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雨涵叶辰〕〔大佬甜妻宠上天〕〔逆天丹帝〕〔桃源山村〕〔暗黑神尊〕〔冠冕唐皇〕〔剑剑超神〕〔情深不寿言总宠妻〕〔开局从相亲开始〕〔决战龙腾〕〔我被秽土转生出来〕〔娱乐小白进化史〕〔神道丹帝〕〔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欲妙体〕〔我有进化天赋〕〔全民魔女1994〕〔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位面发展计划〕〔带着空间重生八零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32章 小草莓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额前的发丝遮挡住中原中也的眉眼, 令他的表情有些晦暗不明。

    但是和泉莲能够清晰的感到那扑面而来的浓浓的压迫感,仿佛空气都被凝固一般,充满了沉重和窒息。

    脑海中瞬间爆发出危险的警铃, 和泉莲站起身,表情僵硬的往后退去:“其实, 我可以解释。”

    “……哈?”中原中也倏地抬起头,那双迸发着杀气的眼眸如刀子般朝他飞去, 白皙的额头上一条条青筋清晰可见。

    而他也恶狠狠的瞪着和泉莲, 脸上呈现的是无法消散的怒火,将双手抵在一起, 将手指捏的喀嚓作响。

    “去死吧, 变态。”他压低声线, 低沉的蹦出几个字:“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

    这个时候, 没有第一时间纠结和泉莲为什么会呆着自己的房间中,而是二话不说直接暴怒, 显然中原中也已经愤怒到失去了一部分的理智。

    在他那可怕的杀意下, 和泉莲后退的速度变得更快了, 但如果这个时候跟中原中也硬刚, 吃亏的还是和泉莲自己。

    因此,他的大脑迅速一转, 忽然唇角微勾的将手中的内裤抖开,将那时髦的面料展现在中原中也的面前。

    “咻~您的品味真让我惊讶。”他故意吹了个口哨, 用暧昧的口吻朝中原中也眨了下眼睛, “原来不仅是人长得性感, 连穿的内衣也这么性感吗,我真是越来越喜欢您了。”

    “…………”

    此不要脸的话一出,中原中也立即顿在原地,神情呆滞,脸色以肉眼可见的升温起来,原本的怒气一消而散,呈现出一副极为慌乱的状态。

    “你、你你……”他气的简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红着脸浑身上下不停的颤抖着,毕竟月影假面永远是他的克星,这种正大光明耍流氓的操作他根本无法应对!

    “你、你给我闭嘴!”最终,他只能颇为暴躁的喊出这句话,随后像是恼羞成怒一般朝和泉莲冲了过去。

    和泉莲身体轻盈的往床上一跃,迅速思索着能够摆脱困境的办法。

    但他非常没有将手中罪恶的导火索内裤放下,反而迅速往怀中一塞,贴身的保存了起来。

    “你?!”见此,直接一脚踹过去的中原中也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简直被眼前之人的骚操作给看傻了。

    不,主要是,你见过有人会把同性的内裤放在自己怀中的吗?!

    这都已经脱离变态的境界了好吗!

    一如既往,轻而易举的,他极为轻松的将月影假面掀倒在地,只是由于二人站在了床上,月影假面倒在一片柔软中,并没有感到疼痛。

    不过当他准备趁机逃跑的时候,中原中也却是一脚压到了他的胸膛上,随后忽然翻身而坐,直接用双膝压住他的两只手臂,臀部压住腹部的位置,最大程度的限制了他的自由。

    身为直男的中原中也自然什么都没有想,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体位对和泉莲的刺激有多么的大。

    橘发的少年就坐在他的上方,体温相连带出一片火热的温度,从下往上的角度看去,能够清晰的看见少年那精致的眉眼,以及微微扬着下颔、眯起双眼、那集傲然和色气为一体的模样。

    戴着假面的双眼不断的陷入暗沉,如同暴风雨来临的那一刻,浑浊的席卷又沉淀着。

    而中原中也故意空出了双手,就是为了能够倒出空闲在和泉莲的身上搜索着。

    一想到那条他穿过的内衣就被人贴身收藏着,中原中也的汗毛都快要根根立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先把自己的衣物追回来,绝对不能让这种变态的计划得逞。

    慌乱中他将手摸向月影假面的胸口,不断的来回搜索着,还因为焦躁和怒火而动作越加粗暴,牵扯的连身上的浴袍都要掉了下来。

    以和泉莲静躺着的视野,那若隐若现的胸口像是撩人的猫爪一样,一点点撩拨着他的心脏。

    少年的皮肤呈现出健康的白,在屋内暖光的照耀下,更加的炫目移开不眼,一眼望过去就忍不住将目光细碎的落下,最好能够钻进最里面探一探风景。

    再加上一双不安分的手还在他身上胡乱的摸着,和泉莲用力舒出一口气,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给他的惩罚还是奖励。

    不过对方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还真是件很可惜的事情。

    翻了半天,中原中也也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眉心越发紧紧的拧起,他明明看见月影假面将衣物放到了怀中,怎么可能会不见了?!

    根本不知道和泉莲直接将衣物交给系统这件事,感到极为恼火的中原中也最终忍无可忍的将双手扯着面前的衣襟,下意识就要用力撕开。

    只要撕开一探究竟,就能知道衣物被对方给藏到那里了!

    “!”察觉到他的心思,和泉莲猛地睁大了眼睛,先不说撕开他的衣服会不会暴露身份,一上来就上半身裸体什么的,刺激也太大了吧。

    因此,他连忙抢在中原中也动手之前,率先进攻道:

    “呵,宝贝儿,果然每次遇见你,你都是这么热情啊。”

    刻意压低的声线甜腻的流淌出,从中却诡异的带着一丝缱绻和温柔,“已经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解开我的衣服了吗。”

    他琉璃般的眼眸透出璀璨的亮意,其中的热度都能够将人融化:“好啊,正好你也刚刚洗浴完毕……”

    “今晚。”他突然倾起上半身,猝不及防的拉近了与中原中也的距离,“让我们一起共眠,如何?”

    那优雅的唇瓣就贴着他的面前吐息着,炙热的空气再次升温,满心都在寻找东西的中原中也终于被拉回了现实的世界,瞳孔紧缩,整个人都像是石化般僵硬在了原地。

    但还不等和泉莲得意一秒钟,面前就猛地出现了一只手掌,并且二话不说直接朝他的胸口拍了过去。

    “……再开玩笑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可恶!!”

    和泉莲再也维持不住姿势,被硬生生推回了床上。

    他眯起眼睛挑眉看向向他放着狠话的人影,却发现那逞强的模样没有出现,反而中原中也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脸颊满是一片通红,像是快要被蒸熟了一样,坐立难安。

    注意到和泉莲的视线,他似乎想去拉头顶的帽子遮盖自己的表情,然而等到抬手的时候才意识到摸了一空。

    没有了帽檐的遮挡,他只能转而用手扶着额头挡住自己的面部,只是露出的一半下颔上,唇瓣紧咬着,喉结也在不安分的上下滚动。

    这种害羞的模样简直戳的和泉莲眼冒红心,不过美色虽然当前,正事却不能忘,趁中原中也分心的一刹那,和泉莲放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蜜蜂。

    黄色的蜜蜂轻声绕着中原中也飞舞着,随后又在那毫无防备的脖子上,如同蜻蜓点水般的刺了下去。

    只仅仅几秒之中,中原中也便突然感到浑身脱力,异能无法使用,大脑昏昏沉沉,如同第一次被月影假面下毒后那种无力的反应。

    他几乎是一瞬间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覆盖着怒火的双眼直勾勾瞪向下方的人:“你这个混——!”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只戴着黑手套的双指给堵上了。

    月影假面轻易的脱离了他的控制,一手轻车熟路的搂上他的腰,一手堵着他的唇瓣,那张戴着面具的脸凑得离他极近,令他还能够看清那剔透眼眸中蕴藏着深情。

    大概是窗外的月色泄了进来,增添了几分朦胧,中原中也的心不受控制的缩了下,心底浮现出几分怪异。

    “请原谅我,能够与你亲密的接触,也就只有这种手段了。”

    月影假面柔和的说着,像是在诉说世间最动人的情话。

    如果忽略那在腰间一路下滑的爪子的话,说不定中原中也还不会这么想要打死他。

    “手,放开。”

    他紧咬着牙关,恶狠狠的挤出几个字。

    谁知眼前的人却轻笑了一声,说出了更加不要脸的话:“事到如今还羞涩什么,你不是已经把我全身都摸过了吗?”

    “……哈?!”这出其不意的扣帽子令中原中也怒了:“放屁,你在说……”

    “你忘了吗?”月影假面打断了他的话,无奈的摇了摇头:“才几周的时间就忘记了,真令我伤心。”

    他忽然扬起了下颔,在中原中也的面前故意露出一截雪白修长的脖颈。

    眼睛半眯,浓密的眼帘轻颤,似笑非笑的勾起唇,并且用指尖隔着虚空指了下。

    随着他的动作,中原中也下意识将视线落在那天鹅颈上,脸色一瞬间变得极其精彩。

    那刻意被他忽视过的羞耻到爆的记忆,再次走马观花般浮现在他的大脑中。

    “……”

    那一天,他的手掌钻进衣摆,落在脖子上细碎的吻……

    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能回忆起来啊啊啊啊!!

    中原中也快要折磨的疯了,他千辛万苦靠着工作麻痹自己才放下的回忆,结果现在竟然又一次回了炉。

    但是面前的男人却含笑望着他,似乎就等着他露出难堪的表情,中原中也一咬牙,觉得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怂!

    “……那都是你这个家伙动的手脚!”

    硬挺着羞耻感,他努力呈现出一个淡定的自己,殊不知那红透了的耳尖却暴露了他的全部心思,“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哦,是吗?”和泉莲忍笑看着他那装作镇定的模样,“可是被占便宜的可是我哦,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你不觉得应该负起责任吗?”

    “……”中原中也一噎,险些被指责的说不出话来。

    如果是一男一女的话,让他负责还有情理可言,然而两个男人……他还要付什么责,难道要把对方给娶回来吗?

    “不用那么麻烦。”不知道月影假面是如何看透他的心思的,只听下一秒,那调侃的语调便倏地响起:“只要你嫁给我就好了。”

    中原中也:“……”

    哈???

    只微微一怔神后,他的眼底浮现出一丝杀气,顿时眉眼凶恶的冷笑了一声:“哼,开什么玩笑,如果你是想侮辱我,从而让我感到火大的话,恭喜你做到了!”

    即使无法控制身体,他散发出来的戾气却足够让人心惊肉跳,“我现在就恨不得扭断你的脖子!”

    ……

    空气中的杀气迅速扩散,眨眼间弥漫了整个屋内。

    气氛沉寂的可怕,似乎下一秒就能凝聚成一把无形的利刃收割对方的头颅。

    “啊啊,怎么办。”而就在这压抑的沉默着,戴着面具的男人却颇为感慨的叹了口气,眼中柔和的仿佛一滩湖泊,“就在刚才,我的心再次为您倾倒了,先生。”

    “……”

    中原中也被噎的一口气没上来,只能用诡异的目光凝视着他。

    这他妈的到底是有多粗神经!

    自己可是要杀了他啊,结果就换来这么一句话??

    根本无法理解月影假面的脑回路,中原中也一如既往的感到心累不已,眼角忍不住跳了两下。

    “我喜欢你的这件事绝无须为。”

    这时,月影假面又直接a了过来,一边搂着他的腰,一边凑近他的耳侧,尽数将呼吸喷洒上去,“不过既然你不愿意的话,没关系,就算你对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我也会一直等着你的。”

    “……”中原中也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个吃干抹净就跑的渣男,而月影假面就是被他抛弃的小可怜。

    妈的,真是绝了。

    还没等他脸色难看的要怼回去,那只手便忽然从后颈位置掐住他的脊椎,轻轻摩挲着,带着种爱怜的疼惜。

    “不过我来索取一点报酬的话,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刹那间涌出来一股不好的预感,中原中也连忙调动起浑身的力气进行抵抗。

    然而强烈的药效根本无法令他动弹一根手指,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月影假面低下头,将呼吸洒在他的脖颈间。

    下一秒,一股刺痛感微弱的袭来。

    跟指尖被玫瑰花刺不小心扎了下的疼痛相仿,根本算不上是伤口,不过无论是撩动着耳膜的暧昧的水声,又或者是磨碾着的痒痒的感觉,都让看不见的中原中也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一幕幕画面。

    那是他曾经对月影假面所做的事情,如今,却以同样的方式回敬了过来。

    ……这算是什么,报复?

    一边咬着牙不让喘息声泄露,中原中也朦胧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而等和泉莲终于抬起头,对那造出来的小草莓而感到满意不已时,中原中也已经满脸绯红,一双水润的蓝眸就算用力瞪着他,也丝毫没有一丝压迫感。

    伸手将那凌乱的浴袍整理好,和泉莲瞥了眼一侧的时钟,感慨时间流逝的飞快。

    他默默将中原中也推倒在床上,低头俯视着对方那警惕的眼神,笑了:“就这么期待我会对你做些什么吗?”

    瞳孔倏地一缩,中原中也恶狠狠的送给他一枚眼刀。

    如果不是大意到中了毒,他怎么可能任凭对方这么放肆,啧简直太令人火大了,要是对方敢对他做什么的话……

    中原中也一咬牙,拼命计算着能够反抗的手段。

    他头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弱小,因为异能的绝对强大而忽略了敌人的狡猾和计谋,这才变成了今天这副惨状。

    但是一想到月影假面那诡异到极点的行径,他又觉得错的并不是自己,面对这种家伙都能游刃有余的对抗,那就只有太宰治那个垃圾了吧。

    正想着,一朵蔚蓝色的玫瑰忽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穿着黑色礼服的男人轻捏玫瑰,唇角含着优雅的笑意,就这么附身将玫瑰花放到了他的耳边。

    “此花代表着我的心意,先生。”

    月影假面低声的说着,那双璀璨的眼眸一如既往恍若银河,尔后一片黑色的布料就这么在他的视野内滑落,慢慢的遮挡了他所有的光亮。

    “这是你留在我这里的东西,是时候该还给你了。”

    虽然看不见遮挡自己的黑布到底是什么,但是从月影假面的台词来判断,中原中也意识到这似乎是那日他丢给对方的黑色大衣。

    他的大衣在衣橱里起码有四五套,就算失去一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没想到,月影假面竟然将它归还了……

    鼻翼间还能嗅到那淡淡的洗衣粉的气息,中原中也不由得怔了下。

    但随即,在一片黑暗中,从不远处忽然传来的一阵窸窣的声响,似乎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隐约的还能听见一道水声。

    联想起月影假面所说的那些暧昧的台词,中原中也心中陡然一惊,自己那放大的心跳声清晰入耳。

    床、蒙面、玫瑰花,水声……不会是……

    一种令他脸都绿了的可能性在他脑海中炸开,他连忙用力调动着自己的神经想要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然而这药效十分强劲,不管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

    最诡异的是,他的大脑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困倦的状态,就算是努力警惕着月影假面的动作,但头脑的昏沉却将他的意识拉入了更加朦胧的深渊。

    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他逐渐的陷入了睡眠状态中,将现实的一切都隔绝在了脑后。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中原中也猛然清醒的坐起来的时候,太阳穴倏地一痛,让他紧咬牙关扶向额头,沉淀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环视着四周。

    屋内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身影,静悄悄的就像是身在镜花水月之中,一切都宛若幻影。

    但中原中也将目光落在床上,看到那属于自己的外套以及那朵熟悉的蓝色玫瑰时,又是眼眸一凝。

    月影假面确实来过这里,不是梦!

    他连忙翻身跳下床铺,药物的后遗症令他的双膝一软,险些摔倒地上。

    不过他还是眉眼严肃的朝门口奔去,呼唤起守在这一层的警卫。

    “中原先生,您醒了吗?”

    还在紧张守卫着楼层的警卫立刻朝他行了个礼,“方才敲响您的房门发现您没有回应,属下便擅作主张在这一层严格巡逻,目前并没有发现可疑人影。”

    闻言,中原中也的记忆终于渐渐回炉。

    对了,他是因为听到警卫说有入侵者才走出了房间,等到想要换上衣服亲自巡逻而回到房间后,便猝不及防的与月影假面碰了个面。

    后来睡着的记忆虽然中断了,但是月影假面绝对已经顺利逃走。

    可是……这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又是怎么在众目睽睽中离开的?!

    中原中也百思不得其解。

    “辛苦了。”他按压着太阳穴,朝面前的警卫颔首示意:“调查监控,继续巡逻,确实有入侵者闯了进来。”

    听到他这么说,警卫立刻满脸严肃的敬了个礼:“是。”

    顿了顿,他又有些担忧的补充了句:“您……身体不舒服吗。”

    “没什么大碍,都是那个该死的月影……啧。”一想到这件事,中原中也就忍不住愤愤的砸了下舌。

    不过对方既然已经跑了,他现在做什么都没有用,还不如回房间休息休息找找线索,那家伙为什么会来他的房间,还是个谜。

    但当他随意的摆了下手,转身要走的时候,面前的警卫不知为何突然睁大了眼睛,目光直直落在他的脖子上,就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呆呆的张大了嘴。

    “中原先生,你……”他像是控制不住言语似的突兀的提高了音量,不过下一秒,又连忙用手捂紧了嘴,拼命的转移了视线。

    中原中也被他的反应弄得极为疑惑,下意识抬手将掌心覆向脖颈揉了揉。

    而这时,脑海中却电光火石般浮现出一道场景。

    戴着蝴蝶面具的男人在他的颈部低下头,暧昧的张开了嘴,随即,一股刺痛感倏地袭来。

    ——难道是?!

    中原中也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复杂。

    他不顾一切的回到了寝室中,直到站在镜子面前才松开了捂着脖子的手掌。

    透明的镜片,从中清晰的浮现出橘发少年低沉的眉眼,以及那白皙的颈部位置上,一道显而易见的草莓印记。

    “……”

    下一秒,只听轰的一声。

    什么东西破碎的巨响从房间内传来。

    “中原先生?!”闻声而来的黑手党下属们立刻汇聚在他的房间前待命,“发生什么事了吗!”

    良久,屋内才传来有些压抑的声线。

    “……什么都没有,你们、继续巡逻。”

    黑手党下属左看看又看看,都一脸莫名的对视着,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既然上司这么说,他们就只好听话的散开了。

    而此刻,屋内。

    中原中也站在一堆破碎的镜子碎片前,一手捂着脸,从指缝中露出的那双湿漉漉的蓝眼睛中、倒映着碎片上自己脖间的一块粉红,脸红的几乎可以滴出血。

    艹!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