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胖揍星际商人〕〔我用木雕记录异常〕〔我真没想重生啊〕〔云烟畔见烟云色〕〔我在决斗都市玩卡〕〔重生带着系统当大〕〔傲世王龙〕〔镇守府求生指北〕〔横推武道〕〔极品佞臣〕〔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影视世界大闲人〕〔六零医妻有空间〕〔无限之神话逆袭〕〔斗罗之我真的不强〕〔龙婿当道〕〔寻Foraging〕〔万界次元交流议会〕〔我翻红后成了团宠〕〔伏天氏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录像带。
    第二章

    录像带。

    唐心怡回到自己有些破烂的租来的房间,关上门窗。把徐子凌给的‘证据’锁在抽屉里。她长嘘一声,躺在床上,茫然地望着天花板。

    回想起之前的事情。

    她成了植物人,明明知道自己是被陷害的却苦于无法改变这一切,甚至连控制自己的身体都不行。

    就在这个时候徐子凌就这么出现了。

    没错,就是那个被人称为:‘无心律师’,小有名气的徐子凌。

    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治好了自己,而且还主动提出帮自己对付周至银。

    徐子凌到目前为止总共收了她四十万。

    第一个十万:在周至银动用自己的关系网不让任何人帮助她时徐子凌主动接受了她的委托,而且治好她植物人的病。

    第二个十万:徐子凌帮她把唐振都从狱中救出来,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受到周至银的报复。

    第三个十万:帮助唐心怡获得有关周至银的罪证,然后帮她打赢这场官司。

    最后一个十万:在法庭上把周至银钉死!直接判死刑!

    他这种已经破产的家庭,银行不会借钱给他们,所以他们就找高利贷借钱。

    直到现在唐心怡都觉得事情发生得太过蹊跷,这种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感觉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她知道天悦企业的强大,周至银作为一个总经理,其势力以及影响力更是远超她的想像。可以说在他们第一次打算请律师来告他们时,周至银就已经通过一些渠道、手段迫使那些人不帮自己。

    其实这个案子在很多律师看来都是基本不用打的。因为种种证据表明就是周至银强暴了唐心怡。

    所谓的证据就是周至银留下精子的dna报告,还有就是周至银强暴唐心怡的时候还被录下来了。那视频还因为周至银的恶趣味而保留着。

    但是因为他是天悦企业的总经理――周至银,所以这个案子没人敢接,哪怕是必胜的案子。如果你接了,恭喜你!你不用,哦不,是不可能能在这里混了。

    赢了官司,输了生涯。

    然而在她变成植物人到醒来后,一个自称‘无心律师’的律师说接受自己的委托去和周至银打官司,还说打不赢不收费。

    然后她就同意了。

    因为她已经走投无路了。

    哥哥唐振都已经入狱,自己也一贫如洗。找工作的话估计也没人肯请自己。现在的她还能做什么?

    在遇到徐子凌之前或许什么都做不到,但是遇到徐子凌后她就多了一件事可以做。那就是报仇!

    只要周至银被判死刑,那么一切问题都仿佛迎刃而解。

    她可以不受周至银的势力的影响,有自己的工作、人生。唯一不能解决的或许就是她哥哥入狱了的事情了。而徐子凌只收了她十万就解决了这件事,她哥哥现在已经在加拿大那边了。前几天还跟她通了电话。

    一切都仿佛如做梦般不可思议。

    她甚至觉得徐子凌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

    如果徐子凌知道唐心怡这么想他一定会笑出腹肌来,然后再大骂一句:蠢女人!

    不管怎么样,只要能扳倒周至银那个混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唐心怡怀着这种心态打开抽屉,把录像带放到播放器那里,然后开始检查录像带的内容是否完整。

    周至银“拜访”完徐子凌之后回到了天悦企业的总公司。一通电话打进了他的手机。

    周至银看了看来电显示,差点没把心脏病吓出来。这是天悦企业的董事长给他打电话啊!

    周至银拿起手机,手心微微冒汗:“喂,是……董事长,您有什么吩咐?”

    看似威风的周至银在其面前如同哈巴狗一样点头哈腰。

    这就是权力的力量!

    也对应着这个世界的法则:‘弱肉强食!’,也就是白话里的‘大石砸死蟹。’

    “那件事…………”

    电话那头只说了三个字,但是周至银却感觉比什么都重。

    “董事长,那件事已经办妥了,徐子凌已经答应我了,他已经承诺不会帮那两兄妹了,而且还答应帮我们对付那两兄妹。”周至银紧张地回答。

    “哦?”

    电话那头显然没想到这件事这么轻易就解决了。

    “既然你都解决好了,那就好。否则…………”

    董事长没说后果,但是周至银已经知道后果绝对是生不如死!

    “明……明白!”周至银咽了一口口水,说道。

    嘟……嘟……

    电话挂断了,周至银长出一口气,如获大赦。

    随后他又神气起来。

    “md!不就是个小律师吗?在天悦企业的淫威之下还不得屈服?董事长的胆子也真是小,就这么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律师,还怕成这样,千叮万嘱不能动手强迫那个无心律师。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那种地位不高的人会经常觉得那些比自己厉害的人能力都没自己高,觉得那些人胆小怕事、没判断没眼光,是靠着非实力的因素上位的酒囊饭袋,总认为自己会有一天能超越他们。

    这大概就是一些没有取得成功的失败人经常做的事。

    在老板面前装孙子,老板不在后一转身就变脸。

    “一个死穷鬼,还有一个寒酸律师还想掀出什么浪?”周至银大大咧咧地骂着,心里早就决定了今晚找几个妞好好发泄一下。

    刚想到这里,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倩影。

    “靠!一想起那个小妞就心痒痒啊!明明长得还可以,却不能碰!”

    之前他为了唐振都兄妹的事情,董事长和他说过其他的律师都可以用天悦企业的名头强行施压,让他们不要插手唐心怡兄妹的事,唯独两个律师事务所不行。

    一个是徐子凌的无心律师事务所。

    第二个就是郑义律师事务所。

    而周至银意淫的那个女人就是郑义律师事务所的一个女律师。

    这时,周至银的年轻女秘书推门而入。

    “周经理,这里有你的快递。”

    “嗯,来得正好。”周至银刚才才意淫完,正想叫秘书进来“工作”一下呢。

    “周经理,这是无心律师事务所快递过来的东西……唔……”年轻女秘书的话还没说完,嘴巴就已经被周至银的胖嘴堵上了。然后…………

    咳咳,让我们跳过这一段。

    秘书(被)“干”完“活”之后把徐子凌快递过来的东西放到周至银桌面上,然后帮周至银拆开包裹。

    那是一盒录像带,还有一封信。信上写满了字。

    “呼!呼!那个穷酸律师能有什么东西寄给我?录像带?”周至银粗喘着气,一边拿起录像带看了看。

    “很普通的录像带啊。”周至银检查了一下,下结论道。

    随后他就把目光放到信上面。

    当他把信看完后,年轻女秘书的心里是极度紧张的。因为周至银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愤怒,读到一半突然沉思起来,接着又继续往下读,只是脸色少了几分血色。最后,读完之后周至银居然这个人都面如死灰,身体都软趴在椅子上了。

    “太可怕了!”

    这是周至银看完这封信之后嘴里挤出的唯一一句话…………

    此时,无心律师事务所。

    徐子凌坐在办公室里,一边喝着奶茶,一边玩着手机,桌上放着刚吃完然后懒得收拾的外卖。

    咚咚

    咚咚咚

    咚咚

    咚!

    门外响起这样一阵奇怪的敲门声。这是徐子凌信上要求的暗号,纯属个人恶趣味。

    “请进。”

    徐子凌还是这样,嘴上说着请进,行动上却连半分‘请’的意思都没有。

    一个头戴帽子的小伙子推开门,利索地拿出一个包裹。

    “您好,我们是景东快递,请问您是徐子凌先生吗?”

    “是。”

    简单的一个字,生动形象地表达出徐子凌的懒已经臻至化境。

    “这是您的快递,请您签收。”小伙子礼貌地说。

    “恩,你帮我拆开吧。桌面上有剪刀。”徐子凌理所当然地说。他竟懒到如此地步,真是惊为天人!

    “好的。”

    小伙子费劲地用剪刀打开包裹,里面是一盒录像带。下面压着一张纸。

    “为什么呢?”徐子凌忽然用很深沉地语气说。

    “唔?先生你……这是说什么呢?”小伙子脸上写满了疑惑。

    “明明知道自己的对手不可战胜,明明知道自己一定会输,为什么还要做无意义的抵抗?”徐子凌摊开手。

    “你在说什么?”小伙子的声音居然颤抖了。

    “哦?杀手居然怕死?”徐子凌的表情依旧是这么难以捉摸,都是这么……随意?

    小伙子突然倒在地上。

    “这位先生你……”

    “再装下去就没什么意思了,不如回去叫你的雇主安心接受自己的命运吧。土狼。”徐子凌直接说破对方的身份。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而且,你认识我?”

    土狼的声音变得沉兀,说道。

    显然,他只是身体被麻醉了,脑子还很清醒。

    “废话不多说,你有三个破绽。鞋子,身份,还有……脸。”徐子凌懒得解释,直接省略了一大堆推理。

    在这里,徐子凌忽略的推理还是要给大家补充一下的。

    第一,鞋子。

    大家都知道快递员的鞋子一定是很耐穿的鞋子,因为他们要到处送快递。

    所以,恩,以上的都是屁话,景东快递是统一服装的。连鞋子都统一的,单从款式上讲完全没破绽。破绽就在于,鞋子上沾灰破旧的地方很不科学。明明看上去像是穿了半年以上的鞋子,在进门的时候鞋底居然几乎和新的一样毫无磨损。很明显就是一双新鞋然后故意沾灰,鞋底的地方被漏掉了。估计是土狼觉得一般人不会像某些有特殊癖好的变态一样注意鞋底,所以才忽略了这一点。

    但是徐子凌注意到了。

    第二,身份。

    这也是徐子凌最为确定的破绽。

    他会一些黑客技术,他早就黑过无数企业的电脑,包括景东快递。他的印象中可没有这么一个人长这样的。

    第三,脸。

    这个其实仍然算是身份那一点的。徐子凌见过眼前这个杀手的照片。

    “原来如此!”土狼恍然大悟。(恍然你妹!不加解释的话你真的能从那三个词听出什么吗?)

    至于什么时候下药的。

    那麻醉药,自然是在那剪刀的柄上面。只要一握,就中麻醉药了。剪刀上有一个微小的倒刺,麻醉药就是涂抹在上面等土狼用力去握的。

    “纸上应该写着‘死吧’或者‘再见’、‘去死’之类的字眼吧?然后想趁我看到这些奇怪的字时愣神的瞬间干掉我。”

    “哼哼,很聪明嘛。”土狼冷哼道,语气中有着一股无名的自信。

    徐子凌抽出那张被压着的纸,缓缓走向土狼。

    “我不是聪明,而是你太笨。”

    然后徐子凌就用那张纸糊了土狼一脸。

    “你干嘛!?”土狼啐了好几口口水,情绪激动地说。

    “纸上有毒吧?只要我自作聪明地拿那张纸正面朝上装一波逼就会中毒对不对?”徐子凌反问。

    “…………”土狼无言,这种所有准备都被识破地感觉让他很不爽。

    “放心,再过半个小时那个没品位的女人就回来这里的,解药你自己应该有,你到时不至于会被毒死。但是应该会被捉住吧,下辈子只能在牢里度过了。”

    “还有,被捕时记得顺手帮我把外卖丢了。”

    徐子凌说完,居然就这么回到椅子上,睡觉去了…………

    就是这么自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斗罗之噬神者〕〔斗罗之最强赘婿〕〔盛总,夫人又去败〕〔农门追妻令:娘子〕〔从契约精灵开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一藏轮回〕〔霸道总裁的二婚宠〕〔剑神在星际〕〔大佬养的纸片人成〕〔袅袅欲何依〕〔我师兄实在太妖孽〕〔我能升级避难所〕〔异常魔兽见闻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