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雨涵叶辰〕〔大佬甜妻宠上天〕〔逆天丹帝〕〔桃源山村〕〔暗黑神尊〕〔冠冕唐皇〕〔剑剑超神〕〔情深不寿言总宠妻〕〔开局从相亲开始〕〔决战龙腾〕〔我被秽土转生出来〕〔娱乐小白进化史〕〔神道丹帝〕〔重生八零团宠小神〕〔万欲妙体〕〔我有进化天赋〕〔全民魔女1994〕〔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位面发展计划〕〔带着空间重生八零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65章 首次爆马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和泉莲动作一顿, 连忙仔细的捕捉着国木田独步的双眼。

    那双眼睛中没有怀疑和警惕等情绪,只是坚定的望着他,希望他能够认真对此做出解答。

    只是这样纯粹的目光,就让和泉莲稍微有些安心了起来。

    “是我,没错。”

    犹豫了下,他站直了身体,最终还是以最真挚的感情回应了对方。

    从平行世界里回来后, 他似乎开始产生了一些信任感,就像那个世界的中原中也所说的一样, 只要踏出那一步, 一切都有可能变得圆满。

    如今,就是他踏出信任的第一步。

    不管最终结果怎么样, 他都想要走出去试一试。

    而面对他有些紧张的情绪, 闻言,国木田独步果然没有露出警惕的情绪,反而推了下眼镜朝他点了点头:“其实,我看见了。”

    “……”

    这倒是和泉莲没有想到的, 原来国木田独步刚才是在他诈他?

    要是他坚决不承认是不是就走入死路了?

    没等和泉莲思考明白他这么做的意图,就突然看见国木田独步有些纠结的蹙起了眉, 还微微别开了脸, 压低声线吐出几个字:“你……难道就是?”

    后半句话被他咽在喉咙里,暂时未能说出口。

    而和泉莲倏地有些紧张了起来, 心脏的跃动声漏了半拍。

    虽说暴露马甲是已经在他的觉悟中的, 可是真到这个时候, 他仍旧……有些恐惧啊。

    尔后,国木田独步用手抓了下脑后的发丝,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和泉莲那银色的瞳孔中,坚定了表情。

    ——“你,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猫妖吗?!”

    正准备回答‘是’的和泉莲:“…………哈??”

    这是什么鬼??

    他的一脸懵逼在国木田独步的视线里却相当于默认的意思,国木田独步当即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沉重的解释道:

    “抱歉,刚才你从猫恢复人身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我不会对任何人说出去的,你放心,谢谢你救了我。”

    面对他的感谢之词,和泉莲只能表示:“……”

    这个人,脑子是有坑吗?

    “……猫妖个头啊。”忍无可忍的,和泉莲一扶额吐槽道,“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妖怪,清醒一点。”

    “虽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你不是没有异能吗。”国木田独步疑惑的看着他,“那么最合理的解释也就只有这一点,况且最近据说东京来了个很有名的除妖师。”

    “……”和泉莲被他噎不出话。

    行吧,他作为月影怪盗的时候确实没有展现出这种能力,国木田独步没有往那方面也是情有可原的。

    “确实不是异能力,但把我比喻成妖怪也太过分了吧。”

    “这是……”

    他似乎要说些什么,但是一开口就被后方急促的脚步声给打断了。

    “找到了!果然是调虎离山计!”

    竟是那两个黑袍人转了一圈后,又回到了原地。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和泉莲顿时将后半句台词吞了下去,紧张的绷起神经。

    按理来说他们搜索还得搜索一阵,时间足够他们离开这里,没想到竟会被打破计划。

    “事情等会再说,先把这两个人制伏。”国木田独步第一时间拿出了腰间的枪支,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敌人。

    只是抬起手臂的一瞬间,他察觉到了钻心的痛苦,眉宇不禁狠狠蹙了下。

    “给你。”就像是早就预料到他的反应一样,和泉莲忽然将不知名的瓶子抛了过去,“喝下去。”

    国木田独步没有任何犹豫的打开瓶盖将液体一饮而尽,随后,他便发觉身上的痛苦正在逐渐的减轻,低头一看,手臂擦伤的位置竟然恢复如初,比与谢野晶子的异能治疗还要快。

    “谢了。”

    国木田独步的唇角勾起一丝笑意,对准敌人的位置开了枪,发现无法制伏敌人后,又舍弃了枪开始近身搏斗。

    而只需要对付一个人的和泉莲压力大减,灵活的控制着各种武器进行着攻击,很快的时间内,他们两个便齐心合力压制了敌人。

    “……这就、结束了吧。”

    和泉莲剧烈的喘息着,一波又一波消耗体力的作战已经令他精神疲惫,只能扶着墙壁静静的恢复体力。

    “不知道外面是否有敌人。”国木田独步却是严谨的走到窗户边观察窗外,“聪明人总是会留一个人守门才对。”

    和泉莲感到有些绝望,这岂不是证明着他们还有一场仗要打??

    “不用费心了。”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声自信的台词。

    和泉莲隐约觉得这声线有些熟悉,结果回头一看,正好看见了一位胸大的女性将手中如同破布娃娃一样的黑袍人仍在地面的场景。

    与谢野晶子豪爽的站在门外,朝屋内几乎毫发未伤的两个人挥了挥手:“那个人已经被我干掉了。”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见这一场景,国木田独步的眼眸微微放大,“不是跟乱步先生出门了吗?!”

    “是乱步先生告诉我你们有危机,让我们前来帮忙。”

    与谢野晶子一边打量着地面上那些横七竖八的黑袍人,一边若有所思的望着那些诡异的伤口,“不过这场战斗看起来很艰难啊,对方的人数这么多真亏你能赢啊。”

    “不是我干的……”

    “不是国木田干的哟。”

    国木田独步刚想解释,就被随后而来的江户川乱步的声音给打断了。

    披着棕色小格子披肩的江户川乱步悠悠的来到了屋内,对着满地晕厥过去的敌人吹了个口哨:“干得不错,两个……不,三个是你打倒的吧,和泉。”

    “哈?”和泉莲还没说话,与谢野晶子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摆了摆手掌,“这个弱不禁风的小子怎么可能打败这么多敌人,里面肯定还有异能力者。”

    “嘁嘁嘁。可不要这么随意的做出结论啊,你仔细观察一下,他们的伤口非常不规则,可并不是国木田能够造成的伤势哦。”江户川乱步指着其中一位被□□砍中而中毒的敌人。

    “……毒?”身为医生的与谢野晶子瞬间发现了这伤口的故事,她狐疑打量着和泉莲,忽然抬手握住了和泉莲的手腕。

    “疼疼疼……轻点!”然而她只用了几分的力气试探,和泉莲就顿时疼的面容扭曲,根本不像是伪装起来的模样。

    “……果然很弱啊。”与谢野晶子嘟囔着松开了钳制着和泉莲的手,眼底的疑惑没有半点减少,反倒越加加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来解释一下吧。”国木田独步推了下眼镜,往前站出一步,他环顾着四周一圈,用手虚空点了点其中几位敌人,说道:“事实上,这三个人都是和泉打倒的,我那个时候昏迷了……很抱歉。”

    “至于和泉莲的身份。”

    国木田独步的眼睛折射出一道雪白的光芒,“我个人认为,他,就是当今世上罕见的猫妖……”

    他的话还没说完,胸口就被一巴掌拍了下,虽说一点都不疼,但国木田独步还是顺势收起了话题。

    和泉莲嘴角抽搐的瞪着他,简直要被这个不知变通的木头给愁死了!

    “哈哈哈哈,猫妖?!”江户川乱步更是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有趣,真是太有趣了,国木田!”

    就连与谢野晶子也眼皮跳了跳,一脸无语的望着国木田独步,“你是被震坏脑子了吗,需要我帮你诊疗下?”

    “不,这确实是我亲眼看见的。”国木田独步感到十分无辜,“我看见他从猫变成了人类,就在我的眼前。”

    江户川乱步的笑声逐渐小了起来,只是用指腹擦拭了下眼角的泪珠,而与谢野晶子的叹息则更加明显了。

    “果然还是用我的异能给你回炉重造一下吧,你已经出了大问题了国木田。”

    “……我真的没问题。”

    “一般有问题的人都会说自己是没问题。”

    “……”

    屋内正吵吵闹闹,屋外却忽然传来了稳重的脚步声。

    穿着传统的和服,将后背挺得根□□似的笔直,一头银发的男人就这么走了过来,披在身后的外套随着风而在半空中划过凌厉的弧度。

    正如同他那如同鹰隼似的眼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目光威严的环顾着屋内的一切,最终将那疑惑的视线落在了和泉莲的身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

    所有人都在用疑惑的目光注视着和泉莲,想要知道他隐藏在那笑容假面下的真实身份,唯有一个悉知一切的男人镜片折射着雪白的光芒,慢悠悠的往前踏出一步。

    “社长,其实……”

    “你不要说话,独步。”谁知福泽谕吉却用锐利的眼神瞥了他一眼,眼含斥责,“能说出猫妖这两个字,就说明你的修行仍旧不足。”

    “……”国木田独步张了张嘴,最终只能把心中的猜测悄声无息的咽了回去。

    而和泉莲趁机与江户川乱步对视了一眼,对方用一种‘我不会剧透,你自己看着办’的表情耸了耸肩膀,显然不打算插手他的事情。

    在这里无论他是选择说出真实身份,又或是用另一个谎言来补充谎言,都可以随心所欲。

    但是和泉莲的选择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从他开始掩护国木田独步那时起,他就往前踏出了一步。

    “……既然被你们发现了,事到如今也就不需要隐瞒了。”他无奈的摸了摸头顶的发丝,唇角也勾起浅淡的笑意。

    随后抬腿朝福泽谕吉走去:“不过大名鼎鼎的银狼阁下竟然也没有发现我的真实身份,还真是让我有点满足感呢,虽然同时也觉得有些寂寞,毕竟我们曾经可是见过面的啊。”

    福泽谕吉眉梢微微拧起,在脑海中仔细的搜索着和泉莲的这张脸。

    然而就算他再怎么认真的思索着,最终的答案却更加的令人陷入迷雾之中。

    “我不认识你。”福泽谕吉用沉稳的口吻开口,他依旧将双手插在袖口里,挺拔的脊背,而眼角犀利的眯起更是让他看起来充满了压迫感,“或许曾经得以一见,时间已久怕是记不起来了。”

    “哈,其实距离我们上次见面就在一个月内哟,而且就在这间屋子里。”和泉莲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果然是把我遗忘了啊,我还以为我留给你的记忆很深刻呢。”

    “……”福泽谕吉更加蹙起了眉。

    他就像是走到了一个闭环一样,想要走出去却找不到出路,想要往回返同样也摸不着头脑。

    这一个月内,他可以肯定只有那日和泉莲走进侦探社,才是他第一次看见和泉莲的时候。

    除非……他借用了别的身份,来与自己见面。

    眼底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光泽,福泽谕吉压低眉梢细细打量着和泉莲,开始逐一排除可能性。

    而与此同时,侦探社的社员们也都在面面相觑,如果是一个月内的这间房间的话,那他们也应该对和泉莲有印象才对。

    可他们根本不记得有过这么一号人物……难不成和泉莲在骗他们?

    当他们将视线转移到在一旁大咧咧坐在椅子上吃零食的江户川乱步时,江户川乱步只用碧色的眼眸睨了他们一眼,懒散的说道:“他说的没错,我们确实见过他,准确的说,在场的所有人都见过他哦。”

    “……”

    完了,这下谜团更加复杂了。

    为什么所有人都对这件事没有印象啊!!

    见这些人是真的想不到他跟月影假面的关联,和泉莲的心情有些复杂。

    一方面他确信了自己的演技非常的好,一方面他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没存在感了,都把超能力都暴露给了国木田独步,仍旧没什么卵用。

    这时候自顾自的暴露马甲实在是太没面子了……还是给他们点提示好了。

    于是和泉莲果断放弃了打算亲口说出自己是谁的想法,目光盯着福泽谕吉那垂在胸前的一缕银发,忽然缓缓的走了上去。

    “福泽先生。”他伸出手朝那肩膀上伸了过去。

    福泽谕吉目光严肃的凝视着他的手,他没有感觉到任何杀气和攻击性,只是想要随意拍下他的肩膀似的感觉。

    而同一时刻,和泉莲也开口了:“沾着东西,我帮你拿下来。”

    福泽谕吉没有动,掌心却缓缓勾上了那腰间的日本刀,就算和泉莲有任何想要耍花样的想法,他都能一瞬间用刀将其斩断。

    那只手轻飘飘的来到他的肩膀附近,并且用指尖勾起了一缕银发。

    那颜色颇深的银色似乎比和泉莲的瞳孔的颜色要沉淀着岁月的痕迹,但只是偶然间抬眼一看,某一时刻又觉得十分的相近。

    和泉莲目光温柔的用指腹缠绕着那缕银发,唇角微勾,眼眸上挑含笑看见正垂头盯着他的福泽谕吉。

    几秒种后,才终于松开那缕银发,但掌心中却不知何时多了个其他的东西。

    那一朵嫣红的康乃馨,每一篇花瓣都含苞待放,漂亮的仿佛能够点缀这稍显残破的屋子。

    福泽谕吉看着那熟悉的康乃馨,不由自主的怔在了原地。

    脑海中的记忆如同潮水般向上涌来,让他想起来那个有些轻浮,令他恨铁不成钢的男人。

    “像您这样美丽的姿态,此生一见实属幸运,而美丽的鲜花自然应该配美丽的人……”

    正巧这时,从和泉莲的口中缓缓吐出来一串优美的词语。

    明明用他那清澈的少年音说出来,会让人感到由衷的心旷神怡,然而福泽谕吉的脑海中,却诡异的与一道声线进行了重合。

    那是甜腻而又充满缱绻的语气,只要听过一次就永远不会忘怀。

    福泽谕吉的眼神倏地发生了变化,惊讶和不可置信都涌出胸口,让他无意间僵硬了起来。

    正是趁着这个时机,和泉莲非常自然的拉起他的右手,将那朵康乃馨放到了他的掌心中握好。

    “送给你。”

    随后,他弯下腰身,右手背在身后,左脚同时往后退出一步,就这么优雅的行了个礼,将轻轻一吻落在那骨骼分明的手背上。

    “下次,可不要在忘记我了哦。”

    他笑盈盈的抬起眼眸,望着眼前仿佛石化了的人,脸上灿烂的笑容一如既往的附和‘和泉莲’的性格。

    屋内的气氛仿佛一瞬间诡异了起来,多亏他的亲自动手提醒,众人已经完全回忆起来那晚差点被社长砍伤的恐怖回忆。

    但同样的,他们也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和泉莲,仿佛要把和泉莲看出个花来。

    说实在的,当月影假面做出那种吻手礼的暧昧的动作时,众人只觉得这人情场老手且非常会撩人,可一旦做出这样动作的,是目光清澈笑容甜美的和泉莲,给人的感觉就瞬间不一样了。

    怎么说呢,就像是看见邻家绅士的小弟弟仿佛在治愈人心,心中充满了喜爱之情。

    明明是一个人,只是语气神态的不一样就能给人带来如此大的差别……

    如果不是和泉莲自我暴露马甲,他们就算是死也猜不到这俩是同一个人!

    “你、你小子,真的是……?”

    “是我。”和泉莲微笑着环顾四周,“我就是月影假面。”

    说着,他伸手凭空变出一张熟悉的蝴蝶面具,并将与自己的脸部重合,所露出的唇角似笑非笑,像极了月影假面一贯的姿态。

    “嘶——”

    众人皆震惊的倒吸了一口气。

    谁能想得到,这么个稚嫩的小子,却是能将黑手党搅得天翻地覆的罪魁祸首!

    国木田独步震惊的瞳孔都扩散了,下意识捂住唇角喃喃自语道:“我还以为你就是个弱不禁风的普通文员……这一切都是你所隐藏的假象吗。”

    身为和泉莲时,少年的笑容干净纯粹,哪有半点月影假面的老练成熟。

    这演技简直要上天了吧。

    与谢野晶子面露惊恐,迫不及待的围着和泉莲转了几圈,“等等,月影假面怎么也得二十岁以上了吧,你怎么会这么年轻!”

    和泉莲摸了摸自己的脸,忍不住装模作样的感慨道:“都是生活所迫啊,为了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人,性格一定要拉开些距离才能够安全。”

    “事实上,我确实是因为这样而安全的生活在港黑之中啊。”

    众人一听,不由得想起他现在身处黑手党步步维艰的处境,忽然对他升起了几分同情。

    小小年纪就要摸爬滚打努力捂住自己的真实身份,实在是太可怜了。

    他们完全忘记了和泉莲会去招惹港口黑手党是因为自己作死,纷纷提高了和泉莲的好感,只有江户川乱步懒散的看着这一切,差点就没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装得还挺像,但是逃不过他乱步大人的法眼就对了!

    不过让侦探社的社员成功接纳和泉莲,这也是必经之路,江户川乱步到底还是没有吱声,默默允许了和泉莲的卖惨。

    果然,人都会因为同情和怜悯对别人加深好感度,短短几分钟,和泉莲就再次刷高了一拨友好度。

    只是在场唯一有个黑着脸的人仍旧不动如山,甚至从内而外的散发出一股可怕的低气压。

    “社长……”国木田独步推了下眼镜,有些紧张的往后挪了挪,“说起来,他对月影假面的感官……并不是很好来着。”

    “毕竟上次月影走后,社长发了好大的火啊。”与谢野晶子也头疼的扶了扶额头,对和泉莲递去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而福泽谕吉的心中别提有多么复杂了,他本是很喜欢和泉莲这个有礼貌的少年的,甚至还当着众人的面夸赞过对方。

    但是,现在告诉他,和泉莲就是他不喜的那个月影假面??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一想到对方用这种少年的态度欺骗他们多时,福泽谕吉的心中就升起了懊恼与愤怒,无名之火猛地袭上了胸口。

    他死死盯着和泉莲,一双锐利眼睛仿佛要把和泉莲的本质看透一般。

    和泉莲仿佛感到自己惹怒了一头沉睡着的猛兽,对方正对着他缓缓的伸出爪牙,低声嘶吼着威胁着他的性命。

    “福泽先生,我记得您好像说想让我加入贵社来着。”和泉莲连忙开始拉近乎道,“我非常荣幸,能够在您的手底下工作。”

    但这非但没有稳住对方对和泉莲的怒火,反而让福泽谕吉有了个充足的理由。

    “这样也好,身为我社员工,我自然有权利来矫正你那轻浮的性格。”

    他的双眼微微一眯:“做好觉悟吧。”

    望着那不容抗拒的眼神,和泉莲:“……”

    好像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其实……那都是迫不得已的,当时我们还不怎么熟悉,但是现在我明白了社长您是个多么伟大的人,这才确定想要加入贵社。”

    和泉莲不留痕迹的拍着马屁:“所以,请原谅我上次的怠慢吧,那都只是为了生存而使出的演技。”

    “是么。”福泽谕吉冷漠的盯着他,“我怎么觉得你倒像是在乐在其中?”

    “……”

    和泉莲被噎的说不出话了,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银狼,他的本性在那双眼睛里一览无遗。

    示好也不行,拍马屁也不行,道歉也不行,这下可麻烦了,福泽谕吉似乎极为不喜他作为月影假面的性格,真的是软硬不吃了。

    嗯,硬的他也来不了就对了。

    为了能让自己在武装侦探社混的如鱼得水,和泉莲此刻可谓是思绪全开,拼命的想着能够讨社长欢心的办法。

    忽然间,他的脑海里闪现过平行世界里,社长看着猫咪形态的他时那种自然流露出微笑的模样。

    和泉莲瞬间心领神会,直接当着众人的面使用了能力。

    仅仅眨眼之间,一只漂亮优雅的小奶猫便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小奶猫是黑白相间的颜色,模样可爱,异常乖巧的坐在原地。

    最漂亮的莫过于它的一双银色的眼球,仿佛能够透过那双眼睛,看到一望无际的星辰。

    “!猫?!”被眼前这一场景惊呆了的众人下意识喊了出来。

    “你果然有变成猫的能力!”国木田独步更是迫切的往前走了几步,蹲下身体仔细打量着小猫的身影。

    “真的很像猫……或者说跟猫一模一样。”

    这不是废话吗。

    和泉莲差点要给他一个白眼,他的目光扫过四周,发现就算是江户川乱步也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似乎也没能想到他还有变成动物的能力。

    这种万众目光汇集一身的感觉让他得意的翘起了尾巴,踩着猫步慢悠悠的在四周巡视了下,随后便走向了有些怔住了的社长福泽谕吉。

    并且扒着他的裤腿,奶里奶气的‘喵’了一声。

    福泽谕吉的心仿佛被击中了一样,无意中往后退去,脸上的冷漠都逐渐开始融化了起来。

    他的面上浮现出几分纠结,眼睛却在死死盯着小猫不曾移开视线。

    和泉莲再接再厉,就是死命的扒着他的裤脚不松手,甚至还用那楚楚可怜的视线,对福泽谕吉投去水润的萌系大眼睛。

    “……”

    福泽谕吉喉咙动了动,垂在身侧的手掌也蜷缩了一下。

    不得不说,就算是知道了这只猫是和泉莲所变得,但是这种惹人怜爱的表情……爱猫人士他简直忍耐不了啊!

    福泽谕吉的心不断的在理智和感情中纠结挣扎,最终,又在和泉莲那倒在地面上打滚的演技中……败下阵来!

    他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抱住那只猫,并熟练的摸了摸猫咪柔软的皮毛,一脸满足。

    眼睁睁看着他上当的众社员:“……”

    社长,求你清醒一点啊社长!

    可惜,福泽谕吉已经满眼陷入了猫咪的诱惑,根本没有时间去搭理他们。

    他的指腹轻重适当的抚摸着小猫的毛,直叫小猫舒服的化成一滩猫饼。

    无论是仰着笑脸一脸舒服的模样,还是无意间蹭着手指的习性,都根本不像是人变的,国木田独步忍不住古怪的打量着和泉喵,喃喃自语道:“真的一模一样啊……”

    也不知道是哪根弦搭错了,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掌,落在和泉莲喵的面前:“伸手。”

    “……”

    回答他的则是和泉莲那鄙视中又带着些嫌弃的小表情。

    能在一只猫脸上看见那么多鲜活的表情,也可谓是非常奇怪了。

    国木田独步后知后觉察觉到这种举止就是在降低自己的智商,但他刚打算不好意思的放下手,就看见小奶猫的脸上继而浮现出一种无奈而又纵容的神情,朝他的掌心里搭过去爪子。

    尔后,他竟然从猫的嘴里听到一串清晰的人语。

    “真是没办法,你应该是不受小动物欢迎那类人吧。”猫咪宛如大爷似的叹了口气,那微妙的神情惹得国木田独步眉毛一颤,“那我就特别把这软乎乎的肉垫借给你吧,要记得感谢我哦国木田。”

    “……”国木田独步的额头猛地蹦出来一条明显的青筋。

    他的心内头一次升起了想要揍死一只猫的想法,原因就是因为这只猫的嘴太臭。

    “真不巧我可是很受动物欢迎的!”国木田独步推了下眼镜,克制住那不断蹭蹭上涌的怒火,“恐怕你才是不受猫欢迎才喜欢变成动物与它们融入在一起吧。”

    后半句话,只是没什么营养的讽刺,说实话在和泉莲的心中简直上不了段位。

    然而这个时机不利用下岂不是太可惜了,和泉莲顿时用那水汪汪的如同玻璃珠似的剔透的眼眸抬头看向福泽谕吉,用委委屈屈的声线甩锅道:“社长,他欺负我。”

    他用的是符合奶猫身份的奶里奶气的声线,更何况配合上那身可爱的模样,简直就是正中红心。

    福泽谕吉的理智几乎全被小奶猫给勾跑了,瞬间拉下脸,对自己心爱的弟子训斥道:“不要吓唬他了,独步。”

    “……”国木田独步简直不能相信,他们伟大的社长竟然这么快就被和泉莲给骗的魂都飞了!

    “社长!他可是和泉莲变的!”他忍不住提醒道。

    经历了可疑的停顿后,福泽谕吉才抬起眼眸,开口道:“……我当然知道。”

    “但他现在也算是我们社的成员,年龄也比你小,你要让着他。”

    国木田独步:“……”

    等等社长,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国木田独步抽了抽嘴角,最终也只能将郁闷隐藏在心底,硬气的别开了视线。

    果然,和泉莲以前表现出来的性格都是伪装!真实的他就是这么让人牙痒痒的腹黑!

    “那么和泉莲入社就已经决定了呢,没有人有意见吧。”

    一直在旁边围观的江户川乱步忽然走了过来,搭着国木田独步的肩膀环视了四周一圈,又落在了国木田独步的脸上。

    其余的人都没有发表意见,反倒是国木田独步还一脸不爽的侧着脸,江户川乱步看在眼底,唇角的笑容微勾。

    “怎么,国木田,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国木田独步只是在气头上,又不是真的讨厌和泉莲,因此他沉默了三秒钟,便打算松口承认和泉莲的身份。

    然而就在同一时刻,像是算准了他什么时候开口一样,江户川乱步又猛地拔高了语气。

    “说的也是,毕竟他将真实身份隐瞒了这么久还耍的你们团团转,你会感到愤怒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国木田独步的所有话语尽数噎回了嗓子眼里,满头问号的看向他,不知道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同样,侦探社的成员们都极为好奇的望向江户川乱步,虽然大家都没有怪罪和泉莲,不过这句话确实是事实。

    唯有和泉莲警惕的甩着尾巴,只要江户川乱步出马,就肯定是要坑他。

    果不其然,江户川乱步笑眯眯的竖起一根手指,忽然说道:“那么不如以和泉的能力来抵罪好了。这样大家都能接受了吧。”

    他碧色的眼底迸发出奇异的亮光,如同一只狡猾的狐狸般眯起了眼睛:“你们也知道和泉可以用能力变成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如果大家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找他。我想,作为负了我们的人,和泉一定不会拒绝的,对不对。”

    和泉莲:“……”

    好家伙,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

    而且江户川乱步的段位极高,用这种台词让他防不胜防,偏偏他还没有办法拒绝。

    果然,听到了江户川乱步的话后,整个侦探社都开始沸腾了起来,他们想要各种五花八门的东西,而和泉莲显然就是他们的小金库。

    “正好我的手术刀弄坏了呢,和泉,你把我的手术刀修复一下。”

    “乱步大人想要成箱的零食哦,记得要好吃的口味。”

    “我最近缺少上品的笔和墨,正好不用出门采购了。”

    “…………”

    看着这群完全将他当成工具人的没良心社员,和泉莲尾巴尖都在焦躁的摇晃着,他连忙仰头求助自己的boss,期望福泽谕吉能够制止他们。

    然而面对他的视线,福泽谕吉却认真的思考了下,最后敲定道:“最近的茶叶已经快用完了,就交给你了。”

    和泉莲:“……”

    为了不让自己工具人的命运越加加深,他几乎是拼了命的在屋内抗议着,只是大家都在笑着围着他打趣,十分没有良心的将他的话堵了过去。

    就在这时,福泽谕吉还在微笑的嘴角却突然抿成一条直线,眼角也锋利的朝一个方向射去。

    “谁?!”

    众人立刻察觉到身后有陌生人的气息,连忙迅速转身望去。

    而穿着熟悉黑手党制服的中原中也就蹲在破碎的窗户框旁边,将眼睛瞪得溜圆,直直的凝视着变成猫的和泉莲。

    和泉莲被他的眼神吓的心脏都要停止了,就怕他听到他们之间交谈的对话。

    他虽然已经决定最终一定要向中原中也坦白自己的故事,但是以这种方式暴露马甲可不是他所期待的。

    中原中也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他,片刻后,终于缓缓吐出几个字:“猫,竟然说话了……”

    “这难道是哪里来的猫妖吗?!”

    w&lt;/p&gt;</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贴心萌宝荒唐爹〕〔帝逆洪荒〕〔快穿:渣男洗白实〕〔篱落星吟〕〔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诸天万界剧透群〕〔1991从芯开始〕〔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快穿之养老攻略〕〔极品透视民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