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蓝欣〕〔顾九辞霍明澈〕〔那些突然消失的同〕〔帅教官〕〔绝地求生之明星狙〕〔我真不是大魔王〕〔锦临〕〔帅就完事了〕〔全球格斗〕〔电影世界无限修道〕〔系统恋人〕〔顾少的独家挚爱〕〔叶辰苏雨涵叶萌萌〕〔破天录〕〔婚婚欲醉:顾少,〕〔我就是要无限升级〕〔顾少的独家挚爱〕〔我就是超级警察〕〔半生离落半生醉〕〔顾少的独家挚爱免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29章 真实双标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太宰治的调戏简直轻车熟路, 满脸的哄诱和戏谑一看就是故意为之,大概他很想要看到和泉莲不知所措的表情。

    而他越是如此,和泉莲却越不想怂回去。

    想他也是堂堂正正摸过人腰摸过人屁股的人, 面对这么点为难就退缩什么的,简直太掉他的面子了。

    就算是为了守护住怪盗月影的逼格, 这里他也要迎难而上。

    于是,和泉莲没有犹豫的张开了嘴, 顺着太宰治的心愿伸出了一小截殷红的舌, 接触在微凉的空气中,不时微微颤动着, 辣意顿时退散了不少。

    见他竟然如此顺从, 太宰治还稍微怔了下。

    下一秒, 忽然换上一副兴趣盎然的模样, 并且将身体前倾,似乎想要凑过去详细观察着他舌头的状态。

    然而一只手已经突如其来的从后方揽过和泉莲的肩膀, 并且用力往怀中一带。

    太宰治与面前的人影瞬间拉开了距离, 本来勾着下颔的手指也顿在了半空中。

    “织田作……”太宰治无奈的看着将和泉莲搂在自己胸膛前的织田作之助, 脸上显出几分郁闷。

    而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和泉莲此刻也抬起头, 凝视着上方织田作之助的那张微微蹙眉的脸,有些不解。

    织田作之助只是保护性的将手环住他的肩膀, 没有进一步动作,似乎只是想要保护他不被太宰治占便宜。

    尔后, 织田作之助低头看向他, 忽然拿起手边的清水, 送到他的唇边,大有一副想要喂他的架势。

    想起织田作之助那极为老妈子的性格,和泉莲也露出了些许无奈,但他心中并不讨厌这一点,也就按照对方心意张开了嘴,等待着清水一点一点流入他的喉咙。

    他仰着头,雪白优美的脖颈如天鹅般舒展,精致的喉结一动一动,带着某种无言的性感。

    织田作之助就这么一边喂着他,一边淡淡的朝太宰治说道:“他还是个孩子,不要逗他。”

    “诶~”太宰治一手拄着脸颊,笑盈盈的看着眼前这温馨的一幕,嘴中却抱怨似的说道:“明明我跟他年纪只差了一岁,那我也还是个孩子啊。”

    闻言,织田作之助平静的瞥了他一眼。

    确实,有的时候他会忘记太宰治真实的年纪,这个才年仅十七岁的少年拥有着无人能比的智慧和能力,成熟到可以让人忽略他的年龄。

    “差一岁也是差。”终于喝完水的和泉莲忍不住接过了话题,“既然我比你年纪小,你可要好好照顾我啊,太宰先生~”

    他用一种像是撒娇的口吻说着,奇异的不会让人感到讨厌,再加上那灿烂的宛如阳光的笑容,竟是令太宰治也倏地笑了起来。

    气氛顿时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和泉莲先是看了看含笑的太宰治,随后又看了看身后唇角微勾的织田作之助,忽然有些疑惑的问道:“说起来,你们认识吗?”

    “当然。”太宰治毫不犹豫的回答着,“因为织田作可是个非常有趣的人呢,相处起来会感觉很轻松。”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和泉莲认真的点了点头,“织田先生真是个好人,我很喜欢他。”

    “……咳、咳。”被他突如其来的表白噎到,正默默吃着咖喱的织田作之助猛地咳嗦了两声,下意识用手掌挡住了唇部。

    太宰治也非常不会看气氛的朝他挤眉弄眼:“真是太好了呢,织田作,深受喜爱啊。”

    “……”

    织田作之助端起水杯抿了一口,等到调整好呼吸后,才有些无奈的看向了和泉莲。

    这孩子的直球有时候会让他感到不知所措,毕竟,他还是头一次跟这种年纪却满是纯粹的人交往。

    能够坦率的说出心底所想的话,能够对困难的人伸出援手,一举一动都像是天空悬挂的太阳,能够照亮他们这些身处黑暗中的人已经干涸的心灵。

    但有时,又会让人联想到在荆棘中盛开的纯白的花朵,不知何时就会因为周遭的环境而凋零。

    他想要守护这样的纯白。

    即使,他曾经也是一个双手沾满血痕的杀手。

    望着正期待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他回应的和泉莲,织田作之助有些犹豫的眨了下眼睛,试探性的回应道:“我也很喜欢你。”

    于是,得到满意答案的和泉莲顿时得意洋洋的看了太宰治一眼。

    像是在说,看吧,织田先生喜欢的是我。

    这种小表情非但不会让太宰治郁闷,反而令心情更加的明朗起来了,甚至还冒出了这个孩子很可爱的想法。

    这是个鲜活的,蓬勃的生命,是他为之向往忍不住想要靠近的存在。

    “你们两个今天出任务了吧。”

    太宰治已经提前调查过两人接受的任务,得到的结果差点没让他笑喷,竟然是调解夫妇吵架这种诡异的工作,看来基层人员的任务真的很繁琐啊。

    织田作之助已经见惯不怪了,然而对于期待第一份工作已久的和泉莲来说,又会是怎么样的心情呢。

    太宰治发现自己致力于挖掘出和泉莲更多更有趣的表情,并对此乐不思蜀:“感想怎么样?”

    他不提还好,一提这件事,和泉莲立刻像一张猫饼一样瘫在桌面上,原本闪亮的眼眸也暗淡了下去,整个人都是个大写的生无可恋。

    “啊啊太糟糕了。”

    他用食指在桌面上画着圈圈,用力叹了一口气:“要被迫听夫妻吵架也就算了,但是劝解过后那突然转变的态度也太可怕了吧,感觉有种被蛇盯上的感觉,好诡异。”

    闻言,大概理解他的意思的太宰治向一侧的织田作之助投去了询问的视线。

    等到得到点头的回应后,他鸢色的眼眸一暗,暗戳戳的记下了那家的地址。

    嘴上却调侃道:“织田作出马的话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难道不是你自己的原因吗?”

    和泉莲一噎,他那时确实将对方一顿赞美,才导致对方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转变,但是根本的原因还是……

    “果然是我长得太好看了啊。”

    “……”

    此话一出,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却都沉默的看着他,一时间谁也没有动作,仿佛按下了暂停键停止了时间。

    和泉莲与他们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几秒钟,终于忍不住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不……”织田作之助缓缓吐出一个字。

    要说长相的话,和泉莲无论怎么看都是美少年那一挂的,虽说身形单薄了一些,但走在路上也是会被女孩子尖叫的类型。

    光看着这张脸就觉得赏心悦目,不会升起厌恶感。

    不过……

    “不过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总觉得有些违和啊。”

    正想着,太宰治已经将他的心理话说了出来:“毕竟尽管你夸奖别人的时候毫不吝啬,但是对于自己的事情却表现的非常谦虚,刚才的大胆发言不像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的。”

    听到他这么说,和泉莲也情不自禁的顿了下。

    确实,这种更倾向于他原本性格的自恋,他从来只会对熟悉的人表露,而对于港黑这种危险的组织,他一直都是将自己伪装起温柔无害的模样,才能小心的生存下去。

    刚才,他怎么会无意识把心中的想法给说出来了呢。

    和泉莲的眼底飞快的划过一丝诧异,难道在他心里,已经将这两个人视为了熟悉的友人?

    他一边对自己的言语升起了警惕,一边泰然自若的朝两人笑了下:“什么啊,就算是圣人面对自己的朋友都会变得随意不再谦虚,更何况是我。”

    这种回应的方式已经间接承认了他与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是朋友的关系,可以说是和泉莲的心机其中之一。

    而织田作之助平静的点了点头承认了下来,唇角轻轻上扬一道愉悦的弧度,如和泉莲所料的戳到了他的好感度。

    反倒是太宰治依旧带着那暧昧不清的笑容,反而抛过去一个问题:“诶……可是我跟你的关系似乎远没有这么简单吧,单单朋友两个字根本无法概括,不是吗?”

    “……”

    故作亲昵的暗示,让和泉莲顿时想到了那个办公室内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被噎的只能无语的望着他。

    气氛似乎陡然升温了起来。

    似乎是察觉到他们两个有私人的事情解决,已经用餐完毕的织田作之助擦了擦嘴角,忽然站起身往楼上走去。

    “楼上住着的是织田作收养的孤儿们。”见和泉莲有些疑惑的望着织田作之助的背影,太宰治好心的解释道,只是他随后又用力捏着和泉莲的下颔,将对方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

    “就算想要转移话题也是不可能的哦。”

    太宰治微笑着,鸢色的眼眸中透出一丝深邃,强迫和泉莲正视自己的问题。

    “我记得,你那天说过,你喜欢我。”

    “那么见到我,不觉得应该有些更符合言行的表现吗?”

    和泉莲:“……”

    和泉莲按耐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太宰治这个家伙绝对知道这句话是假的,这人只是想要趁机耍耍他而已。

    无论是瞳孔中浮现的戏谑,又或者是唇边挑起的弧度,都能够证明这个判断。

    既然对方不把这件事当回事,那和泉莲便同样不会放在心上,你永远叫醒不了一个装睡的人,不是吗?

    “好啊。”于是和泉莲非常上道的继续演着戏,灿烂的朝太宰治一笑:“那你先闭上眼睛。”

    太宰治饶有兴趣的挑了下眉,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一阵窸窣的响声过后,一道温热的气息朝他的位置凑近,那炙热的、带着引诱的气息不断拉近与他的距离,且目标似乎大胆的落在他唇部的位置。

    伴随着一股让人腹部紧缩的芳香,太宰治猛地伸出手,轻巧的捏住了那只软软的手腕,睁开眼睛,笑了。

    “很遗憾,我已经预料到了你的行动哦。”

    只见和泉莲的右手正拿一枚银色的勺子,勺子上面则是布满了辣椒面的鲜红的咖喱。

    咖喱还在不断散发着热气,且食物的香气让人恨不得食欲大开。

    只是那本来就麻辣到极点的咖喱上面又洒了细密的辣椒粉,如果无意间咽下去,那可比拷问还要残忍可怕。

    太宰治死死的扣住和泉莲的手腕,装作痛心的叹了口气,“你这是想要毒害我吗,可以的话下次还是选一个能够让我立即死亡的手段。”

    深知他那自杀癖又开始冒出来了,和泉莲双眼弯弯,突然灿烂一笑。

    ——尔后一脚踹上了他坐着的、可以自由活动的高脚椅上。

    “那你现在就去死吧!”

    刹那间,太宰治的身影连带着高脚椅一起往后冲去。

    并直直砸到了墙壁上。

    “疼疼疼……”连人带椅跌倒在地面上,太宰治忍不住摸了摸被撞的通红的额头,幽怨的看向了还在微笑凝视着他的和泉莲,“唔啊,动作好粗暴啊莲,你难道不是更加软乎乎更加任人蹂躏的性格吗?”

    这几乎是直白的戳中了和泉莲的伪装,然而和泉莲只是眉眼微微一挑,就像是对刚才自己的动作一无所知一样,回答的天衣无缝。

    “那是因为太宰先生的期望不是想要自杀嘛,作为忠心部下来说务必要实现上司的愿望才行,所以才趁机帮了你一把。”

    “虽然这次没有成功,但我想只要重复个上百遍上千百,应该就可以满足你的愿望了吧。”

    太宰治拍打着衣角的灰尘,在他完美的回答中扶起椅子站了起来。

    随即,他一边将椅子推到正常的位置上,一边用一种很遗憾的口吻道:“很遗憾,我希望是没有痛苦的死亡哦,所以刚才的那些举止绝对禁止。”

    他对着和泉莲微微一笑,眼底藏匿着一丝深邃:“要是有下次的话,就要实行惩罚了呢。”

    和泉莲对这个词嗤之以鼻,他现在都干正大光明的与太宰治对着干了,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但当他这个念头刚升起来一秒钟的时候,耳边那宛如恶魔的语调便响了起来:

    “是啊……就比如说罚你把整盘咖喱吃下去,并且不能喝水,怎么样?”

    “……”

    一想到那种可怕的拷问场景,和泉莲的脸色立刻不好了。

    和泉莲之所以改变了面对太宰治的态度,完全是因为他隐隐约约察觉到了,太宰治看向他的双眼中似乎夹杂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精光。

    像是用锋利的刀身切开他表面维持着的面具,偷偷窥视着他柔软的内心,不曾拆穿也不曾张扬,并且以此为乐。

    如果他此刻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一定会越发被太宰治玩弄在股掌之中,只有将主动权捏在自己的手里,才能在这场对峙中取得优势。

    就算是他的观察是错误的,此刻释放一些脾气也很重要,他要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太宰治的底线,以此作为他与太宰治交往的基础。

    毕竟面对太宰治这种性格狡猾的人,不做好万全的准备,等到有一天被对方一口吞噬还傻傻的不知道。

    而这次的试探,太宰治似乎并没有对他的举止有什么不满,反而更像是在乐在其中。

    难不成这人是个抖对他态度越差,他的好感度越高??

    但是织田作之助似乎并不是这样的人,却也能够跟太宰治相处的很好……

    和泉莲皱着眉,暂时理解不了这个名叫太宰治的诡异生物,还需要试探观察才行。

    这次的与太宰治的相遇,似乎完全是对方的心血来潮,这之后和泉莲依旧还是在底层的工作中徘徊,幸运的时候能跟织田作之助一起,但更多的时间都是跟不认识的黑手党成员合作。

    大概加入港黑一周后的一天,和泉莲被派去追击珠宝盗窃犯。

    跟他同行的还有四个人,按理来说围堵一个手无寸铁的男人应该很轻松才是。

    然而男人开车逃到了空旷无人的海边后,从树后的阴影中又忽然走出了数道人影,且每个人都持着枪支,穿着防弹衣,一副全部武装的模样。

    比起这边区区的五个黑手党成员,显然敌人的准备更充足,人数上也同样占有优势。

    紧张的气氛如同蓄势待发的箭,稍稍有一点火星就能燃爆。

    几乎在刹那间,像是约好了一样,黑手党的几人组纷纷敏锐的躲到了附近掩体的墙角,耳边的枪林弹雨也随之陡然爆发。

    处于劣势的情况让黑手党成员皆有些慌乱,连忙拿着对讲机请求支援。

    而和泉莲也冷静的蹲下身躲避着流弹,一手握着漆黑的手枪,一手则死死的攥着一枚硬币。

    手枪是黑手党统一的标配武器,而硬币则是独属于和泉莲自己的杀手锏。

    说实话,其实硬币以外的东西什么都行,虽说换出来的物品也要看对应的价值,但只要不是变出来原子弹那种高级货,基本可以忽视这一点。

    而硬币刚巧是小型易携带不会被怀疑的东西,久而久之,和泉莲便习惯了随手带着些以备不时之需。

    面对这种敌众我寡的劣势场面,单纯靠子弹突破显然是不可能的行为,那么现在……

    和泉莲小幅度吐出一口气,掌心的硬币上下一翻,再舒展五指时,一枚通身金黄色的蜜蜂赫然扑扇着翅膀飞了出来,尾巴的蜂针细微且小巧,如果不是仔细观察的话,基本不会看清。

    然而就是这一小小的毒针,要是刺进血肉之中,就会变成最猛烈的剧毒,只要和泉莲想的话,就算让人立刻毙命也可以做到。

    但和泉莲不期望杀人,现在这只蜜蜂的毒液只是麻药,沾入的一瞬间就可以令一头大象陷入昏迷,在这个战斗激烈的状况下,最适合不过。

    和泉莲唇角微勾,看着落在他指尖上静静听从他命令的蜜蜂,指尖微微一动。

    ——咚

    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从不远处传来。

    这当然不是和泉莲的蜜蜂的功劳,毕竟他现在连蜜蜂还没有放出去。

    当他奇怪这声响是什么而小心的探出头时,却发现迎着阳光伫立在前方的,是披着黑色西服的背影。

    夕阳余晖,将他的影子拉的颀长,而头顶那独特的帽子的形状,也应证着那人的身份。

    和泉莲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这是他加入港黑整整一周后,首次与中原中也相逢。

    他身后微长的西服外套还在风中摇曳,若隐若现的透出了劲瘦的腰腹,黑色的手套轻扶头顶,橘色的发丝也柔软的晃动着,光是看着那挺拔背影,就足够的令人安心。

    “是中原先生!”

    “中原先生来支援了!太好了!!”

    身侧的其他黑手党成员也同一时刻欢呼了起来,最强异能使用者中原中也这一名字,本身就代表着强大和安心。

    似乎是听到他们的叫喊声,中原中也微微侧过头,眉眼微蹙漫不经心的瞥了这边一眼。

    “啧,赶得正好吗,喂——你们几个赶紧找地方躲起来,这里就交给……”

    后面的话语像是哽咽在了嗓子中,怎么也吐不出来。

    中原中也的瞳孔不断的放大,脸上也呈现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他湛蓝色的眼中浮现出和泉莲灿烂的笑脸,并且某人躲在墙角边探出了个头,还大大咧咧的朝他晃了晃手。

    ……

    再三确定这并不是幻觉,中原中也立刻瞪圆了眼睛朝那边走去,不顾一众黑手党成员那期待又惊喜的视线,径直来到和泉莲的面前。

    居高临下的盯着蹲在地面上,还穿着属于港黑制服的黑发少年,中原中也眉毛一拧,眉心顿时凝聚着化不开的火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

    闻言,本想上前混个脸熟的黑手党成员们顿时脚步一滞,望着这诡异的气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更多人则是选择了明哲保身,只是用八卦的眼神环顾着和泉莲和中原中也,暗戳戳的猜测这两个人的关系。

    他们原先就听说了这个新人似乎是太宰先生亲口留下来的,本来就对和泉莲高看一眼,现在这么看来……难不成他跟中原先生也有关系?!

    嘶——竟然跟两大干部都很熟什么的,这也太人生赢家了吧。

    但是现在这个气氛显然不太对,看着明显在生气的中原中也,他们又有些不确定了起来。

    和泉莲却很清楚,中原中也到底是在生气什么。

    没有跟他打过招呼便擅自加入了黑手党,而且还是他曾经极力反对的选择,所以才会怒气大于欣喜吧。

    不过,这也在他预料内就对了。

    和泉莲起身站起,刚想摆出笑容解释清楚,没想到趁着这边开小差的时候,敌人已经换好了弹药又开始新一波的攻击。

    而且这次他们还暗戳戳的靠近了和泉莲几人的位置,两波人的距离出奇的近。

    见此,中原中也立刻瞳孔一缩,想也没想便一把抓住和泉莲的手腕,将他往自己的怀中一带:“呆在这里别动!”

    少年的手臂紧紧的环在他的腰后,像是怕他离去一样,尽数将胸膛贴着他的胸膛。

    ——一个非常像是在拥抱的姿势。

    和泉莲几乎能够感受到那鲜活跃动的心脏,唇角不禁浮现出一抹极浅的弧度。

    而闻言,其余的黑手党下属也满是惊喜的朝中原中也跑去。

    能够操纵重力的中原中也可以抵挡一切子弹,可以说是最适合的人肉盾牌,没想要有一天能够受到这种奢侈的庇护,他们简直像是在做梦一样。

    但他们的梦还没有做起一秒钟,就被细小的针猛地戳破了。

    只见护着和泉莲不让他中弹的某位干部忽然凶神恶煞的瞪了他们一眼,语气满是斥责:“你们还不快找个墙角躲起来!瞎跑什么!”

    黑手党成员们:“……”

    双标,这就是双标!!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