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雨涵叶辰〕〔大佬甜妻宠上天〕〔逆天丹帝〕〔桃源山村〕〔暗黑神尊〕〔冠冕唐皇〕〔剑剑超神〕〔情深不寿言总宠妻〕〔开局从相亲开始〕〔决战龙腾〕〔我被秽土转生出来〕〔娱乐小白进化史〕〔神道丹帝〕〔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欲妙体〕〔我有进化天赋〕〔全民魔女1994〕〔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位面发展计划〕〔带着空间重生八零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41章 deep-kiss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是带着些酒气的味道。

    和泉莲迷迷糊糊的想着。

    浓浓的酒精气息蔓延到他的神经, 令他原本清醒的大脑也仿佛就此沉醉,炙热交缠着的呼吸也越发的染上了一些火气。

    灵巧的舌不断勾住一方, 相互舔舐摩挲,口腔内肆意的翻搅着, 卷出丝丝缕缕的甘美。

    面前的人乖巧的站在那里, 任由他的索取, 只是一双瞪圆的眼眸似乎在呆呆的注视着他,没有完全理解这是什么情况。

    和泉莲看在眼底, 心中却仍不住在轻笑着。

    果然醉酒后的中也实在是太可爱了,就连这副迷茫的神情,也能够戳到他的萌点。

    不由自主的, 他一边轻轻描绘着那唇瓣的形状,一边伸出指腹落在了橘发少年的脸颊上, 近乎爱怜的摩挲了下。

    掌下, 那软绵绵且光滑的手感令和泉莲简直爱不释手。

    于是,那不安分的手指顺着脸颊一路下滑,落在曲线优美的下颔上, 落在白皙扬起的脖颈上, 几乎是肆无忌惮的往下滑去。

    而压在唇缝间的舌还在不断的搅起津液。

    他没有注意到中原中也的身体还在小幅度的颤抖, 脸上的热度热的惊人,同时, 那额头上的青筋乍现, 显出一副极为忍耐着的烦躁感。

    而他也逐渐开始学着和泉莲的动作, 笨拙的、却极为聪慧的练习着。

    刚开始还断断续续被迫吻的有些闪躲, 到最后,竟是已经适应了这种节奏,甚至非常温顺的打开唇线,没有一丝抗拒。

    和泉莲心满意足的拉开了距离,亲吻的感觉实在是过于甜美,一旦离开这种柔软后,他还有些些许的留念。

    不过乘人之危也就只有这一次,先不提如果暴露的话中原中也会怎么看他,他更希望的是能够与清醒的中也做这种亲密的事情,而不是在现在。

    和泉莲往后退了两步,看着还坐在沙发上气息不平的中原中也,打算先离开房间兀自冷静下:“……我去帮你取点水。”

    他转过身,快步的想要离开这满是粉红泡泡的房间,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他的手臂却倏地被人牢牢抓住。

    只见中原中也不知道何时脱离了棉被的束缚,浑身都包裹着一层诡异的红膜。

    只是被扣住手腕,和泉莲就仿佛感到有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身上,令他根本无法反抗。

    而随后,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具现化了。

    抓着他的手腕忽然往一旁用力一推,和泉莲脚下便重心不稳,直接晃晃悠悠的往后倒去,角度正好的落在了刚才所坐的椅子上。

    被推的眼冒金星,和泉莲下意识的扶着两侧的扶手,挺直了脊背,当他的视野终于清晰的时候,面前已经出现了一张放大版的脸。

    微微蹙眉盯着他的橘发少年就这么俯下身,湛蓝色的眼眸亮的宛如大海,一眨不眨的凝视着他的眼睛。

    他的左膝盖抬起,顺势放在了和泉莲膝盖附近的椅子上,且两只手抓着和泉莲身后的椅背,以一种将人圈在其中的亲密姿势,不让和泉莲有任何能够逃跑的可能性。

    和泉莲直面感受到了一股压迫感,在中原中也那如隼般锐利的眼眸下,他就像是一只娇软无力的小白兔,只能瑟瑟发抖的等待着对方的攻势。

    这种没有掌握主动感的感觉令和泉莲非常不安,他的手指小幅度的蜷缩了下,朝中原中也露出了个有些僵硬的笑容,“中也?”

    在他喊出中原中也名字的一瞬间,中原中也却突然动了起来。

    支撑着椅背的手臂紧绷,即使被一层薄薄的衬衫覆盖,也能看清那贲起的漂亮的线条。

    他穿着一如既往的小马甲,脖子上的领口随意解开两颗,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肌肤,隐隐约约还能窥视到精致的锁骨。

    落在脖间向下垂着的微卷发丝,随意动作的轻晃,不经意间扫过了和泉莲的脸颊,紧接着,又下落到了喉结处。

    那微痒的触感令和泉莲无意中瑟缩的往后退了下,只是下一秒,他便已经猛地瞪圆了双眼。

    因为属于中原中也那带着酒气的唇已经细碎的落了下来。

    炙热的、焦急的、迫不及待的……他的吻如同他的性格般火热而粗暴,不断舔着唇瓣还不说,时不时还喜欢轻咬,那酥酥麻麻直击大脑的升天感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袭向了和泉莲。

    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一向害羞到极点的小团子竟然会反攻,和泉莲不禁傻眼了。

    而因为他的大脑的一片空白,所以他只是如同木头人一般僵硬的坐在原地,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这就引起了正处于焦躁状态的中原中也的很大的不满。

    攻势越发粗暴,没有什么技巧却带有着少年特有的猛烈和j-i&039;q-,中原中也露出灵巧的舌,强制性的撬开了那闭合的唇缝。

    等到心满意足的钻了进去,那已经忍无可忍的火气就立刻冲了出来,肆意的开始卷动着口腔的甜美津液。

    和泉莲被这种强烈的压迫感弄的无处躲避,只能被迫不断的将头颅后仰,配合着对方这种粗暴的接吻方法。

    耳边响起的暧昧的水声连他都忍不住开始脸红起来,且不间断的进攻剥夺着他的氧气,令他的眼角无法控制的溢出晶莹的泪珠,满脸绯红不已,胸口急促的起伏着。

    这实在是……太刺激了。

    谁能想到刚刚还是初吻的中原中也,只在一次接吻后,就已经这么会了!

    难道醉酒后的中也是喜欢释放欲望的类型?

    和泉莲有些朦胧的想着。

    大概是这种充满了情欲的气氛,再加上酒精的麻痹,以及那个激出火气的吻,让中原中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将心底积压已久的情绪陡然爆发。

    结果,就是以这种形式爆发了出来。

    和泉莲不讨厌进攻的中原中也,虽然这会让他失去安全感,不过中原中也这极为难得一见的主动,在他的心底显然更加珍贵。

    ……嗯,珍贵是珍贵,但是这也太激烈了。

    和泉莲蹙了下眉,察觉到自己的口腔有些酸痛,而且窒息的感觉越发强烈起来,呈现出一种晕眩的感觉。

    有些无法忍耐的,他推了推中原中也的胸口,力度微弱,只是想要提醒对方。

    但醉酒状态的人显然不能理解这种方式,等了一会儿,和泉莲只觉得窒息感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快要将他憋死了。

    于是推搡着胸膛的那只手开始用力了起来,仿佛察觉到他的抗拒,被冲动霸占了满脑子的中原中也总算是迟钝的停止了进攻。

    他低声喘息着,分开了那已经有些红肿的唇瓣,氧气便瞬间灌入了和泉莲的肺腑,让他下意识大口的做了个深呼吸。

    等到好不容易大脑恢复正常后,和泉莲才捧着微热的脸颊,目光明亮的望向俯视着他的中原中也,少年的表情很是认真,眼底蕴藏着暴风雨般的深沉,在那专注的凝视下,和泉莲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冲动发泄之后,留下的便是微微的尴尬。

    和泉莲率先忍不住别开视线,心底难得产生一股难以言喻的羞耻感。

    反倒是攻防交换,中原中也一直安静的看着他,忽然将手掌落在他的脸颊边,温热的体温就这么覆盖在了上面。

    “我……”

    他含着酒气的唇瓣缓缓吐出一口字,便让和泉莲好奇的抬起眼眸,有些期待他会说些什么。

    然而下一秒,那撑着椅背的身体便倏地往和泉莲的身上摔了下去,手臂也无力的向下滑落。

    和泉莲被重重的一压,险些没有把五脏六腑压出血,等到他慌乱的检查中原中也的模样时,才发现。

    ——原来中原中也,已经睡着了。

    还将他当成抱枕,非常舒服的用脸颊蹭了下他的衣服。

    “……”

    ,撩完就跑。渣男!

    和泉莲极为无语的看着睡得昏天暗地的中原中也,恶狠狠的磨了磨牙。

    偏偏对于这样的中原中也,他却是又爱又恨又无可奈何,毕竟最开始也是他最先撩起来的火。

    压住心底那燃起来的一丝丝小火苗,和泉莲开始努力的拖着中原中也的身体往床上挪动。

    ——以龟速。

    而累死累活的终于把人扔到床上后,腰间的那只手却死死的环着他,不让他有任何可以离开的可能性。

    ……行吧。

    要从手劲比他大出一百倍的中原中也掌心中逃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和泉莲干脆大咧咧的跟随着他上了床,一边侧躺着凝视着中原中也那平静着的睡颜,一边伸出了蠢蠢欲动的双手,在那软绵绵的脸颊上戳了戳。

    睡梦中察觉到不太安稳的中原中也眉梢微颤,无意间用脸颊蹭着身下的床铺,想要躲开这种骚扰。

    那可爱到极点的表情再次刷了下和泉莲心中的好感度,一个没忍住,和泉莲再次凑到他的面前,来了个暧昧的亲吻。

    尔后不知道怎么,又被合着眼睛的中原中也掌握了主动权,好好的亲昵又再次变成了法式热吻。

    ……

    直到好不容易将冲动平息过后,中原中也大手揽过和泉莲的肩膀,二话不说往自己的胸口一带。

    眨眼间,和泉莲的额头便抵在了那火热的胸膛上,后背,便是仔细圈住他的那只手臂。

    好像藏匿着心爱之物的龙族,不打算给任何人觊觎的机会。

    和泉莲的唇角微微勾起,对这种保护且亲密的动作,就仿佛尝到蜂蜜的甜味似的,心情愉悦。

    就连那长时间接吻而有些刺痛的舌头,都不那么在意了。

    耳边便是中原中也那富有节奏的心跳声,像催眠曲一般,一下一下的敲打着和泉莲的耳鼓。

    或许是这个怀抱太过安心,或许是昨晚的太过劳累,和泉莲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竟是在不知不觉中,也陷入了睡眠之中。

    当午后暖洋洋的光束透过玻璃落在略显昏暗的屋内,将沉睡着的少年半张脸打的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膜。

    眼帘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下,中原中也忍不住艰难的睁开了双眼。

    视野中有一瞬间的朦胧,但是随着逐渐眨眼的次数以及开始清醒的大脑,他眯着眼睛望向雪白的天花板,眼眸终于聚了焦。

    嘶,头疼。

    他下意识的想坐起身,然而额头传来的钝痛感令他的眉宇倏地一蹙,忍不住将手揉向了额角。

    但就在他抬手的时候,他敏锐的察觉到一边传来有些温暖的体温,属于其他人的浅浅的呼吸声钻入他的耳朵。

    中原中也眼神一凛,能进入他的房间,还离他这么近,在他的大脑中一瞬间便判断出此人的危险性。

    他的拳头在半空中凌厉的拐了个弯,抬手就直取那人的命脉,然而就要碰到那人脖颈的那一个,他却猛地瞪圆了眼睛,动作僵在了原地。

    黑发的少年安静的侧躺在他的身边,柔顺的发丝散在被褥上,有几缕还随意的扫过那纤长的睫毛,白皙英俊的脸蛋上,他的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弧度,蜷缩着身体,胸口平稳的上下起伏着。

    像极了一只缺乏安全感,柔弱无力的小兔子。

    中原中也一怔,见到是他,心中的警惕就这样悄然的消失不见了。

    看着这样的和泉莲,就像是能够看见生活的美好,安静、幸福、满足一点一点填满了他的心,让他也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唇角。

    在他那柔和的视线下,像是意有所感的少年倏地眼帘颤了颤,慢慢睁开了一双灿若星空的银色眼眸。

    刹那间,仿佛星辰在他的眼底诞生,闪烁着漂亮的光辉。

    尔后,少年偏过脸,在看见他的身影后,忽然绽放了个温暖的笑容。

    “你醒了?”

    “……”

    中原中也的脸颊不知为何陡然热了起来,刚刚平静的心态泛起波澜,搅得他心神不宁,下意识别开了对视:“嗯。”

    几秒种后,又觉得不太对劲的连忙问道:“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还是以这种亲密的姿势!

    和泉莲坐起身,伸了个舒适的懒腰瞥了眼墙上的钟表,此时已经将近午后,他睡了起码有三个小时。

    而面对中原中也那既惊讶又带着些害羞的表情,他的神情一顿,倏地意味深长的睨了过去:“发生了什么,你全部都不记得了吗?”

    他问的这句话实在是太有内涵,就算中原中也努力想要忽视其中的异样也无法做到。

    中原中也的表情越发古怪且忐忑起来,眉眼紧张的绷起神经:“……不记得了。”

    他垂在身侧的手掌无意间猛地蜷缩:“难道我对你……做、做了什么事情?”

    话是自己说出口的,结果抿紧唇线后,他又自顾自的不好意思了起来,抬手抓了抓凌乱的发丝。

    不怪他往这种方面瞎想,毕竟是个人一觉醒来发现有人躺在自己身边睡觉,动作还非常的亲密,都会忍不住胡思乱想。

    而且他对和泉莲一直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如果换了其他人的话,说不定他早把人揍非了,可是那是无论何时都在撩拨着他的心的和泉莲,他没有办法用平常的态度面对对方。

    “嗯……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变成这种状态的吗?”和泉莲饶有兴趣的观察着他的表情。

    中原中也怔了下:“我喝了点酒,然后……”

    “然后你就耍起了酒疯,将屋子里弄得一团乱。”和泉莲微笑着接下了他的话,并且用手指随意的指了下凌乱的地面,示意给他看。

    “……”中原中也越发觉得有些羞耻起来,干巴巴的吐出几个字,“原来是这样。”

    他其实对他的酒品有一定的认知,一旦醉后就会胡乱的行动,也没少给部下添麻烦。

    “我被你的部下逮到,被骗进了这扇门,然后就看见了从来没有看见的一幕。”和泉莲的解释还在继续,“想要帮你醒酒,你却抱着我不放,没办法我就只能躺在你的身边,没想到就这么睡着了。”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闻言,中原中也立刻呼出一口气,没有他所想的那种方面简直让他浑身都放松了下来,不过想起和泉莲那喜欢隐忍的态度,他又有些怀疑的再问了一遍:“没有别的事情了吧?”

    你指的是我向你询问对月影假面感觉的事,还是你把我按在椅子上强吻的事?

    和泉莲心中吐槽,面上却微笑的没有一丝破绽:“没有了哟,为什么会这么问?”

    “没什么。”中原中也总算是安了心。

    说话间,他的舌头不小心扫过牙床,却倏地眉宇一拧。

    因为一股诡刺的刺痛感从舌尖上传来,令他极为不适。

    ……难道是不小心喝醉后被咬破了?

    他郁闷的想着,翻身下了床。

    和泉莲也紧随其后的下了地,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眉眼含笑,虽然没有说话,气氛却很温馨。

    这不禁让中原中也想起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跟和泉莲交谈了,自从上次那有些尴尬的气氛后,他便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之中,能够见到和泉莲的次数屈指可数。

    而又因为种种理由,他没有勇气上前打招呼,如果不是今日见到了,还不知道何时会再次说话。

    想到这一点,中原中也的心中便由衷的庆幸了起来。

    虽然有心想要继续加深交谈,不过屋内的狼藉还有他身上的酒气都弄得他有些不舒服。

    更主要的是,他的胸口不知为何聚集了一团火,烧的他浑身难受,想要尽快的释放出去。

    因此,中原中也斟酌的提议道:“我想洗个澡,你先在外面等我?”

    和泉莲顺势应了下来,退出去随手关上了房门。

    心中却半是遗憾,又半是庆幸。

    中原中也不记得那个吻,意料之中,这变成了只属于他自己的秘密。

    “和泉!”

    还没多出时间感慨,就被不远处那熟悉的人影给喊住了。

    和泉莲抬头望去,发现正是那个将他送到中也屋内的黑手党下属。

    如果不是这个人叫住了他,他也不会经历那么美妙的事情,和泉莲对这个人的好感瞬间提升了一倍。

    他有心想要跟对方交谈一会儿打法时间,然而一只手却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送给他同情的目光:“和泉,据说太宰先生已经找你很久了。”

    和泉莲的笑容就这么僵硬在了脸上。

    他竟然完全忘记了这件事!

    黑手党下属不忍的叹了口气:“自求多福吧。”

    于是,在他那怜悯的眼神中,和泉莲晕晕乎乎的往太宰治办公室飘去。

    跟黑泥精正经的解释原因显然没有什么卵用,如果他想要在接下来与太宰治的对峙中取得主动权,就要将话题一直把在自己手中。

    再加上要让太宰治看见他腰后的完整的皮肤,一个大胆的计划就这么浮现在了和泉莲的脑海里。

    在推门进入太宰治办公室的那一瞬间,和泉莲便做了个深呼吸,平复了下有些忐忑的心脏。

    一开门,将双腿上下交叠、正襟危坐的坐在沙发上的身影,就这么映入了他的视线中。

    太宰治似笑非笑的抬起鸢色的眼眸看向他,其中透出的深邃和杀气,令和泉莲下意识的挺直了脊背。

    “你终于想起来我了吗。”

    微微有些压低的声线更加彰显着主人心情的不好,太宰治将双手交握放在膝盖上,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我可是找了你好长时间呢。”

    和泉莲微微低下头,像极了做错事情受到责备的小学生,那无辜的表情望着太宰治,让太宰治竟产生了种有些不忍苛责的想法。

    但是那只是和泉莲的计谋而已,他一直都是这样伪装着自己,让自己生活的更加舒适。

    对于再次剥开了一层和泉莲的内心,太宰治不由得愉悦的轻笑了一声,倒是很大发慈悲的改了个话题:“顺便有件事要告诉……”

    “太宰先生!”

    忽然间,和泉莲提高了音量,极为郑重的念出了他的名字。

    通常他这么做的时候,要么就是即将要搞事,要么就是已经在搞事中,太宰治的动作一顿,眉毛微挑的望过去。

    “我错了。”

    只见下一秒,和泉莲便坦承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嗯,坦承到了根本不像是对方的性格。

    “哦?”太宰治饶有兴趣的问道;“你哪里做错了?”

    “我那个时候不应该拿出手机查‘上司在办公室邀请我tu0&039;y-i服的原因’而是应该查‘上司在办公室邀请我tu0&039;y-i服应该怎么做’。”

    和泉莲义正言辞的说着,也成功令太宰治陷入了无言的沉默。

    “上司的命令已经无条件的遵从才对。”而和泉莲也不需要他的回应,随后一脸正气的将手指伸向领口的领带,“我现在就把衣服脱下来,不会有任何的质疑。”

    说话间,他动作不停的拉扯着领带,骨骼分明的手指又灵巧的解开胸前的纽扣,露出一大片奶油似的胸膛。

    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以至于太宰治都还没有找到这句话的深意,眼前就映出了一大片春光。

    经过黑手党的这几日锻炼,和泉莲小腹的肌肉量明显增长了,腰侧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身体的原因,他的小腹仍旧是一片光滑,如同上好的羊脂玉,光是那漂亮的颜色就让人下意识流连忘返。

    时隔已久,太宰治竟又被那若隐若现的美景所吸引,目光从那腰侧探了过去,随后黏住不动了。

    和泉莲一半的衣衫已经褪下,嘴上还在认真的询问道:“请问是需要全都脱下来吗?”

    “是呢……”

    太宰治目光大胆的在他身上游走着,随后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颔,含笑出声。

    偏偏就在张嘴回答的这一时刻,有个人忽然从内侧的屋中走出,并且三两步快步朝和泉莲走来,将一件深色的大衣直接披在了那圆润的肩头上。

    太宰治一抬头,就能与那人平静的蓝色眼眸对视着。

    “……”

    “织田先生?”和泉莲惊讶了,“你一直在房间里吗?”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织田作之助将他身上的外套裹得更严实了一点,顺势点了点头。

    随后,他将视线落在太宰治的身上,沉默且安静的,凝视着。

    凝视着……凝视着……

    太宰治被那无言的谴责看的浑身僵硬,忍不住率先解释道:“织田作,这完全是个误会,我什么都没有做哦。”

    “嗯,说的没错。”和泉莲适时的符合道:“是我自愿把衣物脱下来的,跟太宰先生一点关系都没有。”

    “……”

    屋内的气氛一时间充满了尴尬和诡异。

    这话说得的,连太宰治自己都不信。

    下一秒,随着一脚猛烈的踹门声。

    满脸杀意的中原中也站在门外,蔚蓝色的眼眸锋利且藏匿着戾气。

    尔后二话不说,一脚朝太宰治踢了过去。

    “混蛋太宰,你给我死去吧——!!”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