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雨涵叶辰〕〔大佬甜妻宠上天〕〔逆天丹帝〕〔桃源山村〕〔暗黑神尊〕〔冠冕唐皇〕〔剑剑超神〕〔情深不寿言总宠妻〕〔开局从相亲开始〕〔决战龙腾〕〔我被秽土转生出来〕〔娱乐小白进化史〕〔神道丹帝〕〔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欲妙体〕〔我有进化天赋〕〔全民魔女1994〕〔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位面发展计划〕〔带着空间重生八零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48章 你喜欢我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本来空无一物的牢笼里竟然凭空出现了月影假面的身影, 这种令人极为震撼的事实几乎让四周所有黑手党成员都感到了惊讶。

    就连中原中也的眼眸也在看见那道熟悉的人影时猛地睁大了。

    他怎么也没能想到今晚月影假面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太宰治什么时候布置的机关, 他也一概不知。

    明明是他跟月影假面有无尽的纠纷, 他却对今晚的计划一概不知, 只能像是个局外人一样看着这一切。

    这种无力感令中原中也脸上划过一丝烦躁, 看着月影假面的目光充满了复杂。

    而接下来太宰治那堪称变魔术一样的表演, 就更加令他烦躁和不爽了起来。

    什么啊, 又是鲜花又是彩带, 那不是月影假面最喜欢卖弄的招数吗!太宰这个混蛋是脑子进水了吗!

    想起曾经几次见面时,月影假面送给他的几朵深蓝色的玫瑰,中原中也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起来, 但他在心中坚持认定这是月影假面留给他的耻辱, 努力的忽略那种泛着酸水的感觉。

    但是他越是想要忽略这种情绪,接下来的一幕却越发令他感到心情不好。

    只见月影假面全程目光都紧紧落在太宰治的身上,唇瓣含笑,眼眸澄澈,竟是没有分给他半点的目光。

    “确实是第二次见面, 没想到您还记得我,真是我的荣幸。”

    月影假面将手放在胸口处, 优雅的行了个绅士礼, “不过这种迎接的方法, 实在是令我足够惊喜。”

    他不轻不重的说着, 尾音却别有深意的扬起了一些。

    但太宰治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眼眸弯弯, 如同个得到新奇玩具的小孩子,兴致勃勃的说道:“你也这么觉得?毕竟你的能力手段都让人捉摸不透,似乎只有这种陷阱才能引你上钩了呢。”

    两人旁若无人的谈话看的中原中也牙口泛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仿佛陷入了个无尽的漩涡,拉着他的所有情绪往下沉去。

    再这样下去,他会忍无可忍。

    “不过你还是真的很喜欢中也啊。”

    忽然间,太宰治的话语提到了他,而太宰治和月影假面的目光此刻终于齐齐朝他看了过来。

    对上那双如同月华般温柔的眼眸,中原中也烦躁的情绪就这么突然平复了下来,但与此同时,还有一丝前所未有的紧张在他的胸口蔓延。

    他下意识蜷缩了下手指,视线紧紧盯着月影假面的眼眸,就像被吸进去一样,没有移开半分。

    “没想到在中也的房间前制造陷阱竟然这么轻易的成功了,你每次的目的似乎都是奔着他去的。”

    太宰治那欢快的口吻还在继续。

    对于他的台词,月影假面只是继续加深微笑,没有什么辩解,反倒是中原中也被周围的视线注视着,一瞬间有种被浑身扒光的感觉。

    且这其中,属于月影假面那火热的目光清晰的传递到他的身上,让他的脸颊忍不住泛起热度,无意间别扭的低下了头。

    “毕竟,我可是最喜欢中也了啊。”

    月影假面那甜腻的声线徐徐流淌,其中掺杂着的感慨和爱意,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这下,所有黑手党部下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精彩。

    他们早就知道月影假面和中原先生有一些绯闻,不过大多数人也只是调侃,并没有真的当真,可是现在亲眼见到月影假面对中原先生表达爱意,几乎等同于铁证如山!

    难道、难道……他们磕的cp,是真的?!

    “呵,你可真坦承。”一片骚动中,只有太宰治却轻笑了一声,表情仍旧没什么明显的变化。

    他的目光细细的落在月影假面的脸上,似乎想要透过那蝴蝶面具捕捉到月影假面的面容。

    “不过很遗憾,我的任务是要将你逮捕,上次你对森先生做的那种事,森先生非常的生气哦。”

    太宰治耸了耸肩膀,宛若根本没有意识到他自己说了个什么惊人的事情。

    而敏锐察觉到他话中深意的中原中也却是猛地一抬头,满脸狐疑的打量着月影假面,还出声询问道:“他对森先生做了什么?”

    “诶,中也不知道吗?”太宰治满眼都是惊讶的看着他,表情浮夸的一看就是装的,看的和泉莲心中一跳。

    完了,看这种架势,这只黑泥精绝对要搞事!

    果不其然,下一秒,太宰治便非常做作的犹豫了下:“这件事说了对森先生的名声不好,总之就是那种事情啦,你应该也清楚的吧,毕竟跟月影假面来往了这么长时间。”

    这种语气、这种令人遐想的台词,就算是黑手党部下们都一瞬间明白了他台词的深意,当即震惊的目瞪口呆。

    森首领的名声就这样败坏的一滴都不剩了。

    而中原中也的眼角则是剧烈的跳动了下,湛蓝色的眼底倏地浮现出一片燎原之火,一丝杀意射到和泉莲的身上,令他当即紧张的往后退了一步。

    不,他也就是摸了摸森鸥外的腰啊,根本没有任何出格的行为!

    但是他现在却不敢解释,因为熟悉中也纯情性格的他意识到,腰这个词说不定会更加激化中原中也对他的怒火。

    因此,他只能苍白的开口道:“……你听我解释。”

    “呵。”中原中也眉宇一压,将双手捏出咔嚓的声响,笑容中满是杀气,“先让我揍一顿,你在解释。”

    眼见他一步一步的朝笼子走来,和泉莲却并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

    大概和泉莲此刻心中唯一感到高兴的事情,就是中原中也在话中还对他手下留情,没有直接揍死的这件事了。

    “等一下。”

    好在,太宰治这个搞事精竟然良心发现的伸手将中原中也拦了下来。

    在中原中也那死亡视线下,太宰治悠悠解释道:“最好现在不要过去,他的笼子四周都是带着电流的,无论谁去碰都会被电伤。”

    这么一提,中原中也这才意识到,从铁笼的缝隙中在穿梭着蓝色的跳跃着的电流,虽然肉眼几乎看不见,但偶尔蹦出的火花却惊人的可怕。

    他忽然有些担忧了起来:“……他,不会被电死吧?”

    “只要乖乖站在里面不要想着逃出来就不会。”太宰治轻描淡写的说着,同时,还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你很担心他?”

    “哈?怎么可能?!”中原中也此刻的表现就像是一只踩了尾巴的猫,浑身的毛发都炸开,瞳孔瞪的溜圆。

    “我只是……只是觉得不能让他这么死了而已!”

    他惊慌失措的说着,抬手想要去摸自己的帽子,但是手臂伸到半空中才意识到摸了一空,又尴尬的收了回来。

    要是信了他的说辞,太宰治就不可能是太宰治了,他眯起眼睛笑着打量着中原中也的表情,忽然悠悠的提醒道:“我可是要将月影送到森先生那里哦,你不会想要阻拦我吧。”

    中原中也的动作一顿,浑身的气焰全部消散。

    半晌,他才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沉默着的没有任何言语。

    不熟悉他的人可能会觉得他冷漠无情,但是和泉莲却知道,只是他身为干部的无奈和心中那拼命压抑着的痛苦。

    不过想要把他逮捕,这凭这小小的笼子吗?

    “抱歉,我可不打算乖乖就范哦。”

    他用指尖点了下黑色的帽檐,戴着手套的右手帅气的打了个响指,刹那间,一道激光剑模样的武器,就在他的掌心中出现。

    “诶……”比起四周黑手党那警戒的目光,太宰治却是饶有兴趣的亮起了眼睛,“这是高科技?还是你的能力?”

    太宰治到现在还没有读懂关于月影假面的能力。

    月影假面本身没有什么战斗力,但却拥有着层出不穷的道具,比如说隐身、比如说毒药。

    这些道具到底是科学家的发明呢,还是他用不知名的能力创造的呢?

    探索出这一真相,便是独属于太宰治一个人的乐趣。

    而月影假面根本不可能回复他。

    他只是勾唇笑了下,一边将激光剑挥向面前的铁笼,一边高声道:“你来猜猜看?”

    随着他干净利落的斩击,面前的铁笼轰隆一声被他一分为二,就像是挣脱了鸟笼的金丝雀一样,他扑扇着漂亮的羽毛,终于再次自由的翱翔在天空之下。

    看见这一幕,中原中也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当他意识到自己在松气的时候,表情又变得十分诡异。

    他的立场明明是在港口黑手党,但是他却因为敌人的逃走而感到庆幸,这是非常矛盾且不忠的心理,是中原中也原本最唾弃的那一类人。

    但现在……似乎随着对月影假面心态的改变,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的,逐渐改变了立场。

    “我已经出来了。”月影假面微笑着挥了下手中的激光剑,笑的极为神秘,“那么亲爱的先生,接下来您还有什么样的手段?”

    太宰治就站在他的不远处与他四目相对,表情没有露出不满或是烦躁。

    他一如既往的勾着唇,鸢色的眼眸浮现出幽深的光,忽然一抬手,做了下一个指示。

    只见眨眼间,所有黑手党成员都从身后掏出一个防毒面具戴好,防毒面具牢牢的罩住了他们的脸,还专门设计成了护后颈的姿势,目的就是为了防御月影假面释放的毒气。

    看来吃过一次亏的森鸥外加急让人研制出了专门为了抵御他的防毒面具。

    原来如此,他还真是受到重视了呢。

    和泉莲看在眼里,心中却是微微一沉。

    原本想要放毒气的想法收了回去,他蝴蝶面具下的唇瓣微挑,一如既往的显出游刃有余:“哦?看来专门思考了逮捕我的策略了啊,这么努力的想着我,倒是让我受宠若惊。”

    “不客气。”太宰治露出微笑,“我们这边如果不充分准备的话,可是无法抓住你这个狡猾的小偷啊。”

    他慢条斯理的说着,话语间,后方又逐渐走出来几道漆黑的人影,停在他身后两步远的距离,与和泉莲遥遥相望。

    在那几张熟悉的脸上转了一圈,和泉莲不禁感慨,没想到这次太宰治竟然动用了异能小组,黑蜥蜴。

    曾经与黑蜥蜴打过交道,和泉莲完全知道他们是多么难以对付,而如今面对独身一人的他,这步棋下的着实有些夸张了起来。

    有点困难啊,想要在异能力者的面前硬碰硬的话。

    和泉莲的大脑迅速运转起解决此刻困境的方法,他的目光从眼前气势汹汹的敌人地面一一略过。

    说来也是新奇,这些平时对他都极好的人,一旦转变立场,就变得有些可怕了起来。

    譬如说广津柳浪,在他的印象中,这是一位温和善良的绅士,会辅助和泉莲一些困难的工作,他身边的银小姐也是如此,虽然不太爱说话,却是个心地善良的美人。

    而现在广津柳浪挺直脊背站在他的面前,眼底蕴含着杀气,银小姐也在手中攥着一把泛着雪白亮光的小刀,随手都有可能冲上来。

    这令和泉莲深深的察觉到,他跟这些人的立场是不同的,一旦他的身份暴露,最终这些善良的人们会一个一个离他远去。

    那中也呢,知道他就是月影假面后的中也会怎么想?

    情不自禁的,和泉莲将目光落到中原中也的身上,橘发的少年只是毫无攻击架势的站在这里,可以说是在冷眼旁观着这一幕,可是那双湛蓝色的瞳孔中却摇曳着不安的光,面色也带出几分纠结。

    他跟和泉莲四目相对时,那种纠结就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是怕他会被黑蜥蜴杀了吗?

    这样一边担心他受伤一边又要坚守职责的中也,也炫目的让他十分欢喜。

    和泉莲的唇瓣微微弯起,忽然心生几分温暖。

    “看来今日并不是我来找你见面的好日子。”

    他提高些音量,对中原中也说着,与此同时,掌心中已经多出了个什么黑色的东西。

    闻言,观察甚微的太宰治几乎是一瞬间明白了他的目的,顿时朝部下一挥手:“抓住他!”

    然而他的动作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因为戴着蝴蝶面具的男人已经从指腹中扔出了手中的物品。

    只听砰的一声,浓浓的烟雾便在狭小的走廊里扩散,眨眼间将周围的景色全部覆盖。

    一时间众人什么都无法看清,即使有着防毒面具,可视距离也只有身侧的同伴。

    一串清晰的跑步声从楼道里越发远去,且最靠近墙角一侧的窗户被推开,海边的风轻轻吹拂进来,稍微打散了这四周的浓雾。

    感受到窗外的凉风,太宰治放下掩盖口鼻的袖子,直接指挥人往窗口看去,同时,他也派人四处探查着周遭的环境,企图搜索到月影假面的身影。

    屋内搜索的部下什么都没发现,反倒是将头死死伸到窗外左右寻找的部下倏地大喊了一声:“在那!那有个人影!”

    太宰治顺着他指的的位置看去,果然在昏暗的夜色下看见了一道撑着滑翔伞往远处飞去的人影,他的眉毛微微轻扬了下,眼底划过一道深思。

    没有人能够猜测到他想些什么,黑蜥蜴之一的广津柳浪立刻请命,希望亲自带人去捕捉月影假面。

    “好啊。”太宰治很快应允了,不过临走前,他却布下了大片的兵力存留在中原中也所在的这层走廊里,美名曰保险。

    他的眼眸细微的打量着走廊里的摆设,确定没发现什么疑点后,才对中原中也笑眯眯的摆了摆手。

    “如果发现月影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哟,中也~”

    中原中也对他的提醒十分不解:“他不是已经逃跑了吗?”

    “你是这么觉得的?”太宰治唇角的弧度越发深邃,留给他一个意义不明的表情。

    中原中也满脑子雾水的看着他转身离开,瞥了眼正在巡视的警卫后,抓了抓后脑的发丝,回到了房间内。

    他仍旧不懂太宰治的意思,难道说月影假面其实没有离去?还一直留在这里等着与他见面?

    ……啧,怎么可能,他可是眼看着月影假面的身影离去的啊。

    他自嘲的笑了笑,把这不切实际的想法压到了心底。

    然后在想要打开灯的一瞬间,就被天花板砸下来的重物正正好好给压在了地板上。

    “唔?!”中原中也被身上的重力压得一惊,明显感到有一个温热的人影翻身坐在了他的身上,压的他浑身动弹不得。

    他条件反射的伸出拳头想要朝入侵者一拳揍过去,面前的人影却忽然低声开口道:“不要闹,是我。”

    这熟悉的甜腻声线即使闭着眼睛也能认出来,中原中也眼眸倏地睁大,怎么也没想到刚刚的想法竟然真的成真了:“你!”

    还没等说出一个字,唇瓣就被一只指腹给堵上了。

    淡淡的月光下,只能看清个暧昧轮廓的男人就在他的上方,微笑着看着他。

    那张蝴蝶面具上闪烁着黑曜石无比灿烂,与那双银色的眼眸颇为相似。

    “嘘,小点声,外面全都是在搜查我的人。”

    他压低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中原中也无意中顺着他的命令闭上了嘴,但是大脑迟钝的思索了几秒钟,他才猛地意识到,他为什么要听敌人说的话!他的职责不就是要把月影假面抓起来吗!

    那只压着他唇的手十分轻车熟路的动了起来,顺着他柔软的唇瓣往下颔滑去,细微的摩挲着,又近乎爱怜的伸向了他的脸颊。

    中原中也被这温暖的抚摸激得浑身一颤,不想承认这种舒适的感觉已经逐渐在吞噬他的神经。

    实际上,他并不想喊属下进来逮捕月影假面,现在相处的时间,哪怕能多延长一分钟,他也由衷的感到放松。

    大概是他的表情过于纠结,月影假面低头看着他,忽然轻笑了一声:“看来您也十分想要见到我啊,露出这种可爱的表情,我都不想走了呢。”

    “……谁、谁想见到你啊!乱说什么!”中原中也顿时被调侃到满脸通红,整个人都炸毛了,“快从我的身上下去!”

    “我才不要。”月影假面难得露出了孩子气的一面,“只有这样才能跟中也好好说话,我还有话想对你说。”

    见他双目中流转的满是认真,中原中也怔了下,下意识也收敛了表情:“什么话?”

    月影假面的脸上却露出了浅浅的笑容,这一瞬间,仿佛含苞待放的玫瑰开始舒展花瓣,漂亮的不可思议。

    他压下身体,将脸凑近中原中也,飞快的在其唇上印上一吻。

    “……就是这句话。”

    亲完后,还十分流氓的舔了舔唇瓣,戏谑的看着他。

    还等着他说正事的中原中也:“……”

    意想不到的偷袭,令中原中也成功傻眼了。

    “你、你你你……”

    因为太过于不可置信,他的脸色砰的一声变得绯红,断断续续的吐出一个字,连自己都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

    见此,月影假面越加笑的开心了起来:“事到如今有什么好害羞的,不是都已经亲过好几次了吗。”

    “哈?!”中原中也无意中反驳道,“怎么可能啊笨蛋,我们就亲过一次!!”

    和泉莲被反驳的愣了下,这才意识到他下意识将和泉莲和月影假面的界限模糊了。

    他在心底快速反思了下自己的大意,嘴上却依旧轻浮的撩拨着中也,企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你说的对,我们亲的次数是有些少了。”他一本正经的点着头,“既然你这么喜欢我,那我们不如多亲几次。”

    眼见他似乎又要压下身来,中原中也连忙用掌心抵住他的胸口,不让他有偷袭的可能性。

    但此刻,他却因为月影假面的动作、言语,而处于浑身紧绷,心跳加速的状态,就连他想控制都控制不了。

    他动了动有些干燥的喉咙,说出来的声线比他想象的还要变了音:“我怎么可能喜欢你这种家伙,更别提还是敌人。”

    “……哦?”

    闻言,身上的人直勾勾的看着他,无声的挑起了唇。

    他眯起了眼睛,视线添加了几分玩味,就像是无意间按下了什么开关一样,让他的荷尔蒙一瞬间全部迸发。

    他用温热的掌心贴着中原中也的脸颊,轻轻的来回摩挲着,语气低沉又带着股引诱的魔力。

    “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你已经喜欢上我的事实啊。”

    那凉薄的唇瓣吐出来的炙热足以灼烧中原中也的肺腑,连带着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吧……”

    月影假面低下头,将空余的掌心牵起他抵在胸口的右手。

    尔后,轻飘飘的,在他的指关节上,落下一吻。

    中原中也的心脏倏地一震,整个人都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下。

    明明亲吻不需要用多少力气,甚至连更加亲密的事情都做了,他却被对方那仿佛在虔诚凝视着自己信仰的温柔表情触动到了内心。

    月影假面的吻顺着他的手背开始细碎的落下,每一次的轻吻都如同羽毛拂过,撩动了他的全部心神。

    这时,亲昵吻着他的男人倏地一抬眼,月光下那越发澄澈的眼眸便直直照射到他的内心。

    “让我来告诉你吧。”

    “——你喜欢我的这一事实。”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