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暖婚宋辞霍慕〕〔林雨真〕〔叶玄叶灵小说免费〕〔江队的老婆是大佬〕〔我是你的百变女友〕〔女主夏乔男主司御〕〔作秦始皇的乖女婿〕〔方羽唐小柔!〕〔诸天道宋〕〔被扒马后团宠大佬〕〔攻掠天下〕〔村花小妻凶又甜〕〔盛唐陌刀王〕〔极恶龙君〕〔江宁和林雨真〕〔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神宠进化开局一条〕〔成为无限领域最萌〕〔方羽唐小柔最新章〕〔实力拒绝被宠爱
港中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左道江湖最新章节 29.祭旗开战
    “禀告将军,开封府军五千人马,已到达荥阳大营。”

    在郑州城外三十里处,南朝驻军的荥阳大营中,数位校尉,正在向郑州将军禀告军队集结的情况。

    洛阳被围的事情,发生的太急,让郑州将军有些猝不及防。

    但他反应相当快,第一时间就决定要去救援。

    洛阳乃是中原首善之地,那地方是接连关中与中原的要道,一旦洛阳失陷,中原战场和关中就要被隔离开。

    中原防线就有被撕碎突破的危险。

    “好!”

    郑州将军是个五十多岁的高大汉子,也曾是大楚骁将,是南朝老国主赵虎的亲信,作战勇猛无畏,但少了些机变之才。

    不过在中原地区的御守大势,也不需要郑州将军多想,这地方和淮南地区的军事,都是由淮南王赵彪主管统帅的。

    赵彪乃是赵虎的弟弟,是如今南国的摄政,也是战场老将。

    因而郑州将军只要会打仗就行了,军略大势什么的,都有赵彪制定。

    “我荥阳大营,本就有悍卒七千,再加上五千府兵,以及周围赶来的人马,此番前去洛阳解围,兵力不在北国贼寇之下。”

    将军看着桌子上的地图,他摩挲着手边长刀,厉声说:

    “北朝精锐星夜而来,自是疲敝之师,我等以两日行军,到达洛阳附近,便是以逸待劳,再有洛阳本地的军士相助。

    要破北军,易如反掌!”

    周围心腹校尉纷纷恭维一番,说什么将军洞若观火,双眼如炬之类的话,引得郑州将军脸色满意。

    这倒也不全是恭维。

    事实就如郑州将军所言,只要他们顶住北朝第一波攻势,使洛阳不失陷。

    再设法夺回黄河天险,不管后续北朝来多少大军,在整个中原地区,加上淮南地区的武备支援下,这仗,肯定要打成拉锯战。

    再有天策军前来支援,北朝根本胜不了。

    老于战阵的将军,很怀疑北朝那些统兵大将,这次莫非真是失心疯了

    国朝之争,南朝虽大体羸弱,但也还没弱到,能被北朝一波平推的地步。

    那齐鲁之地,威侯前些时日,就打了个漂亮的反击战,把战线一路推到聊城附近。

    那里距离北朝国度燕京,只有五百多里的路,绝对是重挫了北国锐气。

    按道理说,这时候初逢大败,他们应该休养生息,加强齐鲁之地的防备才对,这又跑到中原来凑什么热闹

    “尔等前去整合兵马,两个时辰后,大军出发!”

    郑州将军想来想去,也没个答案,他索性不想了,先把洛阳之围解了再说。

    一众校尉退了下去,整个荥阳大营便也热闹起来,而在将军营帐附近,更是有精兵把守,还有朝廷的龙武卫高手护卫。

    北朝那边也有武林高手,这军阵大事,往往基于指挥者一身,而南北两朝,都有国主被刺杀的先例,因此对于统兵大将的保护,南朝这边也是下了功夫的。

    营帐中只留下了几名亲兵,照顾将军起居。

    在校尉们离开之后,郑州将军站起身,看着营帐后悬挂的地图,这个沙场老将眉头紧皱。

    北朝这一次冒险,里外都透着几分奇怪。

    “真不太像是兵家所为。”

    将军摩挲着胡须,沉声说:

    “如此冒进,无有准备,只让一万前锋突进,速度之快,和后援都脱了节。像是临时起意,想要打我等一个措手不及。

    这般轻浮之举,倒像是那些走江湖厮杀的江湖人想法。莫非是那位北朝国师定下的策略这是把军家大事当成儿戏嘛!”

    “将军,该用晚饭了。”

    此时一位亲兵端来几样饭食,洛阳被围的消息来的突然,让郑州将军自傍晚一直忙碌到现在。

    他坐在椅子上,看饭食飘香丰盛,还有一杯酒水,便拉下脸,对那亲兵说:

    “上阵之时,哪能饮酒你跟随本将也非一日两日,这规矩,都忘了”

    这一声呵斥,让那亲兵身体抖了两下。

    他低着头,叉着手,站在将军身边,似是畏惧,低声回着说:

    “将军赎罪,小人只是想着,将军要去和北朝狗贼拼杀,便想让将军在鞍马劳顿前,吃点好的,喝点好的...

    这才方便启程上路啊。”

    前半句话说的还细声细气,这说到最后,已是寒意森然。

    那将军反应极快,顺手就要抽刀厮杀,但这刺客手段实在太高,还没等将军的手落在刀鞘,暗红色的鱼肠刺,便在他有盔甲保护的脖颈处,在那不到一寸的血肉间一刺而过。

    就如蜻蜓点水,一触及分。

    但已切断将军喉管,连着声带一起刺破,他捂着喉咙,发出咳咳声音,对那熟悉的亲兵怒目而视,却又在后者搀扶之下,倒在了靠背椅上。

    营帐中还有四个亲兵,却对此熟视无睹,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将军倒下之后,另一名亲卫快步上前,也不需要吩咐,就手脚麻利的解开自己和将军的衣服,在眨眼之间换上,又伸手在将军脸上涂抹些东西。

    十几息之后,他伸手轻轻一拽,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便被撕扯下来,又被覆盖在他自己脸上。

    行走几步之后,赫然又是一个活灵活现的郑州将军。

    这等易容换形的本事,比精于此道的张岚还要高出一筹。

    “赤云师兄,这里便交予你了。”

    那动手杀人的亲兵看了伪装者一眼,伸手帮他将胸口的徽记摆整齐,这才低声说:

    “北朝另一路大军已自晋阳出发,最多三五日,便会来到郑州开封一线,到时与他们做好交接!”

    “放心吧,门主。”

    “郑州将军”坐在椅子上,对刺杀者拱了拱手,用那将军一模一样的声线说:

    “这活,老夫干了不知道多少次,不会出岔子的。只是门主,你接下来要赶往洛阳那边,老夫知道,洛阳城中,有被你怀恨在心的人。

    老夫不阻你报仇,咱们五行门讲究的就是快意恩仇这说法。

    但可莫要小瞧了那些正派人士,尤其是任豪在场。

    暗血长老的死,已经是个极大的教训。

    咱们五行门这些年,在七宗中,已经有些落入下风,此番门主励精图治,正是我五行门大展宏图之时,且不可因为一己之恨,就断送了大好前程。”

    这话说得有些重。

    尤其是对双方的身份而言,赤云说到底也是只是个长老,但曲邪是门主,虽然他是曲邪的同门师兄。

    但这般说话,也有些扫了曲邪的面子。

    但赤练魔君也不好发作,毕竟前些年,他沉迷修行阴阳邪术,做事确实有些太不讲究。

    面对师兄的劝说,曲邪只是点了点头,并未再多说什么。

    不多时,一声怒吼自营帐中响起,护卫讲究的龙武卫高手冲入营帐,就看到将军正手扶长刀,地面上是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将军手上还有血。

    “有江湖人扮做刺客,欲行刺本将!立刻封锁荥阳大营!”

    将军大吼到:

    “找出剩下的刺客,快!”

    军令已下,本已准备开拔前去救援洛阳的大军,便又停了下来。

    事情闹得挺大,除了将军幸运,躲过刺客刺杀之外,军中校尉被杀了七个,都尉更是惨死十名。

    军营仓库中储存的粮草,也被下了毒药,毁去大半。

    如此情况,就算将军还有心,执意要去救援洛阳,也被剩下死里逃生的校尉,都尉苦劝了下来。

    这些活下来的家伙,往日都可是些不怎么喜欢打仗的“和平派”。

    或者叫“投降派”。

    他们力劝将军,说这事不能蛮干。

    得先“谋定后动”,将军忧心洛阳战事,发了脾气,但一时间也确实没办法,只能顺水推舟了。

    ------------------

    洛阳这边,第二日正午,城墙上。

    向下看去,北朝前锋已摆出阵型,旌旗林立,还有战马在阵前奔驰,高声呼喊着将帅命令,而洛阳城墙上,也是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

    墨家天机阁的巧匠,正在将一些守城器具搬上城墙。

    在不远处的另一处哨台,任豪和雷爷,还有其他江湖门派的长老们,正和那独臂的天策都尉在低声谈论,城墙上有打扮各异的江湖人士。

    很多人自诩不惧厮杀,但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两军对垒。

    眼见北朝精锐沉默异常,结成军阵,就如黑色浪潮,覆盖在洛阳城外,太阳一照,那兵刃反射出寒光,让一众江湖侠士,都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

    大多数人,对于“数量”,其实是没有概念的。

    超过千人聚在一起,就有人山人海的感觉,更遑论,眼前这可是一万精锐,一眼都望不到边。

    武林盟主端坐在城门之上,他少时就见过大世面,还参与过天策军驱逐北国贼寇的大战,眼前这对他来说,只是小场面罢了。

    自然一脸无惧。

    但他身后众人,却不都是如此。

    雷爷,浪僧,张屠狗打定主意死守洛阳,他们身家老小都在城里,心思一定,自然也无所畏惧。

    只是其他宗门长老,就有些面色不定。

    初上战场的东方策,也是不断摸着手中剑柄。

    这么多人!

    就算不做抵挡,让他们放手去杀,又要杀到什么时候才算个完

    很多人都和东方策是一个想法。

    他们虽然都是名满江湖的前辈,但上阵厮杀还是第一回,就连一向淡定的冲和老道,这会手里的拂尘,都来回挥个不停。

    天策大营的王都尉,坐在在另一边,这天策军老将一脸淡定,正大声给周围有几分胆怯的江湖高手们,分析眼前这阵势。

    “咱们天策军以往攻城也多,这攻城之事,上策伐心,中策伐谋,下策伐城,若是无有城中相助,攻城之事,便往往要围杀几个月!”

    他对周围人说:

    “本将听盟主说,你等已经肃清了洛阳城中的北朝奸细,自然无有勾连,城门不可能自己打开。

    北朝狗贼想要围困城市,但咱也有援军正在赶来。

    我天策军天下精锐,面对这城高墙厚的洛阳雄城,就算做好万全准备,也不敢说几日就下城。

    天策军多做不到,他北朝人又不是神仙,肯定也做不到!

    所以,照本将过往经验来看,尔等不必忧心。

    北朝这一万人,多是骑兵,不擅攻城,又不带攻城器具,只要守城之人意志坚定,不畏死战。

    这洛阳城,他们决计攻不下来!待到援军到来,咱们出城厮杀,北朝狗贼败亡,就在这一两日之中。”

    听到这兵家笃定之言,有理有据,周围江湖前辈便松了口气。

    专家说话,自然是让人信服的。

    不过任豪却面色微沉。

    他不信那北朝国师没做任何准备,就敢带一万孤军前来攻城,高兴必有后手,但任豪也不是特别心慌。

    毕竟已经基于现状,做了诸多准备。

    他高兴有底牌,任豪难道就没有了吗

    盟主左右扫了一眼,在宽阔城墙上,并未看到沈秋的身影,他便心下安定,这洛阳一战里,他那位侄儿,就是他能守住洛阳的底气。

    “谁能想到,这天下雄城,十几万人,中原大势,如今却集于沈秋一人之身。”

    任豪抚摸着椅子扶手,心中感慨:

    “剑玉之主,果然,每一个都是搅动天下之人。他生在正道,行正事,真乃天下武林之福。”

    “尔等听着!”

    低沉声音自城下响起,所有人目光所聚,便看到北朝大军中齐刷刷的让开一条道路。

    一个身形高大的辽东汉子,手扶骨刀,骑着白色骏马,在一众将校护卫下,来到军阵前方。

    通巫教主衣着朴素,就是一身黑色长袍,他仰起头,看着城门之上,目光和任豪对在一起。

    高兴冷笑一声,挥起手,一样东西就只朝着城楼而去。

    落点精准,正落在任豪脚下。

    一颗人头。

    被冰封起来的人头。

    很陌生,五十多岁,被冰块封着,栩栩如生,那瞪大的眼中,还残留一抹怒火。

    “这是...”

    任豪不认识眼前这人头,但雷爷认识。

    河洛帮大龙头面色剧变,在任豪耳边耳语道:

    “这是郑州将军!”

    “哈哈哈,尔等所待援军,永远都不会来了!”

    高兴的声音如寒风吹过城墙,他厉声喊到:

    “这人便是为我国朝此战祭旗,你等自持良善正派,便要为城中十几万无辜想想,若还敢抵抗,破城之后,城中所有,一火焚之!

    任豪!

    莫要再做无谓抵抗,尔等乃是江湖人,别插手这军国大事!快快开城投降,否则满城百姓,必不能见明日!”

    “虚张声势!”

    众目睽睽之中,武林盟主也站起身来,双手中黑色拳套咔咔作响,覆盖在任豪手指上。

    他衣袍无风自动,体内道藏真气流转,也让盟主气势勃发。

    他站在城墙上,看着下方高兴,两名天榜高手的气势在快速拔高,一者如寒风骤起,封冻万物,一者如山不动,傲视沙场。

    任豪抬起手指,指向下方高兴,他一字一顿的说:

    “打倒我前,你,和那些贼子,哪都别想去!”

    “噌”

    骨刀出鞘,森寒相加,高兴躯体上覆盖起尖锐冰甲,胯下白马,也在嘶鸣中化作冰雕。

    刀刃指向上方,国师声音沙哑如冰,亦有漫天杀气。

    “好,那今日,本座便杀了你,给这洛阳一城生灵,陪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篱落星吟〕〔诸天万界剧透群〕〔妖仙不殊途〕〔冥河传承〕〔大秦之系统骗我在〕〔贴心萌宝荒唐爹〕〔穿书后我从奶妈转〕〔武经七书〕〔帝逆洪荒〕〔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快穿:渣男洗白实〕〔1991从芯开始〕〔叶君临叶君临〕〔林辛言宗景灏〕〔攻心为上,老公诱
  sitemap