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道纪〕〔我真没想入赘〕〔先婚后爱:冷少的〕〔我的青梅实在太甜〕〔快穿之我家宿主是〕〔我老婆是大明星〕〔诸天大道宗〕〔失业后我回去继承〕〔随身带个修仙系统〕〔万古第一仙宗〕〔三国之随身魔法塔〕〔西游之一拳圣人〕〔瓦尔斯塔英雄传〕〔我竟然成了圣僧〕〔古代末日生存录〕〔大魔王又出手了〕〔团宠妹妹六岁半〕〔大唐验尸官〕〔御九天〕〔从火影开始掌控时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呀主神 第1098章 长平县主54
    . ,最快更新穿呀主神最新章节!

    好吧,再加把劲,毕竟人家是儒士,总不能象大妈大婶那样,眉飞色舞的立马说好吧。

    希宁拿起团扇摇了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黄先生平日子也种照顾着钟先生,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真让本县主动容。看起来钟先生的年岁也不小了,黄先生更是要留意着有无合适的,否则这年岁一过,耽误了。要不这样吧,这义学的先生,就由钟先生担任吧。”

    侧头命道:“来人!把备好的东西拿上来。”

    一个小箱子放在托盘上,箱子是打开着的,里面是银子,端到了黄柄面前。

    “这是……”黄柄看了看箱子里的银子,随后看着县主。

    希宁缓缓道:“久闻黄儒士大名,也中意钟先生画作,这里是二百两润笔费,求黄先生和钟先生共同画作一副。请黄先生务必答应!”

    黄柄为难起来,这王大小姐见过,挺好的,钟朔这个木头聊起画作来侃侃而谈,而王大小姐根本不嫌闷,反而时不时加以评述,将来应该会情投意合,琴瑟和谐的。

    可是才二百两银子,怎么迎娶这个有着五千两嫁妆的呀?

    希宁含着笑,意味深长地说:“王大小姐的大舅,邓老爷目前还在县城悦来客栈。我且写一份聘书,聘钟先生为义学先生,请黄先生拿着过去,给他看。对他说,见到此聘书,应该知我意。”

    黄柄顿时眼睛都亮了,立即作揖:“那黄某就受之不恭,愿连同愚徒一起为县主作画!”

    希宁笑了:“想必一定锦上添花、画出个花好月圆。”

    钟朔毕竟是读书人,有了黄柄推举,将来肯定有出息。还有县主暗中认可,再加上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邓老爷一定会跟着一起去王府提亲。到时王老爷不得不答应!

    黄柄回到书房,揣着银子、拿着聘书、拉着钟朔就往悦来客栈找邓老爷。

    邓老爷一看到聘书,想了想后,就答应了。黄柄打铁趁热,去找了个媒婆,让媒婆和邓老爷一起去王府提亲。

    邓老爷还真是给力,吹胡子瞪眼:“二百两礼金还算少吗?你当初娶我小妹可是也只有二百两银子!银子再多,以后也是跟着我侄女陪嫁出去的。”

    王老爷烦都快烦死了,也只有答应了下来,于是当场生辰八字互换。

    找了个算命的一测,八字吻合。

    第三天,钟朔就带着聘礼上门了。哪怕仓促,三书六礼也不能缺。除了二百两银子,还有各种按照规矩的买办,就连活雁都有。

    买办的钱哪里来?当然是县主给的义学教书钱,居然一口气将一年的都给了。为此黄柄还均了钟朔五十两。毕竟这钱是县主看在钟朔的面子上才给的,他应该出一点。毕竟钟朔父母双亡,这二年,他也拿钟朔当做义子看待。

    一看到给的几个日子,王老爷立即瞪眼:“下月就成婚?”

    邓老爷可也厉害得很:“家母邓老夫人年岁已大,让她也能看到自己最挂心的外孙女成婚,也算是你尽了孝,不算辜负了我可怜的小妹。”

    这事情一扯上孝道,还有坟堆上的草都一人高的亡妻,王老爷根本连辩驳的力气都没了。

    那时算命的眼珠子一转,立即明白意思。念着胡子说是下月好日子多,给了几个日子都是八月的。为此忙活的黄夫人,还多给了算命的一吊钱。

    日子选在了中秋后,这下尘埃落定,就等着时间到了迎亲成婚。

    而在县城也有了更大的波动……

    在街口,这纸上贴上。一群人就围过来着看。

    “上面写着什么呀?”

    “去叫写书信的先生过来念一下。”

    这个时代大部分人都没机会读书,上学需要付学费,那可是好大一笔钱。而且也没什么科举考试,都是推荐举荐的。所以老百姓中,会认字的没几个。

    专门替人写信的先生过来了,对着纸看。

    旁边的人急了,催促着:“先生,你倒是说呀,上面写着什么!”

    “不急,不急啊~”先生摸了摸山羊胡子,眯着眼睛:“这字写得还真是好……”

    “谁让你看字呀,写得是什么?”四周的人心痒痒的,都快抓耳挠腮了。

    “上面写着,县主要办义学。”在一片惊呼声中,先生摇头晃脑地念起来:“凡年满五至廿岁者,皆可旁听。每月评三名最优者,奖励笔墨简……”

    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县城,有空就议论,茶余饭后、甚至躺着烦热也议论。

    特别是端着碗吃饭时,往往都是夫妻在说。

    “孩子爹,要不叫俺家狗子也去听听。”

    “胡说什么呀,饭都快吃不上了,穿着破衣去听课?”

    “都写着呢,衣可破但须洗净,男女不限,我都想去听课认字呢!”

    “就你?消停点吧,你去听课,这活谁来干?就让狗子去听吧,认二字也好。”

    速度也快,三日后这原本停车马的死胡同上空,拉上一层油布。最里面放着一张席子和案牍。

    早上到了时间,一群孩子开开心心跑来了。

    在胡同口有家奴,一一看过这些孩子衣服和手脸干净后,放进去。里面一个家奴则指挥着这些孩子按照次序在地上铺着的草席上坐好。

    等人差不多了,钟朔出来,坐在师位上,开始教课。

    写着字的竹简轮流传递,而在外面经过的人,时常能听到里面孩子读书声。

    孩子学完后,好学的就拿着棍子在地上写字:“这是田字,这是山字。”

    这可把大字可能都不识一个的大人给乐坏了,连说读书好。

    “县主,请用!”一杯茶端来了。静儿暗暗犯嘀咕,这种热水直接泡茶叶的水,好喝吗?

    希宁赶紧拿过,吹了吹上面还漂浮着的茶叶,轻抿了口……嗯,不错,虽然还有点差距,但至少能喝了。比起那些加了盐的抹茶粉汤,这个好喝多了。

    喝了一半,去续水。希宁很是满足地靠在软枕上,听着旁边歌姬唱曲,拿起这次采办来的货物清单看着,劳逸结合,苦乐相交,这才是人生。

    中秋过后,王大小姐要出嫁了!

    希宁自然作为上宾要出席,她倒是挺有兴趣的,每个时代和位面的风俗习惯都有不同,正好看看这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斗罗之噬神者〕〔斗罗之最强赘婿〕〔我是诸天最强老师〕〔盛总,夫人又去败〕〔一藏轮回〕〔霸道总裁的二婚宠〕〔从契约精灵开始〕〔剑神在星际〕〔农门追妻令:娘子〕〔大佬养的纸片人成〕〔袅袅欲何依〕〔我师兄实在太妖孽〕〔我能升级避难所〕〔民国大佬的小仙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