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五行御天〕〔农家娇女〕〔战士之天狼劫〕〔世界第一宠:财迷〕〔蜀王传奇之蚕丛王〕〔玉手调香〕〔五零俏花媳〕〔有你我的兄弟〕〔全职武师〕〔乡村小医圣〕〔午夜都市清洁工〕〔全球武神〕〔我家的凶兽们超凶〕〔恶来传〕〔重生农家小娘子〕〔重生九零逆袭娇妻〕〔共生纪事〕〔反派老公在线养参〕〔学霸少女的八零日〕〔魔临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狂探 第1870章 生孩子的前提
    次日上午,特调组办公室内,众人还在研究着鬼王案的后续案情调查。

    “组长,”曾可向赵玉汇报道,“通过米柔的一个姐妹证实,当初米柔做完亲子鉴定的时候,曾经跟陶燕索要过牛金奎的电话!

    “然后,我们查了一下通话记录,米柔的确给牛金奎打过电话……”曾可拿出一份资料,“记录上显示,他们两个当时进行了两分零五秒的谈话,最后是牛金奎一方率先挂掉的电话!”

    “那就不用说了,”崔丽珠耸了耸肩膀,“肯定是大吵一架呗!米柔听说了牛金奎有扎洞的毛病之后,找他质问,而牛金奎当然不会承认了!”

    “所以……”冉涛说道,“米柔认定,孩子就是牛金奎的,从此大失所望,万念俱灰,这才想到了跳楼轻生?”

    “她以为孩子是牛金奎的,”崔丽珠继续,“所以宁可死,也要带着孩子一起跳楼!造孽啊真是,孩子又没有罪!”

    “不过……”曾可说道,“不管怎么说,牛金奎不是孩子的生父,米柔误会了他,而齐浩,或许也就跟着产生误会,所以没有再去刻意地比对DNA?”

    “那……”赵玉向曾可问道,“有谁能证明,在米柔跟沈文滨接触的期间,牛金奎和米柔发生过关系呢?”

    “这个……”曾可说道,“吴姐仔细查询过了,那些洗浴中心的女人们都说牛金奎是那里的常客,应该是跟每个小姐都光顾过的!

    “但是,如果要确切的证明,却只有老板陶燕最为清楚,但陶燕已经死了……”

    听到这里,赵玉没有做声,而是从白板上面做了一个标记。

    “另外,”曾可继续汇报道,“还有一位小姐声称,他们川美洗浴中心的人,全都知道牛金奎的名声不怎么样,所以接他生意的时候,自己都会刻意保护。

    “但是,由于那个时候米柔刚来不久,又不合群,所以没有人跟她说过。毕竟她们之间也有竞争,她们巴不得米柔中招呢!”

    “所以,米柔是后来才知道的,”冉涛拍手,“可她知道得太晚了,孩子都已经生下来了,所以才去找牛金奎理论!

    “但是,理论也没有什么用,这才选择跳了楼……”

    “对了,”曾可又道,“还有一位和米柔相识的女子声称,说米柔大了肚子以后,曾经跟陶燕吵过架!

    “陶燕当然不想让自己的员工怀孕,耽误工作。但是,米柔的态度特别坚决,估计,她对自己怀的是沈文滨的孩子深信不疑吧?”

    “只有期望越高,失望才越大嘛!”冉涛总结了一句。

    “那……后来呢?”赵玉问道,“我为什么到现在也不知道,米柔怀孕之后的事情,她在哪里生的孩子?”

    “嗯……”曾可无奈说道,“这个尚未查到,只是有人证明,米柔在怀孕4个月之后,就再也没有从川美洗浴中心出现过,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我觉得……”崔丽珠吐了吐舌头,“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会不会,米柔一直住在齐浩家啊?

    “是齐浩一直照顾她,直到把孩子生下来?所以,他们才会产生那种奇特的感情纠葛?”

    “什么嘛!”冉涛咧嘴,“明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明知道这是个干特殊职业的小姐,还要接锅?这个齐浩,得是多缺女人?”

    “也许……”崔丽珠说道,“米柔骗了齐浩,说孩子是齐浩的,让齐浩照顾她啊?这个女人那么自私,什么事做不出来?”

    “关键是……”冉涛不敢苟同,“米柔跟齐浩真的发生过关系吗?先不说齐浩怎么样,米柔会不会看上齐浩这么一个宅男,我也表示怀疑!”

    “我……”赵玉沉吟了一下,说道,“回头再去问问张法医,看看有没有从齐浩家,发现米柔曾经住过的痕迹吧!

    “既然……”赵玉扫视了组员们一眼,又道,“我们无法完整地还原米柔的所有经历,那我们就尝试一下,看看从沈文滨方面,能否查到什么?

    “我记得,我们之前查到过,第四名死者雷飞翼,曾经把米柔介绍给沈文滨认识,并且是以女明星,或者女模特的身份是吧?

    “关于这次拉皮条事件,有没有查到什么进展?不是说,和米柔一起的,还有其他女人吗?”

    “对!”曾可回答,“张队长已经派人去调查了,但是,这件事因为事先高度保密,时间又久,以及雷飞翼已经死亡,所以知情人并不多。

    “而且,那些女人之间也互不认识,要想全都找出来,恐怕还需要一点时间!”

    “不会吧?”赵玉摇头,“从沈文滨的随从下手啊?他的秘书、保镖、司机,总能问出点儿什么来吧?再不成,就是沈文滨的死党,和他关系甚好的富二代公子哥们!

    “一口气找了那么多美女,应该不会只是独享吧?”

    “张队长已经这么做了,”曾可说道,“估计,应该很快就可以查到……嗯……对了,”曾可看了看手机,说道,“我们询问过沈文滨的公司职员,当时,米柔大着肚子去天鼎大厦找沈文滨摊牌的时候,好多人都在场!”

    “哦?怎么说?”赵玉忙问。

    “他们说,”曾可回答,“沈文滨对于米柔的态度非常强硬,而且还当众放过狠话,说只要米柔生下孩子之后,能证明孩子是他沈文滨的,那他会把米柔娶过门当姨太太,以后保她荣华富贵!

    “但是,如果不是的话,他一分钱也不会掏,让米柔再也别来烦他!”

    “啧啧啧……”听到这里,赵玉忍不住咂嘴感叹,“看来……米柔被呛住了,为了争一口气,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沈文滨也够可以的,”崔丽珠说道,“明知道自己吃了保险药不可能有孩子,还让米柔把孩子生下来!

    “要是当场跟米柔说明白了,米柔早就把孩子打掉了,也就不会有后来的跳楼了!”

    “张培培跟我说过,”曾可言道,“当孩子在肚子里16周的时候,的确可以通过羊水穿刺的方式来进行DNA采集检验,但是……这种检验还是有着一定危险的,尤其是对肚子里的孩子!”

    “哦……”崔丽珠点头,“或许,米柔是不想让孩子有任何闪失,所以才没有去做羊水穿刺!

    “但是……她这样做的话,是不是需要有个前提,那就是……”崔丽珠瞪大眼睛,“她必须百分百确信,孩子一定是沈文滨的!?”

    “可是……”赵玉拧起眉毛,摇头说道,“孩子偏偏就不是沈文滨的!”

    “哇!”崔丽珠蓦地一惊,“难道……米柔的怀孕也是一场阴谋吗?甚至……包括她的——跳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摧毁玛丽苏〕〔霸总他又被离婚了〕〔穿书后,我嫁给了〕〔种地南山下〕〔云深雁归来〕〔爱恨江山〕〔异侦实录〕〔校园第一修罗女神〕〔谁动了我的志愿〕〔许君不知情深浅〕〔那年绒花树下〕〔学渣重生后〕〔穿越之争战三国〕〔夫君总套路我〕〔快穿夺心:男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