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元辅〕〔陈风柳婉〕〔总裁的私宠妻江瑟〕〔腹黑萌宝闹翻天〕〔傅大佬的媳妇甜又〕〔林霄〕〔萌宝找上门:妈咪〕〔封神第一暴君〕〔逝后至候〕〔重生暖婚〕〔联盟之无敌进化〕〔此间朝暮不辞你小〕〔霍格沃兹上位指南〕〔我真是奥术师〕〔重生暖婚帝少妻拽〕〔穿成反派大佬的病〕〔剑子仙迹镇国战神〕〔攻掠天下〕〔悍妻当家有福田〕〔柯南之总有人想谋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六百九十八章 金灵有喜
    这豹子当真没谁了。

    行走在阐截两教之间游刃有余,在两教之间反复横跳,却是越跳越有身价。

    大概,这就是【跳槽】的魅力。

    李长寿仔细观察九龙岛一些时日,并未轻易跃过此地大阵;很快也就让这只纸道人在海底沉睡,心神挪去了旁处。

    自从纸道人能由纸道人制作,纸道人法力充能可依靠阵法解决,李长寿已经数不清,自己到底做了多少纸人散布在洪荒各处。

    也就一般水准,勉强够用。

    南洲中,那十九位上古魔兵,已经被李长寿暗中安排去了三千世界,暂时避开了五部洲。

    他们参与了上次伐天,又跟自己关系匪浅,很容易被天道看上,作为跟自己较劲的棋子。

    在三千世界中,被道祖目光注视相对较少,若不行还可躲去天外玄都城。

    申豹开始与截教仙接触,这其实也算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但对大局影响已不算太大。

    无他。

    李长寿通过降低姜尚对大劫的影响,将封神榜与打神鞭拿回了天庭,姜尚已经沦为候补封神主理人。

    那本该与姜尚对立、觉得元始天尊师叔偏心的申豹,也就没了动力,去撬动截教仙去给姜尚添堵。

    除非申豹这次回返截教,背后本就有二师叔的命令,让他成为大劫的润滑剂和助燃剂……

    这种可能性虽然不高,但也确实存在。

    且看后事,便知大概。

    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李长寿还是将更多的目光放在姜尚身上。

    姜尚虽只是刚刚下山,在昆仑山上学了多年的治国安邦之法,但也有点法力在身,有几手能卖艺的法术。

    凭借法术和卦术,姜尚很快就在朝歌城落脚,并结识了几位好友。

    这期间,有人介绍一位马氏给姜尚婚配,姜尚看了眼这位马氏,就很很淡定地笑着婉拒。

    毕竟他也有过如花似玉、普通绝色的三十二房妻妾,这点追求还是有的。

    时间一久,姜尚靠着自身道术,在朝歌城混的小有名气,引起了一些达官贵人的注意。

    但让李长寿稍感遗憾的是,那琵琶精躲在妲己身侧,平日里也没什么动静。

    很大概率,不会出现姜尚一把真火烧死琵琶精的桥段了。

    没办法,师父转世身的修为当真……

    真……

    【遇到那只琵琶精,完全不是她对手!】

    李长寿心神扫过南洲各处,如今的南赡部洲正是战火四起。

    自妲己入宫之后,帝辛的性情越发霸道,甚至已可以称之为刚愎,但取得的成绩却十分显眼。

    明显是有些骄傲自满了。

    闻仲已是彻底融入了太师这个角色,自身修行都彻底停下了,为了大商来回奔波不停。

    帝辛与闻仲这对君臣,此时已不顾南赡部洲之外的压力,大刀阔斧推动商国改革。

    帝辛眼中,商国不拼一把,自己百年之后,商国难以为继。

    闻仲眼中,商国再不拼一把,以后就完全没机会了。

    为商国截取一线生机,就是这位截教三代弟子,最后所选择的道路。

    闻仲的谋划下,削外、压内两只大旗并举,打得大商内部老旧势力措手不及;

    新提拔出的奴隶、平民将军,对外征伐屡立战功,向上晋升毫无阻碍。

    不少诸侯就是墙头草,此时大多已不敢再说‘抗贡’之事,生怕闻仲率大军,没几日就开到了他们城下。

    但闻仲管得再宽,也不好直接干涉帝辛后宫之事。

    且闻仲久在外忙碌,妲己又有女娲娘娘法旨庇护,闻仲的弱化版天眼,也看不出妲己跟脚,故并未多干涉此事。

    而提起这事,李长寿当真是要端一盘瓜子,好好欣赏。

    嗯,单纯欣赏后宫之间的战争。

    帝辛后宫内波澜不断。

    妲己被姜王后几次训诫,终于忍耐不住。

    不知是被大劫影响,还是后宫那种环境真的能改变一个妖狐的性格,她真的将帝辛当做了自己的天、自己的地,开始反击起了姜王后。

    帝辛见状自是颇为欣喜。

    他在其后顺水推舟,一边对妲己恩施更重,一边又让费仲定时给妲己献策,更是偶尔会将妲己带去朝堂,坐在王座侧旁。

    恩宠到了极致,姜王后对妲己的不满也到了极致。

    妲己哪里懂什么帝王心术,按费仲的献策,当众为帝辛献上了酷刑所用刑具,被帝辛欣然采纳,没几天就找借口抄了几个大族。

    一时间,朝歌城人心惶惶,都说妲己是祸星、妖女。

    但商君帝辛的威信,却凭借着这般重刑,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这时,帝辛做了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征召朝歌城范围内的奴隶,翻修王宫。】

    参与这次工程的奴隶,都可得到摆脱奴隶身份的机会,拥有次于商人的待遇,且可搬迁去商地外围开垦荒地。

    此举一出,朝歌城顿时人声鼎沸。

    不少老臣愤而上书,被一个个架上了炮烙台。

    那段时间,朝歌城的天空无比阴暗,各诸侯也是人心惶惶。

    商人对此略微不满,却选择了支持自己的王。

    根据费仲推算,这般解放奴隶的方法,只需持续十年,商地的核心版图就可向外扩张四成,王师可得更多兵源,每年可得更多粮草。

    到那时,诸侯又有何患?

    帝辛觉得颇有道理,已是想到了商国国力再次走向鼎盛的画面。

    然而,李长寿对帝辛此举没有半点欣赏。

    步子迈的实在是太大了。

    这已经是有些不考虑实际情况,一意孤行走上一条众叛亲离之路!

    若是商国里里外外,真的出现了那种解放奴隶的思潮,自是可以顺势而为,收获大笔名望且名留青史。

    此时的商国,其实并不具备这种条件,奴隶依然是主要劳力,是被剥削压迫的对象。

    果不其然。

    不过数月,东伯候姜桓楚联名三百诸侯上奏,请帝辛收回成命。

    帝辛大怒。

    妲己见帝辛不乐,便枕边进言,不如将姜桓楚骗来朝歌城杀了。

    此事为宫人传于姜王后,姜王后欲杀妲己,却被妲己用妖术迷惑;妲己早已对姜后心生恨意,令姜王后行刺帝辛驾前;

    帝辛反手杀了结发妻,怒从心头起,提剑欲要斩殷郊殷洪二子,绝了姜家念想。

    殷郊殷洪得王叔比干相助,侥幸逃得性命,被闻讯而来的广成子、赤精子分别收徒。

    又几日,消息尚未传到姜家,姜桓楚为朝歌城兵卫所围,宣旨时遭兵卫举刀杀之,东路诸侯自此皆反商君。

    商国四周八百诸侯,已是反了近一半!

    而当帝辛亲手了结姜王后,王宫大雨磅礴,那条代表了帝辛气运的苍龙,化作了血红之色……

    比起这些,李长寿更在意姜桓楚的魂魄,是否安然抵达了地府,被收入了阴司羁押。

    稍后封神时,这也是要上榜的人物,为何不直接将这些‘人道魂魄’,直接收入封神台?

    很简单,李长寿暗中改了规则。

    如果按照天道的逻辑,顺天反商者当封善神,那封到天庭正神位置的,都是些什么人?

    帝辛眼中的商国顽疾,懂得如何欺压旁人的权贵罢了。

    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如何巩固自身利益。

    为此,李长寿就算让人道在天庭的席位空着,也不想放这些权贵上去,从而影响到天庭的‘纯净’。

    他要找品性忠良之臣,也要找能力出众的凡人。

    像比干、商容、黄飞虎这般,单纯品性就足以直接进入封神台,自身处理政务的能力也十分不错。

    当然,根据李长寿此时推断,最后站在封神台上主持这一切的人,可能并不是自己。

    但自己可以在这一切尚在掌控时,定下所需规则。

    为天庭,也算煞费苦心。

    之前拿天庭威胁道祖,也算是逼不得已之举。

    ……

    岁月蹉跎,船舟慢行。

    恍恍惚惚又是一年过去,这天地间发生了诸多大事,李长寿却也等来了几条好消息。

    香火神国体系轰然崩塌,西方教失去了一部分的气运支撑。

    文净道人外出救回了一批高手,在西方教内的地位再次得到提升。

    她已经满足了一切条件,就等西方圣人离开山门!

    南赡部洲中。

    帝辛依旧独爱妲己,朝政却也未曾荒废,朝中面孔已换了半数。

    此前,西伯侯姬昌被帝辛囚于羑里。

    姬昌长子伯邑考,也就是姬邑考欲搭救父亲,在周国臣属进言之下,搜罗珍宝异物,赶去朝歌城觐见帝辛。

    说起姬昌与太姒所生的十子,虽以伯邑考为长,但伯邑考喜音律、擅画作,并不如姬发与姬旦有才干。

    姬昌本就打算将姬发立为嗣子,可帝辛曾强推嫡长子继承法,此时伯邑考依然是周国的第一顺位继承者。

    若其父殒命,伯邑考其实能顺理成章接管周国,此人却毫不犹豫去救自己父亲,毫无所谓的帝王心性……

    李长寿对此就颇为欣赏,亲手将他写在了封神榜上。

    伯邑考入朝歌城时,李长寿还特地驾纸道人混在人群中看了眼,当时就觉得此子颇为秀气,浑身写满了惨字。

    但李长寿也就随便看看,没什么出手干预的打算。

    顺带一提,姜尚凭借自己的道术,已顺利混成了下大夫,也算扬眉吐气了一把。

    只是姜尚觉得这帝辛下手太狠了些,大臣说杀就杀,自身全无半点安全感,刚上任不久,心底已是萌生了一点退休的念头。

    这也算是‘有其徒自有其师’。

    而当李长寿再回头看东海南海诸仙岛时,赫然发现……

    那申豹竟已成了各仙岛的座上宾,与各路截教仙称兄道弟,来往于金鳌、九龙、火龙、蓬莱等诸多仙岛之上。

    果然还是让赵老哥找机会拍死这家伙吧。

    截教再这么下去,真就要一波被团灭!

    伯邑考进入朝歌城,就代表着姬昌回西岐已是倒计时状态,而距离商国征讨周国,也已不算太远。

    李长寿的推演中,截教与阐教的第二次全面冲突,就会在那时爆发。

    暂且不管凡俗之事,只去分析阐截两教这次大战可能出现的情形;到时很有可能会牵扯出圣人,但爆发圣人大战的可能性反倒不高。

    公明老哥,大概率就是下次大战的最中心。

    【捞公明】的计划已经定好。

    李长寿此时要做的,就是放出一些烟雾弹,做一些迷惑天道、忽悠道祖的安排。

    可他还没想好,具体该如何在此事上忽悠天道,赵公明却突然造访海神庙……

    这老哥搓着大手、面色无比兴奋,一来就到处吆喝:

    “长庚!长庚出来了长庚!

    老哥有件大喜事!哈哈哈哈哈!”

    李长寿:……

    大劫临头还大喜事。

    能有什么大喜事?金灵师姐真有身孕了?那怎么可能,先天大能要是能这么容易受孕,自己当场!

    就去火云洞求几颗神农孕灵丹,给小云云提前备上!

    砰!

    地面炸出一缕青烟,李长寿身形自青烟之后迅速凝成,对赵公明露出几分微笑。

    “大哥,怎了这是?哪般大喜事?”

    赵公明一步冲了上来,握住李长寿双手一阵用力抖动:“多谢、多谢长庚丹药相助,你金灵嫂嫂!”

    又突然压低嗓音,左右看了几眼,方才用气声言说:

    “真的有喜啦!还是两条心脉!”

    连传声都忘了。

    李长寿精神大震,先是皱眉凝视着赵公明,心底泛起诸多念头,随之又及时反应过来,对赵公明拱手道喜。

    “恭喜大哥,贺喜大哥,这可是大喜事!”

    “哈哈哈哈!”

    赵公明掐腰大笑,对李长寿一阵挤眉弄眼,“怎么样,老哥怎么样?”

    “强!”

    李长寿竖了个大拇指,心底念头轻转,叮嘱道:“金灵师姐有了身孕,而今又是大劫之时,大哥可有安排?”

    “这个……”

    赵公明挠挠头,刚刚的精神头顿时蔫了下去,叹道:

    “唉,其实我也为此事发愁。

    夫人又是一遇到不平事就不管不顾的性子,若是稍后大劫再起斗法,她上阵负伤,那当真是天大的坏事。

    可夫人性情刚烈,我也不知该如何劝她。

    长庚,你今日老实跟我交个底,我跟金灵的名字,是否都在那封神榜上?”

    李长寿沉吟几声道:“封神榜显露姓名,都是在残魂进入封神台时。

    此前白泽为大哥你测吉凶,得的是大凶之兆。”

    “你大嫂呢?”

    “也是凶。”

    “这!”

    赵公明双目有些黯淡,向后靠在椅背上,神情无比颓然。

    海神教后堂也因此弥漫着少许压抑。

    李长寿观察着赵公明的反应,心底略微斟酌下言语,提醒道:“不管如何,都要劝金灵师姐不要冒险。

    老哥,先天大能孕期为多久?”

    “不一定,”赵公明道,“看胎儿自身成长,且在外是看不出金灵有身孕的,与人族倒是完全不同。

    长庚……长寿。

    老哥求你一次,不管如何,护住你嫂子和她腹中孩儿性命。

    若老哥我躲不过这次大劫,你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稳住金灵和云霄她们,还有截教各位同门,莫要因我入劫就失了方寸。”

    李长寿问:“大哥你对自身天命感知到了多少?”

    “之前做过几个噩梦,”赵公明苦笑着摇摇头,“我也没想到自己也有做梦的时候,梦中都是挺惨的结局。”

    李长寿正色道:“放心,我拼尽全力,也会护你们周全。”

    赵公明看着李长寿,笑道:

    “不必,老哥好歹也是个男人,总依赖你那也不叫事。

    大劫来就来,任他们谁去算计,我自奋力一搏。

    天命不过尔尔,天道又有何惧?

    我是天地间第一缕清风,终究不愿被束缚在角落,更不愿垂头丧气而活,你只管照顾好她们就是,这就是老哥给你的唯一请求。”

    “那,大哥你稍等。”

    李长寿在袖中取出一只玉符,在其内写下了一段段话语,叮嘱道:“我准备了一些话术,你可在关键时刻,用来阻拦金灵师姐。

    具体效果如何,就要看老哥你发挥怎么样了。”

    “哦?”

    赵公明身体前倾,想看李长寿写了些什么。

    而当玉符落在这位截教外门大弟子手中,赵公明额头顿时挂满黑线。

    “撒娇这般作态,岂是我辈男儿能做之事?”

    赵公明抚须轻叹:“老哥我如何能跺脚喊这些‘嘤嘤’之言?这传出去还要不要在洪荒混了。”

    李长寿:……

    “那你还我。”

    “给都给了,我回去仔细琢磨一下。”

    赵公明嘿嘿一笑,将玉符收入怀中。

    李长寿本还想让赵公明留下喝顿酒,但这老哥心气儿正热,还要赶去三仙岛和碧游宫报喜。

    待赵公明走后,李长寿眉头紧皱,站在后堂门口不断掐指推算。

    他在推算自己记忆中的蛛丝马迹。

    金灵圣母、身孕……

    金灵大嫂的封神之位本为斗姆元君,而斗姆元君似乎还号众星之母,其子最为出名的两位,似是四御之紫薇、勾陈……

    ‘师祖,你又在算计什么?’

    李长寿抬头看向紫霄宫的方向,这具纸道人悄然遁入大地。

    紫霄宫,竹林幻境。

    那魁梧老道看着造化玉碟所显,赵公明四处奔波说喜事的情形,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与此同时,太清观中。

    枯瘦老道此刻正微微皱眉,不断掐指推算,表情说不出的凝重。

    许久之后……

    老道面露恍然,手指对着天庭兜率宫方向轻轻一点,守在丹炉前的老君顿时睁开双眼,招来一只玉简,写下了一则丹方。

    其名,太清孕灵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篱落星吟〕〔诸天万界剧透群〕〔妖仙不殊途〕〔帝逆洪荒〕〔冥河传承〕〔大秦之系统骗我在〕〔贴心萌宝荒唐爹〕〔星际之最强指挥官〕〔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快穿:渣男洗白实〕〔1991从芯开始〕〔叶君临叶君临〕〔林辛言宗景灏〕〔攻心为上,老公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