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宁和林雨真〕〔方羽唐小柔最新章〕〔江宁林雨真〕〔实力拒绝被宠爱〕〔某科学的空想具现〕〔方羽唐小柔小说〕〔霍格沃兹上位指南〕〔我成了反派的亲闺〕〔从绘画开始的东京〕〔史上最强炼气期方〕〔锦书雁回〕〔我玩游戏就能无限〕〔抗日之铁血战魂〕〔狩魔猎人和他的小〕〔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大明从慎重开始〕〔穿成反派世子爷的〕〔薄爷的小祖宗又轰〕〔我有一个经验值面〕〔夫人每天都被套路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审死官刘烽。
    第四章

    审死官刘烽

    那是离开无心律师事务所的第二天。周至银很后悔,他后悔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好色,他恨自己当初为什么强暴那个唐心怡。最令他绝望的是他得罪了那个叫徐子凌的无心律师。

    本来董事长知道这件事之后并没有什么大反应,这是理所当然的。难道你还希望那些高层大老板管你自己的私事吗?但是当徐子凌找上唐心怡时,董事长就开始打电话来限制一些周至银的势力。比如说让周至银用非常规的方式解决这件事的时候不能牵扯到那两个律师事务所。

    那就是无心律师事务所还有郑义律师事务所。

    郑义律师事务所那边还好办,直接说个谎把受害者还有犯罪者的身份说反就行了;这是欺骗而已,只要不是威胁或者伤害;上面的人一律不管。

    而无心律师事务所那边,忽悠是忽悠不过去了。毕竟唐心怡就是他们的客户。周至银倒是觉得没什么,因为他相信没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

    他的‘用钱’计划失败了。(明明成功了好吗?你都收下来了!人渣!)狗急跳墙的他直接威胁了徐子凌,然后……事情就变成这样了。

    周至银万万没想到那个徐子凌居然这么阴险,居然挖了个陷阱给他跳。什么‘简单地说说事情的经过’、‘要客观描述哦。’,这些所说的都只是他为他掘的坟墓。

    还有那个信封上的指纹。我就说那个徐子凌怎么动手这么快把信封收了回去,原来是要收集我留在信封上的指纹。周至银回想当时,这才气得牙痒痒。随即又是一阵后怕,徐子凌他完全摸透了自己的心里,一切仿佛都在他掌控之中。徐子凌那看似是一个贪钱人设的‘合理’表现其实就是近乎完美的陷阱。

    现在周至银已经走投无路了,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个审死官刘烽能帮自己打赢徐子凌,打赢这场官司。

    夜幕降临。

    无心律师事务所。

    徐子凌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吉他弹奏的声音,很难想象那悲伤忧郁的吉他声是从那个一天到晚都吃外卖、懒得离开那张椅子、和一个美女聊天聊到对面没品位的注孤生的人。

    徐子凌弹奏的是《小幸运》,《少女时代》里的歌。

    一般来说吉他这种乐器是比较适合弹奏那些节奏感比较强的歌曲,而表达学生时代爱情的《小幸运》则是侧重于情感表达。这种歌应该用钢琴或者小提琴来弹奏。

    然而不知道徐子凌用了什么方法使得吉他这种比较rock的乐器弹奏起《小幸运》来毫无生涩,简直就是完全契合!

    夜风轻轻托起洁白的窗帘,皎洁的月光照射在徐子凌的半边身子上。另一半身子则仿佛和黑暗融为一体,徐子凌就这么闭着眼睛忘我地弹奏,世间万物都似乎在为他伴奏,无声的伴奏。

    噔!!!

    吉他的弦突然断了一根,徐子凌睁开眼睛。吉他声戛然而止。

    徐子凌一边抚摸着断弦的吉他,一边向着房间黑暗的角落说:“这样躲在那里偷窥很好玩吗?筱钰。”

    筱钰直接无视了徐子凌的问题,径直说:“这是你第二次这么干了,你很喜欢《小幸运》?”

    “切!偷窥狂!”徐子凌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把断了弦的吉他往筱钰那里一丢,一米出头高的吉他就这么丢向筱钰这个看似弱小,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而筱钰也没有辜负‘看似’这两个字,只见筱钰一伸手,吉他就稳稳落到她手里。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一直以为这把吉他是你放在这里装逼用的,之前还以为你在放录音。没想到你还真会啊!这不会是你大学时的吉他吧?泡妞用的?”筱钰饶有兴致地提着这把吉他,问道。

    “关你屁事!你赶紧给我把它修好,不然我就…………”徐子凌一时想不出这么对付那个女汉子兼女神的人。打又打不过,骂的话,感觉自己很没品(本来就没有……)。然后,他只能默默地很没气势地补了句“不然我就让你赔!”

    “那这首歌是不是你…………”当筱钰正想刨根问底的时候,徐子凌又一次打断:“你不觉得你太八卦了吗?”

    听到徐子凌这么说,筱钰立刻来劲了:“作为上头派来监督你的人兼你的邻居,我有权了解有关你和……她的故事。”仿佛触碰到禁忌的词,筱钰停顿了一下。

    徐子凌沉默,随即一脸不爽地别过头:“想知道什么自己问她去!别妨碍我睡觉!妈的当时就不该跟你说这事。”

    当夜,筱钰迈着轻盈的步伐钻过好几条街,然后走进了一间咖啡厅。

    咖啡厅上挂着‘小泡吧’――正宗拿铁、蓝山咖啡的牌子,属于那种只比奶茶店大一点的,里面只能放六、七张桌子的小店。唯一不同的是在这个时间段那些小店早已关门,而这家店依旧开张着。

    筱钰推开咖啡厅的门,大大咧咧地坐在中间的桌子上。

    “老板呢!?老板快出来!”筱钰用一种老娘要来踢馆了快叫你们老大出来的语气吼道。

    “来了来了!”似乎是被筱钰那催命般的声音伤害了一样,咖啡厅的老板骂骂咧咧地快步跑出来。

    “这位小姐,要什么咖啡?”老板问道。

    “给我来杯鸳鸯。”筱钰毫不客气地说。

    老板脸色发青:“这里可不是奶茶店啊!”

    筱钰满不在乎地说:“没事我有钱”

    老板眯着眼,淡定地说:“你能给多少?”

    筱钰抬起头,说“一颗忠义心,万副不灭魂。”

    “我不要忠义心。”老板回答。

    “我只给忠心,义心留着。”筱钰继续说着在旁人看来有些中二的台词。“对了,给我来杯果汁。”筱钰补充道。

    “喂!暗号里可没这句。”老板后退一步,冷静地说。

    “我自己想喝不行吗?”筱钰恶狠狠地说。然后她指着那欲言又止的老板,吼道“米老狗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这个屁样,老娘就把你给撕了!”

    米老狗老板淡定地点了点头:“ok,果汁是吧?我去冰箱拿。还有什么吩咐吗?女侠。”米老狗老板居然用一脸淡定的模样说出这种充满汉奸味道的狗腿话,其无耻程度可见一斑。

    筱钰摆了摆头,犹豫了一下。

    “帮我接那个人的线。”

    “哦?是哪个大人物要大名鼎鼎的‘粉红蜘蛛’和他汇报工作啊?”米老狗老板一边从冰箱里拿出一大杯苹果汁,一边问道。

    筱钰不耐烦地催促:“关你屁事!赶紧把电话拿出来。”

    米老狗老板打开储物柜,里面藏着一部老式电话。

    “喏,电话在这。”

    筱钰接过电话,二话不说就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是猎人吗?”筱钰接通电话后,谨慎地说。

    “是我,你是谁?”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爽朗的老人的声音。

    “蜘蛛。”筱钰简单地回答。

    “哦?蜘蛛?是筱钰吗?”老人说道。

    “是的。”筱钰有些尊敬地说。

    “徐子凌那边的潜伏有什么进度吗?”老人说。

    “有发现!”筱钰激动地说。

    “唔?说!”老人情绪也随之波动,说道。

    “徐子凌似乎和她之间有些遗留的羁绊,或者说是徐子凌舍不得她。”筱钰如实说出徐子凌最近的行动,包括弹奏吉他那段,然后总结道。

    “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去证实的。”老人恢复平静,说道。

    “额,那我…………继续潜伏?”筱钰一脸不愿意地问道。

    “没错,潜伏工作在目标达成前不能停下来。”老人命令道。

    筱钰点了点头,无奈地说:“知道了知道了,这种奇葩的目标居然能决定我的工作,唉,我认了。”

    无心律师事务所。

    徐子凌躺在床上,眼睛紧闭,嘴角微微上扬。仿佛是做了个美梦……

    龙市。同一时间。

    郑义律师事务所。

    一个头发凌乱,双眼布满血丝的年轻人正在电脑旁不断一些纸质文件,同时手中的笔也在写写画画。

    这个人就是刘烽。

    没错,审死官刘烽。徐子凌即将面对的对手。刘烽本来还打算打破徐子凌这个无心律师的不败金身,借此使自己的名气更上一层楼。可是刘烽遇到了一些阻力,在他研究徐子凌之前打的官司时,他彻底懵逼了。

    无心律师……恩?一九年二月十七日帮卖鱼蛋的赵姨告赢了……城管!?这什么鬼?对手的辩护律师是……法律援助那里提供的吗?没什么名气的律师。就算打赢了也完全看不出实力啊!刘烽郁闷地想。

    其实徐子凌大部分的案件都是关于“隔壁老王偷窥”、“便利店的过期面包”、“广场舞大妈的噪音扰民”之类的小案件。而徐子凌的处理方式简直就是简单粗暴。他打的官司都是站在有理的那一边的。

    老王偷窥别人?可以,他就是那个被偷窥的人的辩护律师。

    便利店的面包过期了还卖给客人?很好,徐子凌就是那个买了过期面包的客人的辩护律师。

    广场舞大妈音乐太大扰民?漂亮,徐子凌是……大妈那边的辩护律师。因为租给他当律师事务所的房子的人就是个大妈,而且这个大妈和那群跳广场舞的大妈中的好几个都很熟。

    虽然那场是很劣势的局,几乎所有人证物证都对徐子凌那边不利。但是徐子凌硬生生地凭借着自己近乎无赖的流氓逻辑直接把问题强行甩给那些卖音箱的商家,理由是产品质量太好了,好到声音太大而影响了别人。他还为此举了几个例子。

    如果吸尘器的质量太好,把地板都吸走了那这个损失谁负责?使用者吗?如果空调的质量太好了,把人给冻成重感冒了怎么办?怪谁?怪买空调的那个人吗?

    最后他得出结论:这都是商家的错!

    扩音效果这么好就应该提醒买家!

    他就用如此无理取闹的方式……

    结果就是胜诉了,大妈们只是损失了一个音箱;而这个音箱的的赔偿还是算在了商家的头上……

    这些小案件要么就是赢得毫无技术含量,要么就是赢得莫名其妙。刘烽还想通过以前的案子了解徐子凌的思路用以应对徐子凌。可是他发现徐子凌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套路。

    有点类似神奇宝贝里的“动指”技能。

    就像是一个武林高手,打了别人一套不知道是什么鬼的类似王八拳一样的奇葩招式。最后打赢了别人,自己却捂着手痛得喊娘。

    可是……

    这个案子又怎么解释呢?运气?实力?

    刘烽的目光移到一份文件,思考道。

    这个案子,可是堪称教科书般的逆天翻盘胜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篱落星吟〕〔诸天万界剧透群〕〔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大秦之系统骗我在〕〔贴心萌宝荒唐爹〕〔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帝逆洪荒〕〔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快穿:渣男洗白实〕〔1991从芯开始〕〔叶君临叶君临〕〔林辛言宗景灏〕〔攻心为上,老公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