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女婿何金银最〕〔主人公叫叶辰和苏〕〔至尊女婿何金银最〕〔神魔书〕〔万年小妖爱上我〕〔何金银江雪最新章〕〔万界武侠大冒险〕〔何金银江雪免费阅〕〔左道江湖〕〔此人杀心太重〕〔差一步苟到最后〕〔我有一个庇护所〕〔超强狂婿〕〔无限血核〕〔团宠囡囡四岁啦〕〔超凡大卫〕〔农家有女甜如蜜〕〔倦爷,你家夫人是〕〔众神世界〕〔重生九零小辣椒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51章 钱不香吗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这股杀气实在是太过冰冷, 和泉莲身体一僵,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绷直了手臂,迅速从江户川乱步的身上跳了起来。

    身侧就是面无表情盯着他的侦探社社员, 他就算是想要逃走也没有合适的路线。

    位于最前面的国木田独步眼镜泛起一道白光, 表情晦暗不明,只是轻轻推了下鼻梁的眼睛,保持着沉默。

    在他身后的与谢野晶子同样双手抱胸, 眼睛微微眯起,从中泄出几分凌厉。

    二人都用同样富有压力的视线盯着和泉莲,让和泉莲越发紧张了起来,垂在身侧的手臂微微颤动了下, 随时决定一旦他们攻上来就立刻破窗而逃。

    “你……”

    在这种诡异的沉默中, 国木田独步抬起头,缓缓从口中吐出一个字。

    却令和泉莲心脏陡然加速了起来,一枚硬币在他的掌心里滑落, 仿佛祈求安心似的死死的攥着。

    国木田独步忽然抬脚朝他走过来,每一步都像是踩到他的心尖似的, 沉重中又夹杂了些压抑。

    尔后,他抬起手,眼看着就要五指扣起, 伸向和泉莲的脖子。

    ——和泉莲手中的硬币已经化成了电击枪的形状,眉毛微颤, 安静的等待着对方大意的一瞬间。

    “你没事吧?”

    话音刚落, 那只温暖的掌心已经轻柔的拍向了他的肩膀, 并且用那双金眸打量着他的身体,目光充满了担忧。

    国木田独步如同包容一切的母亲一样,又顺手拍了拍他沾到泥土的袖口,露出了个柔和的笑容:“乱步先生劳您费心了,请不要往心里去。”

    正等待着攻击的和泉莲:“?”

    这好像跟他想象的不太对。

    而后面的与谢野晶子也同一时间将江户川乱步扶起,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乱步先生,不要欺负小孩子啊,他可比你小了整整十岁。”

    无论是谁,都似乎认定了和泉莲才是弱势群体,语气中也偏向于责备江户川乱步。

    就算江户川乱步多么气鼓鼓的鼓着脸颊,辩解他什么都没干,但是深知他性格的国木田独步和与谢野晶子却完全没有相信。

    和泉莲简直被这一幕给惊到了。

    他本以为侦探社都是一群排外的人,最崇拜的是社长和江户川乱步,对于他这种陌生人根本不会放在眼里,结果现实却给了他很大的冲击。

    国木田独步举止温柔的安抚着他的紧张,并替江户川乱步的莽撞为他道了歉。

    与谢野晶子更是豪爽的揉了揉他的发丝,亲昵之意一览无遗。

    与想象中的结果截然相反。

    “……”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些人都是非常好的人,以为是他被欺负了?

    等到这几个人离去,走廊里只剩下和泉莲和江户川乱步时,和泉莲还有些迷茫的想着。

    “他们对敌人虽然毫不留情,但是对一般的人来说都很温柔哦,尤其是国木田。”

    仿佛看穿了他心中的疑惑,江户川乱步为他贴心的讲解道:“而且你的外表和年龄很有欺骗性,是属于想要保护的那种类型。”

    和泉莲眼睛一亮:“那他们就算知道我是港黑的人也不会揍我对不对?”

    “噗。”闻言,江户川乱步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片刻后,那双饶有兴趣的眼眸微微眯起,透出一片如湖水般翠绿的颜色:“那可不一定哦,要看你的表现了。”

    “要是你不付出令乱步大人满意的报酬的话,只要乱步大人一声令下,你的性命就随时被扣在我的手中了哟。”

    他戏谑的说着,只是眼底的认真却不似作假。

    “……”和泉莲只能无语的看着他。

    面对这么卑鄙的手段,他也只能忍了!

    于是和泉莲在江户川乱步的要求下,变出了许多许多的零食,且比正常的包装还要大出一倍,简直就是零食爱好者的天堂。

    眼见江户川乱步幸福的鼓着脸颊往嘴里塞着食物,和泉莲也不禁被他的情绪感染,也拿出一包零食放在了嘴里尝了尝。

    嗯,跟他以前尝过的在便利店买的差不多味道。

    “那是因为你默认的口味就是便利店里卖的啊,当然,只要你想也可以变出其他的口味。”江户川乱步口齿不清的说着,随手递给他一片不知道哪里摘下来的树叶,“你来试试。”

    他对和泉莲超能力的了解竟然比和泉莲还要清楚,这不禁让和泉莲有些无语的瞥了他一眼。

    不过他以前确实也没有研究过自己的超能力,有江户川乱步在场应该会得到一些新的情报。

    因此,他还是顺从的接过,按照心中所想变出了一包薯片。

    “来让我尝一尝。”

    江户川乱步非常感兴趣的扔掉了手里空了的包装袋,随后拿走了和泉莲新变出来,夹起一片薯片放在嘴里。

    ——然后,瞬间捂着嘴差点没有吐出来。

    “唔?!这是什么。”

    他脸色难看的将整包薯片扔的远了一些,用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果然很难吃吗。”和泉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想挑战一个世界上没有的食物的味道,所以就尝试了一下猎奇的口味。”

    他歪了下头,脸上顿时露出了灿烂到极点的笑容:“是臭袜子口味的,感觉怎么样?”

    “……”

    江户川乱步的脸色随着他的话语简直都要绿了,一生英明神武的他竟然有一天会在最喜欢的零食上翻车,简直始料未及。

    口腔中那种恶臭还带了些酸涩的感觉让他的胃阵阵作呕,再也忍受不住这可怕的折磨,直接跑到垃圾桶边呕吐了起来。

    而和泉莲全程微笑的看着他呕吐,眼底划过一道狡黠的光芒。

    呵呵,让你威胁我,现在尝到恶果了吧。

    心中如此冷笑着。

    他神清气爽的拿起方才未吃完的番茄口味薯片,一口吞了下去。

    随即——

    “呕——”

    和泉莲的脸色立刻变得无比难看,下意识捂上了嘴。

    口腔中那诡异的酸臭感令他脑海中敲响了警钟。

    这、这难道是?!

    他立刻抬眼去看江户川乱步,结果便看见脸色发白的江户川乱步勾起唇角,朝他挑衅似的笑了笑。

    “趁你不注意放进去的,怎么样,自己的臭袜子的味道是不是很美妙。”

    和泉莲:“……”我日。

    刚刚阴了一把江户川乱步,就被重新反阴了回来,和泉莲狠狠的磨了磨牙,没等思考出该怎么反击,就实在忍不住的直接奔向了垃圾桶。

    江户川乱步在一旁笑的极为开心:“哈哈哈想要赢过乱步大人等上一百年再来吧!”

    和泉莲随手变出了手巾擦了擦嘴角的不明液体,用力瞪了他一眼。

    但是这次的不分胜负也不知道是刺激到了两人的哪根弦,江户川乱步还跃跃欲试的想要尝一下其他奇葩的味道,当然,他要跟和泉莲一起品尝才行。

    江户川乱步提出了牙膏味、狗粮味、死鱼味等种种可怕的味道,而和泉莲则负责变出来。

    由于薯片实在是太大,他们自创出了椭圆形的小糖豆,说是小糖豆,其实是各种奇葩的味道交织在一起。

    像是做试胆大会一样,在每个可怕的味道前,两个人都会犹豫的相互推辞一番,直到发现无法逃避,便只能咬紧牙关,一鼓作气的咬了下去。

    刹那间,那无法言说的美妙的滋味布满了口腔中。

    很快,两个人争夺垃圾桶的精彩场景就会再次上演。

    就宛如永不知疲倦似的,他们尝试了各种味道,也在无形中加深了两人的友谊。

    按照和泉莲的形容,就是一起疯抢垃圾桶呕吐的交情。

    甚至和泉莲现在都能够随意的朝江户川乱步搭话,问一些比较私密的问题了。

    大概是拥有共同的秘密,并不会对此产生了避讳。

    “……原来如此,那个可怕的社长捡到的你,开了这家侦探社吗。”

    听了江户川乱步那随心所欲的背景介绍,和泉莲一边吃着零食,一边懒散的回应着:“看来社长果然是个好人啊,就是有点死板了些。”

    “你能让社长生气成那样,也是一种很了不起的天赋哦。”江户川乱步跟他肩并肩的坐在一起,笑着回答:“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一见面就能够让社长拔刀的人呢。”

    “……这种待遇我并不想要。”和泉莲满头黑线。

    “说起来你要在港黑呆多长时间?”江户川乱步突然提到了他的事情,“如果只是需要盗窃的话,我们这边可以免费提供哟,前提是你要加入我们。”

    “你在那里盗了足够多的次数吧,是时候选择离开了。”

    和泉莲的动作一顿,江户川乱步的话理智到了极点,他根本无法反驳。

    现如今,距离他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港黑的目标人物也被他见了个遍,确实再留下来也只是有弊无利。

    但是想要离开港黑,就不得不考虑两个因素。

    一个、就是港黑对叛徒的追杀。

    第二个,就是……

    “啊啊爱情还真是让人变成傻子啊。”

    还没等他说话,江户川乱步就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率先说出了口。

    被戳穿真相的和泉莲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一声,辩解道:“这只是一方面的因素。”

    但事实上,一想到没办法看到中原中也,他的胸口便空荡荡的,干什么都提不起劲。

    因此,他也越来越不想离开港黑,并且还升起了就这么一直下去也不错的可怕想法。

    “但是再这么下去,总有一天你的身份会暴露哦。”但是江户川乱步的话却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泼下,让他瞬间清醒了起来:“趁现在想想应该怎么办才是上策。”

    “……”

    和泉莲的心随着他的话而逐渐低沉了下去。

    连几乎能够看透未来的乱步都这么说,果然,他的身份不可避免的会被揭穿。

    要么,他就提前离去,从此再也不跟中也相见,要么,他就要被当众拆穿身份,被当成敌人扣押在港黑中,生死不明。

    啊……无论是哪种结果都不存在任何幸福。

    和泉莲失落的想着,手中美味的零食它再也不香了。

    “嘛,不过这件事也不全是悲剧,只要你有一个强有力的后援,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江户川乱步忽然伸出手戳了下他的脸颊,半弯起的眼眸微睁开,泄出一片澄澈的绿意。

    “需要乱步大人帮忙的话,只要付出小小的代价,就可以了哦,毕竟乱步大人的心胸非常宽广。”

    和泉莲往后挪了挪,避开那只戳的他脸颊痛的手指。

    “比如说帮你变出更多的零食?”

    他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回答正确。”江户川乱步用小孩子般惊喜的语气举起了手臂,并且弃而不舍的挖着墙角道:“所以快点来加入我们社吧,乱步大人希望每天都能被零食堆给围绕着睡觉!”

    于是,和泉莲再次意识到了,果真他在江户川乱步的眼里,就是个妥妥的工具人。

    没有感情的那种!

    “好啦。”

    不等他有所回应,江户川乱步忽然小幅度的从地面跳起,随意拍打了下凌乱的衣襟,朝和泉莲看去:“是时候了,我们该出去了。”

    和泉莲一怔,下意识扭头看向窗外,果然,外面落日余晖漂亮的洒在地面上,劳作了一天的人们都在往家中赶去。

    没想到他们这一聊,不知不觉中便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

    跟江户川乱步聊天过于轻松,大概是因为面对他,和泉莲并不需要伪装自己,可以随心吐露自己的秘密,以至于他并不想这么快的结束话题。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要好好的珍惜这段独处的时间,等到踏出这个房间,他便又成为了那个将自己包裹成阳光少年的、那个和泉莲。

    但是,时间终归是要前进着的。

    他也要直面面对一切的困难,用双手开辟出属于自己的幸福。

    “我们走吧。”

    他抱起太宰治交给他的文件,脸上挂上熟悉的假笑,朝江户川乱步颔首示意。

    ……

    社长福泽谕吉刚好迈进门,就像是踩着点一样,和泉莲以及江户川乱步便恰巧阻拦到他的面前。

    每每面对这位不威而怒的社长,和泉莲都能想起那日对方那拔刀充满杀气的模样,心中隐隐有些忐忑。

    不过想起自己的职责,他还是当着众人的面朝福泽谕吉恭敬的一弯腰,将手中的文件递了过去。

    “福泽先生,这是来自港口黑手党的委托,请您查阅。”

    短短一句话,就惊起了惊涛骇浪。

    在一旁充当助手的国木田独步险些把手中茶杯打翻,面色的惊讶之意毫不遮掩。

    “你是……港口黑手党的成员吗?!”

    和泉莲身体紧绷,就怕这句话如同地雷一般在侦探社内炸响。

    但他的脸上却依旧露出个腼腆的笑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发丝:“是这样的,不过我才仅仅加入组织不到两个月,也只是个最底层的跑腿人员……”

    他故意吐露自己微不足道的身份以求得自保,而福泽谕吉则垂眸接下他的文件,用冷硬的声线问道:“是谁让你来的?”

    “正是五大干部之一,太宰治先生。”和泉莲解释道,“不过发布委托则是boss的命令。”

    “原来是森阁下。”

    福泽谕吉不轻不重的念出港黑boss的名字,没有过分的重视,也没有露出不屑,非常有位于高处的上位者的气质。

    他动作干净利落的拿出文件,后背无时无刻不挺得笔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武士的精神之道。

    看着他就仿佛可以回溯到几百年前,日本正统的持刀武士。

    难怪稍微撩拨一下就这么生气。

    和泉莲面上带笑,心中却不断腹诽着。

    但是遇见这种正经的人,就偏偏激发着和泉莲心中的恶劣因子,想要看他们恼羞成怒,想要看他们方寸大乱。

    然而如果对面是那个一言不合就要砍人的福泽谕吉的话……和泉莲就怂到只能想想而已。

    只是想想还死不了人。

    正脑中乱七八糟的想着,福泽谕吉已经仔细的读完了森鸥外的辞书,慢条斯理的将文件收起。

    “原来如此,事情我已经明白了。”

    只说完这句话,他默默的闭上眼睛,双手拢在袖口中,不再开口,仿佛陷入了沉思。

    和泉莲细心的读出了他心中的犹豫,试探性的开口:“我们会付给贵社大量的钱财作为报酬。”

    “这不是钱的问题。”有些冷淡回答他的是国木田独步。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语气不太好,顿了顿,他眉宇间的皱纹稍稍放松了些,连口吻也放缓了几分。

    “也许你不知道,港口黑手党跟我们社的关系并不好,这样的要求实在是……”

    他虽然没有全部说完,和泉莲也立刻明白了他的未尽之言。

    也就是说帮助敌人心情很不痛快呗。

    和泉莲眼眸微微一转,脸上立刻露出几分不解:“可是……”

    他用最纯真懵懂的表情看向国木田独步,纠结的说道:“方才我还听见你说贵社的财政快要赤字了,钱,真的不是问题吗?”

    “呃……”

    国木田独步脸上严肃的表情立刻崩塌了。

    他极为尴尬的干咳了一声,宛如逃避似的推了推眼镜,却说不出一句可以解释的话:“那、那是……”

    偏偏和泉莲就像是没有发现他的窘迫一样,又疑惑的重复了一遍:“钱,真的不是问题吗?”

    “……”

    国木田独步觉得和泉莲就是故意的!

    几乎是句句往他的心坎里面戳。

    但是面对黑发少年那无辜到极点的眼眸,以及里面水润的光泽,他又喉咙一紧,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他的性格跟福泽谕吉颇为相似,所以和泉莲这样调侃他,便有种调侃到了福泽谕吉的痛快感,能够看见他吃瘪的表情,和泉莲心中极为高兴。

    但是他眼中的狡黠还没有褪下去,就隐约感觉到背后传来了如同针扎般的视线。

    等到和泉莲僵硬的回头看去时,便正好对上了江户川乱步那似笑非笑的目光。

    翠绿的眼眸半眯,他似乎在小口小口的吃着零食,看向和泉莲的眼底却别有深意。

    “……”

    于是和泉莲蔫蔫的低下了头,只能为自己抢垃圾桶的小伙伴谋求福利:“如果觉得报酬不足的话,我这里可以向太宰先生请求适当加一些资金,您看如何?”

    作为决策者,福泽谕吉闭着眼睛认真思考了些许,才淡淡的同意再交涉下薪酬的意见。

    二人达成共识,明早和泉莲还会再来拜访,到那时再来决定是否会接受委托。

    没有想象中暴力的因素,更和江户川乱步拉近了距离,和泉莲心情大好,非常有礼貌的拜别了福泽谕吉,打算趁着天色还未黑时离去。

    他那举手顿足间都极有礼貌,且这次的交涉不骄不躁、不卑不亢的态度,带给福泽谕吉的印象非常不错。

    因此,临走的时候,福泽谕吉特意嘱咐国木田独步去送他一程。

    直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了视野内,他才眉眼舒缓,感慨道:“这个少年年纪轻轻却颇具有礼仪之风,很不错。”

    “噗。”

    正在端着茶杯的江户川乱步恰巧听到这句话,差点没一口把水喷了出来。

    而福泽谕吉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还在欣慰的叹着:“与之相比,前段时间的那个月影真是相差的太远了,真希望他能向这位少年好好学习一番。”

    这下,江户川乱步笑的差点没在地上打滚了。

    天知道社长这句话是有多么的搞笑,竟然把一个人的两种伪装进行比较哈哈哈哈。

    要是知道和泉莲就是月影假面,社长又会露出怎么样的表情呢?真是太期待了~

    江户川乱步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唇角勾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

    而下方,毫不知情自己竟然从社长那里得到这么高评价的和泉莲还在跟国木田独步闲聊着往外走去。

    大概也是因为他年龄小笑容灿烂很具有欺骗性,国木田独步也在不知不觉中忘记了他的敌对身份,很热情的回答着他的问题。

    两人基本上都是在谈关于侦探社的一些琐碎的事情,聊到开心处,国木田独步还温柔的将掌心落在和泉莲的肩膀上,帮忙拂去他肩膀的一些灰尘。

    气氛正好,因此谁也没有看见那骑着机车,往这边驶来的身影。

    直到引擎的声音越加增大,国木田独步才总算是察觉到有什么人正在不断的靠近着。

    而当他一转头,看见的便是跨坐在红色机车上,一脚踩着地面,一脚控制着机车的平衡,某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影就停在他们的不远处的场景。

    那人的影子被夕阳拉的修长,而随着头盔被轻轻拿下,那头橘红色的发丝也清晰的展现在他的面前。

    眉眼凶狠的少年就这样死死的瞪着他,眼底迸发出惊人的杀意。

    “喂,现在立刻松开你的手。”

    他的身体瞬间覆盖上一层诡异的红膜,凛然的气势几乎要将国木田独步刺穿。

    “不然……我就杀了你!”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