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戟平三国〕〔蜜爱深吻:权少豪〕〔临渊行〕〔玄浑道章〕〔重生之财气冲天〕〔从野怪开始进化升〕〔神庭大佬重生记〕〔绝地求生之明星狙〕〔我在游戏世界里开〕〔我翻红后成了团宠〕〔从港岛电影开始〕〔神翊暗殇之千回端〕〔快穿之系统带我去〕〔斗罗第一刀〕〔打穿西游的唐僧〕〔修罗丹神〕〔我真要逆天啦〕〔左道倾天〕〔枕上强宠:邢二少〕〔笑傲不群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隐形保镖汪崇圳。
    第十二章

    隐形保镖汪崇圳!

    “喏,你的外卖。”筱钰把塑料袋丢在徐子凌的桌子上,没声好气地说:“每天都吃外卖,你就不怕吃死了?”

    “说什么屁话呢?”徐子凌很是嚣张地拍了一下桌子;吼道。

    “你是要造反啊!”筱钰磨拳擦掌,怒道。

    “是吗?你要杀了我是吧?来啊!往这里打!”徐子凌指着自己那缠满纱布的脑袋,恶狠狠地说。

    “我…………”筱钰一看到徐子凌脑袋上的纱布就觉得有些愧疚。

    至于为什么,这还要从前天晚上蒋经国和筱钰他们挑衅徐子凌说起。

    …………

    “筱钰,你会后悔的!”徐子凌笑着说完以后,筱钰就挥拳打向徐子凌。

    咚!!!

    铃铃铃!!

    筱钰的拳头打穿地板的声音和郑经国手机响起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喂,老公?找我有什么事吗?”彭丽霞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老婆!你……你刚才去哪了?怎么不接电话?还有小芬呢?你知不知道我很在乎你们啊!”郑经国或许是因为失而复得,情绪异常激动,直接用骂人的口吻语气对彭丽霞说。

    “我刚才和小芬还有晓彤一起去超市买东西啊。出什么事了吗?”彭丽霞不愧是贤妻良母,被郑经国用指责的口吻说过之后不但没有发脾气责怪他;而且还很关心他那边发生了什么。

    果然郑经国这个前市长背后肯定有彭丽霞的一份功劳,每个成功男人背后必然有一个贤惠的女人支持。

    “呼,没事了。以后出门一定要带手机,哪怕只是十几分钟。”郑经国调整好心态,语气缓了下来;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彭丽霞笑道。

    郑经国挂掉手机,意味深长地望着倒在地上的徐子凌;陷入了沉思。

    而徐子凌和筱钰这边也有一小段对话。

    “下不了手?”哪怕是处于没了半条命的状态,徐子凌依旧是用着挑衅的语气跟筱钰说话。

    “我有家庭、有工作、有人生,凭什么要和你换命?”筱钰咬着牙,强忍着眼泪;说道。

    其实真相是筱钰在出拳的一瞬间脑袋灵光一闪,她仿佛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如果徐子凌捉走郑永芬她们是为了要对她们做什么,那现在他又何必来激怒我杀他?他死了不是什么都没有了吗?那么徐子凌激怒自己就有两个可能。

    一、郑永芬根本就不会有事。

    二、自己根本杀不死他,抑或者是他料到自己不会杀死他。

    总之,现在想杀他不过一眨眼的事;一切等郑永芬那边的消息再说。

    “居然想到了?你也不算傻嘛。”徐子凌似乎能看透筱钰的心,松了口气;说道。

    郑经国点了口烟,仿佛老了几岁。

    “徐子凌,我承认你真的很聪明;甚至用‘鬼才’来形容你都不为过。如果你不是一年前对小芬做了那种事情的话,我真的想把小芬托付给你……毕竟她只是个长不大的丫头,需要保护。”

    这是一个失败的对手以及一个父亲的自白。

    “既然你也想明白了,那么…………可以送我去医院了吗?”徐子凌很没有骨气地说。

    “我要死了啊魂淡!”

    郑经国:…………

    心里: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筱钰:…………

    心里:一副撒娇的样子是什么鬼!?

    龙市大医院。

    徐子凌被安排到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室外的筱钰和郑经国就这么坐着。

    “老大,可以告诉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我真的是全程懵逼啊!”筱钰摸着头,对郑经国说。论打架她不含糊,但是说到动脑……他真的无能为力。

    “从我们行动开始到去无心律师事务所那里前,徐子凌应该是完全不知道我们干了什么。”郑经国吐了口烟,严肃地说。

    “但是他却能在与我们的对话中套出了几乎所有的情报。呵,一只手?这种暗喻除了汪崇圳还会有谁?”

    筱钰继续问:“那他怎么知道我们带了仿制的五四手枪来吓唬他?”

    郑经国居然笑了,这是纯粹地因为欣赏的笑:“你的仿制五四手枪放在哪里了?”

    “袖口啊,怎么了?”筱钰问道。

    “他啊,显然了解过你们类受过训练的人。手枪是上好膛然后藏在袖口里的开枪是最快、最没征兆的。所以一开始他就抱有我们是来杀他的可能,可是当他发现拿着枪的是你后就排除了我们来杀他的可能。”

    “这又是为什么?”筱钰感觉她的脑袋要炸开了。

    “对你来说,在一个小房间这种狭窄的地方你会相信自己的身手还是枪?”郑经国反问。

    “当然是身手啊!哦!原来如此”筱钰恍然大悟。

    “这还不是全部原因,对话期间我曾经站在你前面过。以我的性格以及经验,你觉得如果我们的目标是杀人;我会这样给目标一个反过来挟持自己的机会吗?”

    郑经国继续说:“当他进一步确定我们不是来杀他的以后他就很淡定了。接下来就是挑衅我们还有拖延时间了。”

    “哦,我还很奇怪他是怎么知道郑永芬以及夫人不在家且不带手机的?”

    郑经国笑道:“这就是我佩服他的原因了。你对他观察了近一年,应该知道他还真的爱着小芬吧。”

    “是啊。”筱钰说。

    “所以其实他一直暗中关注着小芬的一切,包括来电、微信、qq、信息等等。他有黑客技术,这个是我们已经知道的。通过这些渠道知道小芬她们会离家这个不难,难的是在当时还能合理利用这个信息。至于那个斗兽棋的拖延时间的事情,应该是算上了女人出门要准备之类的时间。啧啧,,简直计算得滴水不漏!”

    “至于有没有带手机……这个他就是靠猜!我也没想到他有这么大的魄力敢在那种时候猜,他猜只是出门十几分钟,所以郑永芬以及彭丽霞会不带手机,他不仅是个聪明人,还是个合格的赌徒。”

    “那和他通电话的是谁?”筱钰继续问。

    “一个软件吧。毕竟你也没看到他是不是真的打了电话。”郑经国猜测说。

    “真的太厉害了!”郑经国由衷地夸奖。

    “我倒是觉得他的那张贱嘴才厉害,能活生生把人气死!”筱钰听蒋经国解释完以后,有些生气地说。

    这时候她忽然想起之前徐子凌骂他们傻逼,他之前还有提醒过他们要动脑呢,就好像罪犯故意留下证据等警察来捉。

    真是个聪明而又自恋到极致的人啊。

    所以自那件事以后筱钰一看到徐子凌头上的纱布就会想到自己曾经误会并且差点误杀他。徐子凌也因此得瑟起来了,经常让筱钰做一些以前都不曾让她做过的事。

    比如说……叫她拿外卖然后对她拍桌子破口大骂之类的,这种事要是放在以前徐子凌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筱钰真的想向郑经国申请调离这个职位,原因就是怕自己会被气得爆血管而死。

    “哼!果然下不了手。”徐子凌就这么当着筱钰的面说了这句话,毫无顾忌的意思。

    咚咚!

    有人敲门。

    “还不去开门?还想不想干了?”徐子凌用一副老板对小职员的语气吼道。

    筱钰深呼吸一口气,瞪了徐子凌一眼;很不爽地把门踢开了。

    “我去!杀人啊?”门外传来一个清爽的男子的声音。

    “是你?”筱钰有些不善地望着汪崇圳,说道。

    “喲,这不是粉红蜘蛛――筱钰吗?”汪崇圳在门外轻松地走了进来,没有一点刚被筱钰他们教训过的可怜样子。

    “不愧是神精刀――汪崇圳,前天才把你打成重伤;今天就能精神地到处走。”筱钰挖苦道。

    “哈?你真以为我是打不过你吗?这么拽?”汪崇圳能当上徐子凌的左膀右臂又岂是善茬?一听到筱钰挑衅挖苦,立马就不能忍了;气冲冲地对着筱钰瞎吼。

    筱钰摸了摸自己的指甲,看都没看汪崇圳一眼:“你的意思是想再来打一次?”

    “错!”汪崇圳伸出中指,赤裸裸地挑衅道:“不是你来我往的打架切磋,而是全程都是我打你。”

    徐子凌瞪了汪崇圳一眼,适时打断了他们:“别瞎搞了,知道我今天找小汪来的目的吗?”

    “说啊。”筱钰摆了摆手,说道。

    徐子凌打了一个响指,示意汪崇圳去说明情况。

    汪崇圳点了点头,对着筱钰说:“还记得前天你和那个郑经国一起偷袭我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你被打得很惨,然后跪下来说‘女侠饶命’?”筱钰无情地揭露事实。

    汪崇圳也是老脸一红,摇头道:“不是这个!你难道不觉得我所在的地点、我的状态以及时间都很不对劲吗?”

    “怎么?你晚上出现在郑义律师事务所附近很奇怪吗?”筱钰不解道。

    “卧槽!你还真和他们说了!”汪崇圳猛拽徐子凌的衣领,突然激动地说。

    “咳咳!我不是说了吗?你的工作不到位,让他们发现了。干嘛总觉得是我为了美色把你出卖了呢?”徐子凌用一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到底去哪了?’的语气叹息道。而且你见过这样的美色色诱吗?徐子凌指着自己的头,说道。

    汪崇圳没有说话,他只是用那种‘你tm在逗我’的表情回应徐子凌。

    “不信你自己问她。”徐子凌指着筱钰,无奈地说。

    汪崇圳望着筱钰色迷迷地说:“我可以通过你的微表情来判断你是否在说谎,现在;告诉我真相吧!”

    筱钰被汪崇圳色咪咪地盯着强忍着直接动手的冲动白了汪崇圳一眼:“我不想和你这种白痴说话。”

    “看!她说是你出卖我的!你这个毫无节操底线的人!”汪崇圳转过头对着徐子凌大骂。

    徐子凌也懒得理会汪崇圳的无理取闹,自己和筱钰解释:“你那天难道不觉得小汪的身体、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吗?还有,他的左膝盖有问题你看不出来?”

    筱钰冷哼道:“是又怎样?就算他是全盛状态也打不过我!”筱钰满脑子都是打打杀杀。

    “你难道不觉得奇怪?我派遣这样一个隐藏在暗处保护郑永芬的保镖为什么会受伤?”徐子凌提醒了筱钰一把。

    筱钰静下心,突然想到了。

    一个专门保护郑永芬的人受伤了,那么就有两种情况。

    要么,是意外。

    要么,郑永芬被某些有实力伤害汪崇圳的人给盯上。

    汪崇圳是怎样的实力?

    如果说筱钰的实力是九十分,那汪崇圳的至少有八十分。

    伤到汪崇圳?怎么可能!?汪崇圳如果一心想跑就连筱钰也未必有把握刻意伤到。

    “这不可能!如果有这种事他不可能查不到的!”筱钰不相信在龙市还有郑经国查不到的事情。

    “不可能吗?你去查一下这个人的资料,然后把这段录音好好听一听;另外,我个人觉得这件事不要告诉我岳父。”徐子凌将一支录音笔、一张资料交给筱钰,有些瞧不起筱钰地说道。

    “最后补充一句:你们如果不能帮我对付那个组织,至少也不要太过于对付我。”

    徐子凌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我这边输给那个组织了,那我敢说你们一定赢不了他们。没有任何意外!”

    徐子凌的最后一句话,杀意凛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斗罗之噬神者〕〔斗罗之最强赘婿〕〔盛总,夫人又去败〕〔从契约精灵开始〕〔一藏轮回〕〔农门追妻令:娘子〕〔我是诸天最强老师〕〔霸道总裁的二婚宠〕〔大佬养的纸片人成〕〔剑神在星际〕〔袅袅欲何依〕〔我师兄实在太妖孽〕〔我能升级避难所〕〔异常魔兽见闻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