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女婿何金银最〕〔主人公叫叶辰和苏〕〔至尊女婿何金银最〕〔神魔书〕〔万年小妖爱上我〕〔何金银江雪最新章〕〔万界武侠大冒险〕〔何金银江雪免费阅〕〔左道江湖〕〔此人杀心太重〕〔差一步苟到最后〕〔我有一个庇护所〕〔超强狂婿〕〔无限血核〕〔团宠囡囡四岁啦〕〔超凡大卫〕〔农家有女甜如蜜〕〔倦爷,你家夫人是〕〔众神世界〕〔重生九零小辣椒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53章 看星星看月亮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面对太宰治那种诡异到极点的表情,以及令人遐想的语调, 和泉莲险些浑身一抖, 感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恶寒。

    这人大晚上约他,绝对没安好心!

    当然, 和泉莲心中认为的没安好心, 并没有戴上黄色的眼镜。

    他深知吊儿郎当的太宰治那伪装的笑容下到底藏着一颗怎么样漠视的心,因此,这么一深思,对方晚上叫他出来的目的就更加匪夷所思了起来。

    不过即使这里他想非常硬气的拒绝太宰治,但看着自己那可怜巴巴的钱包,最终又只能悔恨的屈服于恶势力之下。

    嗯, 思索了几秒种后, 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只不过两人的约定要在和武装侦探社的谈判定下来以后,况且劳累了一天的和泉莲已经没有精力再陪太宰治胡闹了。

    听到了肯定的答案,太宰治的脸上顿时挂上灿烂的笑容,也非常大度的将约定的日子往后推移了一天。

    就这样, 带着增加了将近一倍的薪酬, 翌日, 和泉莲再次拜访了武装侦探社。

    这一次, 侦探社员们看向他的表情没有昨日那么眼含戒备了, 甚至拥有了共同逃跑经历的国木田独步还含笑的招待了他。

    至于社长福泽谕吉,依旧是板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 只是隐约的, 他看向和泉莲的视线似乎饱含着……赞赏?

    和泉莲疑惑了, 他明明记得月影假面的时候福泽谕吉看着他就仿佛他欠了对方钱似的,怎么换了个身份,态度就有了一百八十度转折了呢。

    丝毫不去想用月影假面的身份调戏对方的这件事,和泉莲恭敬的坐在福泽谕吉的面前,将这次谈判的酬劳一一理清。

    也许是赤字问题过于严肃,福泽谕吉只是沉吟了片刻,便颔首将这个委托正式接了下来。

    和泉莲就此总算是松了口气。

    而当他回来汇报自己的成果时,等待来的不是含笑的太宰治,而是露出狐狸一样圆润笑容的森鸥外。

    “原来是你,竟然能够说动福泽阁下接受委托,还真是厉害啊。”

    见他一脸兴致盎然的打量着自己,和泉莲总有种自己就是被盯上的猎物,如果不多加小心,说不定会被坑的连骨头都不剩。

    “只是侥幸而已,boss。”和泉莲一如既往显露出惶恐的姿态:“我只是偶然听说他们资金短缺。”

    他故意透露出这条信息,心中无比期待着森鸥外能够大手一挥将资金的空缺给填满,他也不必陪太宰治度过一夜了。

    然而就仿佛是没有理解他的意思一样,森鸥外将他的能力一顿大夸特夸,尔后又派下了一个麻烦的任务交给他。

    ——在委托期间,与武装侦探社的交涉全部由他负责。

    和泉莲可以说已经变成了两个组织之间和平的桥梁!

    不过那都是说的好听,天知道森鸥外就是嫌跟武装侦探社打交道麻烦,所以把麻烦的事情都推给他了而已。

    而且还没有给他补贴任何的报酬,只有口头上的夸奖。

    和泉莲一边腹诽的听着,一边还要努力挤出笑容谢过boss。

    “怎么样?”等到他离开首领办公室后,太宰治就像是故意往他心上戳似的,问道,“森先生有没有给你什么奖励。”

    和泉莲翻了个白眼,他肯定太宰治已经将结果提前预知,现在就是来调侃他的。

    不过他还是故意说道:“森先生让我可以自由出入武装侦探社,不需要在岗位上值守。”

    他微微一笑:“所以太宰先生,恐怕这段时间我不能为您工作了。”

    “……”

    闻言,太宰治脸上的笑容顿时垮了下去,气鼓鼓的鼓起脸颊,颇为幽怨的望着他。

    “唔啊好过分,我明明只有这一个下属,他却一点都不想为我效劳,我好可怜啊。”

    和泉莲冷酷无情的扭头就走:“我也很可怜,竟然要在不喜欢干活的上司下面工作什么的,好想辞职。”

    “那是不可能的哟。”太宰治跟随着他的脚步,在他耳边悠悠的说着,“现在被森先生看在眼中,就更加不可能了,认清现实吧莲。”

    对此,和泉莲更加郁闷了。

    眼见开学的日子近若咫尺,在港黑里偷窃的目标也几乎达成,他却还没有找到可以完美解决这件事的路径。

    摆在他眼前的路似乎只有一条,那就是完美的叛逃港黑,回到和平的校园生活中。

    可是这样的话……中也……

    他默默的叹了口气,觉得烦恼越加增多。

    “你在叹什么气~”

    正苦恼着,耳边那磨人的声线却始终围绕着他打转,太宰治就像是个牛皮糖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

    “没什么。”和泉莲笑眯眯的回复他,“不过可以请您回去工作了吗,我现在已经不负责你的工作了,请记住这一点。”

    太宰治丝毫没有因为他的嫌弃而生气,反倒是嘴角的弧度更加扩散了一些,朝他微微一歪头。

    “我们约定的事情,你应该没有忘记吧。”

    见和泉莲动作一顿,脸上浮现几分僵硬,他又脚步轻巧的上前一步,几乎贴着和泉莲的耳边呢喃着:“今晚,记得来我的办公室,我在那里等你。”

    那尾音上扬勾勒出的缱绻简直能够苏进人的心脏,和泉莲的心脏重重一跃,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直到太宰治带着愉悦的表情率先迈开步子,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他才一手平复着呼吸,缓缓舒出一口气。

    虽然他的心始终对中原中也一心一意,不过天然撩的太宰先生段数实在是太高,有时候连他也难以招架得住。

    用那种低沉的语气说着暧昧的台词……这谁能抵挡的了啊!

    和泉莲只能在脑海里全力的去想中原中也的那张脸,企图将胸口这种热气给打散出去。

    尔后,到了晚上,他没有惊动任何人的,独自一人来到了太宰治的办公室。

    就连同寝的织田作之助以及今晚碰过面的中原中也都不曾知道,他与太宰治有过约定。

    这大概是属于和泉莲的一种直觉,他总觉得今晚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太宰治单独与他见面,一定隐藏着很重要的秘密。

    而当他做好了心理准备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坐在桌子上无所事事的少年停止了观察窗外的天空,微微侧过脸,勾起唇角向他笑着。

    “你来了。”

    那头天然卷的黑发散在额前,令那张白到几乎没有血色的脸显得更加出尘。

    身后披着黑色外套的少年轻轻一跃,落到地面上,迎着背后的那轮满月,他眼底的光芒璀璨的闪烁着,朝和泉莲温柔的伸出手。

    “走吧。”

    和泉莲疑惑的打量着太宰治,总觉得此刻的太宰治仿佛褪去了凡间的浮躁,整个人都变得沉稳清冷了起来。

    但与此同时,他也比平日的模样更加难以接近,似乎一不留神就会擅自跑到月亮上去。

    “要去哪?”他犹豫的伸出手,搭在太宰治的指尖上,而太宰治则很快回握过去,不允许他有任何逃开的可能性。

    “跟我来就知道了。”太宰治朝他微笑着,随即率先迈开步子往外面走去。

    和泉莲跟在他的身后走着,一路上二人遇见了很多巡逻的警卫,警卫们恭敬的朝二人行礼,但那双黑色的眼睛中,却有着藏不住的好奇和诧异。

    毕竟这个时间点,只有太宰先生和他的助力两个人,匆匆往楼下走去,简直像是个电灯泡似的那么显眼。

    但他们不敢去八卦干部的新闻,只是越发将这种好奇隐藏在心底,可是这样,只会让那如同被猫爪子挠过似的心脏,显得更加的难以忍受。

    太宰治不会在意其他人的想法,他拉着和泉莲目标直奔地下的停车场,等停到一辆黑色的跑车后,才扭头看了眼根本不像是会开车的和泉莲。

    “……”

    注意到和泉莲那张清纯无辜的脸,太宰治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主动坐在了驾驶的位置。

    而和泉莲自觉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系好安全带后,他看着正漫不经心的挂挡着的太宰治,忍不住挑了下眉。

    需要开车的地方……难不成是酒吧吗?

    太宰到底想要干些什么?

    他简直要被这神神秘秘的感觉给弄晕了。

    “太宰……”眼见跑车就要启动,和泉莲却忽然蹦出了一句话,“你,应该会开车吧?”

    仔细想想看,他从未看见过太宰治亲自开车的模样,每次对方要么是蹦蹦跳跳的走到目的地,要么就是坐在后侧等待别人驾驶。

    就算会开车的人长时间不开也会感到生疏,太宰治也不会例外吧。

    因此,心中隐约有些担忧,和泉莲还是小心的问了一句。

    “嗯?”话音刚落,太宰治已经扶着方向盘,将车缓缓的启动。

    太宰治扭过头,那弯成月牙似的眉眼就这么出现在和泉莲的视线里。

    “哈哈你在开什么玩笑啊莲,我当然会开车啦。”他笑盈盈的说。

    和泉莲这才松出一口气:“那就好……”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只见太宰治用力一脚踩向油门,跑车的四个轮子便顿时马力全开,如同飞一般猛地向前窜了出去。

    和泉莲的身体受到惯力的作用猛地后砸到椅背上,后半句话直接噎在了嗓子眼中,再也说不出来了。

    不仅如此,面前车窗外的景色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猛烈的在两侧移动,别说是看路看车了,就连周围的景色也在一瞬间在眼前闪过。

    和泉莲的瞳孔不自觉扩散,整个人都贴在椅背上,紧绷的手臂抓紧身侧的扶手,那想要恐惧呐喊的声音就汇聚在喉咙中,几乎要抑制不住了。

    “太、太宰!!速度太快了啊啊啊!!慢一点!”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轮胎是不是压到了什么石头,车身整个都被向上弹了下,有种浮在空中,连屁股都离开椅子的失重感。

    和泉莲的脸色越加惨白,连忙扭头想要制止太宰治。

    结果他一转头,就正好看见太宰治那张笑眯眯的脸,太宰治脸上的笑容就像是刻上去的一样,没有露出半点恐惧。

    甚至在和泉莲惊叫的时候,他还笑的更加的欢快了起来。

    就算和泉莲让他的速度慢一点,他也只是敷衍的点着头,然后将油门一踩到底。

    就这样,和泉莲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去往何处,只觉得世界天旋地转,他的胃简直难受到了极点。

    大概飞驰了十分钟后,车才送算是停了下来。

    虚弱的打开车门,和泉莲颤颤巍巍的走了下来,一脸萎靡,脸色铁青,还用手捂住嘴,防止晕眩产生的呕吐感。

    相反,太宰治着神清气爽的舒展着身体,呼吸着夜晚的新鲜空气,脸上笑的异常开心。

    他仿佛是才意识到和泉莲的不舒服一样,关切的压低了些身子,语气担忧:“你的脸色好难看啊莲,没事吧,是谁把你变成这个样子了!”

    正努力不吐他一身的和泉莲:“……”

    就是你这个混蛋啊!

    装什么无辜,太狗了。

    多看这狗人一眼,和泉莲都险些控制不住想要殴打上司的心情,他只好愤愤的移开视线,环顾着四周:“这是什么地方?”

    只见他们停在一山间小道上,两侧都是挺拔巍峨的山峰,只有一条蜿蜒的小路向前伸展,根本不见路的尽头。

    这附近只有淡淡的灯光,再往山上一些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尤其被茂盛的树叶遮挡,连明亮的月光都没办法洒入。

    再加上山上偶尔间传来的不知名动物的吼叫声,诡异的气氛显得极为阴森可怕。

    在这种地方停下来,和泉莲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忍不住向太宰治投去希翼的视线:“我们不会是要往山上去吧,绝对不会吧,告诉我你绝对不会这样对我的对不对!”

    太宰治朝他微笑:“别挣扎了,还有相当远的路程哦,我们快点走。”

    说着,一拍和泉莲的后背,直接揽着他的肩膀往山上踏步。

    “……”

    和泉莲的表情顿时变成了生无可恋。

    “难不成你是想在这种地方杀了我抛尸吗太宰先生。”

    “嗯?我想要杀你的话随时都可以哦,用不着到这个地方。”

    “……这话说得可太扎心了。”

    “明白的话就闭上嘴跟我往上爬,保存体力,一会没力气了我可不会背你哦,我讨厌背男人。”

    “是是……不过还是慢点走吧,我真的不太行。”

    别说是在陡峭的山路上行走,就算只是在平坦的大路上走着,和泉莲的体力也远远不及黑手党的程度。

    眼见前面的太宰治一边蹦蹦跳跳的走着,还一边饶有兴趣的观察着周围的花花草草,额头不见半点汗珠,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和泉莲只能羡慕的仰望大佬。

    但是由于他走的巨慢,两个人往山上爬的速度就齐齐下降了不少。

    刚开始太宰治只是站在前方盯着和泉莲攀爬的身影,而到最后,他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忽然朝和泉莲伸出手,掌心朝上。

    “没办法,在这么磨蹭下去天都要亮了。”太宰治微笑着眯起了眼睛,“抓住我。”

    那只手就像是沙漠里的绿洲一样,将和泉莲心中的烦躁和饥渴都一扫而空,他心情明朗的抓住太宰治的掌心,借力往上爬去:“谢谢。”

    但在下一瞬间,太宰治的脸上却倏地划过明显的阴险,并紧紧回握起他的掌心,低声道:“不可客气,这样无论前方有什么艰辛你都已经逃不掉了哟,做好觉悟吧。”

    “……”

    和泉莲就宛如掉入大灰狼陷阱的弱小的兔子一般,毫无反抗的能力。

    不过实际上,太宰治却是真的在帮助他爬山,会帮他绕开满是枝叶的树林,甚至还低声提醒他前方的路有障碍,防止他被绊倒。

    比起那过于显眼的不怀好意的表情,他所做的事情却温柔的如同夏夜里的清风。

    或许,他只是想捉弄下和泉莲而已。

    在这种时候,和泉莲反倒是体会到了他的温柔。

    ——虽然他会来这个危险的山头,也是托了太宰治的福。

    两人终于磨磨蹭蹭的来到了半山腰,太宰治轻车熟路的在一块断崖前站好,示意和泉莲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这片断崖几乎只长了些杂草,没有树木遮挡四周非常开明,和泉莲来到断崖边往下看去,便能看见那十几尺高的下方,流淌着的潺潺河水,以及一片生长茂密的丛林。

    总的来说,是一个跳下去绝对会没命的危险地方。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和泉莲嘴角一抽,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而正如同他预料的那样,太宰治无辜的笑了笑,随性解释道:“上次想找个自杀的地点,不知怎么回事就找到这里了呢,不错的风景吧?”

    “还行。”和泉莲瞥了眼漆黑的四周,违心的说着,半晌,他又突然惶恐了起来,“等等,你不会是打算拉我一起殉情吧!”

    这月黑风高的夜晚,拉着他一起来到着自杀的地点,怎么看怎么诡异好吗!

    闻言,太宰治眨了眨眼睛,三秒后,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般都要找女性殉情吧,你这个问题真的很奇怪。”

    没等和泉莲刚安下心,他又笑眯眯的揽过和泉莲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不过如果是跟你一起殉情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呢。”

    “不必了。”他似乎还有后半句话要说,但和泉莲直接冷漠的打断了:“我不想跟你一起殉情,想都没想。”

    太宰治的脸蛋立刻气鼓鼓的变成了包子脸,还像是很委屈的说着:“啊好过分,我都没有嫌弃你,你竟然拒绝了我,难道我不是你亲爱的上司吗?”

    “现在是休息时间,我跟你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谢谢。”和泉莲冷酷无情的说着。

    但是这句话落下后,太宰治的表情却倏地变了。

    他仿佛是被这句话所震住了一样,只是怔怔的凝视着和泉莲的眉眼,眼底浮现一丝稍纵即逝的情绪。

    那道情绪流逝的太快,以至于和泉莲并没有看清,不过很快,太宰治便勾起了唇角,朝他温柔的弯起眼睛。

    “说的没错。”

    说罢,他便直接撩起外套坐在地面上,任凭地面上的灰尘染上了他的大衣。

    “坐下来吧。”太宰治在一旁的空地上拍了拍,又随后抬手指了下天空,“今天的星星能看的很清楚。”

    和泉莲疑惑的跟在他身侧坐好,也抬起头注视着天空,刹那间,那繁星闪烁的星空便璀璨的照亮了他的眼底。

    比起市里的夜空,山间的夜空能看见漫天的星辰,那一轮清冷的圆月就挂在天上,漂亮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这是生活在复杂社会中的人所难得体会到的平静和安宁。

    和泉莲感觉自己的心都仿佛被净化了一般,浑身都通畅了起来。

    “你看这里、这里、还有那里。”太宰治伸手在夜空点了点,向他介绍道:“那是壁宿二的星系哦,能看出来吗,很漂亮吧,尤其是那里,这样下来……很生动形象哦。”

    “还有那个、那个,连到这里。那是半人马座的星系哦,像不像是一个人骑着马?”

    太宰治在滔滔不绝的讲述着星系的美好,和泉莲却被满天的星星弄得一脸懵逼。

    哈?壁宿二??半人马??那都什么跟什么,就这么随便一指谁能够看出来啊。

    偏偏太宰治说的十分高兴,和泉莲也不好意思打扰他的性质,只能尴尬的望着满天的星辰,陷入了脑子一片空白的状态。

    而直到太宰治问道他的想法时,他才故作沉吟着点了点头:“嗯……总之,你这喜欢星星这件事我已经明白了。”

    “……噗。”

    太宰治又是一个没忍住,捂住肚子笑了起来。

    为了让太宰治的辛苦讲解有意义,和泉莲被逼无奈的拿出了手机开始谷歌,希望能够通过网上的讲解理解这个复杂的星系。

    然而在盯着手机五分钟后,他却倏地脸色一黑,好半晌,才恶狠狠的瞪向身边的人:“太宰先生,请问为何南半球才会出现的星系竟然会出现在日本的天空中,我们这是穿越了吗?”

    “啊嘞。”太宰治被他瞪得一脸无辜的摸了摸脑后的发丝,又吐了下舌头,“暴露了啊~”

    和泉莲:“……”

    “所以说刚才的那一切都是骗人的了??”他不可置信的抬高了音量。

    “是啊。”偏偏罪魁祸首没有一点心理负担,极为坦然的点头,“看你很好骗的样子就来骗骗你。”

    这个时候,他才露出几分遗憾的叹了口气:“没想到有手机这种作弊的东西,失算了。”

    “……”

    呵呵。

    和泉莲现在想要将他从悬崖推下去的已经到达了顶峰。

    “星星明明看起来是那样的渺小,实际上却是超乎我们想象的巨大。”

    忽然间,太宰治仰望着夜空,那鸢色的眼眸中沉寂着深邃,说出了一句奇怪的台词。

    和泉莲怔了下,不明所以的听着他的后半句话。

    “人类也是这样,表面上也许是一副单纯的模样,但是实际上呢,又有谁清楚真实的那个他?”

    他的目光倾向和泉莲,似乎这句话就是为了和泉莲而说。

    而事实上,和泉莲的心跳也一瞬间加速起来,感到了一种久违的不安感。

    太宰治看着他,一字一句道:“和泉莲,过去的上学履历档案中记载的很详细,一个人在东京上学,父母都在乡下的老家,父母的姓名也都有记录,只是……这到底真的是事实吗?”

    那双剔透的眼眸仿佛能够看穿他的所有伪装,和泉莲下意识捏紧拳头,声线也开始紧绷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从来没有听你聊过父母的信息,你也从来没有打算回去看望他们,几乎可以当他们不存在。”

    太宰治慢条斯理又随性的解释着,像是对这一切都不太在意,但同时,又像是潜伏着的凶兽,静静等待着猎物的自乱阵脚。

    “当我派属下去你填写的老家的地址查看的时候……猜猜看,他看到了什么?”

    他轻轻笑了下,却让和泉莲如履薄冰。

    “是什么都没有哦。”

    太宰治眼帘缓缓压低,冰冷的光泽从那鸢色的眼眸透出,不曾蕴含着任何的感情。

    “什么都没有,你的父母,你的老家,根本什么都不存在。”

    “那么,问题来了。”

    他抬起眼眸,直视和泉莲的眼睛。

    “你,到底是谁呢?”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