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胖揍星际商人〕〔我用木雕记录异常〕〔我真没想重生啊〕〔云烟畔见烟云色〕〔我在决斗都市玩卡〕〔重生带着系统当大〕〔傲世王龙〕〔镇守府求生指北〕〔横推武道〕〔极品佞臣〕〔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影视世界大闲人〕〔六零医妻有空间〕〔无限之神话逆袭〕〔斗罗之我真的不强〕〔龙婿当道〕〔寻Foraging〕〔万界次元交流议会〕〔我翻红后成了团宠〕〔伏天氏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九章 稳如狗!
    第九章

    稳如狗!

    八月二十七号。

    这一天,终于来了。

    周至银的最后一搏。

    同时也是百分百胜率的‘无心律师’徐子凌和郑义律师事务所的名牌律师,最近风光无限的‘审死官’刘烽之间的较量。

    虽然徐子凌在开庭前几天就已经申请更换辩护律师了。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对决。

    因为徐子凌在圈子内已经明确的告诉律师界的所有人:这一场如果败诉了,算我徐子凌输。如果胜诉了,算张伟赢。

    张伟就是徐子凌找的经验老道的律师,具体该怎么打,思路徐子凌已经都跟张伟说了。用徐子凌的话来说就是稳赢了。

    徐子凌这一番话在律师界里简直掀起了滔天巨浪。

    做他们这行的有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说法。徐子凌这么做在律师界眼中跟撕破脸皮没什么区别。

    所有人都希望刘烽能赢,就好像13、14年热火打马刺一样。谁能打败不可一世的热火三巨头?

    徐子凌就像那个‘人人得而诛之’的热火,刘烽就是最后热火的对手,现在nba中强队的试金石――马刺!

    一开庭,张伟戴着那对大大的厚镜片眼镜,直奔主题:他拿出徐子凌给唐心怡的证据,然后大书特书。而刘烽的眉头在张伟说话的时候一直皱着。

    张伟太稳了!简直就是稳如狗!

    就像打lol人头领先40多个,还要等大龙等兵线等闪现才开团最后打一波。最后还不虐泉。

    刘烽很震惊,他知道律师的水平其实很大一部分决定于开庭的临场发挥以及思维、语言的严谨。无论是有多劣势的局面,只要对方一松懈。或者你脑袋灵光一闪,可能就翻盘了。

    但是这个张伟太稳了!简直就是无懈可击!

    刘烽观察了这么久,刘烽的失误率几乎为零!

    直到最后张伟请求法官判周至银为死刑时,他才有机会叫第一个有意义的“我反对!”。只是这种时候刘烽的表情就跟便秘了一样,都快打完了才反对?现在刘烽自己都清楚周至银的罪名是绝对成立的,问题是自己能不能在刑期方面让他从死刑降到无期徒刑而已。

    然而这种时候,张伟突然间如同发神经了一样大喝一声:“反对无效!”

    全场瞬间懵逼!

    这……这tm不是法官的台词吗?

    刘烽都愣了。

    这个张伟之前的表现都这么稳,为什么突然间就这么……浪?要知道,在法庭上给法官的印象是很重要的,张伟可是老油条了啊!不可能不知道这个。

    法官也是很尴尬,整场官司下来,张伟的官司如教科书般枯燥。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困了,现在你突然来这么一句是想怎样?强行制造悬念?而且你说无效就无效啊?现在你是法官还是我是法官?

    还没等法官开始发飙,张伟就很识相,也很迅速地道歉了。

    “对不起,法官大人。我想我的情绪有些激动了,一想到对方辩护律师打算维护被告这种草菅人命、毫无节操的人我就按耐不住心里的情绪。毕竟我是正义的伙伴,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

    我勒个去!

    刘烽心里如同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什么鬼正义的伙伴?这张伟……有毒啊!

    张伟的行为很奇怪,他有一丝不详的预感,但是更多的是兴奋!

    虽然这话有点骂刘烽的意思,但是丝毫不影响刘烽的心理以及做出正确的判断。

    兄弟你知道你这句话有多少漏洞吗?首先你居然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直接侮辱周至银,其次你还有一点点辱骂自己的意思。我完全可以告你诽谤的好吗?

    可是张伟在刘烽出口反驳之前先一步说道:“法官大人,我请求休庭。”

    仿佛演练了无数遍一样,张伟变脸的速度比刘烽的思考、反应速度还快。

    郑永芬就坐在听审的地方看着这一切。她也是律师,对今天的胜负其实早就有答案了。

    事实证明她猜对了。

    徐子凌还是那个算无遗策、步步领先于对手的徐子凌。整场官司的节奏都在张伟那一边。至于最后这一出,她还真猜不透徐子凌到底想干嘛。不过可以确定这肯定又是徐子凌的局!

    思绪慢慢飘回一年前,徐子凌在毕业晚会那天…………

    明明早上还好好的,为什么他一到晚上就这样对我?

    现在的他还是他吗?

    他变了?他没变?

    她就这么坐在那里,心里想着和案子无关的东西。

    其实如果不是老爸说今天徐子凌有事不会出现,可能她连来都不敢来。

    “郑永芬女士。”

    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

    “啊?哦,你是?”

    郑永芬反应过来,迟钝地回答。

    张伟摇了摇头,有些无法理解地嘀咕道。

    “也许越聪明的人就越是喜欢那些迟钝的人吧。”

    他回到正题:“我是张伟,郑永芬女士;我是来替某人转达一句话给你的。”

    郑永芬呆呆地问道:“是谁啊?”

    “呵呵,这个人你应该一辈子都忘不了。”张伟笑着,却没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他说:这里有一个人将会为你而死,就因为你两年前说过的话。”张伟故作神秘地说。

    然后张伟就这么离开了。

    留下一脸茫然的郑永芬。

    而见到张伟和郑永芬对话的刘烽这时也赶了过来:“永…,额,老板,你没事吧?那个张伟是不是威胁你了?如果他……”

    “他没有说什么,你先回去吧。”郑永芬打断了刘烽,说道。

    “那我先送你……”刘烽还想献一下殷勤。

    “我想一个人静静可以吗?”郑永芬不是这么委婉地拒绝道。

    刘烽苦笑,她对他的态度永远都是这样。永远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像……曼珠沙华的花与叶;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刘烽依旧保持着风度,哪怕他已经输了。输给一个叫徐子凌的男人。

    他离开了法庭,如同一个失败者。但他会回来的,因为他不会甘心。

    郑永芬回到郑义律师事务所。

    她在思考张伟的话,这到底有什么含义。

    两年前的事情,那还是大学时期的事。如果非要说难忘的人,那就只有徐子凌一个了。那么有一个人会死是什么意思?死的人会是谁?刘烽吗?因为他是徐子凌的对手?

    那为什么会是因为自己说过的话呢?自己大学时说过什么奇怪的话吗?

    郑永芬的大脑一直都在思考,她很笨,但很认真。然而这一切的线索、假设似乎都不能和张伟说的话联系在一起。

    “哎呀,芬芬你在这里啊!”陈晓彤推开郑永芬办公室的门,大大咧咧地说。

    陈晓彤是郑永芬的闺蜜,从初中开始就关系很好的那种。大学的时候因为学校不同,感情可能落下了一点,但是毕业相遇后因为相同的志向、职业、理想,她们的关系又开始好起来了,现在这家律师事务所就是她们两个一起出钱开的。陈晓彤是第一股东,同时也是比郑永芬漂亮许多的美女。

    “恩。”

    郑永芬漫不经心地回答。

    “怎么了?今天没有遇到你那个大学的帅哥男友了?”陈晓彤坏笑着揉了揉郑永芬的头发,说道。

    “没有遇到。”郑永芬苦笑,她自己都不知道对徐子凌现在还有没有感情。徐子凌不在她是该庆幸还是失落。

    陈晓彤见郑永芬的心情似乎很不好,捏了捏拳头:“那是不是那个刘烽又纠缠你了?如果是的话我就用我黑带九段的实力痛扁他!”

    “不是啦,是我…有点不舒服而已。”郑永芬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挤出一点笑容。

    “哼!肯定是那个刘烽惹得你不高兴,他难道不知道你最讨厌的就是强奸犯了吗?他居然还去帮那个强奸犯!真是low爆了!”陈晓彤一脸不爽地说。

    郑永芬摇了摇因为过度思考而有些晕乎的脑袋,说道:“我能理解他,他只是想证明自己比那个人厉害而已。”郑永芬说那个人的时候声音低的可怜,头也埋得很低。

    “唉,你总是这样,为什么总是要帮那些伤害你的臭男人说话?他们就是错了!这是事实,谁也无法改变!”陈晓彤厉声训斥。

    “真是不懂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当初受伤害的明明是你,最后被甩的又是你。现在不敢见别人的还是你。”陈晓彤还在为郑永芬抱不平。

    “不!我…我总觉得他…是有苦衷的……”郑永芬的声音很小,但是却异常坚定。

    “唉,你真是太善良了。我好不开心啊!不管了,你要陪我去喝奶茶!不然宝宝就不开心了。”陈晓彤摸了摸郑永芬肉肉的娃娃脸,撒娇道。

    她这哪是不开心?这只是带郑永芬去休闲放松,暂时放下这些羁绊罢了。

    郑永芬心里一暖,欣慰地点头答应。

    女人之间简单的友谊有时候可能比男人之间的生死之交还要深厚。

    无心律师事务所。

    徐子凌坐在办公椅上,旁边拄着一根拐杖。他正在看一个视频,确切地说是一段录像。

    不要乱想,这只是张伟携带的针孔摄像头录下来的法庭的录像而已。

    “喂,你看够了没有啊!”张伟在一边不耐烦地嚷嚷。“给钱啊!money!懂吗?”

    “急什么?等我验完货再让我助手给你钱。”徐子凌指着一旁的筱钰道。

    “助手?”筱钰活动了下筋骨,骨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看来你的另一条腿也不想要了。”

    “别,别动手!现在在干正事儿呢。”徐子凌在拳头面前选择了妥协。

    “切!正事?你看这一段看了十几遍了!总是盯着别人看是什么意思?这跟偷拍有区别吗?”筱钰鄙视道。

    张伟的录像当然包括了和郑永芬对话那一段啦,于是徐子凌就选择性地忽略了除此以外的其他东西。

    “就是!我看错你了,你这和偷拍有区别吗?”徐子凌居然恬不知耻,理直气壮地骂起了张伟。

    “我偷拍?那你这个幕后主使倒是说说你这种盯着别人胸部看了很久,嘴里还说着‘不错啊,这些年有发育啊!’之类的话的人算什么。”张伟冷笑。

    “哇哈哈哈哈,你看那个刘烽,哈哈,好傻!”徐子凌为了避免回答张伟的问题,强行转移话题。

    真是拙劣的转移话题技巧。

    筱钰鄙夷道。

    “恩,明明智商这么高,对感情以及转移话题之类的东西却很迟钝呢。”张伟托了托眼镜,分析道。

    “分析个屁啊,就算你真的能完全分析我你也赢不了我的。”徐子凌一拍桌,骂骂咧咧地说。

    张伟站了起来:“别以为你赢过我就很了不起了,我迟早会……”

    “三次!我赢了三次!三战三胜!”徐子凌很欠扁地竖起三根手指,得意地说。

    “我……,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一向沉稳淡定的张伟已经被气得语无伦次了。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遇到徐子凌他都会失去他那引以为豪的淡定。

    “货也验得差不多了,等一下你走的时候找筱钰拿钱吧。这次只有两万。”徐子凌瞬间变得一本正经,说道。

    “喂!说好的五万呢?你这是过河拆桥啊!我要无懈可击!”张伟用三国杀的梗抗议道。

    “我无懈你的无懈。”徐子凌也懒散地用着三国杀的梗回应。

    “你自己应该知道为什么扣你钱吧。”

    张伟嘀咕:“果然是因为那句‘也许越聪明的人越是喜欢那些迟钝的人吧。’。”

    “你知道就好,你那句话可能会暴露我的计划,而且……你居然敢说她迟钝?你信不信我能告你言行不当让你被拘留个十五天?现在扣你三万算是给你面子了。”徐子凌侃侃而谈,反正吹牛逼又不用交税。

    “你就扯淡吧,反正我也不在乎这点钱。不过我很好奇你下的那盘棋到底有多大,不如你说一说……”张伟试探道。

    “你心中应该有猜测了吧。”徐子凌撕开一个阿尔卑斯糖的包装,放进嘴里,随意地说。

    “老实说,我觉得自己的猜测很荒诞无稽。就像……nba的35秒13分,勇士73胜、lol基地丝血翻盘、残血五杀一样。”张伟举例说。

    “可是那些都实现过不是吗?”徐子凌含着糖,淡定地说。

    “可那是历史!不可复制的历史!”张伟有些激动,因为这牵扯到他心中的痛。

    “我承认你的聪明才智、能力、应变能力都是远超常人的水平。但是人终究是人,哪怕你再聪明,也不过是一把枪、一颗子弹,甚至是一刀就能杀死的。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不是吗?”

    “同意!”徐子凌打了个响指。然后停顿了一会儿。歪着脑袋说道:“所以呢?”

    “所以……”张伟摘下眼镜。

    毫无征兆地,一个拳头就这么毫不留情地甩向徐子凌的脑袋。徐子凌右掌挥出,结结实实的包住了张伟的拳头。

    “不好意思,我从小学开始就很喜欢运动。所以我还算强壮。再说了,你比我矮啊,手这么短还敢动我?,傻逼!”徐子凌咧嘴嘲讽完张伟的身高以后,手掌一用力,张伟就这么被顶开好几米。

    张伟盯着自己有些刺痛的拳头,感慨道:“或许你真的能下赢这盘棋。”

    “承你贵言。”徐子凌拱手道。

    “对了,筱钰,给张伟的钱再减一半,就当是给我的医药费。反正他不在乎这点钱。”徐子凌抛弃节操,说道。

    张伟嘴角抽动:不管怎么样,你的无耻真是世上罕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斗罗之噬神者〕〔斗罗之最强赘婿〕〔盛总,夫人又去败〕〔农门追妻令:娘子〕〔从契约精灵开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一藏轮回〕〔霸道总裁的二婚宠〕〔剑神在星际〕〔大佬养的纸片人成〕〔袅袅欲何依〕〔我师兄实在太妖孽〕〔我能升级避难所〕〔异常魔兽见闻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