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女婿何金银最〕〔主人公叫叶辰和苏〕〔至尊女婿何金银最〕〔神魔书〕〔万年小妖爱上我〕〔何金银江雪最新章〕〔万界武侠大冒险〕〔何金银江雪免费阅〕〔左道江湖〕〔此人杀心太重〕〔差一步苟到最后〕〔我有一个庇护所〕〔超强狂婿〕〔无限血核〕〔团宠囡囡四岁啦〕〔超凡大卫〕〔农家有女甜如蜜〕〔倦爷,你家夫人是〕〔众神世界〕〔重生九零小辣椒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35章 你喜欢谁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翻涌的心绪竟又一次搅弄着他的心, 中原中也连忙不敢胡乱乱瞄,直接加快了手中速度迅速把碘伏和药膏匀称的抹在了那青紫的后背上。

    药膏微凉,被窗外的风吹拂过, 仿佛能够深入骨髓般,激得和泉莲打了个冷颤。

    情不自禁的,他笑了起来:“中也的手很温柔, 有种后背被抚摸着的感觉。”

    此话一出, 原本轻柔的动作倏地一用力, 和泉莲的脸上顿时笑不出来了。

    他甚至差点没有抑制出呐喊, 因为中原中也戳的正是他痛得极为严重的位置。

    “笨、笨蛋, 你在说什么胡话啊!”

    后面看不见人影的地方传来慌乱的声线,并且手上的力度不自觉越来越大,仿佛恼羞成怒到了一定程度。

    和泉莲刚开始还是忍耐住颤了颤眉毛, 不过时间一久, 他的眉宇便紧紧的拧起, 几乎能够夹起一只苍蝇。

    “我是在给你上药,不要说那些有的没的!”

    偏偏中原中也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痛苦,还在强装作镇定的说着。

    “嗯……我知道了。”和泉莲顺着他的话点头, 想要尽快摆脱这种痛苦的场面, “已经可以了,还是系上绷带吧。”

    闻言, 中原中也这才放开了他的后背, 在和泉莲终于松出一口气的时候, 将一截绷带取了出来。

    他本以为只是缠绕个绷带总比面对那白花花的皮肤强, 结果等到实战的时候,中原中也才发现他不可避免的要将双手环过和泉莲的腰,才能真正将绷带给系紧。

    半拥半搂的动作,身体与身体之间的摩擦,无论哪一点,都让此刻的中原中也感到致命的羞耻,不敢乱动一步。

    然而和泉莲却眨着一双迷茫的眼睛,回过头向他询问道:“怎么了?药膏快要挥发了。”

    ……啧!

    中原中也竟是有些不敢看那双干净澄澈的眼眸,怕那双眼眸中倒影的是极为不堪的自己。

    “啊、嗯。”他支支吾吾的应和着,用双手猛地一拍自己的脸颊,想让自己的脑子不要蹦出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清脆的巴掌声令和泉莲微微一惊,不过还没等到他扭头看去,一只拿着绷带的手掌便从他的胸前环过,手臂还在不经意间微微颤抖着。

    和泉莲的眉眼瞬间笑开了,他当然是故意企图着这种亲密的接触,尤其是能看见中也那羞耻又不得不做的表情,会让他产生巨大的满足感。

    只是背对着中也果然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啊……好失望。

    和泉莲遗憾的叹了口气,不过这种不经意间就能拥抱的动作,也足够让他愉悦的了。

    “你说……”安静的享受了一会儿中原中也的服务后,和泉莲又忍不住开始调侃了起来,“要是现在有人闯入医务室,会不会认为我们两个是在拥抱?”

    缠绕着绷带的手指倏地一松,中原中也湛蓝色的双眸先是一怔,随后才以肉眼可见的慌乱了起来:“……哈?哈??怎么可能啊!这、这只是在正常的上药而已!”

    他的动作幅度太大,导致已经缠绕好的绷带又开始松垮了下去,有几条已经掉到了和泉莲小腹的位置。

    和泉莲手疾眼快的捞起,颇为无奈的勾起了唇。

    虽然他很乐意看见中也慌张的模样,但是因此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也很要命啊。

    “绷带松了哦。”他提醒道,不再去挑战中原中也脆弱的心灵,“放心,我只是在开玩笑啦,不会有人会误会的。”

    听他这么说,中原中也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安心的再次缠绕起绷带来。

    而就在他的手无意间环过和泉莲腰身去够绷带的一刹那,医务室的门忽然被打开,竟是走近一道熟悉的人影。

    有着柔软发丝的少年笑盈盈的站在那,目光在两个静止动作同时看向他的人身上落下。

    随后,歪了下头:“你们是在拥抱?”

    和泉莲&a;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第一个慌乱的跳了起来,拉开了与和泉莲的距离:“谁在拥抱啊,你的眼睛是瞎了吗!!”

    “你怎么来了?”比起他像一只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的神态,和泉莲的反应就淡定多了。

    他甚至还将松垮的绷带尽数整理好,这才慢条斯理的看向笑眯眯的太宰治。

    “偶然路过这里想要找一条漂亮的绷带,没想到遇见了你们。”

    太宰治走近了些,用那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瞥了中原中也一样,“结果没想到,你们竟然在这种地方干亲密的事情,还真是刺激呢。”

    他越是露出这种表情,中原中也就越是感到抓狂不已,恨不得抓着太宰治的肩膀让他看清事实的真相。

    “你在胡说什么!我们是在上药啊上药!!”

    “啊啊不用解释了。”太宰治却懒洋洋的摆了摆手,像是露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放心,我会替你们保密的,毕竟干部香艳的八卦传出去也有损组织的形象,不用太感谢我哦。”

    然而这种说法反而更像是坐实中原中也和和泉莲之间的暧昧。

    中原中也眉眼狠狠一压,整个人暴怒而起,身上迅速浮现一道红色的薄膜,脚尖用力一点,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并且一脚踹向了太宰治的身体。

    但在接触太宰治身体的一刹那,他身上那威压性的异能便不翼而飞。

    一阵烟尘散去,令就算是普通人的和泉莲也能看清他们之间的动作。

    此刻,中原中也抬着右脚,脚尖堪堪停在太宰治那脆弱的脖颈附近,只要稍微一用力,就能轻易踢断对方的脖子。

    而太宰治则睁开眼睛,唇角微勾的凝视着中原中也的眼睛,既没有呈现出害怕的姿态,又没有感到愉悦。

    他就像是个被操纵的木偶一般,对眼前的一切都无动于衷。

    “喂,别再开玩笑了。”

    中原中也将声线压得极低,几乎是从嗓子眼硬生生的挤出了一句话,那双湛蓝的眼眸缩成猫一样的竖瞳,神情极为严肃。

    “我们只是在上药而已,如果你敢到处乱说的话——”

    他深深的盯着太宰治的眼眸,从身上一瞬间迸发出一股可怕的戾气:“我就把你的头踢下来,明白了吗。”

    羞耻和慌乱到极点,不懂得掩饰自己情绪的中原中也便在无措间采取了个最粗暴的办法——以暴力来压制一切。

    他不确定太宰治会不会听从他的话,因为以太宰治的智商,就算他的威胁已经扣到了对方的命脉,太宰治也仍旧能够游刃有余的摆脱这种困境。

    果然,面对他的杀意,太宰治只是轻笑了一声,耸了耸肩膀:“唔啊,好可怕啊。”

    虽然嘴上充满了委屈,那双鸢色的眼眸中也没有露出除了平静以外的情绪。

    在中原中也狐疑的眯起双眼打量他的时候,他却突然一个闪身来到了和泉莲的面前,双手扒住和泉莲的肩膀,自己则瑟瑟发抖的躲在了和泉莲身后。

    露出半张可怜兮兮的脸,朝着和泉莲告状道:“中也太可怕了,你要好好保护我啊莲。”

    由于太宰治方才一直都是侧对着他,和泉莲没能看见他的表情。

    但此刻在他身后露出慌张害怕等情绪的太宰治,一看就是假的不行,和泉莲在内心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他演戏。

    不过中原中也却不知道他的想法,在中原中也的眼中,和泉莲就是朵生在温室里的花朵,没有见过世界上的阴险和狡诈。

    所以他连忙指着太宰治的鼻尖想让和泉莲清醒一点:“和泉,别被那家伙假惺惺的模样骗了!他肯定是在演戏!”

    然而比起嘴皮子,还是太宰治更胜一筹。

    只见看见中原中也那愤怒的表情,太宰治则像是更加害怕的蜷缩起身体,和泉莲甚至能够感受到那搭在他肩膀上微微颤抖的掌心。

    即使一句话不说,他也能装得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样,看的中原中也完全火冒三丈的不行。

    两个人剑拔n-u张的气氛完全没有好转,反而令和泉莲背后的药膏都快要蒸发了。

    和泉莲颇为头疼的看着两人的对峙,终于忍不住介入其中。

    “不用那么生气啊中也,我想太宰一定不会胡乱说出去的。”

    他灿烂的朝中原中也笑着,温柔的眼眸仿佛能洗刷那胸口翻涌的怒气。

    中原中也奇异的感到了心情的平复,只要注视着和泉莲的眼睛,他就像是被一团软绵绵的棉花包围了一样,浑身轻飘飘的,仿佛浮在空中。

    “对吧,太宰。”安抚完了中原中也,和泉莲将肩膀上的手掌握住,回过头,故意用指腹捏了捏对方的掌心,“你肯定不会散发那种不切合实际的谣言的,我说的没错吧。”

    太宰治垂眸看了眼被包裹着的温暖的手掌,稍微挑了下眉。

    他似笑非笑看着似乎在警告着他什么的和泉莲,忽然语出惊人。

    “那你猜猜,组织内流传出来的关于我看上你的脸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我亲自流传出去的?”

    “……”

    没等和泉莲搭话,一旁的中原中也却倏地怔在了原地。

    太宰治喜欢和泉莲的脸??

    他怎么从来没听说?!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看向太宰治的目光宛若一个大变态。

    于是,和泉莲刚开了嘴,却不等发出一枚音节,就察觉到面前多出了一只手臂。

    那只手臂直接揽过他的胸口,往后方用力带去。

    背后轻轻撞到一道覆盖着流畅肌肉线条的身躯,而布料传来的凉意也令几乎不着寸缕的上半身感到一阵寒冷。

    可是那有力的臂膀就这样牢牢的环住他的胸口位置,不曾放开一步。

    “这是怎么回事。”中原中也严肃的凝视着太宰治,甚至都没察觉到这个动作有多么的暧昧,现在的他全身心都沉浸在那个谣言中,无法关心其他的事情,“给我解释清楚。”

    太宰治饶有兴趣的观察着中原中也的动作,又在和泉莲那有些懵逼的脸上扫了一圈,意味不明的勾起唇角:“看来你很在意啊,中也。”

    “啧,跟你扯上关系的人都会变得非常麻烦。”中原中也极为嫌弃的砸了下舌,“我可不想眼睁睁看着和泉跟你这种黑泥搅和在一起!”

    “什么啊,只是这个原因。”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太宰治无趣的撇了撇嘴。

    而和泉莲也随着他的叹息而抿紧了唇线,虽然他早都猜到了以中也的迟钝是不可能注意到他的撩拨的,但是一旦亲耳听到回答,不说遗憾确实是假的。

    到底怎么样才能令中也意识到他是不一样的呢,和泉莲思索的垂下头,遮住眼底闪过的一道精光。

    这时,太宰治也自顾自的解释了起来:“看来你真的不怎么去关注组织的论坛呢,里面关于我们的八卦可都已经盖到了热门话题。”

    他悠悠坐在床铺边缘的位置,将双膝上下交叠在一起,含笑的望着中原中也:“就比如我跟莲的关系,还有……你跟月影假面的关系。”

    中原中也刚想怒气冲冲的质问他,结果听到后半句话,直接将口水卡在了嗓子眼,干咳了起来。

    “什、咳咳……我跟,月影那个家伙的关系?!”

    中原中也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下意识的缩紧了手臂,将和泉莲勒的呼吸一窒:“我能跟那种家伙有什么关系!!”

    “当然是类似于他想要吻你,又或者是潜入你的房间里、又偷走你的私人物品等不可言说的事情喽。”

    太宰治故意拉长了语调,眼眸细微的眯着,观察着中原中也那逐渐变得精彩至极的脸。

    等到欣赏够了,才微微一笑提醒道:“顺便一提,你快要把莲勒死了,提到月影假面的事情就这么激动吗?”

    这么一提醒,中原中也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用力过猛,连忙迅速的松开了环着和泉莲的手臂。

    而和泉莲则大幅度的做了个深呼吸,感觉这种窒息感比被中也掐着脖子的时候还要刺激。

    “抱歉!”见他一脸难受的模样,中原中也手忙脚乱的伫立在一边,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没关系。”和泉莲大大方方的原谅了他,不过在中原中也松口气的时候,忽然倾身向前,双眸直直盯着对方的眼睛,笑了,“中也,原来比起我你更关心月影假面的事情啊。”

    “……哈?!怎么可能!”中原中也瞬间僵硬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驳道,“我当然是更关心你了。”

    “是这样吗?”

    和泉莲不依不饶,脚尖继续朝中原中也迈步,而中原中也却不知为何感到了某种压迫感,竟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那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关心我跟太宰的事情,反而要去在意月影假面?”

    和泉莲的死亡发问还在继续:“难道不是因为你更喜欢月影假面吗?”

    明明和泉莲给人的感觉是舒适而又没有危害的,但是现在,他眯着眼睛,一步一步朝前方走着,每一步都像是踩到了中原中也的心尖一样,令中原中也的心脏倏地一颤。

    宛如被拎着后颈的猫咪,中原中也机械的往后退着,不知为何有些不敢正视和泉莲的脸。

    他自己也不知道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提到月影假面,他的肚子里窝着一把火,每每都想着要把那个混蛋逮捕起来教训一顿。

    但与此同时,那颇为暧昧的气氛却撩动着他的神经,令他开始意识起月影假面的事情,对方的一举一动都能轻易的打破他的心底防线,是一种以前从未感受过的情绪。

    而另一边,和泉莲在他心底来说同样很重要。

    和泉莲可以称得上是他朋友的存在,不分地位和职级,也能正常的跟他相处。

    同时,他的性格纯粹又明媚,就仿佛苍穹和大海之间相连的地平线中,地平线的一头是他自己,另一头是和泉莲。

    他欣赏和泉莲的光明,也想要保护对方的心灵,但与此同时又总觉得无法真正触碰得到,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情感。

    要说他更喜欢谁的话,那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出是和泉莲。

    但要是最在意谁的话……中原中也却一时间无法解释清楚,也不知道心中的答案。

    他的沉默令和泉莲理解到了什么,眼底迅速划过一道亮光。

    看来中也还真的是喜欢身为怪盗的他啊,突然有一点点不爽是怎么回事。

    ……不过也多亏发问,他似乎明白为什么中原中也到现在都在抗拒他的示好了。

    那是因为存在太过遥远,那条分界线又表现的太过分明,所以才迟迟不敢踏出那一步。

    如果能够让中原中也了解到他并不是对方心中那么纯粹的存在的话,大概,两个人的距离便更会近了一些。

    然而,即使知道具体的方法,和泉莲却在采取行动上开始犹豫了起来。

    这是需要冒着极大风险的做法,毕竟这可是和泉莲一直用于生存所伪装的性格,将这个伪装硬生生扒下来,就宛如把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面露了出来。

    先不提这会导致一连串什么样的后果,他只是喜欢中原中也的脸和那可爱的性格而已,用的着为此做如此大的牺牲吗?

    和泉莲不敢拿自己的真实身份去赌,到这一步,竟是自己有些退却了。

    似乎他垂着头表情晦暗不明的模样令中原中也误会了,中原中也的表情也开始变得忐忑不安,甚至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样。

    但就在这时,医务室的门突然被敲开,一位黑手党下属说是有要事找中原先生协商。

    于是,只说到一半的话题没办法再解释,中原中也只能深深的看了和泉莲一眼,道了声歉便匆匆离开了医务室。

    和泉莲凝视着他离去的身影,有些心累的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他忽然羡慕起月影假面来,明明都是他自己,但那个任意妄为,从不在乎后果的那个自己,才是他真正想要的生活。

    他什么时候才能摆脱系统的束缚,回到那个纯粹又肆意的自己呢。

    “人都已经走了哟,再怎么看都不会回来的。”

    忽然间,他的背后传来一道轻飘飘的声线。

    和泉莲有些迷茫的回头,看向笑眯眯站在他身边的太宰治:“……你还没有走啊。”

    “唔啊,好过分,我可是专门留下来陪你的啊。”太宰治一脸幽怨的看着他,“绷带,自己没办法系的吧。”

    和泉莲看了下那松松垮垮落在腹部的绷带,这才想起来他是为什么来到的医务室,“啊……”

    三秒后,他突然惊讶的看向了太宰治:“你要帮我系上?”

    “当然。”太宰治得意洋洋的扬起了下颔:“说到绷带,没有比我更专业的人了。”

    和泉莲将目光落在他脖间、手臂那露出的一截绷带上,对此表示了深深的认同。

    别的不敢说,绷带包扎的话,交给太宰治绝对放心。

    他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将后背大方的露给太宰治看,并没有任何小心思:“那就拜托你了。”

    对于他的安分,太宰治挑了下眉,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得到了允许。

    但他迅速在和泉莲后方坐好,看见那乱做一团的绷带后,尽数将其扯了下来。

    和泉莲微微一怔,只要重新绑紧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就能包扎完,但太宰治却偏偏选了个最费时的方案。

    而绷带的抽掉,也露出了和泉莲后背紫青的皮肤。

    太宰治的目光细微一凝,将身上的伤势快速扫了一遍后,才慢条斯理的开始重新缠上。

    “被撞在墙上,很疼吗?”

    和泉莲被他突如其来的发问惊讶到了,反应了好几秒,才反问道:“是织田先生告诉你的?”

    所以太宰治才会精准的出现在医务室,还明白他的伤势是怎么来的。

    “织田作突然来找我还吓了我一跳呢,他从来都没有私下里找过我,一次都没有。”

    “不过为了你,他找了我好久。”

    和泉莲勾起唇角:“织田先生果然是个好人。”

    “他可是据我所知的黑手党中,唯一一个不shā&039;re:n的黑手党。”太宰治却意味深长的说道,“不觉得跟某人很像吗?”

    “……”

    和泉莲呆了下,终于意识到那日在办公室与太宰治之间的谈话,确确实实被太宰治记在了心中。

    而且,太宰治还刻意让他与织田作之助接触,理解不shā&039;re:n的黑手党是如何在黑暗中灵巧的度过。

    所有的安排,原来都是为了他啊。

    “太宰,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和泉莲忽然含笑扭过了头,将那双灿若星河的眼眸对上太宰治的双眼。

    “我说你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结果你还嘲笑了我。”

    似乎想起以往的事情,和泉莲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虚着眼眸陷入了回忆。

    “但是现在,就在此时此刻,我又一次确认了。”

    他眉眼弯弯,唇角露出温柔的笑容,明媚的模样一瞬间点亮了太宰治的世界。

    “你果然是个很温柔的人啊,谢谢你,太宰。”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