内藏匿的珍宝。

    即使从来没有接触过真正的黑手党,和泉莲也打心眼里知道黑手党是有多么的血腥暴力,不过为了能够安心在这个暑假中生存下去,和泉莲只能铤而走险。

    更何况,他还有保命的超能力,实在不行暴露了身份,他也可以立刻脚下抹油的逃走。

    于是,完全不怂的和泉莲只带着一腔热血,便乘着新干线来到了熟悉的海滨城市横滨,且一路径直走到了港口黑手党本部的大厦前,伫立不动了。

    负责把守大门的警卫看到他后,顿时眉头一皱想要驱逐他远离这里,然而和泉莲却对着他露出好看的笑容,非常正式的从包中掏出一打资料,礼貌的递到了他手边。

    “……”警卫满脑子问号的瞥了他一眼,还是忍不住好奇的接了下来。

    结果一低头,就被那最顶端醒目的一串大字给惊住了。

    【简历】

    【本人自愿加入港口黑手党,以下是自我简历,请阅读】

    看了两眼,警卫便顿时没有眼去看,上面的资料规规范范,大概就写明了就读的学校,年级什么的,甚至连血型都有。

    只是无论怎么看,眼前这个稚嫩的孩子都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跟黑手党格格不入。

    他非常想要询问对方是不是走错了,这里可不是什么正经的公司,不过身侧除了他以外还有许多同事,他又不敢多说什么。

    但当他故意板着脸驱赶对方时,面前的少年却疑惑的望着他:“难道贵公司不打算招人了吗?”

    ……

    当然不,像黑手党这种一不小心就会丢失性命的工作,是永远不会招满的。

    当有人死亡后,后面的新人就会重新填补上,一代一代,永远没有尽头。

    警卫被堵的哑口无言,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是好。

    好在这时,一辆拉风的黑色跑车渐渐行驶了过来,从后座走出一位穿着立领黑色风衣的男人。

    男人大概三四十岁,墨黑的发丝有些微长,尽数收到了脑后,唯有额前鬓角的两缕垂了下来,随着脚下的迈步而轻微摇晃。

    和泉莲一扭头,便对上一双深邃的紫罗兰眼眸,只是这紫色中却诡异的透着血红的光,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看见来人,警卫慌忙将手背到身后想要行礼,然而男人却漫不经心的一抬手,制止了他的动作。

    他的眼睛从始至终都在紧盯着和泉莲,似乎在好奇的打量着他,等到皮鞋落在和泉莲附近几步远的距离后,才站直身体,唇角微勾。

    “你想要加入组织?”

    他优雅的笑着,脸上的从容无懈可击,不需要观察,和泉莲便意识到这个男人深不见底的心计以及绝对位在高位的身份。

    他微微抬头,将目光落在男人的头顶。

    ——森鸥外。

    又是一个颇为麻烦的目标人物。

    和泉莲在心中暗自警惕,但面上却滴水不漏的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将手中的简历递了过去:“请务必让我加入!”

    闻言,森鸥外也饶有兴趣的挑了下眉,竟是自然的接过了他的简历扫视了起来。

    只是阅读了两三行,他便发现这里面记载的都是上学的资料,或是曾经拿过什么什么的奖状。

    不得不说,在这个黑手党受教育水平低下的年代,有这么个成绩名列前茅前途无量的高中生想要加入,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当然,是要这个人的身份背景属实的话。

    “当然可以,我们欢迎一切人才。”森鸥外将简历顺手递给身侧的属下,意味深长的看了和泉莲一眼,“不过要想要进入组织还需要通过一些能力、还有实战测试,如果你能够坚持到最后的话,那么港口黑手党的大门将会永远为你敞开。”

    不等和泉莲说些废话表达自己的决心,他便兴致寡淡的点头离去,对于没有通过测试的人毫无兴趣。

    紧接着,和泉莲就被一个黑手党下属领到了一楼的房间内填写了些资料,着重留下联系方式后,就可以回去等测试的通知了。

    和泉莲的运气很不错,这段时期正是港口黑手党大张旗鼓的招收新人的时段,因此只等待了三四天后,便有人联系他到露天的训练场进行测试。

    测试的种类花样繁多,譬如说跑步、跳远、举重这些普通的考验身体素质的项目。

    除此之外,还有枪法,交涉,格斗术等等。

    等到一天的测试终于结束后,和泉莲已经累成了一条咸鱼,只觉得这种测试简直比怪盗行动还要令他心累。

    而当取得结果报告的人事部拿起属于他的那份成绩单时,同样也十分无语。

    ……这人到底是有多没自知之明,才会选择来加入黑手党呢?

    只见上面标注的成绩,除了枪法和话术比较惊艳以外,其余都是刺眼的红色,不及格几个大字几乎占领了全部视线。

    不仅身体素质样样不达标,还几乎与正常人远远拉开了距离。

    如果不是人事部亲眼见过和泉莲,此刻都险些以为他手里的这份资料是属于小学生的了。

    不,还是不要侮辱全天下的小学生了。

    人事部头疼的揉了揉眉心,他可听说这孩子是森首领亲自推荐的,说不定未来会前途无量,还抱着几分期待和恭敬,但是眼下这成绩……

    摸索不透上司的具体想法,他拿着不及格印章的手掌僵硬在半空中,艰难的开始犹豫起来。

    最终,他还是没能擅作主张,决定寻找那天在森首领身后跟随的部下,详细了解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来也巧,在前往一楼的时候,他正好与身为干部的太宰治擦肩而过,尔后又因为窗户外面吹来的一阵狂风而抬手压了下帽子,手中捧着的成绩单就怎么被风卷的飘到了地面上。

    正好落在了一双精致的皮鞋面前。

    太宰治漫不经心的低下头,本来想跨越眼前的障碍物继续往前走去,结果一搭眼,就正好看见了那印在左上角的照片。

    黑发的少年不太熟练的穿着西服,朝着镜头微笑着,银色的眼眸宛如宝石般剔透,像是一眼望进那极为辽阔的天空。

    于是太宰治直接弯腰将这份资料捡了起来,看着上面那一排‘不及格’的红字,挑了挑眉。

    “太宰先生!”人事部眼睁睁的看着他先一步将资料捡起,还颇为感兴趣的阅读着,顿时有些慌乱的迎了过去。

    太宰治看了他一眼,将手里的成绩单微微晃动了两下:“这是什么,这一届的新人测试?”

    “正是。”对于干部的询问,人事部自然知无不言,立即将双手往身后背起,将关于和泉莲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诶……他自己要来的啊。”

    闻言,太宰治的眼眸中似乎摇曳着诡异的光芒,但不等人事部看清,就看见他极为自然的将成绩单递给自己,同时微微一笑。

    “既然是森先生看中的人,那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他眯着眼睛笑着,用的却是不容拒绝的口吻。

    “下一个考验的是实战,就让他来我的办公室吧,我会亲自考验他的。”

    人事部哪敢不从,立刻恭敬的应了下来,只是等到太宰治的身影消失后,他才带着同情的目光看了眼和泉莲的照片。

    接受那么可怕的太宰先生的考验,可比一般的任务难多了啊。

    啧啧,被太宰先生看中,只能自求多福了。

    于是,本应该被淘汰了的和泉莲,就这么阴差阳错的被留了下来。

    而当人事部用复杂的目光看向他的时候,他便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等到晕晕乎乎来到办公室中,正对上微笑着的太宰治时,他的大脑几乎是轰隆一声巨响,表情差点要扭曲了。

    谁能想到,考验他的人竟然是太宰治!

    那个搞事精自杀狂魔太宰治!!

    他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吧!

    “怎么了,莲?”偏偏看出了他想法的太宰治还假惺惺的朝他眨了下眼睛,“看见我就这么开心吗?”

    “……其实我在震惊。”和泉莲努力压下想要揍过去的想法,“没有想到会这么偶然,我还想等到正式加入后再给你们一个惊喜呢。”

    那估计永远没有这一天了。

    太宰治默默的表示了微笑,心中却极为清楚,如果不是他偶然间看见了那份惨不忍睹的成绩单,和泉莲是不可能留下来的。

    “这证明我们之间非常有缘分……”他故意意味深长的拉成了语调,声线也变得蛊惑缱绻。

    但在和泉莲有些不自在的变了下脸色后,他又一瞬间恢复了正经,坐在沙发椅上挺直了脊背,并将两只手抵在桌面上,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既然是考验,我可不会徇私枉法,所以今天这一天你都要听我的命令行事,明白了吗?”

    和泉莲也非常上道的学着黑手党标准礼仪将双手背在身后,用力点了下头。

    实则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这么故意撩着他的太宰先生还真的很有魅力,就算他觉得太宰性格麻烦还粘人,却仍旧拒绝不了这股铺面而来的引诱感。

    还是公事公办的态度能让他冷静下来。

    “很好。”太宰治满意的颔首,“那么事不宜迟,我要下达第一个命令了。”

    他用一只手拍了拍另一边的肩膀,笑的异常开心:“过来给我揉揉肩膀。”

    和泉莲:“……”???

    整整一上午,和泉莲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和地狱。

    太宰治给予他的命令从来没有停止过,不过也基本上是端茶捏肩捶背跑腿等一些小事。

    起初,和泉莲还因为这过于简单的任务而松了一口气,但是随着太宰治的不断搞事以及从未停息过的命令,和泉莲在满头大汗运动着的同时也忽然意识到,这种琐碎的事情其实一点也不轻松。

    而且大爷似的太宰治坐在椅子上无所事事还能吃着零食,他却要累死累活的眼馋着,简直就是绝望。

    和泉莲非常怀疑太宰治是不是在故意耍他,这真的是港黑传统的实战测试??

    “莲~”

    这不,大爷又开始在召唤他了。

    和泉莲压下眼底溢出来的不爽,连忙快步朝太宰治走去。

    懒洋洋靠在椅子上的青年晃动着身体,尽管穿着正式的西服,却半点没有上位者的架势,甚至半闭着眼睛如同猫一样蜷缩在沙发椅中,朝和泉莲摆了摆手:“我好冷,解决一下。”

    和泉莲眼角一跳,他似乎记得就在刚刚,某人还以太热为理由让他将空调降低了几度。

    ……这家伙绝对是在耍他吧,石锤了!

    和泉莲缓缓舒出一口气,眼底划过一道明亮的光。

    既然对方有这样的意思,那他也愿意奉陪就是了。

    不就是玩套路吗,看谁能够更胜一筹。

    于是,太宰治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到空调的温度调高的声音,刚睁开眼睛打算催促,结果就看见和泉莲在自己的身侧单膝跪地,忽然用双手牵起了他的右手,温暖的感觉瞬间包裹了他的掌心。

    太宰治轻微的挑了下眉,对于突然变换了路子的和泉莲有些惊讶。

    他垂眸看着面前的少年。

    一身得体的西服将他窄细的腰线完全勾勒,洁白的领口向外翻起,被一条深黑的领带紧紧系好,而白皙的脖颈微微向上扬着,露出精致小巧的喉结,一眼望去便是刺眼的白。

    与平常鲜活的少年感不同,这样打扮着的和泉莲突然多出了几分稳重和优雅。

    只是他脸上的笑容一如当初那般灿烂,银灿灿的眼眸也干净的不曾涉及任何污浊。

    正是这份干净和纯粹,才会吸引着完全相反着的太宰治的目光。

    他温柔的握着太宰治的手,仰着头静静的凝视着太宰治,没有说话。

    太宰治也任凭着他大胆的动作,只是垂下的睫毛颤了颤,遮住了眼底划过的一丝异样。

    似乎好久都没有与人这么亲密的接触了。

    就连人的体温……也快要忘却了。

    “为什么想要加入港口黑手党?”

    他不由自主的问出了声。

    而当和泉莲握上太宰治手掌的一刹那,也下意识的怔了一下。

    他本以为太宰治说的冷只是借口,但是那比想象中还要冰冷的触感却证实着此话不曾作假。

    原本只是想要趁机摸摸小手的心思一扫而空,和泉莲认真的捧着太宰治的掌心,想要把自己身上的温暖传递过去。

    “不是你邀请的我吗?”他眉眼认真的凝视着太宰治的手,因此没能看见太宰治审视的目光,“反正暑假家里没人,也没什么事可以做,就来碰碰运气。”

    说着,他忍不住将唇凑近那只手,在上面哈出几口热气,随即用双手捧着用力搓了搓,直到掌心的温度变暖起来,才满意的露出了笑容。

    太宰治想要说的话,在他往自己掌心上呼出热气的时候就瞬间卡在了嗓子眼中。

    那种炙热的、痒痒的感觉,不断撩动着他的指尖神经。

    费了好大的意志,他才克制住想要蜷缩着收回手掌的。

    但是看见和泉莲随后那心满意足的表情后,他又忍不住轻声笑了下,提醒道:“其实你只需要把空调的温度升高点就可以完美解决了。”

    然而某人却抬头看向他,露出一种颇为可怜兮兮的表情。

    “…………我热。”

    “噗——”太宰治终于忍不住扭头笑出了声,声音大的一瞬间布满了整个屋内。

    等到爆笑过后,他才总算是再次看向和泉莲,少年也确实很热,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只是窗外的阳光流泄,打在他俊美的五官上,令晶莹饱满的汗珠折射出漂亮的光芒,一如那双银色的眼眸般,明亮的惊人。

    有几缕发丝被汗水打湿,又被和泉莲随意的撩起,他英俊的眉眼舒缓,嘴角微微上扬,倒是呈现出一种漫不经心的潇洒和肆意。

    竟是比平常那种明亮的模样,更加吸引着太宰治的注意力。

    太宰治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忽然从抽屉中随意的翻了翻,从中拎出个崭新洁白的手帕,手腕一动,难得好心的想要给他擦擦汗。

    然而和泉莲却先一步笑了起来,忍不住搭话道:“你们干部都喜欢随身带着手帕吗。”

    抬起的动作一顿,太宰治眯起了眼睛,瞬间读懂了他的意思,“那只蛞蝓也给你递手帕了?”

    “嗯,是直接送给我了。”回忆到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和泉莲脸上满是笑意:“果然中也是个大好人。”

    连称呼都变了。

    太宰治顿时略感无趣的垂下眼眸,拿着手帕的手臂转了一圈,又直接折回到原位,重新关上了抽屉。

    和泉莲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盯着那紧闭的抽屉,沉思了三秒钟:“那个手帕……”

    “只是想让你看看好不好看。”太宰治对他微微一笑,“有什么问题吗?”

    和泉莲:“……”

    没有,完全没有。

    到最后,和泉莲只能硬生生的靠着空调的冷度自我散热,也没有得到太宰先生的一丝丝怜悯。

    直到一天结束,终于伺候满意了的太宰大爷才挥了挥手,结束了今日的考验。

    和泉莲内心猛松一口气,但是却没有听从太宰治的话回去等消息,反而小心翼翼的蹭到了太宰治的身边,用期盼的眼睛望着对方。

    太宰治明知故问:“还有什么事?”

    和泉莲略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今天的测试……通过了吗。”

    “当然。”太宰治笑眯眯的回应着,在和泉莲的表情明显放松下来的一瞬间,补充了后半句话:“没有通过了~”

    “…………”日!

    那股拼命压下去的想要揍人的再次涌入胸口,和泉莲的眼底倏地布满了燃烧着的火焰。

    他的眼睛一转,忽然抬起腿来到太宰治的身前,一手按在对方身后的椅背上,微微弯下腰,不满的俯视着坐在椅子上微笑的少年。

    “为什么?”

    在他发现用原先的套路,对待太宰治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根本走不通时,便瞬间调整了自己的态度。

    进退自如,这就是和泉莲的高明之处。

    那眼底不满情绪直直射进了太宰治鸢色的眼眸中,不容对方有半点逃避的可能性。

    “你讨厌我吗?”

    两人的距离过于亲密,太宰治只能靠在椅背上,保留彼此的空间。

    大概是逼的有些急了,一向不怎么生气的少年竟然露出了严肃的一面,还打出了一枚让太宰治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的直球。

    他当然不讨厌和泉莲,甚至还比较感兴趣,然而这种回答会让和泉莲更加变本加厉,不愿意离开港黑。

    “虽然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但是这里并不适合你,放弃吧。”

    因此,太宰治跳过了这个话题,直接戳穿了重点。

    他的表情很是淡然,眼底不含半点的温柔,冷漠而又直白的下了最后的判决。

    一时兴起招待和泉莲来他的办公室玩就是他最后的温柔,至于加入组织?那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的事情。

    和泉莲太过于干净,无论是心性还是身份,都不适合黑暗地带的黑手党。

    更何况,他也不想看着对方一点点走向黑暗。

    正如他所料的,和泉莲没有平静的接受这个理由,反而眉眼微蹙,透出几分倔强。

    “我的才能还没有全部表现出来,其实我可以适应这里,你的判断也太过草率了。”

    不等他长篇大论,太宰治直接甩出一张成绩单,用指尖轻轻弹了一下,扬起了下颔:“所有的测试项目都不合格,只有枪法和话术能看,嗯?才能很厉害?”

    “……”和泉莲被堵的哑口无言。

    但是这个世界的常人身体素质简直绝了啊!普普通通的他怎么跟人家比!

    带着最后一次顽强,和泉莲一动不动的俯视着太宰治,大有一副不让通过就不离开的模样。

    倒是最先面露无奈的太宰治叹出一口气,两只手指无意识的敲打着大腿,决定直取和泉莲的要害。

    “黑手党是黑道,可不是那么温和的世界,会伴随着死亡,会伴随着受伤。”

    “就算这些你全都不怕。”他抬起头,一脸审视的对上和泉莲的眼睛:“你,能够杀人吗?”

    房间内的空气一瞬间凝固了下来。

    唯有空调吹出的微风席卷着不断飘动的窗帘,屋内安静的连呼吸声都能清晰入耳。

    和泉莲在他那稍显锐利的视线下,轻轻颤抖了下眼帘,仿佛让人想起那朵顽强盛开的小白花,脆弱的绽放着自己的生命。

    “我,不会杀人。”

    最终,和泉莲如此呢喃道,也让早已料到结果的太宰治没有半分意外。

    和泉莲不会杀人,不是因为恐惧和懦弱,而是因为自己的心中有所坚持,只要这份坚持还在,他便还是他自己,他还能够保持完整的自我。

    这才是真正的他,没有被任何人控制,坚守本心的他。

    太宰治说不上是失望还是庆幸的吐出一口气,双手交叠在一起,为这次的谈话画上一个句话:“已经可……”

    但出乎意料的,和泉莲的回答还没有结束:“但我相信,不是所有黑手党都会杀人,一定有人可以成为那个不杀人的黑手党。”

    “如果没有的话……那就让我来做第一个吧。”

    少年的眼眸坚定,迸发出璀璨的光,竟将太宰治惊讶的怔在原地,为他的话心中而泛出惊涛骇浪。

    “绝对会做到的。”那灿烂的笑容再次映入太宰治的眼底,他的心脏猛地一颤,“你相信我吗,太宰?”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他那唯一的友人,一个不杀人的黑手党,织田作之助。

    和泉莲的话,竟然跟他的友人如此相似。

    “……”

    太宰治深深的凝视着他,半晌,倏地弯起了唇瓣。

    ……果然,他总是会被这种纯粹的光明所吸引,织田作也是,和泉莲也是。

    这两个人一定会很合得来吧。

    稍稍,开始有些期待起来了呢。

    虽然心中有些意动,但太宰治还是嘴上冷硬的吓唬着他:“实力那么差,你会受伤,出血,很严重,疼哭。”

    果然,听到他的话,和泉莲的表情微微一僵。

    遇见中也两次的那股疼痛感就已经够他受的了,要是更加严重的伤的话……怎么办,他开始有些怂了。

    然而事情到了这一步,哪有再反悔的功夫,和泉莲深吸一口气,故意笑盈盈的握上了太宰治的手。

    在太宰治眉宇微动的表情中,忽然再次单膝下跪在了地面上。

    “那么,请您庇护我吧,太宰先生。”

    他仰起头,微微挑起的唇角泄出几分温柔,那双剔透的眼眸也蕴藏着真诚光芒。

    太宰治俯视着他,他的眼中倒影着的满满都是自己,仿佛一名骑士献给自己的国王最忠诚的诺言。

    光是这样,就有种诡异的掌握了这个人的一切的满足感。

    “与之相对的……”

    面前的少年微微低头,眼眸在额前晃动的碎发中若隐若现。

    他的声线如此的柔和清澈,让人联想起林间潺潺流动的溪水。

    尔后,他俯下身,唇瓣凑近太宰治的手背,在那捧着的无名指的一小段关节上,落下轻轻一吻。

    “——我会向您献上我的忠心。”

    “太宰先生。”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