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雨涵叶辰〕〔大佬甜妻宠上天〕〔逆天丹帝〕〔桃源山村〕〔暗黑神尊〕〔冠冕唐皇〕〔剑剑超神〕〔情深不寿言总宠妻〕〔开局从相亲开始〕〔决战龙腾〕〔我被秽土转生出来〕〔娱乐小白进化史〕〔神道丹帝〕〔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欲妙体〕〔我有进化天赋〕〔全民魔女1994〕〔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位面发展计划〕〔带着空间重生八零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61章 重建友情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太宰!”

    正在办公室内认真批改文件的太宰治, 忽然被大门猛然被推开的声响所惊醒。

    能够这样肆无忌惮的穿梭首领办公室, 从头到尾也只有一个人。

    太宰治的脸上倏地勾起温和的笑容, 停下笔,打趣的望着气势汹汹走过来的和泉莲。

    “怎么了, 这么早就回来了。”

    当看见和泉莲脸上那严肃又隐约带了些怒火的表情后,他才微微一顿,眼睛半眯起, 凌厉的看向了紧随其后的中岛敦。

    “敦, 让你保护好他, 你到底有在认真完成你的职责吗?”

    面对太宰治突如其来的职责,中岛敦有些怔住了,连忙蹲下身做出单膝跪地的请罪动作, 并坦率的道了歉:“非常抱歉, 太宰先生。”

    但事实上,他并不清楚和泉莲如此生气的理由, 只是自从与那位红发的男人接触后, 和泉莲便一瞬间变了脸色, 尔后一言不发的匆匆往回赶去。

    如果太宰先生需要他为这件事负责的话,他会默默的遵守命令, 不会有任何的反驳。

    “不关他的事情!”反倒是和泉莲将双手用力拍在桌面上,眉眼不爽的压低, 替他辩解道。

    在太宰治那疑惑不解的视线中, 和泉莲深深做了个深呼吸, 终于咬牙切齿的问出了口:“这个世界的你, 跟织田先生竟然不认识吗!”

    “……”

    太宰治的表情倏地僵在了脸上。

    和泉莲用的是肯定的语气,那么,他必定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了。

    空气中的水分仿佛要凝结一般,贪婪的汲取着太宰治身上的热度,他下意识蜷缩着手指,却发现自己的指尖一片冰冷,僵硬的连钢笔都无法握紧。

    而和泉莲那质问的眼神正直直的射入他的内心,让他处于秘密被掀起的慌张中,又根本无处可逃。

    半晌,他才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先看了中岛敦一眼,挥了挥手。

    中岛敦十分默契的起身走出了房间,还细心的关好了房门,整个屋内只剩下和泉莲和太宰治两个人,太宰治的心忽然稳定了不少。

    “嗯,你遇见他了吧。”

    太宰治的脸上绽开了一抹苦笑:“从一开始就已经说了吧,织田作并没有加入组织,自然……我们便没有可以见面的机会。”

    “哈?那是什么理由啊。”和泉莲不依不饶,“你们不是朋友吗,没有契机就去创造契机啊,就算现在是敌对的势力也没有关系,织田先生并不是分界线划分那么清楚的人。”

    太宰治在他的话语中眼眸逐渐变得深邃,像是夜空中不再闪烁繁星,只剩下一片寂静的黑。

    他的指腹无意间摩挲着钢笔光滑的表情,声线似乎如往常那样轻松,但总觉像是蕴藏着一股淡淡的悲伤。

    “嗯……因为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暂时还不能相识。”他只是这么说着,看似像是夹杂着不可言说的沉重的深意,然而在和泉莲的眼中看来,更像是他自己过于胆小,而迟迟不敢踏出那一步一样。

    无论哪个世界里,太宰治都像是躲在自己僵硬壳下,不肯迈出一步的胆小鬼。

    看着这样的太宰治,和泉莲尤为感到恨铁不成钢,他本来还想再次劝说,结果太宰治却忽然提起了一个很重要的话题。

    “对了,和泉,我已经让属下查找出流星雨下次发生的时机了。”

    太宰治微笑着眨了下眼睛,也成功令和泉莲忘记继续话题,眼底迸发出强烈的亮光:“真的?!什么时候?”

    注意到这一点,太宰治又是复杂又是放松的呼出一口气。

    和泉莲锐利的话无时无刻不化成飞针,句句都扎在他的胸口中,戳的他心如刀割,同样也在撼动着他的灵魂。

    他无法反驳,但也无法就着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因为作为首领,作为太宰治这个人,他有太多太多不能言说的内心。

    “就在半年后的冬天,12月22日。”

    太宰治随手将一打文件递给了和泉莲,而和泉莲快速的翻阅了两下,里面讲述的都是12月22日时,流星雨发生的概率,坐标,天气等等,显然调查的人没少花心思。

    然而,虽然和泉莲很感激太宰治这么尽心尽力的帮助他……但是……

    “还有半年?!我要在这里呆这么久吗!”和泉莲被迎面吃了一顿暴击,大脑颤抖了起来。

    先不提这半年没办法看见亲爱中也他就要死了,那边的世界的太宰治恐怕还在找他,再不回去说不定会当做叛逃引起什么大问题了!

    “这边的世界和那边的世界流速是一样的吗?”他迫不及待的问太宰治道。

    “准确的来说这边的流速时间快一些,事实也证明我现在是20岁,而那边的我仅仅17岁,快到18岁而已。”

    太宰治合理的分析着:“不过也只是长年累月的加快了一些速度,半年的时间,那边怎么也要至少五个多月左右。”

    “啊啊啊五个月,那问题不就更大了吗!”和泉莲简直要愁死了,差点要把自己的那头黑毛给拽秃,“不行,我一定要早点回去才行。”

    兴致勃勃的欣赏了一番他急的火烧眉毛的模样,太宰治将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忽然歪了歪头:“如果你想要快点回去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好办法。”

    和泉莲立刻被他吸引了注意力,将上半身前倾,就差没有怼到太宰治的脸上:“是什么?”

    太宰治的眼底迅速划过一道精光,再抬起头时,那双眯起的眼睛只剩下温柔,似乎极为贴心的向和泉莲解释道:“你的能力,不是无所不能的吗,那么穿梭时空这种事情,也应该可以做得到吧。”

    和泉莲被他语气中隐约蕴藏的一股凉意而感染,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就连身体也往后挪了挪,无形间有些抗拒。

    “你是指,让我做个时空穿梭机,直接跑到那边的平行时空?”

    他表情纠结的蹙着眉,显得很是为难:“可是我所制作出来的东西,必须需要我的想象力还要结合实际。定位时空这么虚幻的东西……应该是做不出来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两个世界连接起来。”

    没错,和泉莲的能力虽然逆天,却也不是凭空就能做成功的,基本上他脑中需要有前人使用过的知识,像是电影中的魔法飞毯,有着这种基本的概念,他才能真正的制作出来。

    其实和泉莲自己本人也不知道自己能力的极限在哪里,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去赌。

    如果做出来的时空穿梭机连接的是一片虚无的、什么都不存在的地方,那他不就是走到了一片死局中。

    这实在太过于危险,和泉莲很严肃的拒绝了。

    “这样啊。”太宰治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不过很快,他便又提出一个意见,“那穿梭的不是时空,而是时间又怎么样,电视剧里也时常出演吧,穿越到十年后之类的剧情。”

    和泉莲明白了他的意思:“……穿越到半年后12月22日,然后在那一天晚上跳崖,就可以不浪费时间的回去了?”

    太宰治将后半句话接上:“如果真的成功了,你也可以到那个世界后,再穿越一次时间线,跳到落入悬崖后的时间,这样理论上来说,你就会一直存在于那个世界。”

    和泉莲眼睛一亮,而且这种做法也不用考虑那个世界里有两个自己的可能性!

    “太宰。”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太宰治,忍不住伸出了大拇指,“你真是个天才。”

    太宰治轻笑了一声,“这么说,对于时空跳跃的机器,你很有把握了对吗?”

    “这个应该差不多,起码位置是这个世界,我可以试试。”和泉莲这回自信太多了,跳跃到未来后他也不用担心会跑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只是有一天他比较担心,“不过这种机器要想等价代换,起码也需要大量的现金才能实现……”

    “不用担心。”太宰治显得游刃有余,“组织里还算是比较富有,给你拨一箱黄金怎么样?”

    和泉莲:“……”黄、黄金?!

    这也太土豪了吧!

    没有想到首领太宰治为了让他平安回去,竟然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心血,这是多么令人动容的友谊啊!!

    和泉莲深受感动,当即握着太宰治的手,真诚的晃了晃:“我不会忘记你为我做的一切的,太宰,我的挚友!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一定要回来看望你,你要等着我。”

    “好啊。”太宰治也随之回了个温柔的笑容,“我等你回来。”

    制定了目标计划后,和泉莲顿时也不伤心了,也不烦恼了,感觉浑身都无比的轻松。

    他跟太宰治解释还没跟认识的小伙伴告别,暂时先不使用时光机,尔后便轻松的挥了挥手,出去告别去了。

    而坐在王座上,太宰治的微笑在他离去的一瞬间,便倏地消散了。

    他的眼底浮现出深邃的黑暗,仿佛要将一起都吞噬般,没有任何的情绪。

    “……原谅我。”

    额前柔软的黑发遮住他的眼眸,那张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喃喃的叹息出一句话,轻飘飘的口吻仿佛迎着风就可以被吹散。

    被缠绕着的绷带给他萦绕出一种苍白的脆弱感,事实上,从发丝中露出的瞳孔也确实流露出浅淡的光泽,像是在哀伤,又像是在痛苦。

    “原谅我吧,莲。”

    他将手背搭在额头上,不让自己的脆弱显得如此明显。

    “我并没有说谎哦,只是隐藏了、最终要的一部分。”

    未能说出口的,是他那隐匿在背后的真正目的。

    想要借用时空穿梭机,跳跃到过去的时间里,然后暗戳戳的改变一些事情。

    那些影响他变成今天这种模样的事情,那些苦恼又在折磨他的事情。

    “‘如果’‘假如’之类的词语,我并不会相信,只有靠自己的手亲自改变,才是最真实的。”

    所以他不会在这里一直等着和泉莲的归来,而是要利用时空穿梭机,改变过去。

    回到那个不用成为首领的自在的日子,回到那个能跟织田作一起欢笑的可能性,虽然事情也许并不会比现在好上多少,但至少……他拥有了真心的朋友。

    之所以提前准备了大量的金钱,找到了下次流星雨的详细资料,都是为了让和泉莲制造出时空穿梭机。

    而现在,他似乎真的要成功了。

    太宰治深深呼出一口气,一切准备就绪,只要静静的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他坐在办公室内,打算就这样等待着和泉莲的回归,结果等了半天也不见和泉莲回来,反倒是私人的号码接到了和泉莲的电话。

    这私人号码还是他今早为了防止和泉莲出事,特意留给对方的,没想到真的有用到的时候。

    太宰治觉得奇怪,挑眉接了起手机:“和泉?”

    “啊,太宰?”和泉莲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似乎像是在外面,太宰治将手机移的离耳边远了点,紧接着又听到和泉莲兴致勃勃的语气:“现在能立刻来酒吧吗?”

    “p酒吧?”两个人的聚会地点只有这里,太宰治很快就猜出来了,“为什么?”

    “离开前想要再跟你聊一聊天啦,这次不要穿首领的衣服哦,平常打扮也就行了,我在这里等你,一定要来!”

    和泉莲的语气大有你不来我就不走的架势,却让太宰治由衷的露出了笑容。

    和泉莲大概永远也不知道,他是有多么喜欢这么普通的生活,跟友人去喝酒,聊天,畅所欲言……全部都是他所奢求的。

    “好,我一定会去。”

    因此,太宰治丝毫没有犹豫的应了下来,换了件普通的衣服便来到了酒吧中。

    只是疑惑的是,酒吧里竟然没有看见和泉莲的影子,吧台前的座位空荡荡,似乎什么痕迹都不曾留下。

    太宰治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刚想蹙眉给和泉莲打个电话,而同一时间,忽然有串陌生电话号码打到他的手机上。

    要是以往,太宰治绝对不会理会陌生的号码,只是他心中隐隐有预感,这说不定跟和泉莲有关,最终还是选择了接通。

    电话在接通的一瞬间,里面传来的熟悉的声线却让他眼眸倏地睁大了。

    “请问是太宰先生吗?”带有独特嗓音的、略显低沉的声音,通过听筒清晰的传递了过来。

    太宰治连呼吸都忘记了,只能紧紧抓着自己的手机,心跳声就此加剧。

    “我在街道上捡到了一只黑色的猫,脖子上戴着的项圈写着你的电话号码。”

    “……猫。”太宰治怔住了,迟钝的大脑仍旧不能好好的运转,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对织田作之助说些什么。

    还好,织田作之助虽然感到奇怪,却还是善意的询问道:“你现在在哪里,我帮你把这个小家伙送过去。”

    太宰治宛如惊醒般,连忙抬眼看了下四周的环境:“是……p酒吧。”

    “那家酒吧我也很熟悉,那我现在就过去,请等等我。”

    电话就到这里戛然而止。

    但太宰治的心脏却几乎要蹦出嗓子眼,感到了一股窒息感,他慌忙喝了两口一旁的威士忌,希望能借助酒精的功效来让自己清醒一些。

    而大约冷静了五分钟后,他才终于倒出时间来整理这一连串的事情。

    得出的答案很简单,是和泉莲故意撮合他们相见,恐怕那只猫,也是和泉莲变的。

    和泉莲能够变成动物这件事,太宰治曾经在书中看过,也觉得无比稀奇,只是当对方真的变成猫来协助他跟织田作加深友情时,他又觉得深受感动。

    原来和泉莲并不是忘记了织田作跟他的事情,而是早就决定要以实际行动来帮助他们啊。

    太宰治的脸上隐约勾起一抹笑意,以及对未来的期待。

    他猜想的没错,和泉莲说是要跟朋友告别,其实是叫了中岛敦一起,在大街上快速寻找着织田作之助的身影。

    在最短时间内找到了,他便花费了一些体力变成了一只黑色的小猫,又把刻着太宰治电话和名字项圈戴在了脖子上。

    然后大摇大摆的粘到了织田作之助的脚下,碰瓷。

    无论织田作之助怎么绕开他往前走,和泉莲就是抱着他的裤脚不放,展现出了锲而不舍的厚脸皮精神。

    要是人形状态他是不可能做出这么掉面子的事情的,但谁让他现在是猫呢,猫,就可以任性!

    于是织田作之助被粘的没有办法,只好无奈的蹲下身挠了挠他的下巴,语气中却包含着淡淡的宠溺:“跟着我干什么,饿了吗?”

    “喵~”和泉莲非常做作的发出嗲喵的叫声,并且用闪亮亮的银色大眼睛企图发射自己的心声。

    可惜,织田作之助并没有接收到,而是买了串烤肉仍在了地上,似乎想要喂他。

    看着那满是泥土的烤肉,和泉莲不屑的扬起了头,理都没有理会,再接再厉的抱着他的大腿。

    “不喜欢吃?”织田作之助有如法炮制的买了点别的打算喂他,但都被和泉莲给拒绝了。

    没办法,织田作之助只能无奈的抱起这大爷猫,想了想,转身回到了侦探社中,求助了自家的孩子们。

    “……就是这样,这只猫一直粘着我,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和泉莲舒舒服服的躺在他的怀里休息,本来变成猫就需要不断的消耗体力,这样静止不动还能让他多挺一段时间。

    而来到侦探社后,他才发现这里有很多熟悉的身影,同样也有不熟悉的身影。

    比如说那个黑发的孩子,面色稍显冷淡,还不时用手抵在唇角咳嗦几声,显然就是和泉莲并不认识的人。

    最神奇的是,他贴在脸颊附近的发梢微端竟然染成了一截白色,呈现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时髦感。

    他就这样安静的盯着和泉莲,尔后,才稍抬了些音量老成的说道:“在下曾经见过这等幼猫,一般都是祈求食物而来。”

    “但是我喂它食物它并没有吃。”织田作之助朝他微微勾起唇,显然对少年的印象很好。

    谁知少年却冷硬的说道:“捏着它的后颈,掰开它的嘴强行咽下去,它自然就会吃了。”

    “……”此话一出,顿时收到了所有人惊悚的视线。

    “不不不,还是要温柔的对待动物比较好哦。”谷崎润一郎连忙摆着手劝告道,“这样会对小动物们讨厌的啊,芥川。”

    闻言,芥川的面容却忽然露出几分疑惑,表情像是不理解他所说的话,不过谷崎明美那眼神亮晶晶恨不得扑倒小猫身上的神态打断了他想要张口的,于是他沉默着没有再次开口。

    “好可爱啊!”谷崎明美请求的看向织田作之助,“可以让我抱抱它吗?”

    织田作之助倒是不介意,但是无论他怎么想要撕开这只猫,小猫都会拼命的喵喵叫并且用力抓着他的衣角,如果要强行拽下来,这布料不错的衣服恐怕就要报废了。

    没办法,众人只好放弃了想要将猫拽下来的想法,转身猜测这只猫到底想要什么。

    然而这些可能性,又在小猫那嫌弃的视线中通通打散了。

    最终,还是惊动了社长福泽谕吉,由社长亲自出马,理解了和泉莲喵的意思。

    “它的项圈上写的是饲养者的名字和电话,它应该是想要去找它的主人。”

    不愧是福泽谕吉,只是两句话就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和泉莲顿时充满感动的望着他,就连福泽谕吉摸向他头顶的掌心都不抵触了。

    而且他敏锐的观察到,福泽谕吉看着他的视线中蕴藏着柔和以及慈爱,仿佛非常喜欢他一样。

    难不成……这位大名鼎鼎的银狼阁下喜欢猫?!

    和泉莲似乎发现了福泽谕吉的天大的秘密。

    以上种种风波过后,织田作之助终于意识到要给太宰治打电话,随即便有了上面的那个片段。

    谷崎润一郎本想替织田先生跑一趟去p酒吧碰面,但是和泉莲怎么可能会让他如愿,就是死扒着织田作之助不放手,没办法,织田作之助只能亲自走了一趟。

    在太宰治放下电话不到一刻钟的时候,那么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大门之中。

    太宰治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发僵硬,连四肢都无法灵活的控制了,但在织田作之助礼貌的朝他点头时,他又条件反射的勾起了个温和的笑容。

    织田作之助坐到他的身侧,一如平行世界时他们喝酒的模样,唇角微勾的凝视着他。

    他怀中的黑猫轻巧的跳出了他的怀抱,奔向了自己所在的胸口位置,并且仰起头,用最纯净明亮的银色眼眸望着他,轻轻的喵了一声。

    “……我明白的。”透过这只猫,太宰治仿佛能够看见黑发的少年正兴致勃勃朝他笑着的场景,忍不住用颤抖的掌心覆盖上了他的头顶,“谢谢。”

    他明白和泉莲的良苦用心,这次由和泉莲所创造出来的契机,他一定会好好把握的。

    “你就是这只猫的主人吧。”在看见黑猫扑向太宰治的时候,织田作之助便已经确认了对方的名字。

    他忍不住无奈的看了眼那只突然显得异常乖巧的黑猫,轻轻用指腹点了点对方的眉心:“主人在担心你,下次不要乱跑了。”

    黑猫看着他,轻轻的喵了一声。

    “谢谢你帮我找到了他。”太宰治抬起眼眸,用一双流淌着浅浅暖意的鸢眸,看向织田作之助,“他是我很重要的朋友。”

    尽管他的心脏此刻剧烈的跃动到仿佛要跳出来,但表面上他还是云淡风轻的朝着对方搭着话。

    “我叫太宰治。”他对织田作之助微笑,“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喝杯酒吧。”

    织田作之助从不会拒绝陌生人的善意,顿了顿,他还是将那位流转着金黄液体的威士忌拿了起来,自然而然的与太宰治碰了下杯。

    只是最简单的动作,却让太宰治由衷的感到了开心。

    而和泉莲也带着浅浅的感动的看着这一幕,忽然一甩尾巴,落在地面上朝太宰的方向最后看了眼,便很快离开了酒吧。

    剩下的事情,交给太宰治已经没有问题了。

    他缺少的只是契机而已,而这个契机和泉莲已经送给了他。

    算是临别前的礼物吧。

    和泉莲变回了身形,在虚脱前迅速回到了首领办公室。

    一打开门,那一手提箱的黄金就静静的落在桌面上,等待着他的使用。

    和泉莲用手轻轻抚摸着箱子粗糙的花纹,他何时使用过这么奢侈的媒介,可是时空穿梭机这种逆天的东西,不付出点代价是不可能制造出来的。

    好了,是成功还是失败,全都堵在时空穿梭机上面了!

    和泉莲的眼底迸发出坚定地光,此刻的他完全不清楚留下的时空穿梭机到底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灾难,满心都是想要回到自己世界的迫切感。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掌心慢慢的朝箱子上面落下。

    仅仅需要不到一秒钟,他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紧张和期待涌到他的胸口,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屏住了呼吸。

    ——尔后,下一秒,他的手臂就突然被人捉住了。

    惊悚的扭过头后,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头亮眼的粉色短发,上面还戴着两颗明显的棒棒糖。

    和泉莲:……你谁?!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