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雨涵叶辰〕〔大佬甜妻宠上天〕〔逆天丹帝〕〔桃源山村〕〔暗黑神尊〕〔冠冕唐皇〕〔剑剑超神〕〔情深不寿言总宠妻〕〔开局从相亲开始〕〔决战龙腾〕〔我被秽土转生出来〕〔娱乐小白进化史〕〔神道丹帝〕〔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欲妙体〕〔我有进化天赋〕〔全民魔女1994〕〔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位面发展计划〕〔带着空间重生八零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63章 公主抱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中原中也坠入了水中。

    中原中也被呛了一口水。

    中原中也挣扎着爬了起来。

    中原中也无意间看了和泉莲一眼。

    噗通——

    中原中也再次摔进水中, 冒出了一串气泡。

    ……

    和泉莲眼睁睁看着他不太聪明的样子, 或者说是智商已经负数的样子,拼命的忍住了唇角边的笑意。

    果然成功了。

    虽然比他预想的反应还要大,但是能够让中也露出这么可爱的一面,他简直得到了异常的心理满足。

    和泉莲就这么大大方方的站在原地, 任由春光外泄,而好不容易从水中艰难爬出来的中原中也却是再也不敢去看他,猛地转过了身, 将手掌遮挡在眼睛前。

    然后磕磕巴巴的道:“你、你你为什么不穿衣服啊, 给我把衣服穿好!”

    他用的是斥责的语气,可惜由于太过害羞,这种语气更像是软绵绵的抱怨, 萌的和泉莲心肝直颤。

    和泉莲目光含笑的注视着他那已经红到一定程度的耳尖,甚至还惬意的双手环胸,没有任何的动作。

    最后无辜的解释:“因为衣服已经脏到不能穿了,我浑身上下也全是泥土, 无法见人, 所以才想在这里洗洗澡。反正都是男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哈?!那怎么能行!”中原中也简直要羞耻到爆炸了, 要是普通的大老爷们一起去洗澡,他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根本没有兴趣,但是如果对象换成了和泉莲……他同样不会多看, 但是原因却是完全不同的!

    浑身上下的皮肤都仿佛被烫了似的, 当那雪白的肤色映入他的眼帘时, 他下意识的动了动喉结,只觉得心中产生了一股躁动感。

    该冷静的地方,不受控制的激动了起来!

    “不然我蹲在河水里?”和泉莲尝试着提议道,“这样就看不见了吧。”

    “嗯。”中原中也条件反射的应了下来,但是反应了两秒后,他又后知后觉的拔高了音量,“等等,你的体质那么弱,继续泡在河里会着凉的,不行!”

    直到发生这种事情他还在关心和泉莲的身体,和泉莲忍不住勾起笑容,故意逗他:“那就没办法了啊。”

    他踏着河水的泥土,不断地拉近与中原中也的距离,那水波被撩起的声音撩拨着中原中也的耳膜,也让他整个人都越发僵硬了起来。

    和泉莲的声线也距离他越来越近:“话说面向我这边说话啊,我好久都没有看见你了,难道你不想我吗?”

    没错,还跟个撩人的小妖精一样,用缠绵的语气跟他诉说着真心。

    “别、别开玩笑了!你现在不是裸、裸……”

    后半句话,中原中也难以启齿到根本说不出口,而趁着这段时间,和泉莲已经慢悠悠的走到了他所站着的位置,目光戏谑的打量着他的背影,随即忽然间抬起了自己的手臂,就这么伸向了中原中也的腰身。

    感到一股热度透过湿漉漉的衣服而朝他贴近,中原中也的身体瞬间肌肉紧绷,脸颊也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

    “中也……”

    和泉莲低声的呢喃就在他耳边响起,这么多天的思念汇集在一起,令他无法抗拒对方的投怀送抱。

    于是眨眼间,和泉莲就以后背拥抱的姿势环住了他,将下颔轻轻抵在他的肩膀上,从唇缝中轻微的泄出几分叹息。

    “我好想你。”

    中原中也脑中理智的那条弦砰的断了。

    一股汹涌的热浪汇聚在他的心脏,蓬勃有力的跃动着,再次朝四肢传递。

    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早已被甜蜜和幸福所整个填满,中原中也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拥抱和泉莲,想要回应自己的恋人。

    他的眼眸早已化成锐利的锋芒,并且忍无可忍的砸了下舌,眉宇威压泄出几分烦躁。

    下一秒,他便拽着和泉莲的手臂,将身体迅速调转了个方向,让自己正面对上和泉莲的位置。

    只是同一时刻,他又用一只手解开肩上披着的黑色外套,下摆过长的外套在空中划过一道凌厉的弧度,缓缓落在了和泉莲的肩膀上。

    和泉莲只觉得眼前一花,身上就多被罩衫了一层布料,没等他表情微怔反应过来,那双火热的手臂已经将他往面前的胸口带去。

    中原中也以坚定到不容拒绝的力度,将他紧紧的锁在自己的怀中,眉眼紧闭,面色柔和,像是在回味着这种久违的温暖,又像是在感受着失而复得的喜悦。

    他绅士的没有直接触碰和泉莲的肌肤,反而将和泉莲的身体用外套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

    和泉莲对此稍微感觉到遗憾,没有更进一步撩到中原中也。

    不过此刻,他也沉浸在再次见到恋人的喜悦中,忍不住转过脸,用温暖的目光注视与中原中也对视,并且腾出一只手,摸上了那熟悉的脸颊。

    果然,是他所熟悉的中原中也。

    他将身体向前倾去,目光在那微张的唇瓣上打转,迫不及待的想要抒发这种思念。

    而中原中也也收敛了眉眼,同样神情的望着他,随着他的动作也微微动了动头颅。

    “中原先生——你在哪里啊?”

    然而这本是甜蜜又美好的互动,却被某些不识相的声线给打断了。

    “……”

    和泉莲和中原中也的动作只能被迫僵硬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咳。”不知尴尬了多长时间,和泉莲率先干咳了一声,拉开了距离,“不如你先工作吧,先不打扰了。”

    “……好。”

    中原中也的眉毛不爽的拧起,扭头望向身后的森林中,那些追随他来寻找和泉莲的下属本是他的助力,没想到最终却变成了电灯泡!

    属下们的身影尚未在林中显露身形,显然还没有找到他们的具体位置,中原中也抬手按了下帽子,本打算提醒下他们过来,结果刚一张口就猛然意识到和泉莲现在并不适合被外人看见!

    要是被属下发现和泉莲现在的模样的话……

    中原中也打量着和泉莲,少年稍显纤细的身材被这一肥大的外套包裹,白色的肌肤和黑色的布料交织,竟更显出一股楚楚动人的感觉。

    尤其是他墨黑的发丝上还在不断的滴落着水珠,透明的水珠顺着脸颊流淌,散发着晶莹的光,那双银色的眼眸仿佛布满了晨星,每一处都无比的耀眼。

    一句话,简直充满了诱惑。

    光是看着这样的和泉莲,中原中也的心就快跃动的蹦出嗓子眼了。

    想把他藏起来,变成自己一个人的东西。

    占有欲在这一刻到达了顶峰,他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这样的和泉莲,非常不想。

    因此,中原中也连忙伸手帮助和泉莲拉紧胸前的衣襟,不让任何春光有机会外泄,尔后,他又二话不说的来到了后面的森林处,使用异能拔出一颗古树,就这么斜放着拦住了属下们往前走进的可能性。

    “你们就给我停在原地,一步都不能往前,明白了吗。”

    面对他义正言辞的命令,众属下都面面相觑,一时间完全不能理解他到底在抽什么风。

    胆子大点的属下忍不住问道:“那搜索和泉先生的任务……”

    “已经结束了,现在全都回去吧,和泉莲由我亲自送回去。”

    冷酷无情的下了这道指示,中原中也头也不回的回到了自己的和泉莲所在的位置,表情这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暂时可以安心了。”他松出一口气,又用严肃的口吻告诫道,“听到了,绝对要盖好衣服!光我一个人看见的话还好说,要是被那群家伙看见的话……!”

    他的后半句话已经说不下去了,但满脸都是烦躁,显然只是想想就对这种场景深恶痛绝。

    和泉莲憋着笑容,也不逗他了,乖乖的点了点头。

    于是,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掌心便顺势落在了他柔软的发丝上,轻轻揉了揉。

    “你去哪了,我们这里可是找了你一天啊,别让我担心啊笨蛋!”中原中也别扭的别开视线,轻轻抱怨着,“听到太宰那家伙说你掉入悬崖的时候我的心情……也稍稍替我考虑下啊。”

    他垂下眼帘,还能想到得知和泉莲消失时的那一刻,心中那无比慌张的感情。

    迫不及待的调派了人手来山底寻找,找了一日却什么都没有搜到时的迷茫惊愕空虚,一想到有可能会就此失去和泉莲,他的心脏就如同被刀子一片一片削下般,疼的无法呼吸。

    还好,他在最绝望之前找到了这个人,还好,他没有失去这个人。

    中原中也由衷的松了口气,尔后后知后觉的想到了许多问题。

    他连忙扶着和泉莲的肩膀上下打量着他,担忧且急切的问道:“对了,你有没有受伤,摔倒山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向我们救援!”

    “……噗,你的反射弧也太长了吧,到现在才记得问?”目睹他的表情从安心走向急切,和泉莲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轻松的摆了摆手,“放心,正如你所看见的我非常有活力哦。”

    “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自己现在的装束,“你确定要让我这样跟你交谈?”

    他的双脚还浸泡在河水中,身体也因为满是水珠都消散着热量,中原中也一惊,忽然一手搂过他的后背,一手搂过他的膝盖,就这么轻松的来了个公主抱,将和泉莲抱在怀里。

    “我先送你回宿舍,忍耐一下。”

    他沉声说着,整个人化作一道红色的火焰,转眼间就消失在了寂静的森林中。

    两边的风呼啸的朝他们刮起,但和泉莲在中原中也的怀抱中,却显得异常的安心。

    他侧着头,倾听着胸膛前那有力的心跳声,忍不住露出了个安心的笑容。

    在平行世界生活的这两天,他无时无刻不再思念着中也,与他相知相识的中也,当能够拥抱对方的时候,他便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果然,他最喜欢中也了。

    中原中也以极快的速度将和泉莲送回了宿舍,只是由于进入港口黑手党大门的时候需要登录身份,和泉莲那未着寸缕的模样就很尴尬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内。

    黑手党下属们果然惊讶于两人的姿势和这诡异的打扮,诧异的目光就徘徊在两个人的身上,久久挥之不去。

    他们看着自己的表情就令中原中也极其烦躁了,但是要是没什么事再往穿着他的大衣的和泉莲身上落下时,中原中也的不爽感几乎已经到达了顶峰。

    他的视线在那些管不住眼睛的下属一一扫过,面露凶光:“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的眼睛挖出来!”

    于是,众下属立刻吓得一个冷颤,赶紧目视前方,再也不敢多看什么了。

    只不过内心的八卦却在这一刻快要溢出,恨不得在港口黑手党论坛里写下一千字小作文抒发情感。

    扒一扒那个只穿着干部外套被公主抱进来的小助理

    两人亲密相依,干部化成护妻狂魔,是否已经私定终身?!

    连标题都想好了。

    还好和泉莲和中原中也都不是喜欢看论坛八卦的人,一无所知的他们来到和泉莲宿舍后,中原中也就尴尬的躲在房门后面,给和泉莲留下足够多的穿衣的时间。

    即使和泉莲一脸大方的告诉他‘可以进来哦,我不介意被你看光’,但中原中也还是一脸正直、又或者说满脸通红的拒绝了。

    尔后,选好衣服的和泉莲拉着中原中也最先来到了太宰治的办公室。

    只是仅仅两天没有看见这杂乱的办公室,和泉莲就有些怀念起来,说实话比起首领的那种空旷的办公室,他还是比较喜欢这里。

    “呀,好久不见了莲~”

    坐在办公桌后的黑发少年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看见他的脸,神情自然的打了个招呼:“你不在的这两天,我可是很头疼哦,不仅要面对失去你而繁杂的工作,还要忍受中也那死亡视线,真是太可怕了啊。”

    “开什么玩笑,明明是你晚上擅自带走了他,还把他给弄丢了,露出事不关己的模样给谁看!”中原中也直接不爽的一拍桌子,如果视线能够化成刀子的话,他早就把太宰治千刀万剐了。

    “莲!为什么要来这种家伙的地方,这家伙可是一点都不担心你!”他抱怨的看向和泉莲。

    “嘛,对于我失踪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我觉得你们两个人一起听听比较好。”和泉莲到底很淡定的喝着暖茶,慢条斯理的说着。

    他睁开眼睛,得意洋洋的看向太宰治:“我想,就算是你都猜不到我发生了什么吧,太宰先生?”

    太宰治目光幽深的看了他一眼,耸了耸肩膀,用一种轻松的口吻说着:“确实是这样呢,我所能猜到的只是你掉入了时空漩涡中,或者是不知名的地点,这种程度而已,要猜测具体的事情,我做不到哦。”

    “……”

    和泉莲想说的话顿时卡在了嗓子眼中。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太宰治竟然还真的猜出来了!

    穿越时空这么玄幻的事情,这家伙是怎么猜出来的?!

    和泉莲越发觉得太宰治这人不太科学,能够从仅有的信息中推导出正确答案也就算了,平行世界里的他竟然能看见这边的事情,这已经不能说是脑子好使了,简直是如同作弊一样的存在!

    相反,智商在一般水平的中原中也回答的就现实多了,只见他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当即提高了音量:“啊?!你在说什么穿越时空啊混蛋太宰,这怎么可能啊!”

    “是啊,以你那大猩猩一样的头脑大概是无法理解的吧。”太宰治一手托着下巴,悠悠的讽刺着。

    “啧,有种你再说一遍!”中原中也果然暴怒了,“想要让我干掉你吗混蛋青花鱼!”

    “你看,有一点事情就发火想要动用武力,所以我才讨厌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啊。”太宰治一摊手,将不跟弱智见识这种表情发挥的淋漓尽致。

    中原中也的额头猛地浮现出青筋,几乎已经忍无可忍的撸起了袖子:“杀了你,我今天绝对要杀了你!你别跑!”

    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剑拔弩张的一幕,和泉莲却无意间勾起唇角,笑盈盈的将目光在两人身上徘徊。

    比起太宰治成为首领,处处压制中原中也的那种冰冷的气氛,他还是喜欢现在两个人的模样,可以尽情的讽刺,可以尽情的释放自己的情绪,亦敌亦友的关系。

    果然,那种冰冷的世界太过可怕,不管怎么样,都要避免这个世界的太宰成为组织的首领。

    “跳下去的位置没有脚印,甚至没有血的痕迹,方圆偏差一些的位置同样什么都没有。顺着河流寻找也同上。”

    而就在这时,太宰治却一鼓作气的将解释念了出来,“那么一个跳下去的人为什么会什么痕迹都不留呢?那么只有最后的一种猜测,那就是这个人掉入了未知名的时间或者空间中,消失了存在。”

    他理性的分析没有任何偏差,最终抬起的那双鸢色的眼眸认真的盯向和泉莲,问道:“怎么样,我猜测的这一切合理吗?”

    没有人能够明白为什么他只来到森林中四处扫视了一圈就迅速回到了办公室,也没有人知道他桌子上面摆放着的是多么厚一打调查资料,大家都认为身为罪魁祸首的他根本不关心和泉莲的位置。

    但事实上,他已经调查了一切的可能性,并开始着手分析该如何将和泉莲带回来。

    幸好还没有到达那一步,和泉莲就主动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的心也瞬间安定了下去,缓缓勾起一抹轻松的笑容。

    这是不为人知的,身为幕后英雄的一段故事,甚至连英雄自己也不想告诉那位他想要拯救的消失了的公主。

    只要公主能够微笑的与王子生活在一起就好了。

    会有这样诡异的想法,大概也是他人生中难得浮现出一次的善念。

    “不愧是你,太宰。”而和泉莲公主也笑着拍了拍手,由衷的赞扬着他,“猜的很正确哦。”

    “……不会吧。”中原中也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向和泉莲,怎么也没想到太宰治这人说的玩笑话竟然还真的成真了,“你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啊,莲!”

    “不要着急,我会从头开始解释的。”和泉莲安抚的拍了拍他的手背。

    “不过在话题开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们。”

    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变成了难得一见的严肃,面前的二位干部也受到他的影响,情不自禁的将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太宰。”和泉莲凝视着太宰治,忽然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想当首领吗?”

    “……”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屋内的两个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屏住呼吸,房间里安静的仿佛能够听见花瓣凋落着,漂浮到地面的声音。

    太宰治的表情倏地愣住了。

    好半晌,他才找回自己的理智。

    “怎么可能。”太宰治突然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捂着肚子弯起嘴角,“我连干部的工作都很讨厌哦,怎么可能会去当首领那么糟心的活,况且,我对组织内的事物没有半点兴趣,你也是知道的吧。”

    “说的没错。”中原中也难得跟他站在了一条战线上,指着他的鼻子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要是要服侍这种辣鸡首领的话我还不如去撞墙,别开玩笑了。”

    “……”

    和泉莲神情颇为复杂的看了眼中原中也,嘴角抽了抽,有一瞬间犹豫起到底要不要说出那个世界的中也是有多么保护首领太宰的事情了。

    到底是自家恋人,这打脸的速度太快,也太掉面子了。

    不过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吐槽,继续对太宰治问道:“那要是,森鸥外死了,干部中只有你能够当首领,你会不会当?”

    太宰治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着,鸢色的眼眸中忽然闪过一道精光,他似乎从这个问题中明白了什么,但却不想往那个方向上想。

    他的唇瓣艰难的蠕动了下,忽然反问道:“森先生的身体很好,等到去世的时候,也不可能只有我才能继位,不是吗?”

    “那他要是很快就会死了呢?”和泉莲不依不饶,蹙着眉问道。

    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他要确定森鸥外的死亡会不会导致太宰治继位,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一定要想办法守护森鸥外的性命才行。

    为了他的朋友,以及他的恋人能够一直如此幸福的生活下去。

    “比如他被人一刀捅死了,或者说踩香蕉皮把自己摔死了。”和泉莲理直气壮的举了几个例子,“毕竟意外谁也不能料到不是吗。”

    他倒是说的痛快,因此,完全没有注意到一双皮鞋就站在他们的房门前,并且悠悠的往前踏入一步。

    “哦?是谁这么希望我赶紧死呢?我倒是很想要亲自见识一番。”

    一只手猛然推开了房间的大门,露出那张正微微笑着的、却蕴含着杀气的脸。

    ——正是他们话中谈论的主角,森鸥外。

    和泉莲:…………

    想了想刚才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和泉莲突然觉得,森鸥外什么时候死亡他不知道。

    但是他的死期……似乎就要到了啊……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