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女婿何金银最〕〔主人公叫叶辰和苏〕〔至尊女婿何金银最〕〔神魔书〕〔万年小妖爱上我〕〔何金银江雪最新章〕〔万界武侠大冒险〕〔何金银江雪免费阅〕〔左道江湖〕〔此人杀心太重〕〔差一步苟到最后〕〔我有一个庇护所〕〔超强狂婿〕〔无限血核〕〔团宠囡囡四岁啦〕〔超凡大卫〕〔农家有女甜如蜜〕〔倦爷,你家夫人是〕〔众神世界〕〔重生九零小辣椒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44章 社长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望着紧闭的大门, 和泉莲一时间感到十分的尴尬。

    ……说的也是, 怎么说异能侦探社也不可能只有与谢野晶子和江户川乱步两个人, 他刚才的智商是被蚊子给踢了吗。

    看着手中那盛开的没有丝毫光泽感的康乃馨, 和泉莲犹豫了半晌,还是将花束变回硬币放进兜中。

    随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决定这回还是堂堂正正的走进大门吧。

    而当他敲响了房门, 等到门拉开一道小缝时,那歉意的勾在唇边的笑容竟又是一僵。

    这回出来的,竟然又特么变成了与谢野晶子!

    不过现在花也没了, 道歉也卡在嗓子里, 又变成了一股无言的尴尬。

    而穿着白衬衫突出优美曲线的女人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头顶的蝴蝶发夹栩栩如生,漂亮的眼眸微微一眯, 率先开口问道:“你刚才做了什么?”

    “……”

    和泉莲语气一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不过与谢野晶子显然不需要他的回答, 她只是提醒似的递给他一个眼神,低声道:“我们社长刚才的脸色都是黑的,难得他想亲自接见你……看来你真的留给他了一个强烈的印象啊。”

    那眼底的幸灾乐祸不需要细微观察就能看出来,和泉莲表情越发僵硬,不禁怔怔的吐出两个字:“……社长?”

    刚才那位先生原来来头这么大的吗!

    那他岂不是一上来就搞砸敌人的oss!

    原本是想在侦探社中打探对方了解他多少的情报, 顺便再拉近一下关系避免对方将情报告诉港口黑手党, 结果现在……

    和泉莲有些头疼的想要扶额, 他还真是干了件愚蠢的事情。

    “进来吧。”与谢野晶子没有给他整理思绪的机会, 大大方方的打开了房门;“我们等你很久了。”

    见她让出一人通过的小路, 和泉莲只得调整下头顶礼帽的方向舒缓紧张,等到抬脚迈入房门后,他又变成那个自信优雅的月影假面。

    屋内明显是一座员工办公室,其中的摆设看起来跟普通的企业没什么区别。

    大概唯一有些诡异的是,屋内除了江户川乱步和那位社长外,还有着几道人影,且每个人的头顶都有着鲜红的红字,提醒着和泉莲他们的身份。

    面对这一屋子的目标人物,和泉莲有些傻了。

    至今为止,他发现目标人物都是扎堆聚集在一起,比如说学校,比如说港黑组织。

    但是由于场地实在是太过庞大,他要从学校和港黑中找到所有的目标人物还需要费一些功夫。

    而今天,这么轻而易举的便集中了一堆目标人物,简直就跟中了彩票一样,砸的和泉莲晕乎乎的。

    那名叫做福泽谕吉的银发社长坐在主座上,后背挺得如同松柏般笔直,他穿着宽松的和服,腰间还佩着一把长刀,将双手随意的拢在袖口中,目光锐利的也跟雪白的刀身相似。

    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却在看见和泉莲的时候,无形中增添了几分不喜。

    而他的身侧围绕着一群年轻的小辈,差不多跟和泉莲相似,都是学生的模样。

    其中一位留着金发,将发丝于脑后束起一把小辫子的少年推了下鼻梁的眼镜,用警惕的目光打量着和泉莲,那种刻板又严肃的模样,倒是跟福泽谕吉十分相似。

    与之相对的,懒洋洋趴在桌面上宛如没有骨头一般的江户川乱步,在这一群人中则显眼的极为突出。

    只有看见和泉莲到来的时候,他才眼睛猛地一亮,兴高采烈的朝和泉莲挥了挥手:“总算是来了吗,乱步大人可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屋内的气氛一直保持着诡异的僵硬和沉默,直到他活泼的话语在空气中回荡,才终于变得有些轻松起来。

    和泉莲将目光从众人的脸上收了回来,脱下帽子朝江户川乱步行了个优雅的礼节:“晚上好,先生,遵照约定,我来与您相会了。”

    他用的是月影假面才会用的甜腻又浪漫的语调,这似乎独属于月光下他身为魔法师的人设。

    一些女性对这种优雅的词汇很是喜欢,大多数男性也都直接无视了他的甜言蜜语,但是今天,和泉莲终于体会到了一把尴尬的场面。

    只见他的话音刚落,坐在主座上的福泽谕吉便突然冷哼了一声,声音大的一瞬间传遍了整个屋内。

    偏偏他哼完后,还不满的补充道:“哼,油嘴滑舌。”

    和泉莲:“……”

    这人到底是有多刻板多古董,才会说出这样的评价。

    在和泉莲的心底,对福泽谕吉的保守性稍稍上升了一个等级。

    虽然被打断标准台词很尴尬,但是这种明显在挑衅怪盗偷心的行为,却让和泉莲隐约升起一丝不满。

    既然有人不喜欢他的做法,那他可要专门的恶心回去,才能满足他骨子里那恶劣的基因。

    和泉莲唇边微微一挑,转眼间心中千回万转,忽然朝福泽谕吉的方向走了两步,用有些心碎的口吻道。

    “这位先生,方才一事确实是在下突兀了。”

    一边抱歉,他一边越发朝着对方的位置前进。

    头上顶着‘国木田独步’的金发少年见此,有些蹙眉的将身体遮挡在福泽谕吉的前方,似乎想要保护他的安全。

    只是福泽谕吉只轻轻一挥手,制止了他的行为。

    而福泽谕吉本人则是微微挑起眉,像是在等待着他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一见面就送花这种轻浮的举止,令福泽谕吉本能的对月影假面有些不喜,不过对方如果能够知错就改,他也会大度的原谅。

    只可惜,他所期待的歉意未曾出现,戴着蝴蝶假面的男人故意压低声线,让那低沉柔软的嗓音徐徐流淌。

    “但是我说的,全部都是出于内心。”

    那双剔透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深情。

    “像您这样美丽的姿态,此生一见实属幸运,而美丽的鲜花自然应该配美丽的人……”

    他的右手突然在半空中打了个清脆的响指,那束粉红盛开着的康乃馨再次绽放在他的掌心里,耀眼的一瞬间占领着众人的视线。

    而他也早已来到福泽谕吉的面前,优雅的单膝下跪,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轻抚胸口,右手举着花束,面具下方的优美的唇瓣勾起温柔的弧度。

    “送给您,这是我对您的一片心意。”

    ……

    房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声音静悄悄的,连呼吸声都放轻了。

    侦探社的全员都瞪大了眼睛凝视着跪在地上的月影假面,就差没有吓得一口气没有上的来噎在嗓子里了。

    他们听到了什么,竟然有人,敢!调戏!他们的社长!

    这画面太美,一生都难得一见啊我的天!

    勇士,真正的勇士,就不怕被社长杀了吗!

    除了努力在憋笑,眼角都快笑的流泪的江户川乱步,所有的侦探社成员都屏住呼吸,紧张的期待着接下来的进展。

    而在他们的目光下,脸色已经黑如铁锅的福泽谕吉咬紧牙关,理都没有理会那束漂亮的鲜花,忽然将手从袖口中拿出。

    他的手腕轻轻一动,只眨眼之间,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和泉莲的眼眸,令和泉莲无意识的眯起了眼睛。

    而等到他视野清晰时,手掌的重量却倏地一空,那束本来盛开的完整的康乃馨,竟不知何时已经被削成了细小的碎片,就连一朵完整的花瓣都无法拼合。

    窗外的风轻轻一吹,那些细碎的碎片便乘着风飘走,消失的无影无踪。

    福泽谕吉的掌心还搭在腰间的刀身上,眯起的狼一样的眼眸盯着和泉莲,目光似乎在和泉莲的脖颈位置轻轻落下。

    和泉莲瞬间感到头皮麻烦,非常害怕他的头也跟这朵花一样,就此分家。

    他连忙站起身快步后退到一定的安全地带,确定对方没有追上来砍他后,这才松了口气。

    “哈哈哈哈哈。”一旁的江户川乱步终于憋不住狂笑了起来,“你真是太有趣了,我还是第一次碰见胆子这么大的人。”

    “……谢谢。”

    与之相反的,调戏失败令和泉莲抽了抽嘴角,感觉极为掉面子。

    不过他装模作样的跳过了这尴尬的一幕,顺理成章与江户川乱步对话道。

    “说起来……我没有约定今日与您相见,您怎么会在这里专门等我?”

    这是和泉莲心中最大的疑问,他很怀疑港黑中是不是有着侦探社的卧底,偷偷把信息递了回来。

    但是这样一来,卧底是谁,到底谁又知道他的身份,就更加的让人迷惑了。

    和泉莲不确定能将如此隐秘的情报挖掘到手的侦探社,会不会真的把信息告诉他,不过他也不指望着天上掉馅饼,能够从中得出些信息就够了。

    但哪知,侦探社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天上真的掉馅饼!

    “因为按照时间算算的话,你只有这两天才会有机会出来啊。”

    江户川乱步一脸‘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的模样耸了耸肩,懒洋洋的解释:“以你的性格势必会在第一天就出来找我们,所以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啦,多简单。”

    简、简单?

    和泉莲几乎被他轻描淡写的解释给惊呆了。

    不,应该说这是怎么算出来的,他可是每日都在摸索着最佳的出门时间,千挑万选才定了今天,没想到竟敢会被人提前给预判出来了!

    这家伙真的是人吗,是不是也有什么超能力之类的!

    不知道为何,似乎能从那戴着的假面后面看穿他震惊的表情一样,江户川乱步睁开碧绿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忽然得意洋洋的双手环胸:“怎么,开始崇拜我了吗,可以哦,毕竟我乱步大人可是世界第一的名侦探呢!”

    嗯,完全没有一点牛掰的样子,反而给人一种狠幼稚的既视感。

    和泉莲又不禁开始怀疑起他话语的真实性。

    眼见话题已经跑偏了,身为最有权威的社长,福泽谕吉用警告的视线看了眼江户川乱步,提醒道:“说正事。”

    “是是。”江户川乱步被他稍显凌厉的眉眼瞪的有些蔫,努力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说道,“那么,事不宜迟,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吧。”

    “是时候,你要来实现本大人的愿望了!”

    江户川乱步一手指着和泉莲,语气中充满了兴奋。

    “我与您的约定自然不敢忘记,不过……”和泉莲有些犹豫的环顾着四周陌生的人影,“这里需要这么多观众吗?”

    “别担心,这些都是我社的成员,值得信赖。”

    回答他的是与谢野晶子,眼光毒辣的她几乎是一瞬间便明白了和泉莲的警惕,并且不轻不重的挡了回去。

    而就算和泉莲想要抗议也完全没有什么用,毕竟在人家的地盘里,人家自然说的算。

    和泉莲缓缓呼出一口气,察觉到了那些隐藏的人影中稍显的剑拔弩张的气势。

    恐怕在落入房间里的一瞬间……不,应该说在受伤闯进这里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没有了选择权。

    如果不想被掀开马甲,或者尝一尝拳头的滋味,和泉莲就必定要照着这些人的命令去做。

    “……我明白了。”和泉莲只能暂时顺着他们的想法走,“您想让我做些什么?”

    闻言,江户川乱步的表情明显明亮了起来,且身体还如同得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不断高兴的前后晃悠着,就差没有哼出了歌。

    和泉莲本来还在计算着要是这些人逼着他制造出一些反人类的武器,就假装求全,然后反过来将他们一军。

    然而……他还是太傻太过天真了。

    在一屋子人的虎视眈眈中,江户川乱步举起了手臂,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开口道:“我想要这——么大的糖果。”

    他将双手努力的伸长,划出一个直径快要一米以上的弧度:“草莓味的!”

    “……”

    和泉莲一脸懵逼的听着他宛如幼儿园小孩似的要求,情不自禁的将目光落在与谢野晶子的脸上。

    “你、确定?这样好吗?”

    这个要求也太智障了吧!

    “自然。”与谢野晶子一脸正气的点着头,“乱步先生的愿望一定要满足。”

    和泉莲对她不抱任何希望的扭过头,这次着看向了非常正经的坐在主座上的福泽谕吉。

    而对上他的眼神,福泽谕吉眉宇微皱,对他的感官仍旧不好,只是碍于礼仪,他还是矜持的颔首道:“乱步喜欢就好。”

    “……”

    于是,和泉莲懂了,感情这一屋子都是乱步厨,只要讨好江户川乱步,他就能完美的抽身。

    做个直径一米的糖球非常容易,只是要随手用手绢遮挡下他手里硬币,让众人以为他是凭空将糖球变出来的,才是和泉莲的目的。

    果然,他的表演欺诈性很强,众人瞪大眼睛看着空中赫然浮现的超级巨大的糖球,都不由得大吃一惊。

    国木田独步惊讶的目光即使透过镜片也能够传递过来,他瞪大眼睛观察着和泉莲的动作,确定这是货真价实的异能后,他不由得迅速转头看向福泽谕吉:“社长!”

    “嗯。”福泽谕吉同样眉宇微蹙,但却颇为淡定的颔首应道。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似乎只要有他坐镇,就没有任何可以担忧的事情。

    国木田独步的心一下子安定下来许多。

    他依旧严肃的看向被江户川乱步围着的穿着一身黑色礼服的男人,心中再一次刷新了对对方异能的认知。

    从乱步先生那里只随意的听到了据说是无所不能的能力,这么假大空的形容让侦探社的每个成员都感到疑惑,因此,众人被气鼓鼓的乱步先生叫到这里,打算亲眼见证下奇迹。

    而现在,奇迹真的发生了。

    国木田独步绝不相信有人会提前背着这么大的糖球,来表现魔术戏耍他们。况且月影假面本来就跟乱步先生不熟,是不可能提前得知乱步先生的喜好的。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就是月影假面的能力。

    能够将不存在的东西制造出来,类似于创造的异能。

    和泉莲对他们的诧异一无所知,只是遵从着江户川乱步的命令,又制造出了个巨大的蛋糕和零食,供对方食用。

    望着江户川乱步那亮晶晶的眼眸,和泉莲很确定,他确实刷了一波对方的好感度。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能力吗?”这时,福泽谕吉忽然间开口说话了,他的目光中满是探究,在那犀利的视线下,就仿佛能够看穿一切一样,有着头皮发麻的感觉,“那么,你能够创造出毁灭这座城市的武器吗?”

    他压低的声线铿锵有力,但是说出的话却极为惊人,不仅是和泉莲,就连其他侦探社的成员们也被惊到了,纷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和泉莲顿了顿,唇角的弧度缓缓的收敛起来:“就算我能够做到,又怎么样?”

    福泽谕吉凝视着他,眼底迸发出惊人的冷意,将掌心放在了刀柄上:“服从我的指示行动,不然,你今天休想离开这里。”

    “……”

    杀意,像是一层一层海浪般扑打着向和泉莲涌来。

    刹那间,让和泉莲的额头布满了细密的冷汗。

    气氛宛如已经上了弦的箭,紧绷着,不知何时就会猛地爆发。

    除了正在鼓起包子脸吃零食的江户川乱步,所有人都在紧张的注视着局面,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而即使面对如此威胁,和泉莲却没有露出丝毫懦弱,眼底发坚定,比澄澈的月华还要凉薄,覆盖着一层冰霜。

    他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傀儡,也不会任由自己被人摆布,港黑不行,武装侦探社同样不行。

    “抱歉。”

    他点了下头顶的帽檐,一步一步往后退去:“我可是对这个城市很喜欢呢,并不想破坏它。”

    这句毫不留情面的话,几乎已经打破了他最后维持的温和。

    和泉莲心下已定,本已经做好了破罐破摔的准备,都开始四下偷瞄着该如何逃跑了,然而突兀的,一道道稀稀落落的巴掌声从角落里传来。

    鼓着腮帮吃着蛋糕的江户川乱步随意的拍着手掌,瞥了眼挑着眉的和泉莲,笑了:“他可以通过了吧,社长?”

    与谢野晶子同样附和道:“虽然言行有些轻浮,不过确实是个不错的家伙。”

    就连国木田独步也推了下眼镜:“我也同意。”

    杀意悄声无息的退下,气氛也一瞬间恢复了温馨的模样,看的和泉莲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嗯,尚可。”

    而作为社长的福泽谕吉点了点头,脸上竟细微的浮现出笑容。

    尔后,他与和泉莲对上视线,认真的解释道:“刚才只是个测试,测试你的品性,如今你已经正式通过了,我也可以放心了。”

    和泉莲眨了眨眼睛,没料到事情竟然会如此进展,不管怎么说,不用将这群人当敌人看待,也算是万幸。

    松了口气的心脏还没等落回肚子里,紧接着又被福泽谕吉的一句话惊到蹦了起来。

    只见福泽谕吉满脸严肃的看着他,一字一顿道:

    “那么,事不宜迟,月影,我希望你能够加入我们武装侦探事务所。”

    “……”

    和泉莲呆滞了,这话题转变的太过于猝不及防。

    顿了顿,那迟钝的大脑才总算是整理起了思绪:“因为我的能力?”

    “因为港口黑手党会看中你的能力。”福泽谕吉语气中稍带了些不满,似乎颇为嫌弃港黑组织,“当然前提是你的能力会暴露的话。”

    “就算是为了这座城市,我们也想要保护你,不过一味的保护起来恐怕不是你想要的,所以,你要不要加入我们?”

    “我们不会限制你的行动,你也是因为某种原因才这副打扮的吧,但是在与港黑对峙的时候,比如说上一次,我希望你能够毫不犹豫的来找我。”

    “虽然我比较倾向于让你本人正式成为我们的社员,但是乱步说那是不可能的。”

    福泽谕吉眉梢微微凝起,看了江户川乱步一眼。

    而江户川乱步则含笑挥了挥手,将手里的蛋糕吞下:“确实不太可能啊,他本人已经是港口黑手党正式的成员了,叛逃是会遭到追击的哦,况且他本人一点战斗力都没有,被抓到就真的死定了。”

    “……没办法。”福泽谕吉不高兴的抿紧了唇瓣。

    但是比起这个请求,和泉莲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江户川乱步的身上,心中的疑惑跟不解怎么也挥之不去。

    “等一下,你真的知道我的身份吗?”

    他死死的观察着江户川乱步的脸,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可能性,就连属于月影假面的腔调都忘记加上了。

    “当然,你还是小瞧了我这个名侦探啊。”江户川乱步气鼓鼓的瞪着他,忽然凑到他的耳边,小声的嘟囔了两句话。

    几乎能被风吹散的轻喃让和泉莲的眼眸倏地睁大,银色的瞳孔不可置信的摇曳着。

    呆滞了半晌后,他缓缓扭头看向江户川乱步。

    眼底不再是质疑,反而是一种强烈的崇拜和惊讶:“……你、你是神仙吗?!”

    江户川乱步得意洋洋的抬起下颔,鼻尖都要翘到天上:“哼哼,多夸夸乱步大人,乱步大人非常爱听!”

    “神仙!你就是神!”和泉莲极为捧场的鼓着巴掌,“哟,好棒,乱步大人赛高!”

    一下一下,几乎将江户川乱步吹捧到了天上。

    社员们都无语的看着他们之间的相互尬吹,但看见江户川乱步那高兴的表情,又觉得难得有一个可以捧场的存在,他们应该大方一点。

    就这样,吹捧的飘飘然的江户川乱步在心中将和泉莲的好感度拉到最高,最后竟十分痛快的拍着和泉莲的肩膀,许诺道:“既然你这么崇拜乱步大人,那我就特别罩着你一下吧,有事情可以来找我!当然要带来见面礼才行。”

    “乱步先生实在是太英俊潇洒善良了!”

    和泉莲双手紧扣,颇为感动的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泪水,然而在谁都看不见的地方,唇角勾起个狡黠的弧度。

    “那么,乱步先生,请你实现我卑微的一个愿望吧。”

    他恳切的望着江户川乱步,眼中迸发出希翼的光芒:“可以请你不要将我的身份告诉第二个人吗,拜托了。”

    面对这明显是个坑的请求,江户川乱步却双手环胸,答得十分痛快:“什么啊,当然可以啦!”

    “……???”

    一瞬间,侦探社的社员们都傻了。

    等等,这走向有点不太对啊,乱步先生不应该是他们这边的人吗!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